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第十八分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郭泽凯的酒量确实好,如果不是苏颜衣分担了一部分的攻势,秦寂然估计这个时候也得倒下。fqxsW.coM

    “你没事吧?”苏颜衣有些好笑的看着男人问道,她是想着喝倒郭泽凯,但没有想过喝倒秦寂然啊。

    “没事。”秦寂然晃着脑袋,力图镇定的说道,实jì

    上喝多了的人又会有几个说自己有事的呢。

    苏颜衣撇了撇嘴,显然不相信男人的话,对一旁的姜小斌道:“帮我把他扶回去吧。”

    姜小斌就等着苏颜衣这么说呢,立kè

    就过来想要扶住了秦寂然,却是被秦寂然拒绝了。

    “我真的没事,我自己回去休息,你再玩会。”秦寂然说着就挺直着背走了,而且走的还比较稳,看起来真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但苏颜衣却是注意到他眼神中的迷茫,有些好笑,却是不放心的跟着一起回去了。

    秦寂然是真的喝多了,但好在剧组要在这里住上两天,房间都订好了,秦寂然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衣服都没有脱,直接就躺在床上了。

    苏颜衣跟在秦寂然身后,看到这一幕,抽了抽眼角,觉得这男人的酒品还是不错的,喝醉了也能找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不哭不闹也不耍酒疯,很是不错。

    只是还没等她夸奖完毕呢,躺在床上的人就猛地坐了起来,眼神先是有些迷茫的四处看着,然后在看到苏颜衣的时候,却是眼睛一亮,瞬间就露出了一抹十分灿烂的笑容,那笑容差点就晃花了苏颜衣的眼睛,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笑的如此灿烂如此阳光,更是纯净的就像是一个孩子,没有任何杂质的感觉。

    苏颜衣觉得自己,似乎又被美男计打败了,忍不住走过去,直盯盯的盯着秦寂然看。

    “颜衣……”软软的低沉的声音,有些性感,但更多的却还是一种撒娇的感觉。

    苏颜衣觉得自己有些不好了,不然为什么看到这个样子的秦寂然,她会觉得想要脸红呢,害羞什么的根本就不是她这种高冷范的女王该有的节奏啊!

    苏颜衣有些恼羞成怒,伸出纤纤玉手就拍在了秦寂然的脑袋上,让你撒娇,让你卖萌,让你使用美男计,看你痛不痛!

    苏颜衣下手的力度不轻,秦寂然也是感觉到痛了,手捂着脑袋,不明所以又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颜衣。

    “颜衣,你嫌弃我。”秦寂然哑着声音控诉,当真像是被主人嫌弃了的小狗一般。

    苏颜衣嘴角也开始抽了,为什么喝醉了的秦寂然会是这个样子,撒娇卖萌什么的真的合适吗?

    “睡觉!”苏颜衣冷着脸,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不是生秦寂然的气,而是气自己,为什么明知dào

    秦寂然是在借着酒劲撒娇卖萌,她还是觉得很可爱呢!

    如果是清醒时候的秦寂然,自然是苏颜衣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的,但问题是现在是酒醉后的秦寂然,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睡觉的意思。

    秦寂然拉住了苏颜衣的手,用脸在苏颜衣的手背上摩挲了几下,然后又抬起头眯着眼睛笑的十分灿烂的对着苏颜衣道:“颜衣,我喜欢你!”

    苏颜衣冷着脸看不出表情,但总感觉是有点呆的状态。

    “睡觉!”加重了语气的两个字,苏颜衣想将自己的手从秦寂然手中抽出来,却现男人握的很紧,根本就抽不出来。

    “颜衣,我喜欢你,很喜欢你。”秦寂然继xù

    眯着眼睛笑的十分灿烂,也继xù

    用着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表达着他的爱意,感觉上反差有点大,又深情,又可爱。

    苏颜衣觉得自己真的有些不好了,这个样子的秦寂然,到底该如何解决啊,要不要一拳头下去打昏了算?

    “颜衣,我喜欢你,颜衣,我喜欢你……”一遍接着一遍,秦寂然一直不放qì

    的说着,像是在表达自己的爱意,却也像是在讨好着苏颜衣,那眯着眼睛一脸笑容的样子,终于让苏颜衣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零零一,他喝醉了之后这个样子,算不算是私密习惯?】苏颜衣问着系统,她觉得这个样子的秦寂然,估计也只有她能看到了,如果还不算是私密,她真的不知dào

    还有什么才能算了。

    【主人,这个,你要说出男主人的特别的地方啊,不然系统那个固执外加古板君,是不会给您加分的。】零零一软糯糯的小声音冒了出来,一边卖萌一边还将系统君也出卖了。

    【严禁人生攻击!】而不等苏颜衣反应呢,系统君也突然冒了出来,古板的声音不仅不像是反驳,反而像是在认证零零一的话。

    苏颜衣听着都有些哭笑不得了,不过当前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找到秦寂然特别的地方。

    苏颜衣开始认真的打量起秦寂然,秦寂然也仍旧眯着眼睛笑的十分灿烂的看着苏颜衣,嘴里念叨着喜欢很喜欢的话。

    【他喝醉了之后会眯着眼睛笑的很灿烂?】苏颜衣试探着问着系统。

    【恭喜宿主完成二级任务一次,加一分,现阶段积分为十八分,请宿主继xù

    努力!】

    苏颜衣满yì

    了,也不介yì

    喝醉酒的秦寂然了,心情十分好的摸了摸秦寂然的头,说话的声音也不冷漠了,“好了,撒娇够了就睡觉吧,再折腾我就真生气了啊。”

    也不知dào

    秦寂然是不是真的听懂了苏颜衣的话,讷讷的闭上了嘴,终于躺上了床,但却仍旧拉着苏颜衣的手不放,眼神带着一丝恳求的看着苏颜衣,意思似乎很明显,是希望苏颜衣不要走,也是希望她可以陪着自己一起睡。

    苏颜衣闻着连个人满身的烤肉味,想着自己睡前要洗澡的习惯,想着和一个醉酒的人睡在一张床上的安全问题……

    苏颜衣想了很多,但最终还是没有拉开秦寂然的手,躺在床上陪着秦寂然一起休息了。fqxsW.coM

    闭上眼睛,苏颜衣脑子里想的还是秦寂然那眯着眼睛笑的灿烂的样子,然后不由的想着,其实偶尔让秦寂然多喝点酒,也是蛮不错的主意。

    哦,还有要记得下次准bèi

    好摄像设备,将秦寂然撒娇卖萌时的场面都记录下来,还有那眯着眼睛笑的灿烂的样子,让秦寂然清醒过来好好kàn

    看。

    苏颜衣想到那种情景,就觉得很欢乐,直到睡着了,嘴角还带着一抹愉悦的笑容,感觉上一定能够做个好梦呢,就是不知dào

    会不会梦到秦大影帝眯着眼睛笑的灿烂的样子。

    第二天清晨,先醒来的是苏颜衣,不算是意wài

    的现自己又压在了秦寂然的身上,嘴角抽了抽,然后便淡定的起床了。

    人形抱枕显然很好用,虽然睡之前有那么多的顾虑,但这一觉却睡的极为舒服,苏颜衣心情很不错,很快的洗漱完毕,便又回到了床边。

    秦寂然估计是昨天喝的实在是有点多,一向早起的他到现在还没有起床的意思,这也让苏颜衣难得的看到了他睡着时的样子,深邃的五官显得略微柔和了一些,带着暖暖的味道。

    苏颜衣看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有些傻,看一个男人睡觉的样子都能看的入迷,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伸了伸手指,戳了戳睡着的男人,苏颜衣不承认自己有些坏心,她可是为了不让这男人迟到才想要叫醒他的!

    “起床!”苏颜衣用一指禅猛戳男人的鼻子,一戳一个坑,十分有趣的样子。

    秦寂然本来就是要醒的,被苏颜衣这么一弄,自然就醒过来了,只是刚睁开眼睛,便看到苏颜衣近在咫尺的模样,还有那放在自己脸前的纤纤玉指。

    这是什么情况?秦寂然有些迷惑的看着苏颜衣。

    苏颜衣立kè

    站起了身,十分淡定的看着秦寂然说道:“你该起床了,不然就迟到了。”

    苏颜衣说完就走了,留下秦寂然一个人迷迷糊糊的,却总觉得好似有哪里不太对,一低头才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周身都是酒气味,顿时便想到了自己昨天喝酒的样子,然后整个人就变得不好了。

    他昨天这是喝多了?那他是怎么回来的?秦寂然想了想,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

    这让秦寂然脸色又变了,喝醉没有关系,但为什么会在颜衣的面前喝醉了,竟然还是喝到这种失忆的程度!那他昨天到底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秦寂然感觉着自己身上衣物的紧绷,知dào

    最不该做的那件事应该是没有做的,这让他悄悄的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有那么点遗憾,然后不知dào

    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的红了。

    怕苏颜衣回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秦寂然冲也似的进了浴室,将自己好好的打理了一番,但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明明昨天颜衣也喝了很多的酒啊,那么为什么最后喝多的是自己呢,难道自己就连酒量都不如颜衣吗!这也太有些打击一个男人的信心了。

    秦寂然胡思乱想了一会,便面无表情的出了卧室,山庄里有餐厅,秦寂然去的时候,苏颜衣已经开吃了,众人看着他们两人的视线都很正常,这让秦寂然又松了口气,根据众人的反应来看,自己似乎没有出丑,或者说,就算是出丑,也只是在颜衣面前……

    只是这么想着,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秦寂然就又有些情绪低落了,他宁可在众人面前出丑,也不希望在颜衣面前出丑啊,他是多么努力的想在颜衣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颜衣,咳,昨天,还好吧?”坐在了颜衣的一旁,秦寂然不太自信的试探道。

    “我挺好的。”苏颜衣瞥了秦寂然一眼,十分淡定的说道。

    秦寂然不自在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再说话了,只好闷头吃起了早餐。

    苏颜衣眼底都是笑意,这男人显然是不记得昨天生的事情了,那她要不要告sù

    他呢?苏颜衣想了想,觉得还是等等再告sù

    他吧,就让他着急一会,看着挺好玩的。

    秦寂然不知dào

    苏颜衣的心思,不过这样的心思还是不知dào

    的好,不然就算是知dào

    自己被捉弄了,他也不舍得找颜衣算账啊。

    忐忑不安的早餐过后,秦寂然和剧组就又开工了,这次的摄影棚搭在了山庄的外围,并且多了十分激烈的枪战片,只是苏颜衣却是要回去了,她上午还有一个会议要开,必须赶回去。

    拍了一早上的戏,秦寂然在地上滚了又滚,整个人都灰突突的了,但好在拍出来的效果十分不错,郭泽凯很是满yì

    的拍着秦寂然的肩膀道:“寂然就是厉害啊,不仅演技好,酒量更是好。”

    听到酒量两个字,秦寂然就觉得自己不好了,看了看郭泽凯,道:“颜衣酒量更好。”

    实jì

    上他们三个人昨天喝酒,每个人喝的都差不了多少,但根据结果分析,显然是颜衣的酒量最好。

    郭泽凯被噎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是啊,不愧是女王陛下,连酒量都这么好,真是让人惭愧啊。”

    是惭愧,他也惭愧,但是他不能说!秦寂然冷冷的瞪着郭泽凯,要不是郭泽凯,他也不会喝多了酒,都是郭泽凯的错!

    “咳,你瞪我做什么,难道你昨天因为喝多了被女王大人给训了?”郭泽凯突然间就兴奋起来,十分好奇的盯着秦寂然看,那样子就是典型的幸灾乐锅。

    被训还好了呢,至少说明这件事就过去了,但女王大人却是什么都没说,让他心里挺没底的,也不知dào

    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出什么出丑的事情。

    秦寂然可不会觉得颜衣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就是什么都没有生过,他总觉得一定是生了什么,颜衣才会如此不动声色,很难说会不会还在惦记着自己。

    想到这里,秦寂然就觉得有些头痛了,和心上人斗智斗勇什么的,真心不适合他啊!

    晚上,因为还有一天的拍摄任务,秦寂然还是要住在山庄里,只是当他用完了晚餐回去休息的时候,室内的电话却响了,服wù

    人员通报,有人在山庄外想要见他,报出来的身份秦寂然也很熟悉,正是通过了几次电话的秦家老爷子的贴身助理张远卓。

    见还是不见?秦寂然只觉得厌烦,想到秦家,想到生日宴上秦家人的态度,他就根本不想理会什么秦家,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孤儿,就算是父母双亡无亲无故的那种,也要比现在这样的身份让他舒服!

    最终秦寂然还是选择了见面,毕竟躲着不是办法,这一次不见,以后也总会有见到的时候。

    秦寂然让人安排了一个小会客厅,张远卓也是一个人来的,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张远卓这人在a市也是小有名气的,可是说是助理界的金牌了,四十多岁,很早就跟在秦家老爷子身边,很是有话语权,也是秦老爷子的亲信,许多人秦寂然都没有他知dào

    的多。

    “秦先生,第一次见面,我是张远卓,秦老先生的助理,很高兴见到您。”张远卓对着秦寂然的态度很是恭敬,但这种人面上无论表现出来的是什么,却都不能代表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秦寂然没有见过张远卓,但只是看上一眼,便知dào

    这是一个十分精明的男人,也难怪可以跟在秦家老爷子身边二十多年。

    “张先生,你应该知dào

    ,无论你来多少次,我的主意都不会变。”秦寂然的态度很冷漠,甚至连虚假的场面话都不愿意说,直接就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事在人为,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秦先生,您难道真的不想知dào

    秦老先生会怎样立遗嘱吗?也许会和您有关系呢。”张远卓说着这话的同时,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秦寂然的脸上,他不相信秦寂然对秦家的遗产不感兴趣,尤其是这份遗产十分有可能与他有关的时候!

    金钱,权势,哪有人会不喜欢呢,在他看来,秦寂然虽然是影帝,却也不过是一个艺人罢了,哪能与秦家的财势比较,而且还有苏家的问题,他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分析,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比自己强势,秦寂然难道就不想继承秦家的遗产,然后站在一个和苏家平等的位置上?

    为了说服秦寂然,张远卓也是思考了许多问题,这才在秦老爷子的示意下,登门拜访。

    而选择在这个山庄里拜会秦寂然,也是张远卓深思熟虑过后的结果,毕竟他要用遗产诱惑秦寂然去见秦老爷子一面,这些人他不想让太多人知dào

    ,也不想让苏家的人插手,所以才找了这样的一个时机。

    秦寂然就觉得这张远卓脑子是有问题吧,他都拒绝了这么多次了,怎么还会问这样没有意义的问题呢!

    秦寂然生气了,说话也更加不客气了:“你喜欢钱,愿意为了钱去做任何事,甚至是愿意为了遗产而去认丢弃自己的人做父亲,但是我不愿意,我不想和秦家有任何关系,他们给我的任何东西,就算是十亿百亿,我也不屑要,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吗?”

    张远卓的脸色变得难看了,秦寂然这明显是说他在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说出来可就让人觉得难堪了。

    “秦先生,你没有必要人身攻击吧。”张远卓脸色有些阴沉,但想到自己来这里的任务,却还是不能翻脸。

    “我只是想让你知dào

    ,你说的这些话半点都打动不了我,所以,请不要再说废话好吗,我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秦寂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张远卓看起来十分客气,但感觉上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死皮赖脸的一次又一次找上自己,说的话也越来越不中听。

    “我也不想浪费您的时间,但秦老爷子给我的任务就是要见你一面,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带您去见上一面的!”张远卓语气十分坚定,无论是秦老爷子还是他,做事看的一向都是结果,过程如何不重yào

    ,所以就算是不要脸了,他也是要将秦寂然磨去见秦老爷子的!

    秦寂然脸色也更加难看了,这人明显是想和他杠上了!

    “不去!”秦寂然站了起来,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便带着一身冷气走了,这个人他是连见面的必要都没有了。

    在天秀山庄拍了三天的戏,秦寂然回家的时候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虽然只有两天没有见到颜衣,但心里却是想念的紧,尤其是还想着自己醉酒后不知dào

    做了什么,就更让秦寂然想见见苏颜衣,所以刚回到市内,他便给苏颜衣打了电话,说是自己晚间回家做饭,问颜衣回不回来吃饭。

    苏颜衣自然是十分高兴的答yīng

    了,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秦寂然的手艺,越来越符合她的口味了,所以当天晚上,苏颜衣也很早就下班了,回到家的时候晚餐还没有做好,苏颜衣便去换了家居服下来,看了看时间,还是有点早,觉得无聊便去了厨房找秦寂然。

    穿着蓝白相间格子围裙的秦寂然,此时很是有种居家男人的味道,温暖,温馨,舒适,同时也让人很有食欲,当然食欲是因为味道很香。

    “在做什么?很香。”只是闻着味道,苏颜衣就觉得自己更饿了。

    听到声音回头,秦寂然手里还拿着一个大汤勺,看着苏颜衣眼睛亮的样子,笑着道:“海鲜汤,有腐竹、虾子、带子和鲜鱿鱼等,一会就能吃了,别着急。”

    对于秦寂然有些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苏颜衣选择了忽略,四处看了看,现一旁桌子上放着的糖醋小排,眼睛一亮,伸手就抓了一块放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很不错。

    秦寂然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么孩子气的颜衣,真是可爱的不得了。

    “那边的盘子里还有多宝鱼和麻婆豆腐,你可以尝尝。”不用苏颜衣继xù

    找,秦寂然就主动供出了食物所在,苏颜衣给了秦寂然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继xù

    低头偷吃起来。

    苏颜衣吃着吃着,突然间就觉得自己这么做似乎有点太不客气了,想了想,拿着勺子舀了一勺豆腐,送到了秦寂然的嘴边。

    受宠若惊有没有!秦寂然看着面前的豆腐,毫不犹豫的就张开口一口吞了下去,甚至将勺子都含进了嘴里。

    苏颜衣拽了拽,现勺子拽不动,疑惑的看向秦寂然道:“勺子也好吃?”

    秦寂然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口,讷讷的道:“是豆腐好吃。”

    “你喜欢吃豆腐?”苏颜衣可是无时无刻不再挖掘着属于秦寂然的喜好,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但是期待中的系统声音却是没有响起。

    豆腐?口里的豆腐好吃,但还不至于是喜欢,但如果是那个豆腐的话……秦寂然看着苏颜衣,忍不住的就想入非非了,主要是最近他和颜衣的接触越来越亲密,甚至有了好几次同床共枕的经验,这让秦寂然实在无法不乱想,最起码他也是一个正常的大男人啊,心上人在怀里,无动于衷的绝对都是身体不正常的!

    秦寂然想是想了,但也不好意思了,微红的耳尖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苏颜衣十分眼尖的看到了这一幕,想了想,便有些狐疑的问道:“我喂你吃东西,你不好意思了啊?”

    这话问的到底要不要这么直白啊,这难道真的不是赤果果的调戏吗?秦寂然觉得自己不仅耳尖红,连脸色都要变红了。

    苏颜衣那坦然直白的态度显然是太过具有杀伤力了,让秦寂然基本上是无法招架的,只能无语的转过身,继xù

    认真煲汤去了,他真心不要和苏颜衣说话了,大男人被小女人调戏到脸红,这个事实太过打击人了!

    苏颜衣看着男人有些别扭的样子,颇为开心的就笑了,刚才失望的情绪顿时就消失不见了,拿着勺子又舀了一勺子的豆腐,送到了秦寂然的嘴边,道:“别不好意思,吃多了就习惯了。”

    秦寂然看着勺子两秒钟,感觉着苏颜衣那故yì

    戏弄自己的样子,默默的将勺子里的豆腐吃了。

    颜衣的豆腐,就是好吃!秦寂然觉得,自己不敢公开调戏,但在心里想想总行了吧!

    晚餐两个人吃的都很多,苏颜衣觉得自己好似又撑着了,坐着就觉得难受,秦寂然还在那里准bèi

    糕点和水果,她根本看都不想看了。

    “别弄了,散步去。”苏颜衣拉着秦寂然的手就走了,两个人在小区里逛了逛了,牵着的手却是没有松开,只是秦寂然大手将苏颜衣的小手完全包裹了起来,天气有些冷,他是怕冻着了苏颜衣。

    “我已经让人开始联系天声传媒和王氏传媒的小股东了,这两家公司因为王家的原因,最近内部也有些矛盾,名声越来越不好,股价都在跌,实jì

    收购的资金应该比预计的收购资金少很多。”两个人一边走着,秦寂然一边汇报着收购计划的进展情况。

    “资金够吗?不够的话我这里有。”苏颜衣对秦寂然的公司情况实jì

    上并没有多少了解,两家公司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她也没有特意去调查过,这才如此这般的问道。

    秦寂然笑了笑,信心十足的说道:“如果是直接对付王氏企业也许还不够,但如果是收购那两家传媒公司,却是足够了,你放心吧。”

    sQ公司做的不是实业,主要业务是风险投资,所以说公司里拥有着一笔数目颇大的流动资金,当然这些也不全是他自己的钱,还有各个势力的集资,但只要能拿这些钱赚钱,那些投资商才不会管你要做的是什么呢。

    苏颜衣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她是很相信秦寂然的能力,上辈子在她死之前,秦寂然虽然在娱乐圈里渐渐走到了幕后,但在商场上却是企业新贵,那还是靠着秦寂然自己的能力展的,而且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这个男人的展应该更好,由此可见这个男人是真的很有能力。

    想到上辈子,苏颜衣就再次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王芷琳,距离上次气晕王芷琳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她要不要再和秦寂然去探探病呢。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有些手段用过一次就够了,再用自己都会觉得无趣,那么她该想个什么新主意来让王芷琳不好过呢。

    “在想什么,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秦寂然看着苏颜衣两眼亮的样子,感觉上很兴奋,便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在想怎么对付王芷琳。”苏颜衣也不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十分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秦寂然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但很快就觉得有些好笑,不知dào

    为什么,明明知dào

    颜衣是在算计人,他却还是觉得这个样子的颜衣很可爱,是腹黑的可爱,也是霸道的可爱。

    “需yào

    我配合吗?还是一起去医院探病?”秦寂然十分主动的询问道,他可还是记得上次探病时的情况呢,颜衣一句亲爱的,简直就是叫进了他的心里,为了这样的一句话,莫要说是去医院探病,就是去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玩过了再玩就没有意思了,我要想个新主意,你要是有办法也可以说出来让我参考参考。”苏颜衣对秦寂然的反应还是比较满yì

    的,这男人果然是站在她这一方的。

    看着这个样子的苏颜衣,秦寂然愈的觉得她可爱了,古灵精怪中带着一丝邪气,十分灵动,也十分的诱人。

    昏暗的夜色下,秦寂然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苏颜衣的影子,一颦一笑都是他的最爱。

    “颜衣,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怎么做都可以。”轻轻的抱住苏颜衣,秦寂然低声在苏颜衣的耳边说道,然后十分虔诚的在苏颜衣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亲吻,给自己的承诺盖上了一个章。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