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这就是喜欢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颜衣。”被牵着手的秦寂然突然唤了一声苏颜衣,苏颜衣疑惑的看过去,等着秦寂然说话。

    “谢谢你。”秦寂然十分认真的说道,他是真的很感谢苏颜衣对他的维护,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只能靠着自己的秦寂然,真的很难有这种被保护着的感觉,贴心的,暖暖的,让人无比感动的。

    很久以前他就爱上了苏颜衣,甚至觉得已经爱的无法形容,不能再爱,但随着现在点点滴滴的接触,现她的可爱,现她霸道下的温柔,现那暖暖的维护,秦寂然觉得,他好像更加的爱这个女人了。

    回握住苏颜衣的手,有些用力却不至于握疼的力度,这便也是属于秦寂然的温柔和情意。

    “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不需yào

    道谢。”如果真的需yào

    道谢,那么上辈子她又该对他说多少句谢谢?那温柔细致的照顾,那不离不弃的深情,她该说的谢谢只会更多。

    秦寂然笑了,眼神中都是笑意,握着苏颜衣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两个人走回到苏家老爷子的身边,苏老爷子则拿起了话筒开始了开场白。

    “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这个老头子的寿宴,我这个老头子又老了一岁,苏家现在三代同堂,一切都算是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小孩子,言陌,颜衣,寂然,你们几个要努力啊,明年这个时候,老头子可是很期待苏家可以添丁的啊。”苏老爷子笑眯眯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倒是让三个孙子辈的倍感压力。

    苏言陌刚离婚就不提了,苏颜衣和秦寂然虽然结了婚,但明显还没有到生孩子的程度啊,但却总是听到这样的话题,可谓是亚历山大了。

    随后,苏爸爸作为苏家现在的掌权人也说了几句,但大多都是场面话,而后轮下来便到了苏哥哥这位接班人讲话。

    苏哥哥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讲话的声音却十分有力度。

    “爷爷的寿宴,很感谢各位朋友能来,只是这寿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朋友来,我们欢迎,但如果来的不是朋友,那就不要怪苏家不懂得待客之道了……”

    苏颜衣霸道,但苏言陌又何尝不是呢,要不说苏家人不要惹,惹了一个就是惹了一群,而且一个比一个难缠,谁惹谁倒霉啊。

    在场的众人自然是知dào

    苏言陌的意思,宴会开始前的那一幕早就被众人看到了,纷纷露出一副有好戏看的表情,有些敢想的甚至已经在考lǜ

    ,这a市的四大家族是不是也要变动一下了,就是不知dào

    最后剩下的会是哪家,但无论是哪家,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戏码都是可以有的啊,灭掉了一个家族,就等于要有其他的家族上位,所以凡是有那么点竞争力的家族,都开始动心思了。

    苏颜衣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嘴角溢出一抹颇为邪气的笑容,浑水才好摸鱼,她相信有这些人的参与或者说是掩护,苏家收购王家和秦家的计划,一定会更顺利的。

    苏言陌简短的讲话结束之后,是苏家人的全家福时间,苏老爷子一左一右拉着苏颜衣和秦寂然的手,留下了这温馨的一幕。

    而这一幕也同时看在许多人眼里,对秦寂然的身份也更加认可了,影帝成为了豪门孙女婿,不再是以前那种隐形般的存zài

    ,而是正正式式的被摆在了台面上,这般认可也容不得其他人不重视了。

    宴会开始,宾客们大多都凑在苏家人的身边,苏家人也分开接待各自的朋友,苏颜衣和秦寂然一起,周围也聚集了几个人,像是璀璨的副总裁何明阳等人。

    “虽然彼此都很熟悉,但似乎还是第一次如此这般的聚在一起,是吧,秦先生,秦太太。”何明阳的表情十分正经,但语气就是明显的调侃了,早就想将这两人聚在一起聊聊了,却总是错过去。

    秦寂然和苏颜衣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眼神还是有些不同的,苏颜衣是无所谓的看着何明阳,而秦寂然则有那么点不自在,时不时的会看上苏颜衣一眼,像是怕她不高兴一般。

    曹雅雯这位财务总监自然是也到了,看两个人这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模样?冷着脸不说话?或者说都是用眼神交流的?”

    苏颜衣撇了撇嘴,喝了口酒,才语气淡漠的反驳道:“我们俩在一起自然是不一样的,就不用你们关心了。”

    苏颜衣话落,大家就忍不住都笑了,包括康仲和张天择,几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眼神在苏颜衣和秦寂然之间来回转悠,看的秦寂然愈的不自在了。

    何明阳、曹雅雯和张天择都是璀璨的高层管理人员,秦寂然和他们虽然有接触,但实jì

    上并不怎么熟悉,要说关系展,还是自从苏颜衣和他的关系曝光之后,才走的近了一些。

    而这三人,显然对秦寂然是颇为好奇的,苏女王的个性他们都有着一定的理解,能够和苏女王在一起的男人,绝对是值得他们尊敬的啊。

    “寂然,苏总要是欺负你,你就离家出走,我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啊。”话唠的何明阳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秦寂然眨眼睛,自来熟的样子让秦寂然十分无语。

    他就算是真的被欺负了,也不可能离家出走啊,最多是被赶出家门罢了!秦寂然实事求是的想,却是说道:“颜衣很好,不会欺负人。”

    “不要说违心的话啊,就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是要有个度的。”何明阳摆明着不相信秦寂然的话,摇着脑袋的样子,让苏颜衣微微眯起了眼睛。

    “何副总,你最近的工作是不是觉得有点少,需yào

    我给你加加量?”

    “咳咳,苏总,开个玩笑而已,您别介yì

    ,您千万别介yì

    。”何明阳一听到工作就苦了脸,他真心不怎么喜欢工作啊,还是多抽出时间去泡妞才是正事啊,要知dào

    人家还是孤家寡人呢。

    “苏总,你们成双成对了,我羡慕啊,要不什么时候也给我介shào

    个美女,到时候我就不开你们玩笑了。”何明阳一直觉得单身一个人游戏花丛很自由,但现在看到就连霸气的苏总都成双成对了,就让他有些改变想法了。

    “你认识的美女可比我多。”苏颜衣觉得自己就该带着秦寂然离这些损友远一点,免得秦寂然被这些人带坏了。

    “颜衣,可以聊聊吗?”突然之间,就有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众人循声望去,眼神瞬间就变得异常明亮。

    苏颜衣看着是白擎,便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随着白擎走向了一旁更为僻静的角落里,但却也没有脱离众人的视线,只是无法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而已。

    秦寂然默默的喝着葡萄酒,脸色平静的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何明阳挑了挑眉,低着声音有些好奇的问道:“寂然,你就不介yì

    ?”

    介yì

    后面的话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秦寂然嘴角动了动,露出了一抹浅笑,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她想留下,谁也抢不走,她不想留下,谁也留不住。”

    何明阳深深的看了秦寂然一眼,颇为赞同的点头道:“是啊,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不用担心她被人抢走,认定了你,她就是你的了。”

    秦寂然莞尔,没有再说什么,颜衣是不是他的,这也不是他说的算的,只是他会很努力的让这句话成为事实的。

    曹雅雯听着两个男人的交谈,不由的打量起秦寂然,这个男人很帅是毋庸置疑的,演技很棒也是公认的,性格上似乎有点冷漠,这一点和苏总很像,但除此以外,她就不太清楚了,所以也真的很好奇,苏总这样的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选择了秦寂然这样的男人结婚呢?

    曹雅雯看了看秦寂然,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苏颜衣,然后又接着看了看同样高富帅的白擎白公子。

    “真的没有压力?情敌哦……”曹雅雯偷偷的问,问的有些不怀好意。

    秦寂然摇了摇头笑,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看的曹雅雯直撇嘴,不吃醋的男人啊,难道这也是苏总之所以喜欢上这男人的原因之一?

    “你真的喜欢他?”而此时,苏颜衣和白擎这一头,聊天的话题也和秦寂然十分有关。

    苏颜衣挑了挑眉,不太觉得自己应该回答这个问题,喜欢不喜欢,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呢,这种话她只该对秦寂然本人说才对啊。

    “这个问题有意思吗?”苏颜衣不喜欢回答,便也没有回答的意思。

    谁知dào

    白擎却没有听出来拒绝的意思,反而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副十分有意思的样子。

    苏颜衣忍不住抽了抽眉毛,喜欢一个人也许会没有原因,但不喜欢一个人,却总是可以找到原因的,就像是面前的这位白公子,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连她如此明显的意思都不明白,她能喜欢这样的男人就怪了。

    苏颜衣看着白擎的眼神有些嫌弃了,这男人出国深造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来越呆了呢,看来以后她要是有了孩子,一定不能送到国外去。

    咦?她怎么也开始考lǜ

    孩子的问题了呢,一定是被大家带坏了。

    “咳,他很好。”至少比你好,她说的话寂然可是都能听懂的。

    苏女王,这一点你真的确定吗?你和白公子是对牛弹琴,但和秦影帝在一起,很多时候可是鸡同鸭讲的啊,就是你自己不知dào

    而已。

    “他哪里好?”白擎不依不饶的追问道,神色还是那种冷冷的,让苏颜衣看着,突然间就想到了科学怪人,觉得这位白公子似乎有点不正常呢。

    苏颜衣身子向后退了一步,觉得还是离精神病人远一点,免得也被传染了。

    “他哪里都挺好的。”除了有时候个性木头了点,其他真的挺好的,当然,不好的那一点只有她知dào

    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和别人说。

    白擎似乎被噎了一下,看了苏颜衣一眼,才继xù

    问道:“都比我好?”

    苏颜衣也深深的看了白擎一眼,觉得这人果然病的挺重,多年不见了竟然还问这样的问题,一个是朋友,一个是丈夫,她是傻了才会说朋友比丈夫好!

    “必须是!”送上门来找打击,她一定会满足他这个愿望的。

    白擎脸色终于变得难看了那么一小点,忍不住看了不远处的秦寂然一眼,却见到秦寂然和周围的几个人聊的很开心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这里。

    “你和我聊天,他不在意吗?”白擎终于决定不自找打击了,却是想要开始打击苏颜衣了。

    苏颜衣也跟着看了秦寂然一眼,看到的情景自然是和白擎一样的。

    “他为什么要在意?”苏颜衣古怪的看着白擎,她和朋友聊天,虽然这个朋友有点精神不正常的感觉,但也没有必要在意什么吧,难道还要紧紧的盯着她不成?她又不会丢。

    “你和男人在一起,他都不吃醋不在意,这说明他不是那么在乎你。”白擎十分认真的解释着,他倒不是故yì

    挑拨离间,而是心里就是如此觉得的。

    如果颜衣是自己的女人,他一定会紧紧的盯着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将颜衣放在第一位,会十分在意她,也会杜绝任何有企图的男人靠近她,这才是喜欢一个人该有的表现,也是爱一个人该有的占有欲。

    但那个男人却只顾着自己聊天,竟然连看都不看苏颜衣,更甚至还忽视了他的存zài

    ,一点都不像是在意颜衣的样子,一定不是真心喜欢颜衣的。

    白擎觉得自己就算是作为苏颜衣的朋友,也是很难对秦寂然这个男人满yì

    的,颜衣值得更好的,至少要比他强才是,而他可不觉得秦寂然这样的一个娱乐明星会比自己强。

    苏颜衣眨眼睛的动作十分萌,看着白擎的眼神更萌,她是真的有点被白擎的话刺激到了。

    “你今天出门……没吃药?”苏颜衣不太确定的问道,觉得这男人的思维方式和正常人不一样,一定是没有吃药的结果。

    如果她只是和个男人说话,秦寂然就要吃醋嫉妒的话,那他以后不是得掉醋缸里淹死啊。

    苏颜衣可不是那种喜欢看男人为自己吃醋的女人,她更喜欢的是知书达理绝对不会无理取闹的男人,秦寂然的态度在她看来,显然是一种信任的表现,让她觉得很满yì

    也很舒服。

    白擎有些脸黑了,但还是十分认真的回答道:“我没病,不需yào

    吃药。”

    听了这话,苏颜衣就忍不住笑了,只不过是那种嘴角抽搐的冷笑。

    “国内外的文化有很大差异,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找医生看看吧。”苏颜衣不承认自己这是在讽刺,因为她觉得自己是在实事求是。

    白擎也不至于真的笨到听不出苏颜衣的意思,眼神暗了暗,不愿意放qì

    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幸福,我愿意放qì

    ,但秦寂然,他只是一个演员而已,你们不合适。”

    “我以为爱情和职业没有关系。”也许是察觉到自己的情商有点低,苏颜衣也是做过一些功课的,查找了许多关于爱情方面的资料,所以能够说出如此有深度的话,真的不是意wài

    ,当然如果她和秦寂然相处的时候,也能情商高点的话,就更好了。

    “但苏家不是一般的家族,门当户对才是。”白擎十分坚持的说道。

    那你这么神经不正常,将来也一定要找个神经不正常的,这才是门当户对!苏颜衣腹诽,却是没有说出来,毕竟和神经病讲道理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去做,而苏颜衣可不觉得自己傻。

    “白擎,我觉得我们没有讨论这件事的必要,他好不好我自己知dào

    ,配不配我自己愿意,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让你和他过日子。”白擎算是她的朋友,但也仅仅是朋友而已,并没有插手她婚姻生活的权利。

    其实苏颜衣明白,白擎不就是觉得不服气秦寂然能够和她在一起吗,但感情这种东西,哪里是说可以说的清楚的,前世今生加在一起,从生到死,由死到生,她对秦寂然的感情,是经过种种事情之后才沉淀下来的,是不可复制的,也是让她觉得很满yì

    的,哪里有别人置喙的余地。

    “是啊,你愿意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当初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一样,总归是你的选择。”白擎也不是真的想不明白,他只是觉得很失望很失落,总是想问问,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女人喜欢上的不是自己,想知dào

    苏颜衣喜欢上的人到底哪里比自己好罢了。

    “对,我的选择。”苏颜衣语气慎重的重复了这句话,她的选择,所以不需yào

    别人的意见,因为那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那你和他在一起,觉得幸福吗?”白擎想了想换了种方式问道。

    幸福?什么是幸福?和秦寂然在一起生活,实jì

    上的感受更多的还是平淡和温馨两种,没有多么刺激,也没有多少起伏和波澜,平平淡淡的却也不缺少趣味。

    秦寂然是一个有些木讷的男人,不然也不会连手都不敢牵她的,平日里的冷酷,在她面前更多的还是呆愣,而那不经意间展露的笑容,却又让人觉得十分温暖,而她也不知dào

    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喜欢上了捉弄这个男人,看着她被自己弄得十分无语的样子,就觉得心情愉快的不得了。

    和秦寂然一起生活,想起来的点滴都是小事,想到男人那十分不错的手艺,想到男人那温柔的为她擦拭头的动作,想到男人被自己捉弄时的无措,其实生活也不过就是如此,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却也是快快乐乐幸幸福福。

    “当然。”是啊,她当然是幸福的,有一个爱她至深的男人,不仅能够不离不弃,还十分包容体贴,如果这样的生活还不叫幸福,那也就太不知dào

    满足了。

    想到自己很幸福的苏颜衣,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而也正是这抹笑容,让白擎停止了询问。

    言语是可以骗人的,但笑容却很难,至少他从苏颜衣的笑容中,看到的确实是幸福的感觉。

    最后白擎是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苏颜衣走回到秦寂然身边,秦寂然也正好抬头看着她,眼神柔柔的,充满了温暖的感觉,让苏颜衣也觉得暖暖的。

    “在聊什么,感觉你很开心。”苏颜衣问,很自然的参与到了众人的谈话之中,同时也坐在了秦寂然的身边,与秦寂然相视一笑,透着一种十分自然且默契的感觉。

    “在说我的新电影。”也许这相视一笑的气氛太过美好,让秦寂然有些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苏颜衣的手,并不是很用力,只要苏颜衣轻轻一动就可以抽离的力度。

    苏颜衣没有抽出来,有些意wài

    的看了秦寂然一眼,便任由秦寂然拉住了。

    “新电影的宣传就让明阳负责吧,如果票房最后不过关,就让他拿钱补。”想到新电影,苏颜衣最先想到的自然就是票房了,谁让她是个商人呢,赚钱才是主要目的。

    “苏总,你这话就是玩笑了,秦影帝主演的电影会票房不过关?那怎么可能。”对于新电影,何明阳可谓是信心十足,有秦寂然主打,绝对不会有问题。

    苏颜衣看了看秦寂然,点了点头道:“也是。”

    秦寂然本来是很镇定的听着何明阳夸赞他,但看到苏颜衣那认真点头认同的模样,却是突然间有点小羞涩了,微红着耳尖,握着苏颜衣的手也加重了力度。

    一直以来,颜衣的认可和赞扬,才是他最为在意的事情,也是他一直努力的目标和动力。

    宴会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苏颜衣和秦寂然再次留宿在苏家大宅,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也仍旧是同一张被子。

    虽然秦寂然还是有那么点拘谨,但更多的还是暖暖的感觉,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感觉无比的幸福和满足。

    被子下,秦寂然小心翼翼的握住了苏颜衣的手,比在宴会时略微用了点力qì

    ,就像是他与苏颜衣之间的距离,越来越亲近。

    “明天关于王家和秦家的事情估计就得上头条,记者很有可能找到你那里,要做好准bèi

    。”这种情况下被握住了手,苏颜衣觉得有那么点不自在,但却也不排斥,只是任由秦寂然握着,这男人难得的主动,她总不好打消他的积极性才是。

    “我知dào

    。”今天王家和秦家被如此打脸,记者的消息一向是十分灵通的,又哪里会不知dào

    呢,就是不知dào

    会怎么写了,不过岳母的龙媒应该会引到舆论才是,便又问道:“龙媒也会报道吧?”

    “会,已经做好了准bèi

    。”这种豪门恩怨,不仅牵连着各大家族,更是和几大集团有直接关系,一个消息的报道,甚至有可能引起股票的涨跌,龙媒作为喉舌,自然要懂得利用,至少不能让对方在舆论方面占到便宜。

    秦寂然也觉得正该如此,但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王家控zhì

    的那两家媒体,我想试着收购一下,如果也能够控zhì

    在我们手里,以后就不怕王家打舆论战了。”

    苏颜衣笑了,挺欣慰的那种笑,道:“我也正有此意,龙媒展到如今,已然进入到了该扩张的时候,这两家媒体规模都不小,如果能够收购到我们手里,就可以和龙媒一起整合,不仅可以霸占国内的传媒业,更是可以冲击一下国际市场。”

    苏颜衣的野心显然是不小的,因为娱乐群和媒体行业密不可分的关系,苏妈妈也一直有心将龙媒交给苏颜衣打理,而苏颜衣也不辜负苏妈妈的厚望,对于传媒业也十分熟悉,已然有青出于蓝的势头。

    “是啊,现在国内缺少的就是可以和国际市场抗衡的媒体,龙媒的展前途很好,大可以试试,只是……”秦寂然显然也很是赞同苏颜衣的想法,但如果是要和龙媒一起整合的话,那么由他来操控会不会就不合适了?

    秦寂然本来只是打算自己试试的,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无所谓,但如果再加上龙媒,却是让他有那么点压力了,毕竟那是岳母的产业,需yào

    他更慎重才是。

    “只是什么?没信心了?”苏颜衣觉得自己似乎是越来越了解秦寂然了,从这男人迟疑的表情中,就可以感觉到这男人的意思。

    “是有点压力,但信心还是有的。”虽然有压力,但不至于到没有信心的程度,更何况颜衣故yì

    这么说,他哪里还能退却呢。

    虽然在颜衣面前,他总是会有点自卑的情绪,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比较优秀的男人,也不能总是觉得自己不行啊,所以,该说行的时候还是要肯定的说行,他才不要被颜衣看不起呢!

    “这就对了,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做吧。”苏颜衣满yì

    的点了点头,她也现了这个男人在她面前有时候会很不自信,虽然她也很喜欢被这个男人用那种倾慕的眼神看着,但也更加喜欢看到这个男人神采飞扬自信傲然的样子,这才是她印象中那个站在娱乐圈顶峰的影帝级人物,一个可以俯视天下的男人。

    当然,这个可以俯视天下的男人,会用着仰视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也是让她觉得更加荣耀与愉悦的地方,苏颜衣十分霸气且傲娇的想着。

    苏颜衣觉得,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要看自身的高度,更要看其追随者的高度,当万人仰望的人却在仰望你,那种感觉绝对很美好。

    夜色渐浓,两个人也渐渐睡去,相握的手却是没有分开,反而渐渐的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清晨的时候,苏颜衣再次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睡相真的很不老实,因为她醒来的时候,毫不意wài

    的现,自己竟然又滚进了秦寂然的怀里。

    男人宽厚的胸膛散着温暖的味道,不同于第一次的惊讶,苏颜衣已然开始习惯这种味道,甚至还有那么点享shòu

    的意思。

    秦寂然也在苏颜衣醒来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其实他早就醒了,却是动都不舍得动上一下,就怕会影响到在他怀里安睡的小女人,那甜美的睡颜,让他看着看着就忘却了时间,好似一分一秒都过的十分漫长,但却又在不知不觉中,以极快的度流逝,想要挽留也挽留不住。

    秦寂然用着十分贪恋的眼神看着苏颜衣,看着她睡觉时的模样,也看着她渐渐醒来时的模样,将苏颜衣每一个不同的样子,都深深的刻在心底。

    “早。”苏颜衣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颇为性感的味道,尤其是那眼神中还透着一丝朦胧的睡意,让人有种想要抱在怀里,狠狠亲吻的冲动。

    秦寂然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全身紧,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体,想要距离苏颜衣远点,只是无奈于对方还趴在自己身上,想要离远点都没有办法,只能尽量忽视自己的感觉,认真的打着招呼。

    “早。”秦寂然的声音同样有些异常的低哑,听在苏颜衣耳里,竟然也觉得性感极了,尤其是那种近距离的接触,让苏颜衣很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也红了耳尖。

    苏颜衣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一抹促狭的神色闪过,突然间就低头在秦寂然的唇上吻了一下,动作可谓是快准狠,即触即离。

    “早安吻。”自觉占了便宜的苏颜衣,干脆利落的翻身下了床,站在床边一脸笑意的对着秦寂然说道。

    苏颜衣的动作真的很快,快到秦寂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有些遗憾的抿了抿唇,看着苏颜衣的眼神愈的热切起来,决定下一次若有机会,他也一定要偷亲回来,总不能每次都让女人主动才是。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