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秦老爷子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苏颜衣想要对付王芷琳,设计的车祸只是刚刚开始,她不仅要从身体上打击王芷琳,更要从精神上刺激王芷琳,只要一想到自己前世因为车祸躺在床上成为植物人,睚眦必报的苏颜衣就变得狠辣起来。

    有了这样想法的第二天,苏颜衣就在早餐的时候和苏言陌联系了,苏颜衣手下的人一般都是商业上的人才,如果想找些不同的人才,还是要从苏言陌那里找,苏家上百年的积累,想找什么样的人才都是有的。

    一通电话过后,站在苏颜衣身边的秦寂然脸色都有些怪异了。

    “怎么,觉得我这样做不好?”苏颜衣没有避讳秦寂然,看到秦寂然这样的脸色,有些危险的问道。

    苏颜衣的新算计很简单,几句话就可以概括了,她让苏言陌找了两个不同类型的男人去医院,一位当病人和王芷琳做邻居,一位当医生可以时常出没在王芷琳周围,两个人一个儒雅清俊很适合当温柔好男人,一个阳光开朗像是大男孩,很适合在一起玩。

    至于这两个人如何操作,苏颜衣没有说,但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这种利用美人计而设计的骗局,王芷琳能不能上钩,还要看她自己的性格,正所谓愿者上钩,苏颜衣也没有强迫对方什么。

    当然,如果此计不成,她自然还有其他的计策,反正就当无聊时打时间的游戏了,她不着急,真的不着急。

    而秦寂然的想法,和苏颜衣的也差不了多少,所谓的愿者上钩,骗局实jì

    上就是如此。

    “没有,如果王芷琳本分,她也不会上钩。”秦寂然也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很多事情他不会去做,但并不代表他不会支持苏颜衣做,因为他的道德底线在苏颜衣面前就是无底线。

    只不过秦寂然也是有些疑惑的,他总感觉颜衣对王芷琳以及王家的厌恶,不仅仅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或者说是两家的恩怨不仅仅是他看到的那么简单,不然以颜衣的性格,是不会做出这些事的,以他对颜衣的了解,颜衣的性格十分果duàn

    ,并不是喜欢折磨对手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得罪了狠了,颜衣是不会这么做的。

    那么王家或者是王芷琳到底是做了什么呢?秦寂然想不出来,但却足以让他对王家和王芷琳更加厌恶!

    “哼,那个女人,本分?这个词可不是用来形容她的!”苏颜衣十分不屑的说道,如果不是知dào

    那个女人的性格,她又怎么会想出了这样的计策,如果最后的结果是失败,最大的可能不是王芷琳不动心,而是她找去的男人不适合王芷琳的口味!

    秦寂然笑了笑不再言语,却是体贴的推了推牛奶放到苏颜衣面前,让她可以多吃点东西。

    苏颜衣看到秦寂然的动作,狠狠的喝了两大口,弄的嘴角边都多了一抹白色的痕迹。

    秦寂然看到这一幕,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抽了纸巾想要递给苏颜衣,却现颜衣已经左手拿着包子,右手拿着筷子,十分欢快的吃了起来,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所以他只好自己动手,体贴的给苏颜衣擦了擦嘴角。

    苏颜衣的动作僵滞了一秒钟,然后就若无其事的继xù

    吃了起来,被人如此细致体贴的服wù

    虽然有点小羞涩,但作为高冷范的女王,就是不自在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她喜欢的是看秦寂然羞涩的样子,可不是自己羞涩给秦寂然看呢!

    气氛十分有趣的早餐过后,两个人就各自去上班了,苏颜衣去了公司,秦寂然则去了剧组,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一天凌天玥带着计划来到了苏颜衣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商谈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商谈慈善基金的事情,其次还有义演的事情,两个人最近的合zuò

    有点多,谈完了公事,凌天玥就忍不住又说了点别的。

    “听说你手里有好剧本,还需yào

    投资吗?”凌天玥很是感兴趣的问道。

    苏颜衣投资的电影,几乎是投资一部就赚一部,她是个商人,对于赚钱的事情,自然是感兴趣的。

    “苏家不缺钱。”苏家缺少的是项目,却从来都不缺少投资项目的资金。

    凌天玥忍着想要翻白眼冲动道:“我知dào

    苏家不缺钱,但你能不能不这么嚣张?看的人眼红呢。”

    “电影投资的事,一般不归我管。”璀璨娱乐是有投资电影,但实jì

    上大多都不是独资,还是有合zuò

    的计划的,只是一般不归她负责,她只管最后签字而已。

    “那也是你说的算!”凌天玥才不上当呢,不管不代表管不了,她可是知dào

    秦寂然现在拍摄的那部电影,就是璀璨独资的!

    “好吧,你和何明阳联系。”苏颜衣其实也没有真zhèng

    拒绝的意思,只是逗逗凌天玥而已,她还是比较欣赏凌天玥这个女人的,有眼光有魄力,是一个很不错的合zuò

    对象。

    “ok,没问题。”凌天玥满足的走了。

    凌天玥走后,苏颜衣又和苏妈妈还有苏爸爸联系了一下,说了一些关于基金会的事情,两人自然都是赞同的,实jì

    上苏氏企业和龙媒都是十分有名气的慈善企业,每年都有一笔数目十分庞大的慈善捐款,现在苏颜衣有这样的计划,自然是全力支持的。

    下午的时候,璀璨高层小会议,副总何明阳,财务总监曹雅雯,还有人事部负责人张天择,这些人都是苏颜衣的心腹加朋友,也是收购王家计划的知情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苏颜衣手中已经有了王氏企业百分之七的股份,股份虽然不多,但重yào

    的是他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王家人到现在都没有察觉。

    “继xù

    收购下去,再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然后就要开始第二步打压计划了。”有些股份很容易收购,大公司也有小股东,只要给钱就可以,但也有些股份不是那么容易收购的,而且她也不想高价收购股份,她可不想给王家太多的资金,不过就算是有钱也没有关系,她已经想好了办法让王家一无所有了,只是还需yào

    一步一步去完成。

    “没问题,苏总放心,我们一定会达到要求的。”何明阳十分有自信的保证道,他也很喜欢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呢,慢慢的吞掉王家,让人觉得很是有成就感。

    下午的时候秦寂然拍完了戏就往家赶,打算回去做饭给颜衣吃,他自己开车,因为还没到下班时间,路上不太堵,周围的车辆也不算多,所以秦寂然很快就现了身后一辆车一直跟着自己,这让秦寂然立kè

    就警惕起来,踩着油门就开始加了。

    而秦寂然加,后面的车果然也跟着加了,秦寂然眼神微冷,已经没有了回家的意思,这些人来路不明,他是不会将危险带回家里去的,不过他也有些好奇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能绑架他不成!

    而就在此时,前方左侧的弯道处却突然冲出来了一辆小卡,直接就挡在了秦寂然前进的方向上,也让秦寂然不得不停下了车。

    秦寂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停车的瞬间就从车上冲了下来,只不过还没等他跑上几步呢,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从前方的车上下来,让他顿时便知dào

    了来人的身份!

    张远卓!秦寂然冷冷的看着来人,挺直着背站在那里,虽然被十多人包围着,却是气势十足。

    “秦先生,您就和我去见见老爷子吧,您也不想这种事情以后经常生吧。”张远卓这话显然就是在威胁了,他知dào

    秦寂然这样的人最不喜欢麻烦,他是不可能真的绑架了秦寂然,但总是给秦寂然找麻烦,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可以说张远卓这也是拼了,谁让秦老爷子真的快不行了,而且也不知dào

    老爷子怎么想的,非要在临死之前见一见这个被秦家忽视了二十多年的孙子,遗嘱更是和律师商议,暂时拟定了一份以防万一,却还是保留着一份余地,也不知dào

    到底是不是为秦寂然这个孙子保留的。

    张远卓并不是十分清楚秦老爷子的遗嘱内容,更是不知dào

    有没有秦寂然的份,他之所以和秦寂然说遗嘱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想要让秦寂然看在遗嘱的面子上去看秦老爷子一面,也算是完成了秦老爷子的交代,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个秦寂然简直就是油盐不进,不仅不在乎遗嘱的问题,还反讽了他一顿,让他没有办法的出此下策,只希望自己如此的找麻烦行为,可以让秦寂然妥协。

    秦寂然自然不是一个喜欢妥协的人,但是他更讨厌麻烦,他其实也弄不明白那个秦老爷子为什么会要见他一面,将近三十年都没有想要见他,临死再见他又有什么意义呢,简直就是没事找事!

    只是想虽然是这么想,秦老爷子想要见他也是事实。

    秦寂然想了想,冷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人,冷声道:“我自己会去,你们请回吧。”

    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办法,既然想见他一面,那就见上一面好了,就当做是他对一个临死之人的善意了!

    张远卓眼睛一亮,心下松了口气,这个任务总算是完成了,“秦先生,那我就回去和老爷子汇报了。”

    送走了张远卓,秦寂然加快了度赶回了家,只是脸色依旧不算是太好,心里也思考着该什么时候去见见那位秦老爷子,只是当他到家的时候,却十分意wài

    的现,苏颜衣竟然早他一步到家了,就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看到他回来又抬头看他,而他还来不及打招呼,就听到苏颜衣问道:“怎么,脸色不好kàn

    呢?”

    秦寂然想了想,还是将秦家的事情说了出来,而随着秦寂然的叙述,苏颜衣的神色也变得阴沉起来,竟然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堵截秦寂然的车,就算不是绑架,却也足以让苏颜衣生气了。

    “明天我让大哥派几个保镖过来,以后就跟着你。”苏颜衣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秦寂然没有想到苏颜衣最先想到的会是这个问题,反射性的想要拒绝,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却立kè

    咽回了拒绝的话,颜衣这是为了他好,他明白。

    “有必要的话,我没有问题。”其实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来看,出入跟着保镖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他并不太喜欢有人在周围跟着,所以除非是大型活动和十分必要的时候,平日里他是不会带着保镖的,但既然是颜衣的一番心意,他就只好开开心心的笑纳了,反正他觉得,自己只要想着这些人是颜衣找来保护他的,他不仅不会觉得厌烦,反而会觉得很开心呢。

    “我知dào

    你不喜欢人跟着,我会让他们安排好距离的,不要担心。”知dào

    秦寂然不喜欢人跟着,却是很久以前就知dào

    的,那个时候秦寂然渐渐的有了名气,出入也是可以有保镖跟着的身份,但是却被秦寂然拒绝了,理由就是不喜欢不方便,而这话最后也传到了她的耳里。

    秦寂然阴沉的脸色因为苏颜衣的这番话消失不见了,暖暖的笑容露出来,哪里还有半点冰山的样子,简直就是典型的暖男。

    “你安排就好,我会配合的。”秦寂然没有在明面上说谢谢,但是却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这两个字,他不想让谢谢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又是觉得此时此刻其他的话语也无法代替他的心情,他真的很感谢,颜衣愿意如此待她,真情实意的感觉,让他再也不会怀疑颜衣待自己的心意!

    其实不久前秦寂然还在想着苏颜衣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是因为对王家的反击,亦或者只是单单因为他的厨艺?其实他想了很多,但这些想法到了今日,却让秦寂然突然间就觉得好似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颜衣对他的好,那种好让他再也不想去在意是什么原因了。

    “恩,饿了,快去做饭吧。”解决了事情,苏颜衣想到了更重yào

    的,她还没吃晚饭呢。

    秦寂然一下子就笑了,脱了外套也顾不上换衣服了,直接就去了厨房,女王陛下饿了,他要加快度啊。

    晚餐吃过之后,苏颜衣就和秦寂然谈起了剧本的问题,系统升到二级的时候,赠送了苏颜衣五个剧本,再加上一级时赠送的,她都给了秦寂然,也不知dào

    秦寂然看过没有。

    “我都看了,剧本都是十分好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挑出其中两本亲自来演,剩下的你找合适的人吧。”颜衣后给他的那五套剧本,秦寂然明显很欣赏,但他一个人也不好都留下自己来演,最后只留下了两本,再加上第一次给他的那套,除了正在拍摄的以外,他就是给自己准bèi

    了三个剧本,大约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拍摄完,也不会耽误了剧本。

    “你要是喜欢,就都留下。”苏颜衣明显感觉到秦寂然对剧本的喜爱,她也觉得这些剧本是极好的,本来就打算都给秦寂然去演,既然他喜欢,那便都留下好了。

    “喜欢是喜欢,但是我自己来演,需yào

    三到五年的时间才能拍摄出来,会不会太久了?”秦寂然还是觉得时间有点久,剧本是好的,拍摄出来一定会赚钱,他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了好剧本的问世,当然也是不希望自己耽误到苏颜衣赚钱。

    苏颜衣想了想,时间上是有点久,而且那个时候她应该还会拿出更多的剧本,如果推测没错的话,估计足够秦寂然演上一辈子的了。

    “那你再挑选一番,只要是喜欢的就留下,时间不是问题,以后也一定还会有好剧本让你选,觉得不合适的你再给我,不要有太多顾忌。”虽然以后有好的剧本,但苏颜衣还是希望秦寂然可以将喜欢的留下,有些剧本是好,但未必就适合秦寂然去演,所以有合适的时候就该先下手留住。

    “好,那我再考lǜ

    考lǜ

    。”看到苏颜衣并不着急反而十分支持自己的样子,秦寂然心下十分感动,也答yīng

    再考lǜ

    看看。

    随后两个人又谈了慈善基金的事情,将凌天玥今天和她说的计划都告sù

    了秦寂然,并邀请秦寂然担任慈善基金的慈善大使,这也是她和凌天玥都有的想法。

    “这个没问题,需yào

    参与什么活动,让康哥通知我一声就成。”并不是第一次有人邀请他担任慈善大使这类的形象代言人,但以前都被他拒绝了,不过这次显然是不同的,因为他这也算是为自己代言了。

    “我会让康仲安排好的,那么……”苏颜衣话说到这里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你打算什么时间去看秦家老爷子?”

    苏颜衣知dào

    秦寂然是一个颇为重承诺的人,既然说了要去,就不会反悔,所以便主动问了出来。

    “明天下午拍完戏就去看看。”秦寂然也觉得既然答yīng

    了,那就早点去解决,他倒是也想知dào

    这个老爷子见到自己会说什么。

    秦寂然不可避免的想到秦家人那种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嘴脸,心下十分不喜,对这位尚未谋面的秦老爷子,自然也是十分排斥的。

    “我和你一起去。”苏颜衣也很想看看,这位秦老爷子找秦寂然,到底是有什么事!

    苏颜衣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如果这老爷子是不知好歹的想要算计秦寂然,那么就不要怪她下手无情,不计较一个老人的死活了!

    虽然苏颜衣已经决定要对秦家动手,但动到什么程度却是没有决定的,而且也想着看在秦老爷子的面子上,不会动的太狠,也不会在秦老爷子还活着的时候动手,但如果这位老爷子自己没事找事,就不要怪她翻脸无情了,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尊老爱幼十分有美德的人,凡是想要伤害她护着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时候的秦寂然,很想摸摸苏颜衣的头,告sù

    她自己没事,不用她担心,他自己可以的,但是却没有这么做,颜衣决定的事情呢,只要不是十分必要的,他是不会反对的。

    虽然一个大男人似乎总是被一个女人保护着,感觉上有点小羞涩,但不得不说,他也是喜欢着这种感觉的,暖暖的,让人感动的感觉,这其中,不仅仅是爱情的味道,还有着属于亲情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秦寂然便将张远卓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两个人联系了一下确定了时间,秦寂然才去了剧组。

    下午的时候,苏颜衣让康仲开着车带着她去了剧组,然后又坐上了秦寂然的车,两个人一起去了医院,不得不再提一下,苏颜衣现在基本上是不会自己开车的,自从前世自己开车出了车祸之后,她就对开车有了阴影,虽然知dào

    那不是自己驾驶技术的错,是因为自己喝酒了,更是因为被王芷琳算计了,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她也不想强迫自己去克服,便一直没有再开车。

    而除了开车,实jì

    上苏颜衣也不怎么喜欢来医院,这里的味道让她十分反感,那种白花花的颜色更是让她不由的想到前世的自己,不过好在苏颜衣的心里还是十分强悍的,虽然反感,但不至于恐惧,下车之后还是一脸的淡定从容,陪在秦寂然的身边,被张远卓恭敬的接了进去。

    苏颜衣可以感受到张远卓打量她的视线,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放在心里,不过她却已经打定主意要在不久后给这个张远卓一点教xùn

    ,敬职敬责是好,但打扰到了秦寂然,更甚至还妄图威胁秦寂然,就是他的过错了!

    不要说苏颜衣小心眼,因为她就是小心眼,任何得罪了她想要护着的人,都会被她记在心里,然后一一报复回去,这也是她狠辣之名的由来。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在苏颜衣这里不适应,她是那种只要有机会,就会狠狠的报复回去的人,更是那种小人报仇一报十年的类型,别人让她不好过一分,她就让别人不好过十分!

    几个人走着走着,秦寂然和苏颜衣就十分有趣的现,这病房所在的位置还真是让人有些熟悉,因为不久前他们还走过这条路来看望王芷琳,现在又走了一遍,却是苏颜衣陪着秦寂然来看秦老爷子,还真是有些巧合啊。

    不过想想也是,这家医院是a市乃至全国都十分有名气的私家医院,这些人生病了不住到这里又会住到哪里呢。

    张远卓敲响了病房的门,然后等了三秒钟就径自推开门走了进去,对着躺在床上带着氧气罩的老人说道:“老爷子,秦先生和苏小姐来了。”

    老人好似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听到声音才十分费力的睁开眼睛,眼神虽然有些浑浊,但在看到秦寂然的时候,却多了一丝丝的凌厉,而后又看到了苏颜衣,则多了些许的审视和怀疑。

    秦寂然和苏颜衣都在注意着老人的反应,看到老人的眼神,心下便是一冷,知dào

    这个老人对于他们的态度,显然并没有太多的善意。

    苏颜衣更是在心下暗叹,果然什么样的家庭养出来什么样的孩子,她真的该庆幸,秦寂然不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不然不是秦寂然长歪了,就是会活的更加痛苦。

    “你们终于来了。”秦老爷子秦恩赐,一字一句十分缓慢的说道,是因为生病无法顺畅,也是带着一种故yì

    的压迫感。

    苏颜衣不语,只是冷漠的看着秦老爷子,将说话的权利留给了秦寂然。

    “秦老先生,您生病也不宜多说话,所以,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就请您尽快说了吧。”秦寂然的语气十分平淡,听不出一点喜怒的拘谨,看着面前的老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无喜无怒。

    秦老爷子是生病了,甚至连他自己都知dào

    自己不久于人世,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老眼昏花看不出来秦寂然这种表情的意思,但看出来不代表他就相信!

    秦老爷子知dào

    秦寂然这么表现是表明他对秦家人以及秦家财产不在意的意思,但秦老爷子显然是不会相信这一点的,秦寂然可以不在意秦家人,但怎么可能会不在意秦家财产,要知dào

    那可是上百亿的财产,谁能不动心,就连秦家现在的那些子孙们,不也是为了财产争的你死我活的吗!

    “我以为你该叫我一声爷爷。”秦老爷子的语气放缓了许多,看着秦寂然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似乎真的像是在看着一个晚辈一样。

    只是这一幕,却看的苏颜衣和秦寂然都十分想笑,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这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这秦老爷子想要演戏,还真是让人找不到什么破绽,那眼神中带着一丝愧疚,带着一丝慈爱,却不会过于热切,让人想想,似乎也很符合秦老爷子对秦寂然的感情,但是,看到这一幕的却不是普通人呢!

    苏颜衣历经两世,本就是一个十分聪慧的人,混的还是娱乐圈这种十分复杂的大染缸,什么样的演技没有见过,什么样虚假的感情没有经lì

    过,又有几个人能够在她面前演戏而不被识破?简直就是可笑!

    而秦寂然这位影帝级的人物就更是将演技淬炼的炉火纯青,谁是真心实意,谁是想要靠着演技欺骗他,只要他真的想去分辨,哪里还会被别人的演技欺骗到,所以在他面前演戏,同样是可笑!

    所以,无论是苏颜衣还是秦寂然,在老爷子变化表情的那一瞬间,就同时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这老爷子明显是想来个怀柔政策了。

    “哼!”苏颜衣也不屑遮掩,更不喜欢做什么虚以为蛇的敷衍,秦老爷子话落的瞬间,便冷冷的轻哼了一声,看着秦老爷子的眼神也带着一抹讽刺,毫不掩饰自己看破了秦老爷子的计划。

    而秦寂然也冷着脸,皱着眉头看着老爷子,他虽然不可能将讽刺表现的那么明显,却是十分警惕的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自己和老爷子之间的距离,以此来表达他的看透。

    他早已不是那个期待着亲情,到处寻找父母家人的孩子了,他对于亲情的渴望早就被社会的现实磨灭掉了,而他仅有的一点点感情,也给了苏颜衣以及苏家人,是真的没有多余的情感来给这位哪怕是病重将死也要算计他的老人了!

    “苏家丫头,你有什么不满可以说出来,我知dào

    秦家对不起寂然,只要寂然愿意叫我一声爷爷,我可以保证,秦家的遗产也会有他的份!”秦老爷子抛出他最大的诱饵——秦家遗产!

    但秦老爷子真的会将秦家遗产分给一个不屑理会了二十多年的在孤儿院成长起来的孙子吗?亦或者就算是真的会分,那么又会分多少,怎么分?

    一时间,众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病房内也变得安静下来,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同。

    秦老爷子和张远卓都在紧紧的盯着秦寂然和苏颜衣看,似乎想从他们二人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这两人不仅没有半点欣喜的神色,脸色反而是变得越来越冷。

    两人的反应让秦老爷子的脸色也变得愈难看起来,这样的反应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不知dào

    这两人是故yì

    遮掩了欣喜的意图,还是过于小心在防着他说的是假话,但无论怎样,都证明这两人并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对付的,这让秦老爷子也变得愈慎重起来。

    他找秦寂然过来,又说出了要分给秦寂然遗产的话,自然是有他的目的的,他为秦家拼搏了一辈子,最在意的自然就是秦家的家业,而且老人也是十分古板的,对于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真的没有多好的印象,而且秦家也不仅仅只有秦寂然一个私生子,那么他又为什么独独找了秦寂然来呢?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