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再笑再咬你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老爷子为什么独独找了秦寂然?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秦寂然如果只是一个娱乐圈的艺人,哪怕就是影帝级别的,也不会被秦老爷子看在眼里,对于他们这样身份的人来说,艺人也只不过是艺人而已,并不会拥有动摇秦氏企业地位的可能。

    但是现在的秦寂然却并不仅仅是一个艺人那么简单,因为他还是苏家小公主苏颜衣的丈夫,这就让秦老爷子不得不重视了,当然,秦老爷子最重视的还是苏家的态度!

    如果苏家不是那么在意秦寂然,那么他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想要见秦寂然一面,一个私生子而已,在他看来是没有继承遗嘱的资格的,哪怕是一点遗产都不应该分给他!

    但是苏家重视秦寂然,他可以从各大媒体的报道中看出这一点,也可以从秦家的态度上分析出这一点,所以,就不得不让他有所顾虑了!

    如果秦寂然想借着苏家的势力对付秦家怎么办?如果秦寂然不甘心被抛弃想要谋夺秦家的财产怎么办?

    秦老爷子躺在病床上,想的最多的就是秦家的家业,他有三个儿子,还有孙子和孙女,秦家的遗产该怎么分!其实他以前就考lǜ

    过很多次这个问题,遗嘱更是改了又改,虽然都不尽如人意,但勉强还是让他放心的,但就在这最后关头,秦寂然却是冒了出来,有着苏家人做靠山,容不得他不多想!

    秦老爷子甚至阴谋论了,觉得苏家这个时候站出来表示和秦寂然关系好,十分有可能是为了以秦寂然的名义谋夺秦家的财产,不然为什么他们结婚了三年都没有什么动作,非要在自己病重在床的时候公布关系呢,如果里面没有阴谋,也未免太巧了吧!

    所以秦老爷子就想见见秦寂然了,更是想了好几招对付秦寂然的办法,而这其中之一就是以退为进,明面上分给秦寂然财产,让他无话可说,没有办法谋夺更多,当然这其中也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的意味,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告sù

    秦寂然,既然已经给你一份了,就不要妄想得到更多了,那些是不属于你的!

    而且除了这一点之外,秦老爷子还有着一份心思,秦家现在很乱,子孙们都想争夺遗产,也是各自为战,但如果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那么就十分有可能结束内斗而一致对外,而老爷子所谓的外便是他找来的秦寂然和苏颜衣了,有了这两人当作秦家人的共同目标,内斗也就可以不那么激烈了。

    秦老爷子这也算是殚精竭虑的为秦家考lǜ

    了,为了避免树立苏家这样的大敌,连最看不上的私生子都笑脸相迎了,不可谓不苦心啊。

    秦老爷子的这份苦心,苏颜衣和秦寂然自然是不可能完全猜到的,但以两个人的智商来看,却是极为容易的就猜到了个大概,尤其是苏颜衣,谁让她是真的在为秦寂然抱不平,然后就想着谋夺苏家财产呢,根据她的思维方式一分析,如果秦寂然真的领情了,不怨恨秦家了,那么也就不会再去惦记秦家的其他财产,而他们苏家也就不好打着秦寂然的名义去做什么了。

    “老爷子好心思。”苏颜衣毫不掩饰自己讥讽的语气。

    “苏家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揽着他不让他认祖归宗不成!”秦老爷子板着脸,用着谴责的语气说道,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不懂事的孩子。

    虽然无论是年纪还是血缘,秦老爷子都是他的长辈,他该敬老尊贤,但是当他听着秦老爷子用着谴责的语气对着苏颜衣说话的时候,秦寂然就生气了!

    “秦老先生,你是什么目的你自己清楚,你聪明,也不要将别人都当作是傻子,我现在将你当作是陌生人,也请你不要没事找事,非要多树立几个敌人!”秦寂然上前一步,挡在了苏颜衣的身前,维护的意图十分明显!

    让苏颜衣因为自己而受到谴责,这绝对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秦寂然说话的方式也不再有所顾忌了,这秦家老爷子既然想要算计他,那就要承担算计他的恶果!

    秦寂然第一次对秦家有了想要报复的怒气,他明明什么都不想要,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秦家还要一次次的找上门来羞辱他算计他,秦家到底当他是什么!

    “放肆,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是你真的不懂得何谓教养,还是苏家让你有了如此底气!”被秦寂然的话说的有些恼羞成怒的秦老爷子当即就红了脸,挣扎着就想要坐起来。

    “老爷子,您消消气,秦先生只是误会了您而已,您千万别动气,要注意身体啊。”张远卓立kè

    上前来稳住了老爷子,若有所指的说道。

    误会?什么才算是误会?秦寂然可不觉得自己是误会了什么!这老爷子找他来摆明着是不怀好意!

    “我可不觉得这是误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秦老爷子找我们过来,想也知dào

    不会是好事,遗产?你是想给寂然一点遗产,然后就让秦家人将目标都转移到他的身上吧,到时候寂然不仅不会怨恨你,还要感谢你给了他遗产,更甚至还要成为众人算计的目标,帮着你摆平秦家的内斗,老爷子,你当真以为我们是傻的不成吗!”

    苏颜衣直接就将话挑明了说出来,也是赤果果的在打秦老爷子的脸,不过这人都好意思如此算计了,她又怎么会不好意思说出来呢。

    秦老爷子本来蜡黄的脸色多了一抹红润,一半是刚才被气的,一半是被苏颜衣说的,人老了就开始好面子了,被如此直白的指出自己的心思,秦老爷子看着苏颜衣的眼神都不好了,就像是在看着仇人一般。

    在他想来,秦寂然之所以会成为他的顾虑,都是因为苏颜衣的缘故,不然秦寂然这个私生子哪里会有底气和他叫板!

    “哼,我看你们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你和他早在三年前就结婚了,却一直隐瞒消息,直到不久前才公开关系,那个时候我已然病重,你们是为了什么才公开消息的,不言而喻,秦寂然,你身为秦家子孙,难道真的要联合外人设计自己的亲人吗!”秦老爷子扶着张远卓的手臂坐了起来,十分费力的说了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就露出了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将病重这两字体现的十分形象。

    秦老爷子病重这件事大家都知dào

    ,但到底病重到何种程度,又是能坚持多久,却不是外人可以了解的,苏颜衣看着老爷子这个样子,再次不由想到了一句话: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

    如果不是秦家自己联合外人曝光了秦寂然和秦家的关系,就算是她知dào

    ,他们也不会对秦家如何,尤其是秦寂然本身,更是希望和秦家半点关系都没有,哪里还会有心思去觊觎秦家的财产,但这秦老爷子竟然将他们公开关系的事情都算计在内,简直就是可笑加荒谬!

    苏颜衣觉得可笑,但实jì

    上她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秦老爷子这种将一切都阴谋化的想法,只是这样的想法放在她和秦寂然身上,就让人有些气愤了。

    苏颜衣算是怒极而笑,抢在秦寂然之前道:“老爷子,您这是在教我们要怎么做吗?其实我们本来对秦家财产是没有兴趣的呢,但听了您这番话,我觉得倒是可以考lǜ

    考lǜ

    ,钱这个玩意,谁也不嫌多呢。”

    这秦老爷子不是在意秦家的财产吗,不是想要防着他们吗,甚至还想用计让他们成为秦寂然共同的敌人,既然如此,那她要是不坐实了这个名头,实在是对不起秦老爷子的一番算计!

    苏颜衣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十分好战,也十分喜欢用类似于以眼还眼的方式对付敌人,同时也更加喜欢用一种打人就打脸的方式去做事,敌人在意什么,她就毁了什么,这才是最痛快的战斗方式!

    秦老爷子觉得自己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就被气死了,听听这臭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就好像是在说他自己送上门让人算计似的,简直是要气死他了!

    秦老爷子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的,在他眼里,秦寂然这个私生子就是想要联合苏家算计秦家,而这却也是他绝对不允许的事情,一定要用尽任何方式去制止。

    “哼,狼子野心,你以为靠着一个私生子就可以谋夺秦家的财产?简直就是荒谬,我同意给你们的,是看在他拥有的那点血脉的面子上,你们不要得寸进尺,还是识趣些才好,咳咳咳……”老爷子也是怒极,最后连话都没说完,就猛咳了起来,样子十分狼狈。

    苏颜衣皱眉,觉得自己和一个快要病死的老头子计较,当真是有些不合算,她虽然不重视自己的名誉,但也不希望传出什么某某人被自己气死的传言,那该是有多冤枉啊!

    “你就没觉得是你自己在没事找事?”苏颜衣心平气和的问,看到老人这个样子,她也不觉得生气了,这个世界这么大,什么样子的人没有呢,她何必去和一个将死之人制气呢,那也太小心眼了。

    苏颜衣拉住了秦寂然的手,眼神看向了房门的方向,示意要离开,她觉得他们此时留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了,更甚至她就是觉得来这里都是浪费时间,和一个思想不在同一个层次的人交流,真的是没有必要的。

    秦寂然也觉得留在这里没有意思,既然明白了秦老爷子的意图,他们也该离开了,他已经不想再听这位老爷子说什么了,也没有什么话想要对这位老爷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秦家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要逼着我们与秦家为敌,好自为之。”留下这句带着一丝威胁的话后,秦寂然便牵着苏颜衣的手走了,他们身后隐约还可以听到秦老爷子气愤的声音,却是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实jì

    上他并不是想威胁什么,只是被秦老爷子一次又一次的电话弄的很烦躁,而他来到这里,面对的却是这也的场景,真心是让他很反感,他希望自己的话,可以让秦家有所顾虑,不要再来打扰他。

    “我是真心不想与他们有关系的,秦家之于我,比陌生人还不如。”秦寂然和苏颜衣一起走着,语气有些酸涩的说道,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所有的秦家人都不认得他。

    “我明白。”她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如果不是秦家没事找事,她也是不愿意和秦家有什么关系的。

    “我以为老爷子要见我,也许真的是临死前想看看我,没想到不仅是防备我,竟然还想利用我,真是可笑。”秦寂然的语气有那么点低落,虽然没有达到伤心的程度,但总归是不高兴的,毕竟那个人,他该称之为爷爷的。

    苏颜衣可以感受到秦寂然的低落,她想安慰他,想说些什么让他不要难过,但是,她却现自己真的不知dào

    该说什么好,怎样才能够去安慰一个人。

    【零零一,你说,我该怎么安慰他?】自己不行,就只好找系统求助了,虽然这个系统从某些方面来看,也不是那么可靠。

    【这个很简单呀,主人你就抓住男主人的背,紧紧的抱住男主人,然后狠狠的向着他的嘴巴吻下去,再然后就吻很久很久,男主人到时候一定就不会再记得伤心的事情啦!】零零一根本就不用思考,直接就十分兴奋的回答着,虚拟影响出现在苏颜衣的面前,胖胖的小包子还挥舞着手臂给苏颜衣加油,看的苏颜衣直抽眼角。

    不过认真想想,苏颜衣却又觉得,这个注意貌似很不错啊!

    所以下一刻,也不管这是在医院里,周围还有人看着,苏颜衣拉过秦寂然,就狠狠的吻了上去,美人计什么的最好用了,为了让秦寂然不伤心,她就试试看吧。

    秦寂然很是意wài

    苏颜衣的举动,整个人都有些呆滞的站在那里,但很快就变被动为主动,环抱着苏颜衣回应了起来。

    缠绵的气氛在医院里显得格格不入,周围看到的人也越来越多,但两个人却仍旧是旁若无人的亲吻着。

    正所谓冤家路窄,这个词果然是很有意义的,苏颜衣和秦寂然这头在亲热,那头王芷琳就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过来,看到两人接吻的这一幕,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苏颜衣,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你竟然还敢来,你,你,你真是该死!”王芷琳最近的情绪本来就有些不受控zhì

    ,愈的刁钻暴躁起来,现在看到她最恨的人就在眼前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亲密,脾气瞬间就爆了出来,如果不是腿脚不好,估计整个人都冲过来了。

    苏颜衣和秦寂然都有些意wài

    ,结束了亲吻,一同看向了有些歇斯底里的王芷琳,然后不约而同的感叹一句,果然是冤家路窄。

    苏颜衣看着王芷琳,眼神中带着十分明显的趣味,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小丑一般,那眼神看的王芷琳愈的愤nù

    ,伸出手就胡乱抓了起来,也不知dào

    是不是巧合,一旁就有个小花盆,王芷琳抓着就向苏颜衣扔了过去!

    苏颜衣身体一动想要躲闪,秦寂然却是又快了她一步,将她拉入到了自己怀里,来了个小小的英雄救美,那场面看的又刺激又浪漫,周围有一个中二的小姑娘,甚至拍手叫了一声好,让人哭笑不得。

    “你这可算是恶意伤人了,警察来了的话也不知dào

    会不会把你抓起来。”说到抓起来几个字的时候,苏颜衣却是灵光一闪,突然间就又有了一个好主意,看着王芷琳的眼神充满了危险的味道,让王芷琳全身一寒!

    “哼,警察就是来了又能如何,还真敢抓我不成,我告sù

    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以后走路最好小心点,我一定要让你后悔敢这么对我!”要说王芷琳这句话虽然充满了恶毒的语气,但实jì

    上她本人吧暂时还没有真的想下毒手对付苏颜衣,她一直的想法都是要苏颜衣好kàn

    ,却是因为智商的问题没有真的做过什么。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前世,前世王芷琳算计了一把苏颜衣,却是因为被秦寂然的冷漠激起了心底最深处的怨毒,那个时候秦寂然明明和苏颜衣离婚了,甚至可以说是被苏颜衣抛弃了,却是对苏颜衣痴心不改,让王芷琳苦苦追了一年,也没有任何成效,一怒之下便设计了那场车祸,想着苏颜衣死了,秦寂然就不会再想她了,却是没想到苏颜衣竟然成为了植物人,让秦寂然有理由再次回到了她的身边,让王芷琳又是畅快又是恼怒。

    而在苏颜衣成为植物人之后,王芷琳之所以没有立kè

    动作,也是觉得秦寂然根本不可能坚持多久,试问一个正常人又怎么可能把感情都寄托在一个植物人身上呢,但是熬了两年,王芷琳终究是坚持不下去了,秦寂然的痴情就是对她最大的讽刺,让她不计后果的动了手!

    至于动手的后果是怎样的?谁又能够肯定这一次王芷琳还能侥幸过关呢,说不定王家就因为她这愚蠢的举动前功尽弃的暴露出来,成为了秦寂然以及苏家的报复对象呢。

    只不过那都已经是前世的故事,甚至连苏颜衣都不知dào

    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去叙说了。

    “我走路至少可以小心,你却是连走路都走不了,等你什么时候站起来再来放狠话吧,王小姐,这个轮椅和你很配啊。”似乎苏颜衣说话最多的时候,就是她在讽刺人的时候,毒舌的本质也跟着表露出来。

    周围的人听到苏颜衣的话,有几个忍不住的顿时就笑了起来,看着王芷琳的眼神也愈的古怪。

    “这男人的看着眼熟啊,是谁啊?这里上演的戏码不会是小三大战原配吧?”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也传出了讨论的声音。

    “天啊,你竟然不知dào

    这男人是谁,这是影帝秦寂然啊,你怎么会连他都不认识,简直是太无知了!”这是一个小姑娘,看着秦寂然的眼神都冒星星眼了,绝对是秦寂然的粉丝无疑。

    “影帝?啊,我知dào

    了,我说怎么眼熟呢,啊,那她身边的那位就是那个什么公司的总裁?果然是郎才女貌啊,真是漂亮。”女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显然也是知dào

    一些消息的。

    此时身边又有人用着十分调侃的语气说道:“那你知dào

    坐轮椅的那个是谁吗?”

    “不知dào

    啊,难道是小三?可是都混成这样了,还想当小三,未免太可笑了吧,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此时的王芷琳真的很狼狈,除却坐在轮椅上不说,就是脸色也因为受伤和怨毒变的十分难看,披头散的样子犹如恶鬼,难怪会被路人鄙视了。

    “哎,你还别说,这位就是小三,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三,那个女人可是王氏企业的千金,也是很有名气的,但不知dào

    怎么的就看上了秦影帝这位有妇之夫,不仅倒追,还公开威胁人家老婆,秦影帝却是看都不屑看她一眼,据说受伤就是因为买醉出了车祸,也不知dào

    是不是报应。”这位爆料人士显然知dào

    的还挺多,和事实也相差无几,让众人看着王芷琳的眼神更鄙视了,尤其是几位女士,恨不得也上去骂几句的架势,这年头小三什么的,是真遭人恨啊,不争不抢不想上位的,最起码还有点底线,但这公开宣bù

    要抢人家有妇之夫的,简直就是无耻之极啊!

    “闭嘴,谁让你们乱说的,你们懂什么,再乱说看我不让你们好kàn

    !”王芷琳的个性十分嚣张跋扈,即使是这种千夫所指的情况,也没有落荒而逃,反而是狠狠的骂了回去,不得不说,这也是她的强悍所在,并且一般想当小三上位的人,可没有敢如此理直气壮的。

    苏颜衣看着好笑,觉得这王芷琳就是没有脑子,想当小三都不知dào

    遮掩,一被人激怒就口不择言,这样的个性,根本就不配做她的对手,最多也就配做个玩具罢了。

    “哼,小丑。”苏颜衣的冷哼和不屑的评价都听在了秦寂然的耳里,也让秦寂然颇为赞同,只不过看着王芷琳被气疯了的样子,秦寂然又多了一丝同情,这样的人找颜衣的麻烦,智商当真是有些不够用啊。

    秦寂然和苏颜衣拉着手走了,王芷琳转动着轮椅想要追上去,但轮椅哪里有人腿方便,再加上众人有意无意的遮拦,哪里还能够看到两人的影子。

    据说当天王芷琳回到病房,再次给病房换了一套新家具,医院高层接到这个消息,很是欢快的给王芷琳又换了一个高级病房,并吩咐下去,以后这位千金小姐想要砸病房,谁也不准拦着,将旧的都砸掉了正好可以换新的,他们现在都换了好几个病房了,剩下的病房都等着呢!

    苏颜衣和秦寂然去了秦家老爷子的病房,这件事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整个秦家上下就都知dào

    了,而后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整个a市的大家族就都知dào

    了,而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整个上层社会也就都知dào

    了,消息传递不可谓不快。

    自从秦老爷子病重住院以后,很多人都在关注着秦老爷子的遗嘱问题,秦家三兄弟都在争夺遗产,孙子辈的都在努力,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私生子,甚至还是苏家的女婿,这也让许多人更是关注,现在秦寂然和苏颜衣又去了病房探望老爷子,众人不知dào

    谈了些什么,便开始纷纷猜测起来。

    而猜测的人不仅仅是外人,就是秦家人本身也是如此的,因为他们也不知dào

    老爷子和秦寂然夫妇俩说了什么,到底和遗产的分配有没有关系!

    秦家人不知dào

    ,所以就想法设法的想知dào

    ,然后就开始各自找各自的渠道了。

    秦老爷子的专属律师受到了秦家老大的邀请,两个人在一家十分隐秘的私人会馆见面,商谈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至于具体说了些什么,外人却是不知dào

    的了。

    而秦家老三则给张远卓了短信,而后张远卓趁着老爷子休息的时候,给秦老三打了一通电话,这电话的内容自然也是极为隐秘的,而这通电话之后,秦老三的脸色十分难看,坐在办公室里良久,也不知dào

    在思考什么问题。

    至于秦家老二,他和秦老爷子的律师没有交情,也从未想过要贿赂一个助理,可是他也很想知dào

    老爷子和秦寂然还有苏颜衣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和遗产有关系,所以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秦老二找上了秦寂然!

    秦振义打来电话时,秦寂然正在拍戏,负责接电话的是姜小斌这个助理,而且这支手机也是工作手机,并不是秦寂然的私人号码,所以姜小斌接的很痛快,但是当对方报过了身份以后,姜小斌就有些怨恨自己的手快了。

    早知dào

    是这位,他就是把电话扔了也绝对不接啊!

    姜小斌也是孤儿,从小和秦寂然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也是最知dào

    当孤儿的苦,而当他知dào

    秦寂然是被亲生父亲送到孤儿院的时候,就更加的痛恨起来秦家人,在他看来,秦家人就是没有人性的代表,不然怎么忍心将刚生下的孩子就送到了孤儿院呢!

    只是无论姜小斌怎么讨厌秦家人,这位秦家人的电话却还是得应对着,毕竟这是秦寂然的家事,他不好插手。

    “秦先生,秦哥正在拍戏,暂时没有时间接您的电话,等他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告sù

    他您来过电话找他的。”作为越来越专业的助理,姜小斌这番话说的自然是很有水准的,如果来电的是重yào

    人士,那么姜小斌会说让秦寂然回复电话,但这位秦先生,显然是要划在不受欢迎的那个行列的,姜小斌可不确定秦寂然一定会回复,便只说了会通知,至于结果如何,就不是他能保证的了。

    电话另一头的秦振义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皱着眉头表情十分不悦,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助理也敢给自己冷遇,就是不知dào

    这是助理本人的意思,还是秦寂然的意思了。

    秦振义一时间在心里想了很多,却是又觉得秦寂然应该不会知dào

    自己会打电话给他,想着这应该是助理自己的意思,毕竟无论如何,自己都是秦寂然的父亲,他就不信秦寂然不想认祖归宗!

    无论是秦家老爷子秦恩赐,还是这位秦寂然血缘上的父亲秦振义,都是思想比较古板的人,在他们看来认祖归宗落叶归根都是人类思想中不可改变的事情,而长辈对晚辈无论如何,晚辈却是都不该和长辈作对的,这也是秦家人之所以在秦寂然面前摆架子的原因所在。

    秦振义带着怒气挂断了电话,他就是再不满也不可能对着一个小助理脾气,但这一口他咽不下去,显然就是想在秦寂然身上找回来了!

    私生子,那个私生子是他的耻辱,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出现这样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如果不是那个女人欺骗自己,瞒着自己生下孩子,他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污点,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在隐瞒了二十八年后的现在被曝出来,并且不仅和秦家的遗产有关系,甚至还牵扯到了同样是大家族的苏家,这让他都不得不重视起来!

    老爷子是什么心思?这个秦寂然又是什么心思,还有苏家又站在什么样的立场?这些通通都在秦振义考lǜ

    的范围内。

    而另一头,秦寂然拍完了一幕戏,姜小斌递上水的同时,也将这件事告sù

    给了秦寂然知dào

    。

    “秦哥,来者不善,你要小心呢。”秦振义的语气实在算不上是好,再加上姜小斌对秦家人的不喜,自然就会有些担心秦寂然了。

    “谢谢,我知dào

    。”秦寂然眼底也都是冷色,秦家人一个接着一个找来,为的是什么,他自然是清楚的,而也正是因为清楚,才对秦家人更加的厌恶!

    这一刻,秦寂然是真的有了对付秦家的心思,他本来只想求得陌路,但无奈于秦家人不想放过他,既然如此,他倒是想看看,如果有一天秦家真的被他掌握在手里,这些所谓的秦家人又会露出怎样的嘴脸!

    秦寂然没有给秦振义回电话,反正着急找人的不是他,他敢肯定,秦振义一定会再打电话来找他。

    “如果你再接到他的电话,还这么说,懂吗?”秦寂然决定先凉对方几次,如果真的找来再说,如果对方放qì

    了,他也省得麻烦了。

    “懂,必须懂!”姜小斌很开心,十分用力的点着头,秦寂然能有这样的反应,显然让他放心很多,对待秦家人就该如此,绝对不能给好脸色,不然他们还以为秦哥好欺负呢!

    还有这件事要不要告sù

    苏总呢?康哥可是暗示过,如果秦哥这里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联系康哥或者是苏总,绝对要保证秦哥安全!

    姜小斌想了想,趁着秦寂然去拍戏的时候,给康仲了一条短信,将秦振义找秦寂然的事情汇报了一番,然后才心满yì

    足的继xù

    看秦寂然演戏。

    苏总什么的最厉害了,告sù

    了苏总之后,苏总一定会帮着秦哥的,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秦哥,女王陛下一定会给他好kàn

    的,什么秦家人,什么王家人,一个都不留,通通都消灭掉,哼!

    苏颜衣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康仲的汇报,心里念叨着几遍秦振义的名字,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讨厌的秦家人,真是让她越来越没有想要手软的感觉了,如果以前想要对付秦家是为秦寂然出气,那么现在苏颜衣的想法就和秦寂然的想法十分相似了,她倒是也想看看,如果有一天秦家的产业都落在了秦寂然的掌控之中,这些秦家人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秦寂然回家的时候,现小金龟正从门口爬过,巴掌大小的龟壳上背着一块饼干,样子颇为滑稽,也不知dào

    是这小金龟自己背上的,还是有人故yì

    放上去的。

    “小东西,你这走路不仅带着房子,还带上了吃食呢。”秦寂然打趣道,伸手便将小金龟提了起来,顺便收走了饼干,与小金龟对视着。

    小金龟眨着金色的小眼睛,不要卖萌就已经很萌了,挥着着小爪子,眼神滴流滴流的转着,却是不离开秦寂然另一只手中的饼干,意图十分明显。

    秦寂然被这个样子的小金龟逗笑了,这东西还有些护食呢,便拿着饼干在小金龟面前晃了晃,道:“想要吗?”

    秦寂然这自然是一副逗弄宠物的态度,哪里又会觉得这小东西真的可以听得懂自己的话,便想着也不过是自说自话罢了!

    却不曾想,秦寂然话落的瞬间,小金龟就努力的伸长了小脖子,上下开始晃动,就像是点头一样!

    秦寂然呆滞的站在原地,觉得是不是自己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对,不然为什么有种玄幻了的感觉,这一只小乌龟都能听得懂他说话了?智商会不会有点太高了?

    “咳咳,你能听得懂我说话?”秦寂然想着,刚才应该是巧合吧,小乌龟晃悠脖子什么的,绝对不是在回答他的话,这一次一定就不会那么巧合了。

    秦寂然的想法很合理,但巧就巧在小乌龟竟然又点头了!它怎么就可以又点头了呢!

    哎呦喂亲,请不要在这么巧合的时候点头好吗,你这样是不对的!

    秦寂然有些纠结了,这是真的听懂了?还是就是这么巧合的点了两次头?那要不要再试试看?他是真的从未听说过一只乌龟也可以又如此高的智商啊!

    秦寂然将小乌龟放到了桌面上,饼干放到了另一侧,然后指着饼干道:“你想要吃饼干?”

    小乌龟这一次却是不点头了,因为它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谁说乌龟跑的慢,小金龟人家就跑的很快,嗖嗖的就奔着饼干跑了过去,然后用口叼着饼干就跑了,只是跑到桌子边上的时候,十分无奈的停下了。

    唉呀妈呀,人家不想跳崖自杀啊,就算不是真的悬崖,只是个桌子,但摔下去也会很疼的啊,这简直就是在虐待动物有没有!

    小乌龟叼着饼干可怜兮兮的看着秦寂然,别问秦寂然怎么会举得那眼神可怜兮兮,但是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难道颜衣送给自己的这只小乌龟是只乌龟精?秦寂然立kè

    放qì

    了这样不科学的想法,想着最多也就是这乌龟智商高了些,绝对不会是妖怪什么的,因为妖怪应该不会这么蠢,连桌子都爬不下去吧。

    秦寂然与小金龟对视了三秒钟,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和一只宠物计较那么多了,将小金龟放到了地上,便去换了衣服进了厨房,开始做起了晚餐。

    做了有一阵子的中餐,秦寂然打算给苏颜衣换换口味,晚餐准bèi

    了红酒和牛排,还有几样小配菜,看起来又精致又浪漫,让秦寂然有些期待起了苏颜衣的反应,不知dào

    颜衣会不会喜欢呢。

    秦寂然其实有很努力的在想怎么去追求苏颜衣的,他也不想总是被嫌弃被说笨啊,但是他没有追求人的经验啊,而且面对苏颜衣的时候,又格外的谨慎和不好意思,所以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仅有的几次约会,感觉上也还是颜衣主动的多,让他想想就有些气馁。

    要不再想想下次的约会?两个人可以干什么去呢?他也不想再被颜衣嫌弃笨或者是不浪漫了!

    ……

    ------题外话------

    亲爱的们,五一快乐,水草奉上三天万字更新,希望朋友们看文开心,玩的也开心,天天都有个好心情!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