【076】粉丝团力挺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寂然看着看着就觉得很开心,只是这开心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人破坏没了。

    秦振义又来电话了,同样是姜小斌接的,而秦寂然就在旁边听着。

    “秦先生啊,您找秦哥吗?秦哥正在拍戏呢,等下我一定告sù

    他您要找他啊!”姜小斌也不冷着脸了,反而是笑呵呵的说道,让人听着很是热络的感觉,实jì

    上却只是敷衍。

    “让他接电话,立kè

    就接!”打了好几次电话都得到这般答复的秦振义终于忍不住了,他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助理也该如此应付自己,这一定是秦寂然的指示,这就更不能让他容忍了,无论怎样,秦寂然都是他的儿子,怎能如此无礼的对他!

    秦振义的声音很大,姜小斌又刻意的将电话向着秦寂然的方向,所以秦寂然听的很清楚。

    姜小斌询问似的看向秦寂然,等着他的回答,是继xù

    敷衍,还是要接听,秦振义显然是失去了耐心,如果还是不接,就不知dào

    会生什么事情了。

    姜小斌此时也不得不感叹,这秦家人确实很烦,秦家老爷子总算是不打电话过来了,这位秦家二先生却是又来了,让他很是怀疑,秦家人是不是说好了的,不然怎么会如此凑巧。

    秦寂然的回答是直接拿过了电话,然后用着十分冷漠的声音说道:“我是秦寂然,你有什么事!”

    这本该是个疑问句,但是从秦寂然口中说出来,却是没有半点起伏,就像是肯定句一样,听在耳里都让人觉得格外的冷漠。

    姜小斌在一旁缩了缩脖子,秦哥的性格一向有点冷,以前除了演戏的时候都很少说话,也就是最近能够好转了些,周身冷漠的气息也变得柔和起来,而这明显是苏总的功劳。

    但即使是以往那般冷漠的时候,也不如今日这般冷酷,像是没有半点感情,反感之意不言而喻。

    唉,明明是父子,却弄成了如今这般地步,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啊,不过这也都是秦振义的错,身为父亲不尽责任,竟然将亲生儿子丢到孤儿院不闻不问二十八年,如此狠心的父亲,当真是没有成为父亲的资格,又哪里能怪的了秦寂然的冷酷无情呢。

    “我以为你该称呼我一声父亲。”同样冷漠的声音,却是带着压抑不住的火气和一种施舍般的感觉。

    秦寂然想笑,父亲?这个词早在他懂事以后,就再也没有说出口过了,而父亲这个称谓,他现在也只会用在苏爸爸的身上,那才是值得自己叫上一声父亲的人,而不是电话里这个将他丢弃了的男人!

    “我以为我们并不认识。”实jì

    上他们也不过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话也没有说过,说不认识也是事实。

    “你以为你否认了,我就不是你父亲了吗?还是你觉得,苏家足够给你当靠山,让你可以不在意秦家?”秦振义很生气,话语就变得犀利起来,被自己的儿子说是不认识,其中的难堪只有他自己知dào

    。

    不过什么样的因,就有什么样的果,就是再难堪,也是他咎由自取罢了!只是秦振义显然是不会这般想的!对于他们这种有身份的人,自视甚高,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想才是对的,又哪里会去真的在意旁人的意见,也正是所谓的自以为是。

    “你难道不就是因为苏家的存zài

    ,才会给我打来这通电话的吗?”有句话叫做做贼心虚,这秦振义以及秦家人甚至是秦老爷子,明显都是在忌惮苏家的存zài

    ,才会这般重视他,与他多次联络,却偏偏每次还要说出一些轻视苏家的话来,简直就是让人听着可笑的。

    秦寂然觉得对方既然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又有什么不好意思反驳的呢,和颜衣在一起这段时间,看到颜衣对付这些人,他也学了许多呢。

    “放肆!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简直就是没有家教!”秦振义教xùn

    人的这番话实jì

    上是他常说的,也是习惯性用来教xùn

    小辈们的话,但这话说出口,他就知dào

    自己说的不对了,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家教?我连家都没有,何来教养!”果然,这家教二字就引起了秦寂然的嘲讽和不屑,也激起了他心底的不满和怨恨,当然更多的还是冷酷!

    如果秦家人选择无视他的存zài

    ,从出生开始一直都现在都装作不认识他,那么他也许就真的可以告sù

    自己,秦家人只是与他无关系的一家人,血缘什么的他从不在意,也无所谓恩怨!

    但是为什么秦家人非要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而且是一次又一次说那些让他愤nù

    的话,是真的觉得他脾气太好,还是以为愚忠亦或者是愚孝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秦寂然一身冷然,血缘上的爷爷和父亲,对于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们早就伤透了他的心,他又哪里还会有心给他们!

    “放肆,你就算是怪我从小没有养育你,你也该懂得感恩,没有我,哪里来的你,我是你的父亲,这一点无论你怎么否认,都是否认不了的!”秦振义怒极,但却也明白秦寂然对他这个父亲没有多好的印象,似乎也并不想承认他这个父亲,但生养之恩俱是亲恩,他就算是没有养育过秦寂然,却也有着生了他的恩德,哪里容得下秦寂然如此违逆他的做法!

    “感恩?你在和我说感恩?”有那么一瞬间,秦寂然真的有种无比荒谬的感觉,一个从小就将他抛弃了的父亲,竟然在这里和他谈论感恩的问题,感恩什么?感谢他抛弃了自己吗?

    要知dào

    ,父母既然生育了孩子,就有着必须抚养孩子的权利和义务,如果抛弃孩子,甚至有可能是犯法的行为,而这位抛弃了他的父亲,竟然在这里和他谈感恩,不是荒谬又是什么!

    “话不投机半句多,秦先生,不要再来打扰我,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凡是对我有所求,我都不会让你如愿的!”秦寂然说完就十分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整个人却是压抑着怒气,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爆的火山,正处于爆前最为危险的阶段。

    姜小斌想要安慰一下秦寂然,却是又有些害pà

    这个样子的秦寂然,只能沉默却又担忧的看着秦寂然。

    其实他也知dào

    这个男人并不需yào

    自己的安慰,他从小和秦寂然一起长大,这个男人的坚强和努力他都了解,这个男人的隐忍和冷酷他也都看在眼里,他们是同事也是朋友是兄弟,他知dào

    秦寂然这个男人从来都不需yào

    安慰!

    “放心,我没事。”将姜小斌关切的眼神看在眼里,秦寂然周身的冷气略微消散了些,反而安慰起了姜小斌。

    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虽然有点大条也有些八卦,但心地善良对他的感情很是真诚,虽然这个时候没有说什么,但那样一个关心他的眼神,就足以让他好上许多了。

    是啊,他没有亲情,但是他有友情,甚至还有了爱情,不,他不是没有亲情,他现在也有了亲情,颜衣以及苏家人就是他的家人,所以,那些自以为是的秦家人,还是让他们哪里好哪里凉快去吧,他和这些秦家人是绝对不会有半点关系的!

    姜小斌不再多说,却是将这一情况又悄悄的汇报给了康仲知dào

    ,自从康哥成为了秦哥的经纪人,他这个小助理就荣升成了新一任的小间谍,务必要将秦哥的一举一动汇报给康哥知dào

    ,当然这其中最主要的是让苏总知dào

    ,这样才不会让秦哥给人欺负了去!

    哼,秦家什么的最讨厌了,就该让苏总去对付对付,当然,秦哥也很厉害,自己也能对付的啦,但那毕竟是秦哥的血缘,他怕秦哥还是会有所顾忌的。

    康仲收到消息,自然是要报gào

    给苏颜衣知dào

    的,所以当天晚上和秦寂然一起吃饭的时候,苏颜衣便突然说道:“秦家的事你不要放在心里,我会处理。”

    苏颜衣这么做,想法和姜小斌也有相同之处,就是觉得秦家毕竟和秦寂然有血缘关系,让秦寂然自己动手做些什么,总是不合适的,便打算由她来做,而这也是两人商议好的事情。

    听到苏颜衣这么说,秦寂然便知dào

    颜衣这是知dào

    了秦振义找他的事情,估计又是姜小斌这个小间谍做了汇报,却也不是很在意,他知dào

    这些人都是在关心他,是为了他好。

    “好。”被人在意着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总觉得他已经足够的爱面前这个女人,但每一次又会觉得似乎更爱了一点,那简洁言语下的关心,那冷漠中隐藏的温柔,那属于苏颜衣式的温暖,没有体会到的时候不觉得,但现在体会到了,感动和幸福之余,也让他有了那么点惶恐!如果有一天颜衣不再如此对他了怎么办?

    不不不,他不该如此胡思乱想,他该做的是努力的好好对待颜衣追求颜衣,让颜衣更加喜欢才是,那样颜衣就不会离开自己了,自然的颜衣也就会对他好了。

    不得不说,人总是很贪心的,没有的时候想要得到,得到之后却只会想要更多,情感亦是如此,喜欢一个人便想着这个人可以和自己在一起,在一起之后又会希望这个人喜欢自己,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可能是相反的,但总归是有要求的,而喜欢上之后,便也会希望更加喜欢。

    不过虽然有点不知满足,却也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能够得到,便是幸福。

    “颜衣,你开了微博,我有关注你呢,你要不要也关注我一下?”秦寂然状似随意的问道,神情却是颇为期待的,他只关注了颜衣,也希望颜衣可以关注自己,就真的像是粉丝们说的那般,有种公开秀恩爱的感觉。

    秦寂然以前觉得为人处世能够低调就低调,自己的私生活从不喜欢公开,但自从和颜衣在一起之后,他却是越来越喜欢这种被称之为公开秀恩爱的方式了,好希望让所有人都知dào

    ,他和颜衣在一起很幸福很开心呢!

    虽然这样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小幼稚,但恋爱中的人也许就都是这般的吧,对两个结婚三年,却刚刚进入到恋爱期的人来说,亦是如此。

    “好,再照张照片上去,合照。”苏颜衣这才想到自己一时心血来潮弄的微博,也没有什么意见,想着自己当时的想法,应该传张照片上去秀恩爱才对。

    “好,我来照!”秦寂然是求之不得啊,站起来就准bèi

    拍照了,只是又看到两个人穿着家居服的样子,灵光一闪,突然间就有了个想法,要是有情侣家居服就好了,只是可惜现在没有,以后一定要准bèi

    几套才是。

    两个人拍了合照,然后在秦寂然的提议下,将小金龟算上又照了一张,拍照的时候,秦寂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颇为亲密的将手放在了苏颜衣的肩头,然后头略微向着苏颜衣靠了靠,让两个人像是头贴着头一般,看起来颇为亲密。

    而包括小金龟的第二张,因为苏颜衣不满二人合照非要带上一个电灯泡,就将小金龟放在了秦寂然的脸上,自己动手拍了一张,然后一边冷着脸,一边心里乐滋滋的将两张照片放到自己的微博上去了。

    而这两张照片下面也分别写了注语。

    第一张照片下面写的只有三个字:秀恩爱!

    第二张照片下面写的字就多了点,但嫌弃的意味十分明显,让人看着颇为莞尔,只见苏颜衣是这么写的:这是我家电灯泡,很是得影帝大人喜爱,拍照都要带着,表示不理解!

    哎呦喂,亲爱的女王陛下,你这不仅仅是公开秀恩爱,还公开卖萌啊,简直是太不符合你那高冷的女王形象了啊!

    看到这两张照片和注语,粉丝们瞬间就无法淡定了,这种公开秀恩爱毫不掩饰,外加冷着脸一本正经的卖萌行为,简直就是不能忍啊!

    女王大人,你用那种高冷的语气卖萌,真的不觉得不合适吗?

    【女王大人,你真的是本人吗?真的是吗?为什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和我想象中的女王差太远,表示无法接受啊!】

    【女王陛下这是天然萌还是天然黑,求指教!】

    【女王陛下你快粗来看,你的微博被盗了!】

    【影帝大人和女王陛下穿的都是家居服啊,这是在家秀恩爱的节奏啊!】

    【小金龟大人终于又露面了,给个赞!】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金龟大人?真的好萌啊,不过女王陛下更萌啊,表示这是冷黑萌,不解释!】

    【你们为什么都关注的是女王大人,为什么不关注关注我们的男神,你看影帝大人被欺负的多惨,照片上都不给露脸啊,在家中的地位都没有小金龟大人高,实在是太悲惨了,影帝大人,别灰心,我给你吹吹啊,一定要努力加油,争取过小金龟大人在家中的地位!】

    【楼上的你理解无能啊,这明明是女王吃醋的节奏啊,这哪里是小金龟地位比影帝大人高,这明明是小金龟地位比女王陛下高啊,这就吃赤果果吃醋的节奏啊!女王陛下,你不要如此傲娇好吗,臣民们受不得啊!】

    【楼上和楼上的楼上,你们都是理解无能啊,这明明就是秀恩爱的节奏,小金龟大人都被称之为电灯泡了,哪里来的地位啊,估计一定是被女王陛下嫌弃了,哦,可怜的小金龟大人,本人是萌物粉啊,好想养一只同品种的金龟,但为什么找了许久都找不到!】

    这并不是小金龟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不久前一家三口的合照便带上了小金龟,也让小金龟成为了诸多粉丝口中的小金龟大人,粉丝数量甚至堪比一些三线的小艺人,让人不得不感叹萌物的力量。

    而这其中自然也有许多爱龟人士想要养一只同品种的乌龟,既可爱又漂亮还养眼,最重yào

    的是颜色很符合大众流行色,纯正的晃瞎人眼的土豪金,只是好多人找了又找,却是没有找到土豪的如此纯正的金色乌龟,更不用说那金色的眼睛和懵懂灵动的眼神,实在是让大家很是失望呢。

    而在女王粉之后,秦寂然的粉丝群中又多了一个团体名为萌物粉,甚至还为此建了好几个群,群名都十分可爱,像是小金龟大人铁粉群,小金龟卖萌群等等。

    【女王陛下,影帝大人的义演你去不去啊,我们都很期待啊!】

    【是啊是啊,求女王驾临,求现场版秀恩爱,求影帝和女王现场合体!】

    【支持楼上!】

    【支持楼上加1oo86!】

    【可怜可怜我们从未见过女王真颜的女王粉们吧,义演的话璀璨娱乐也是合zuò

    单位,苏总作为总裁出席很合适的啊,就来个现场驾临,让我等臣民膜拜膜拜吧!】

    粉丝们留言刷的很快,开始的时候都是关于秀恩爱的,中间插播了一段关于小金龟的,而最后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求女王驾临的留言了,这些留言在秦寂然的微博上和各种群里都出现过,现在又十分强悍的占据了苏颜衣的微博,不得不说,这就是群众们的期待所在啊!

    “颜衣,义演的时候你会去吗?粉丝们很期待呢。”秦寂然看着这些留言,也有些心动了,他也很期待颜衣可以去啊。

    苏颜衣自然也看到了,想了想,点头道:“好,我去。”

    女王驾临吗?感觉挺有趣的呢。

    苏颜衣同意参加天海义演,但这件事却处于保密状态,除了秦寂然知dào

    以外,只有负责安排行程的康仲和潘燕知dào

    。

    康仲和潘燕现在还处于朦胧期,两个人互有好感,却是没有表明心意,主要是这两人都属于比较理性的人,对于感情的态度也比较慎重,便觉得还是要多相处一段时间才比较合适,所以才没有言明,但各自的心意却也是明白的,相处也十分融洽,在工作上的配合也更是默契。

    对此苏颜衣表示很满yì

    ,她并不介yì

    什么办公室恋情,只要两人不耽误工作,她就没有意见,更何况前世这两人就是一对,早晚会在一起的,她是很支持的。

    而在义演前三天的时候,凌天玥再次来到苏颜衣的办公室,时间是下午两点多,对于谈事情来说,已然是有点晚了。

    两个人先是谈了天海义演的事情,主要还是苏颜衣出席的问题。

    “苏总,你既然有出席的意思,那你看我们将义演直接办成基金会的开幕式如何,这场面也算宏大,基金会手续也都办理完毕了,趁着这个机会公布,既能扩大影响力,又能节省成本,怎么样?”凌天玥来这里实jì

    上就是想要劝说苏颜衣参加开幕式的,没想到苏颜衣竟然自己提出来了,便立kè

    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也可以,我会邀请苏氏和龙媒的代表一起参加,不过仪式要简单,还是要以义演为主,不要太过张扬。”苏颜衣也觉得这个注意不错,但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慈善基金会的事情是好事,但却不需yào

    过分张扬,不然好事也有可能变成坏事。

    “这个我明白,我们算是回馈社会,自然不需yào

    太张扬,免得引起小人妒恨,被盯上就不好了,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盯着你的小人可不少呢,需yào

    帮忙吗?”凌天玥自然也属于消息灵通的人,对于苏家和王家还有秦家的那些恩怨,也是略知一二的,而这几家现在都是动作频繁,透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让整个a市都变得紧张起来。

    “不用,我还能应付。”莫要说她有苏家做靠山,就是凭借着她自己的力量,也足以对抗这两大家,谁让这两大家人都自视甚高却缺乏应有的智慧呢,更何况大哥和寂然也都在一旁帮着她,就更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哪里又需yào

    旁人帮忙,未免也太过小觑了她。

    “也是,苏总哪里会需yào

    我这个小人物的帮忙,倒是我想让苏总帮个忙呢,不知dào

    苏总愿意不愿意。”凌天玥其实也就是顺便问上一问,她自然知dào

    苏颜衣的实力,哪里会需yào

    她帮忙,倒是她却有件事想找苏颜衣帮忙。

    “你且说来听听。”苏颜衣虽然还是冷漠,却是有了些兴趣,不知dào

    这女人会想让自己帮什么忙,总觉得有些古怪。

    “我有一桩生意想和白家合zuò

    ,只是我和白家以往并没有什么联系,贸然拜访总是不好的,想让你做个中间人,一起吃个饭如何?”生意人也不容易,有人脉就该好好利用,a市的人都知dào

    苏家和白家关系不错,所以她这才有了让苏颜衣帮着联系的心思。

    “白家也是生意人,你有好的生意送上门,白家人怎么会拒绝。”苏颜衣却不是很相信凌天玥的话,凌天玥的话看似很合理,但实jì

    上他们这种生意人是很习惯将生人做成熟人的,尤其是在大的生意上,只要有利润,哪里还需yào

    什么介shào

    人。

    “咳咳,这个,合zuò

    生意倒是其次,主要还是想和白家人熟悉一些,其中也有些私事。”凌天玥突然间就有那么点不自在了,遮遮掩掩的说道,口中的私事也不知dào

    是什么,却是没有说明。

    苏颜衣怀疑的看了看凌天玥,觉得这女人突然这番作态,很是让人觉得古怪啊。

    “我觉得你和白家的私事,我不该参与其中,我和你不熟!”苏颜衣可不是那种豪爽的性子,谁来找她帮忙她就帮谁,尤其还是遮遮掩掩的,她哪里会同意,万一引狼入室了怎么办!

    苏颜衣可是还记得这女人看着秦寂然时那种充满兴味的眼神呢,再想到这女人平日里的风闻,就更加的防范了。

    苏颜衣和凌天玥是合zuò

    关系,两个有能力的女人也彼此很是欣赏,但欣赏不代表就很熟络,更不代表就是朋友啊,一直都是这个女人在自来熟罢了。

    实jì

    上苏颜衣是有些傲娇了,她对这个女人还是有份情意在的,只是这女人性子不可靠,若是公事还可以谈谈,至于私事,那就要好好斟酌斟酌了。

    “怎能不熟,我来你这办公室都许多次了,一起吃个饭而已,你怎么这么小气。”凌天玥眉目娇嗔,即使是嗔怒,也是风情万种,但却是无人欣赏,苏颜衣只是冷眼看着她表演,让她觉得十分没有意思,无奈的收回了表情。

    “你这人实在是有些无趣,不懂风情啊。”凌天玥就觉得苏颜衣这种女人太过无趣,冷的像是个冰块,也不知dào

    是如何和秦影帝相处的。

    “我是女人。”女人自然不必懂女人的风情,各何况她也不是不懂,只是看的多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在意,身为娱乐公司总裁,她手下可谓是美女如云,哪一个拿出来也未必就比凌天玥差了。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你就帮我这一次如何,我的终身大事可就都拜托你了!”看到苏颜衣一直不松口,凌天玥也只有十分无奈的说出了实情。

    “终身大事?你看上了白家的人?据我所知白家只有一个儿子。”苏颜衣有些意wài

    ,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那人勉强算是她的小,只是长大后脑子就变得有些不好使,这凌天玥看上的不会是他吧!

    苏颜衣所想正是不久前刚刚回国的白家独子白擎,不过白擎要是知dào

    这苏颜衣还是将他当做精神病在看,也不知dào

    会如何懊恼。

    “就是他,白擎刚刚回国,那日我与他见过一次,觉得很是不错,倒是合适的丈夫人选,你觉得呢?”凌天玥以前是没有想过要结婚的,但是现在看到苏颜衣和秦寂然这般恩爱,却是动了结婚的心思,想着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也是好的,然后就十分意wài

    的见到了刚刚回国的白擎,白擎相貌端正为人沉稳,身家颇厚学识丰富,倒是颇为吸引女人。

    “你喜欢就好。”苏颜衣对此不表意见,白擎那个人,除了偶尔有些想法与正常人不同外,实jì

    上还是个不错的人,有能力也有责任感,相貌家世都不错,能被凌天玥看上,并不会让人觉得多么意wài

    ,但这两人在一起合适不合适,却不是她可以说的准的,这个东西看的是缘分。

    “我自然是喜欢的,但对方似乎不太喜欢我,我借着合zuò

    的名义联系过他几次,但他好像无心留在国内,并没有与我多做接触,所以我只好找上了你,据说你们算是青梅竹马,给点意见如何。”凌天玥有些苦恼,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人,但那个男人却看不上自己,还真是让他有些着急啊。

    凌天玥是个十足十的大美女,而且风情万种,身家丰厚,爱慕她的人极多,当然也有不喜欢她的人,但对于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束手无策,不得不找人来帮忙了。

    而凌天玥虽然交友广泛,但实jì

    上却没有人可以称之为真zhèng

    的朋友,更没有什么闺蜜,所以这种事情就求到了苏颜衣的身上。

    “我又没有追过,我哪里会有什么意见,如果非要问我,不如去网上查查,看看如何追求男人,或许比我有用。”苏颜衣指了指电脑,显然还是觉得电脑比较有用,毕竟她就从中学到了不少知识,而后又补充道:“至于白擎的个性,我觉得他应该喜欢个性沉稳一点的女人。”

    说着这话的同时,苏颜衣也将凌天玥从头看到脚,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这样的还真未必能被白擎看上,你不是他的菜啊,因为白擎喜欢的是自己这样的!

    而苏颜衣自己是什么样子?她自然不会说自己冷冰冰的不懂风情了,所以便说了个性沉稳,算是给了凌天玥一个参考意见。

    “个性沉稳?我觉得我倒是如此,就是怕他见不到我这一面,唉,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再去研究研究,实在不行再来找你。”凌天玥这话说的颇有深意,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凌天玥才离开。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