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探班秀恩爱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小政,这件事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你虽然是警察,但警察也是人,也会遇到危险,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你和他们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还是放qì

    吧。”这是属于女人的苦苦哀求,泪眼朦胧,哀戚却不失美感。

    范灵儿作为影后,也算是实至名归,虽然样子狼狈了些,但那表情却依旧是楚楚动人,让人看着就心生怜惜,将这个角色演绎的入木三分。

    “有危险又如何,只要他们犯了错,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我不怕死,只要死的有价值。”而秦寂然所饰演的秦政则是一位性格十分刚直的警察,为了调查真相不惜以身犯险,不畏生死的精神十分令人感动,也让秦影帝的硬汉形象,更加的深入人心。

    “ok!”郭泽凯喊停,这一幕两个人的表现都很不错,一遍就过了,让郭泽凯很是满yì

    ,影帝和影后的对手戏果然是最让人放心的了。

    “中午了,都可以休息了,快点吃饭,吃晚饭就开工。”

    午休时间,因为秦寂然和范灵儿的正常挥,也让大家提早收工了,秦寂然看了看时间,比午饭时间是要早了点,颜衣说过要过来给他送午餐,也不知dào

    还记不记得,会不会突然间有事就不来了。

    “秦哥,吃饭,天和园的外卖,知dào

    你喜欢,特意去订的。”姜小斌拿着外卖走了过来。

    “你先吃吧,我不饿。”秦寂然没有吃的意思,虽然不知dào

    苏颜衣会不会来,但总归是要等的。

    “就算是不饿也该吃点啊,一会还要拍戏,再想吃饭可就没有时间了。”姜小斌劝说道,已经将饭盒拿了出来。

    “我不饿,你先吃!”秦寂然重复了一遍,语气很认真,让姜小斌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想着秦哥这是哪里不好了,怎么突然间就不对了呢?

    姜小斌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就听到几声惊讶的呼喊声,寻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了一行三人出现在了片场。

    苏颜衣是带着康仲和潘燕一起来的,主要是他们三人刚好在外谈工作,完事之后就一起赶了过来,潘燕订的外卖,好几个食盒,康仲负责拿着,一行三人走进来,顿时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混在娱乐圈里的,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苏颜衣,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最顶尖的那一些人,而苏颜衣就是娱乐圈里的女王,所以即使再低调,也会被众人熟知,更何况最近这一段时间,苏颜衣和秦寂然的消息满天飞,想低调都低调不了,连圈外的人都对她十分了解,所以只是一出面,便被大家认出来了。

    苏颜衣也不在意这些视线,看到了秦寂然,便十分直接的走了过去,秦寂然也在第一时间迎了上来,脸上的笑容十分明显,让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什么时候冰山般冷酷的秦大影帝也可以笑的如此灿烂了?一定是自己观察的角度不对,快点换个角度重新看看!

    “颜衣,你来了。”自从苏颜衣出现,秦寂然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苏颜衣,温柔的,带着一丝笑意的,暖暖的。

    “饿了吧,吃饭吧。”苏颜衣脸色还是有点冷漠,但眼神中却带着点点笑意。

    “恩,吃饭。”秦寂然应的十分自然,就好似刚才说不饿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看的一旁的姜小斌直翻白眼,要不要变脸变的这么快啊。

    潘燕和康仲一起给众人布置,再加上姜小斌的外卖,菜色十分丰富。

    秦寂然看了看,现苏颜衣带来的大部分都是川菜,香辣的味道让人十分有食欲。

    潘燕是一个很沉静的女孩子,话少,存zài

    感也低,却是难得的解释道:“这都是苏总让人特意准bèi

    的,说是秦先生喜欢川菜,秦先生一定要多吃点啊。”

    秦寂然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柔柔的看着苏颜衣,看的人都要化了。

    苏颜衣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拿起筷子就给秦寂然夹了一块辣子鸡,道:“快吃,别乱看。”

    这下子笑的就不仅是秦寂然,而是其余的人了,看着苏女王冷着脸关心秦影帝的样子,真是让人感觉又有趣又有爱啊。

    秦寂然开始认真吃饭,苏颜衣也不再说话,康仲等人也开始吃了起来,倒是剧组其他的人,虽然也在吃饭,却总会时不时的看过来,低声的议论着些什么,大多也都是和苏颜衣还有秦寂然有关的话题。

    “唉,公开秀恩爱,真是让人受不了。”柳柳作为剧组的化妆师也在吃饭,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一边自言自语着,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立kè

    拿出了手机,向着苏颜衣两人的方向就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自己的微博上,照片下只写了一句话:秀恩爱太可耻!

    自从柳柳布了秦寂然和苏颜衣的那张穿着情侣装的合照后,柳柳微博的粉丝就以极快的度成倍的增长起来,尤其是秦寂然的粉丝,更是加了重点关注,就等着柳柳这位“内部人士”继xù

    爆料呢,所以柳柳这张照片一布,立kè

    就引来了无数粉丝的嚎叫声。

    【柳大大,快说说,这是哪里,秦大人和一群人在吃饭,怎么就秀恩爱了呢?】这显然是个无知粉,问出来的问题让人很是无语,但还是有很多好心的粉丝为她科普。

    【楼上的你是不是太白了,连女王大人都不知dào

    ,那是苏女王和秦影帝啊,果然是秀恩爱,太让人羡慕了!】

    【苏女王+秦影帝=秀恩爱,懂不?】

    【苏女王和秦影帝又秀恩爱了?唉,总是这个样子,还让不让单身人士好好的生活了?】

    【这是在片场吧?听说秦影帝的新电影开拍了,苏女王这是去探班的节奏?苏女王似乎越来越贤惠了啊,都知dào

    去探班了,真是让人羡慕。】相比于无知粉,这位显然是知dào

    的太多了。

    柳柳看着瞬间刷满屏的留言,十分妩媚的笑了,女王被说贤惠什么的,感觉真的好好笑啊。

    郭泽凯也在一旁看着,看的那个揪心啊,他也好想过去蹭顿饭啊,只是女王气场太足了,他不敢啊,所以只能在一旁偷偷的看着,好想流口水。

    影后范灵儿也在一旁看着,不过她想的显然和众人不同,作为一个十分聪明的女艺人,她所想的是以后一定要在拍戏之外的时间里距离秦影帝远一点,千万不能传出什么不该有的绯闻,不然一定会被苏女王封杀的!

    气氛略显古怪的午餐结束,苏颜衣带着两位助理气场十足的走了,郭泽凯等人这才敢凑过来。

    “寂然,苏女王来探班,你有什么感受,和大家说说?”郭泽凯调侃道。

    “颜衣在的时候,你怎么没过来问?”秦寂然反问道。

    “我不敢啊,女王气场太强,我怕一起吃饭会噎到。”郭泽凯也不掩饰,直接说道,一旁跟过来的柳柳和范灵儿也不约而同的点着头,像是十分认可郭泽凯的话。

    姜小斌也在陪同女王吃饭的行列中,听了这话更是十分感慨的插言道:“郭导就是厉害,连这个都知dào

    ,我刚才吃饭都噎到好几回了,但女王在,我连噎到了都不敢说啊。”

    姜小斌苦着脸的样子顿时就逗笑了大家,只有秦寂然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让姜小斌立kè

    就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表示自己再也不敢说苏女王的坏话了,影帝大人不高兴了啊。

    王芷琳在医院里,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外界的消息还是可以接收到的,而苏颜衣和秦寂然的这张剧组共餐照也被她看到了,本来就是刚醒来不久身体虚弱脑子不清醒,当场就又被气晕了过去。

    下午的时候,康仲就将医院生的那一幕报gào

    给了苏颜衣知dào

    。

    “你安排一下,抽个时间,我明天去探病。”苏颜衣神色中带着一丝邪气,整个人的感觉都阴沉了起来,但却也有着一种不同的魅力,像是魔鬼的诱惑。

    康仲推了推眼睛,暗自为王芷琳点了根蜡,可怜的王家小姐,希望不要太早的被自家老板玩死。

    晚上有个商业酒会,苏颜衣要去参加,所以秦寂然不需yào

    提前回家做饭,也就留在了剧组,晚餐都是在剧组凑合的,倒是让郭泽凯又调侃了一番。

    和苏颜衣一起参加商业酒会的是康仲,两个人虽然都比较低调,但耐不住身份摆在那里,刚刚进场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不一会的功夫就被一群人围住了,三言两语的聊了起来。

    苏颜衣有些心不在焉,主要是她有点饿了,但宴会上的食物显然不合她的口味,而且她也没有吃东西的时间,所以只能干喝酒。

    “苏总,酒喝多了伤身,吃个蛋糕吧。”身为贴身助理,总是要时不时的客窜一下贴身保姆。

    苏颜衣也没有拒绝,蛋糕看起来还是很精致的,只是刚刚吃了一口,就不太满yì

    的皱起了眉头,这蛋糕是不是有点太甜了,比秦寂然做的差远了。

    “难吃。”苏颜衣将蛋糕放在了一旁,脸色不太好kàn

    。

    康仲偷瞄了一眼,忍不住打趣道:“苏总,这东西自然不会有秦先生亲手做的好吃,要不我给秦先生打个电话,让他在家给您做点?”

    苏颜衣瞟了康仲一眼,康仲立kè

    轻咳了一声,闭上嘴不再说话了,他是真的很怕苏总恼羞成怒啊,谁让他说中了苏总的心事呢。

    康仲想了想,拿出手机偷偷给秦影帝了一条短信:苏总在酒会上吃了一口蛋糕,说是太甜了不好吃。

    因为秦寂然在拍戏,收到这条短信的是姜小斌这个助理,十分无语的看了好几遍,才有些头痛的想,原来康助理是个腹黑。

    秦寂然拍完了这一幕戏,姜小斌就默默的将手机递了过去,秦寂然面无表情的看过了短信,然后默默的将手机收了起来,再默默的走到郭泽凯面前道:“我的戏拍完了,先走了,辛苦你了。”

    姜小斌捂脸,他一定不会告sù

    郭导,他家影帝大人这么着急要回家是为了给女王大人做蛋糕!

    苏颜衣在酒会上敲定了两份合zuò

    计划,有意图的联系了三家可合zuò

    的公司,总计大约喝了五六杯的葡萄酒,然后就趁着众人不注意,带着康仲想离开酒会,她是真的有点饿了。

    只是还没有走几步呢,就迎面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她认识的。

    苏颜衣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露出了一丝冷光,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当真是典型的狼狈为奸组合了。

    秦楚,秦振义的大儿子,也就是秦寂然血缘上同父异母的弟弟,年纪仅仅比秦寂然小上几个月,而在秦楚身边的女人,竟然是王芷柔,两个人形态亲密的向着苏颜衣走过来,很是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苏总,很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还真是有缘分呢。”秦楚优雅的笑着,但看在苏颜衣眼里,却像是小丑的笑容,滑稽又可笑,十分做作。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苏颜衣冷着脸像是看陌生人一般看着秦楚,实jì

    上苏家和秦家也确实没有什么联系,虽然说是四大家族,但生意方向不同,也没有什么合zuò

    的机会,最多也只不过是井水不犯河水罢了,两家的小辈平日里更是没有什么交集,苏颜衣说不认识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显然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秦楚可不会相信苏颜衣会不知dào

    他。

    “是我的疏忽,按理来说我应该称呼你为嫂子呢,没想到我父亲竟然还会有私生子,我知dào

    的时候真的很意wài

    呢,哦,大哥没来这里吗?听说他是个演员,演戏可是很辛苦的,嫂子应该劝劝他,让他做点正经生意才是。”秦楚仍旧是笑着说道,只是那语调怎么听怎么别扭,话语里的意思更是连讽带刺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苏颜衣挑了挑眉,依旧冷着脸,眼神却十分不屑的将秦楚从上看到了下,那神情让周围的人看了,都可以十分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不屑,然后才听到她冷冷的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称呼我为嫂子,别乱认大哥嫂子,你高攀不起!”

    苏颜衣话落的瞬间,周围看热闹的人就笑了,看着秦楚的眼神也格外的讽刺,好似真的在说秦楚乱认亲戚一般,让秦楚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红着脸眼神十分不善的看着苏颜衣:“苏总,你不用这么不客气吧,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该看在秦家的面子上,你可还是秦家的媳妇呢。”

    “秦家的面子还真是不值钱,这么随便就让你拿出来显摆,只是……”苏颜衣故yì

    停顿了一下,秦楚果然就忍耐不住的追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好狗不挡路,你挡着我的路了。”苏颜衣话落,周围的笑声更明显了,秦楚的脸色扎轰炸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而此时苏颜衣却是已经带着康仲,气势十足的离开了,留下一干群众对着秦楚和王芷柔指指点点。

    苏颜衣显然十分刻意的将王芷柔忽略了,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这让王芷柔觉得更加难堪和愤nù

    ,现在又被如此指指点点,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铁青着的。

    康仲没有喝酒,开车将苏颜衣送回了家,直到看到苏颜衣安全的进了家门才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还是给秦寂然了一条短信:苏总喝了不少酒,我明天会晚点来接她。

    至于苏颜衣在宴会上遇到了秦家人的事情,康仲却是没有提,很多事情他可以参与,但很多事情却不是他该参与的,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秦寂然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蛋糕已经出炉了,起初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担心有些心疼,端着蛋糕就想去找苏颜衣,但随即就感觉这短信好似哪里怪怪的。

    秦寂然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以为是自己多心了也就不想了,端着蛋糕去找苏颜衣了。

    苏颜衣这个时候也是刚进屋,坐在客厅的沙上休息,今天晚上她确实是喝的有点多,脑袋有点晕晕的。

    秦寂然看到苏颜衣脸色微红,就知dào

    康仲说的没错,将蛋糕放在了苏颜衣面前,有些担心的问道:“还好吗?我去给你倒杯蜂蜜水吧。”

    苏颜衣抬头看秦寂然,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好似更饿了,有些委屈的略红着眼睛道:“我饿。”

    有那么一瞬间,秦寂然站在那里完全不知dào

    该如何反应了。

    颜衣这是在向他撒娇吗?那委屈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模样,简直就是无dí

    必杀器,一下子就让他心软的不得了,觉得想将全天下所有的好吃的都送到她面前。

    “你先吃块蛋糕,我这就去给你做饭,你等等,很快的。”秦寂然有些慌乱的说着,人已经向着厨房走去了,那快走的动作简直就像是要跑了。

    秦寂然忍不住埋怨康仲,短信说什么蛋糕难吃,就不说点有用的,要是早告sù

    他颜衣没有吃饭,他这个时候不就准bèi

    好了吗,哪里还会让颜衣露出那种委屈的眼神,让他心痛的都快无法呼吸了。

    一个人被留在客厅的苏颜衣,眼神渐渐的恢复到了清明的样子,嘴角动了动,露出了一抹略带着邪气的笑容。

    拿起看着就十分有食欲的心形蛋糕,苏颜衣美美的吃了起来,口感滑腻,不甜不淡,真的很符合她的口味,果然还是秦寂然做的最好了。

    秦寂然也很快就做好了一碗海鲜面端了出来,而这个时候苏颜衣也正好吃完了蛋糕,不客气的接过面就继xù

    吃了起来,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让秦寂然看着又心疼又好笑。

    “以后要是没吃饭就早点告sù

    我,我好提前做好了等着你回来。”秦寂然一边给苏颜衣递纸巾一边说道,感觉上贤惠的不得了。

    “恩。”苏颜衣却是不舍得抬头,一边吃着一边应和道,她也是觉得自己有些失策了,主要还是没有想到宴会的东西会那么难吃,以后一定不会让自己饿的这么惨了。

    看到苏颜衣没有接纸巾的意思,又现苏颜衣嘴角的一抹痕迹,秦寂然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帮苏颜衣擦了擦脸。

    苏颜衣虽然一直顾着吃,但秦寂然的动作还是感觉得到的,愣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抢过了纸巾,胡乱的擦了擦才继xù

    吃起来。

    有多久没有人如此细心的照顾过她了?记忆中有人为自己擦嘴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她懂事以后,就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了,哪里还会需yào

    别人照顾呢。

    苏颜衣有那么点不自在,她觉得就算是和秦寂然亲吻也不会如此害羞,但这种为她擦嘴的事情,却让她觉得比接吻都要亲密,更甚至让她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妙很复杂的感觉,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就感受到了那么多,让她更加深刻的认识到,和一个人生活在一起,原来会有如此多不同的感受,需yào

    她慢慢的去体会和感悟。

    【零零一,你说秦寂然这么贤惠,算不算是私密习惯?】

    【亲爱的主人,这个不算啦,男主的贤惠大家都知dào

    啦。】零零一用着一种你怎么才现的语气说道,让苏颜衣撇了撇嘴。

    “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点?”看到苏颜衣吃光了一碗海鲜面,秦寂然贴心的询问道。

    “不了,饱了。”苏颜衣摇了摇头,却是又猛地停住,不舒服的揉了揉脑袋,酒喝得有点多,头晕。

    “怎么了,难受吗?我帮你揉揉?”看到苏颜衣的动作,秦寂然就有些着急了,也顾不上收拾碗筷了,开始围着苏颜衣转悠起来。

    “恩。”苏颜衣闭上眼睛,半倚在沙上,秦寂然犹豫了一下,才有些笨拙的为苏颜衣揉起了太阳穴。

    秦寂然的手暖暖的,虽然手指有那么一点点粗糙,却是多了厚重的感觉,按摩起来的时候,力度很适中,让苏颜衣觉得很是舒服。

    然后按着按着,喝多了吃饱了又舒服极了的苏颜衣就睡着了,秦寂然注意到这一点,动作也更加轻柔了。

    苏颜衣睡的很沉,秦寂然又按摩了一会之后,便试探着抱起了苏颜衣,看她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回了房间,当然是抱回了苏颜衣自己的房间。

    喝醉了的颜衣很乖很安静,睡着了的样子让秦寂然想到了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虽然很想做王子吻醒他的公主,但也知dào

    不能如此神经的打扰颜衣的睡眠,只是看着颜衣穿着外套似乎不太舒服,秦寂然犹豫了一下,动作轻柔的帮着苏颜衣脱掉了外套和鞋袜,让颜衣可以尽量睡的舒服些。

    秦寂然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又想到颜衣没有洗漱,便去了洗手间拿了条毛巾过来,为苏颜衣擦了擦脸,顺了顺头,才再次安静的坐下来,看着苏颜衣的睡颜许久,都不曾离去,能如此静静的看着颜衣,便是他永恒的幸福。

    酒醉后的清晨,苏颜衣很开心的看到了一桌子的清粥小菜,满足的喝了一大碗粥,想到了今天的行程,随意的问道:“我今天要去医院看王芷琳,你去吗?”

    “去看她?有什么好kàn

    的。”秦寂然不明所以,他可不觉得以他们的身份有去探病的必要,那个女人只要是想想,就让他觉得厌恶。

    秦寂然对王芷琳的厌恶自然不是因为对方喜欢自己,要知dào

    喜欢秦影帝的人可是很多的,但对方明明知dào

    他和苏颜衣已经结婚了,却还是在他们的面前表现的如此过分,就不得不让秦寂然对她产生厌恶了,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在挑拨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可忍孰不可忍。

    “昨天我去剧组看你的照片传到了网上,据说她看过之后气晕了。”苏颜衣十分婉转的说出了她的目的,她就是想过去气气那个女人,虽然做法幼稚了点,但耐不住效果好啊,在对待敌人的问题上,就是要不折手段。

    秦寂然想了三秒钟才明白苏颜衣的意思,表情顿时就变得很精彩,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苏颜衣会有这样的一面,像是小孩子在斗气一般,不过,却让他觉得可爱极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虽然不想见到那个女人,但为了配合苏颜衣,他自然是要去的。

    秦寂然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充满了宠溺和纵容,只要是颜衣想去做的,无论是对的是错的,他都会支持。

    康仲来接人,对于秦寂然一同前去也并不觉得yì

    wài

    ,苏总去的目的他很了解,有了秦寂然一同前去,自然是更加有效果的。

    王家人很忙,忙着公司的问题,忙着应付舆论,也忙着和秦家某些人合zuò

    ,所以王芷琳身边除了护理人员就是佣人,并没有其他的王家人存zài

    。

    苏颜衣和秦寂然到的时候,王芷琳正在挑剔早餐的问题,将护理人员和佣人都给骂了。

    “你们是废物吗?做个早餐都不会,请你们回来做什么,是来气我的吗?都给我重新做,做不好就不用再来了!”王芷琳那尖锐的嗓音让人听着真的很不舒服,苏颜衣站在门口,眉头都有些皱起来了。

    “有的吃的时候就该满足,免得没得吃的时候,想吃都吃不到。”苏颜衣最为话多的时候,似乎就是她在讽刺人的时候了。

    秦寂然看着这个样子的苏颜衣就想笑,此时的苏颜衣不仅凌厉,而且还很活泼,这算是好战的表现吗?

    “苏颜衣,你过来做什么,你给我滚,滚!”如果说刚才的王芷琳像是疯了一样的嫌弃这嫌弃那,那么现在的王芷琳就是疯了,她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充满了恶毒和怨恨,就像是在看着生死仇敌一样,很是有种不死不休的感觉。

    苏颜衣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极为嘲讽的笑容,用着一种能气死人的语气说道:“我自然是来看望你的,怎么样,双腿还能走路吗?找男人的时候不用坐轮椅吧?”

    王芷琳想吐血,她一直以为苏颜衣高傲的无视她就够让她痛恨的了,没想到现在苏颜衣讽刺她,也是如此的让人恼怒!

    王芷琳被气疯了,挣扎着坐了起来,拿着一旁桌子上的东西就向着苏颜衣的方向扔了过去,如果不是她的腿动不了,估计整个人就扑上去了,她显然是恨极了苏颜衣。

    苏颜衣十分不屑的想要闪过,秦寂然的动作却是比她快上了一步,挡在了苏颜衣的面前,直接将丢过来的东西接住了,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站回到了苏颜衣的身后,将主控权留给苏颜衣。

    王芷琳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睛瞬间就红了,恶狠狠的看着秦寂然,像是想要将秦寂然吃掉,但秦寂然却是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

    苏颜衣觉得有些好笑,秦寂然冷着脸护着她的模样,可爱到让她想要抱住他亲上一口!

    想到就做,苏颜衣的眼神中带着一抹促狭,拉过秦寂然就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微扬着头看着秦寂然说道:“亲爱的,你真棒。”

    秦寂然整个人都有一秒钟的呆滞,然后眼神瞬间变得十分晶亮,眼底满满的都是苏颜衣的影子,不久前的冷酷模样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人都散着一种暖暖的气息。

    “你,你们……”而一旁的王芷琳则是被这一幕气的差点吐血,一口气没喘上来,终于被成功的气晕了过去。

    护理人员看到这戏剧性的一幕,找急忙慌的找来了医生,整个病房都乱成了一团,苏颜衣却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昏过去的王芷琳后,便拉着秦寂然的手走了。

    没想到王芷琳的战斗力这么低,她还没做什么呢就气晕了过去,真是让她觉得没意思极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