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同学聚会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车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到了有些不受控zhì

    的程度,但王芷琳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的危险,仍旧狠狠的踩着油门!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辆小轿车从拐角的位置驶出,车灯很亮,王芷琳也看到了,心里猛地一惊,一边踩着刹车,一边努力的转着方向盘,想要躲开小轿车,而此时小轿车也开始转向,避开了王芷琳的车,有惊无险!

    但还不等王芷琳松口气,就十分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连反应都来不及的就猛地撞上了另一侧的一辆重型货卡!

    跑车撞货卡,怎一个惨字了得!

    王芷琳当场昏迷,整辆车都有种零碎的感觉,但货卡似乎在最后关头已经停下了车,也给王芷琳留下了一线生机。

    小轿车里面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而货卡里面也坐了两个男人,四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事,纷纷跑出来查看王芷琳的状况,并且开始拨打起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一切的生似乎都是一场意wài

    。

    而与此同时,苏颜衣的电话也接收到了一条短信,信人是康仲,内容很正常。

    【文件已经出,正等待对方回复结果。】

    看着这条短信,苏颜衣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她最喜欢的报仇方式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希望王芷琳喜欢她这个礼物啊。

    苏颜衣手指轻动,回复了一条短信。

    【另一份文件也可以送出去了。】

    而也就是在这一夜,早已经在其他公司任职的苏颜衣前任贴身助理孙敏艺家中失窃,所有财务全部失窃,其中不仅包括现金和饰品,甚至还包括高档衣物和家居用品,虽然没有搬家公司那么狠,但眼光犀利的可比搬家公司高档多了。

    据说事后孙敏艺报警,警察查了又查,不仅查了小区里的摄像,更是连周边的都查过了,但除却现一位身着大衣看不到相貌的男人,疑似为犯罪嫌疑人外,其他的却是一无所获,把孙敏艺气的破口大骂。

    而这一晚上,王芷琳也被送到了市医院紧急救治,警方查探了事故现场,却现事故中受伤最严重的王芷琳才是造成这场事故的罪魁祸,而其余两方只能说是无妄之灾,谁让王芷琳的车过了一百六呢,而且据小轿车里的目击证人说,当王芷琳的车撞上货车的时候,货车已经停下了,而根据车祸现场的摄像来看,事实也确实如此。

    而且警方还在事后调查到王芷琳体内含有酒精成分,十分明显的酒驾加,让王芷琳只能自认倒霉,当然,她的倒霉程度不仅如此,经过一夜的抢救,王芷琳虽然被救活了,但双腿却粉碎性骨折,而且中度脑震荡。

    据医生说,双腿经过治疗最好的结果就是可以站起来走几步,但要是想跑想跳什么的就是做梦了,而脑震荡也会有些后遗症,脑疼什么的都是普遍的,其他的就要看恢复和疗养结果了。

    王芷琳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王家人也都收到消息去了医院,如此大的动作,虽然王家人极力控zhì

    ,但还是被爆了出来,而且也不知dào

    是不是记者们真的如此神通广大,不仅连王芷琳出车祸的事情知dào

    了,就连具体的车祸经过也都查出来了,酒驾加,财经版和娱乐版全部都上了头条,更甚至连社会版都当作是了头条,其中社会版还在最后用大字体提醒着大家,希望大家可以珍惜生命远离酒驾,让王家人看的差点吐血,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荒谬,竟然这种报道都敢爆出来,当我们王家无人吗,芷柔,你去处理这件事,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报道了。”王品德气的扔掉了手中的报纸,对着一旁的王芷柔道。

    王芷柔这一次倒是没有落井下石,虽然和王芷琳不和,但至少还是自己的妹妹,弄的这么惨,她也还是有那么点担心的。

    王芷琳应是去处理了,只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让王家人更恼火了。

    “你说什么?”王品德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芷柔,但也知dào

    自己没有听错,不等王芷柔重复,又接着怒吼道:“这该死的苏家,竟然如此落井下石,实在是太无耻了!”

    “这倒不是苏家的意思,而是苏颜衣那女人的意思,哼,昨天如果不是因为苏颜衣,芷琳也不会怒急攻心被气的开快车,要我说芷琳落到今天这地步全都是苏颜衣的错,爸爸,一定不能放过苏颜衣!”王芷柔也是十分不喜欢苏颜衣的,她还是苏颜衣大嫂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从来没有叫过自己一声大嫂,现在更是过分,竟然连一点情分都不顾,如此的落井下石!

    “苏颜衣!我一定要她好kàn

    ,还有苏家,我都不会放过!”王品德咬着牙道,那神情显然是恨极了苏家众人。

    王品德是一个十分有野心的人,他很早的时候就梦想让王家成为a市最大的家族,可以独霸a市,但苏家却死死的压在了王家的脑袋上,让王品德从不服到怨恨,可谓是积怨已久,已然成仇。

    王芷琳是星王娱乐总经理,酒驾出了车祸并且双腿粉碎性骨折的新闻占据了头版头条并不意wài

    ,而苏颜衣与秦寂然公开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的消息也连带着数张照片占据了各大媒体的重yào

    篇幅,一喜一悲成为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而在网络上也出现爆料,虽然没有照片,但是却将别墅里王芷琳和苏颜衣对持的那一幕写了出来,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十分贴近事实,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苏总,需yào

    处理吗?”康仲在网路上出现这种帖子的第一时间就向苏颜衣汇报了,璀璨娱乐这么大的公司,自然会有人专门负责搜集网络消息。

    苏颜衣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正在看着网上爆料的那篇帖子,写的很真实。

    “为什么要处理,不是挺好的吗。”苏颜衣反问,却是已经有了决定,虽然帖子中的描述会让人觉得她可能过于凌厉,或者有些咄咄逼人,但更打脸的还是王芷琳,就算是出了车祸可以获得一些同情分,却仍旧会被许多人唾骂,谁让她不要脸的非要去当小三呢。

    “我就是觉得不值得。”为了对付王芷琳这样的女人,还连累自家苏总也被众人评论,他可是真心觉得不值得的,要知dào

    对付王芷琳的方法可是很多的。

    “无所谓。”苏颜衣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舆论是很有杀伤力,但对于她来说,那一点点议论,真的不算什么,而且对于她和秦寂然的议论,更多的还是偏向于正面的,谁让他们是合法的夫妻关系呢,光明正大的打击小三,更多的感觉还是大快人心,只有个别的脑残人士,才觉得应该对小三温柔点,让苏颜衣十分不屑。

    其实苏颜衣本身也不是什么道德人士,小三什么的她还真不在意,但问题是人家想当的是她家的小三,那就容不得她不在意了,更何况比当小三还严重的是,这个女人上辈子竟然谋杀了自己,对于苏颜衣这种有仇必报的人来说,就更不能放过了!

    康仲不再说话了,继xù

    出去做事,但心里却是有些迷惑。

    康仲是个孤儿,很小的就是就被苏家收养了,而且根据他的特长和天赋进行了训liàn

    ,最后经过层层筛选,才成为了苏颜衣的助理,他对于苏家的了解,比秦寂然都要深,所以苏颜衣一系列的计划,才会交由康仲去做。

    而对于苏颜衣的了解,康仲自然是有的,虽然苏颜衣行事一向果duàn

    ,甚至有那么点狠辣,但实jì

    上苏颜衣却并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也不会随意去伤害什么人,但这一次,苏颜衣的做法显然是有些不同的,可以说是有些过了的。

    不过这也只是根据他手中的资料分析所得到的结果,实jì

    上康仲觉得一定有什么是他不知dào

    不了解的,但苏总不说,他也就不问,不过好奇还是有的啊,王芷琳就算了,只是孙敏艺那里到底生了什么呢,先是被撤换掉,现在又被这么算计,看来真的有很多他不知dào

    的事情呢。

    王芷琳醒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据说知dào

    了自己要在病床上躺上很久以后,整个人都有些疯狂起来,摔了周围所有能摔的东西,整个人都不好了呢。

    苏颜衣听到康仲的报gào

    ,冷冷一笑,暗道一句,这才刚开始而已,真的,只是开始!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准bèi

    ,秦寂然的电影剧组也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前期准bèi

    工作,正是开始开拍了。

    开机仪式很简单,秦寂然连记者都没有请,只是剧组内部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然后剧组便正式开始开工了,而秦寂然也正式进入到了忙碌期。

    作为主演兼副导演,秦寂然的工作量真的很大,至少得全天候的在剧组盯着,郭泽凯这位大导演也不藏私,教了很多东西给秦寂然,让秦寂然受益颇深。

    下午快四点的时候,秦寂然就开始看表,郭泽凯刚拍完一幕戏就看到秦寂然在看表,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调侃道:“你不是又打算回家做饭吧?你家没有佣人?苏总不吃你做的饭就会难过?就算是秀恩爱也不用如此殷勤吧,你这么忙,苏总也是知dào

    的。”

    “我的戏份都拍完了,有你在这里我也放心,我就先回去了。”秦寂然也不在意郭泽凯的调侃,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挥挥手走了。

    忙是很忙,但正事还是要做的啊,寂然能够挤出来时间回去,那自然是要回去的,颜衣还在等着他做晚饭呢。

    苏颜衣下班回到家,就看到秦寂然正好端着菜出来,心里顿时一暖。

    “你要是忙,不用特意回来。”还以为秦寂然剧组开工了,自己的晚餐就没有着落了呢,没想到这男人那么忙还赶回来做饭,让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忙,有郭导在看着。”秦寂然毫不在意的说道。

    苏颜衣也不反驳,开始努力吃饭,然后吃着吃着突然说道:“明天我去探班,给你带吃的。”

    秦寂然惊喜的抬头,眼睛都亮了。

    他拍了这几年的戏,总是能看到许多人去探班,但除了粉丝,却从来没有人探过他的班,他更是从来都没有奢望过颜衣会愿意去探他的班。

    “好。”

    晚饭过后,秦寂然正想着要不要邀请苏颜衣一起去散步,就听到电话响了,并不陌生的号码,不久前还联系过他,却是让他不怎么喜欢的来电。

    秦家最近总共找了他三次,都是那个助理打来的电话,希望可以见他一面,却是都被他拒绝了,没想到对方却一直都不放qì

    ,竟然又打了过来,让人厌烦。

    “怎么不接?还是秦家?”苏颜衣很聪明,从秦寂然的态度上就猜到了事实,用着有些关心的语气问道,秦寂然的事,就是她的事。

    “第四次了。”秦寂然直言道,秦家,真的让他觉得越来越厌烦了。

    苏颜衣神色渐冷,看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帮着接过来,但想着这男人自己应该可以处理,才没有插手。

    秦寂然接起了电话,直言道:“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秦先生,秦老先生的时日不多了,您就真的忍心不来见见他的最后一面吗,他只是想见见你而已。”秦家老爷子的助理张远卓先是来了个用之以情。

    “他以前有很多机会见我,但他没有,现在我也并不想见他,因为不会有任何意义。”秦寂然并不觉得那个老人是自己的亲人,就算是时日无多用如何呢,他眼巴巴的过去,难道让秦家人误会他想谋夺秦家遗产吗?

    这趟浑水,秦寂然不想趟,这绝对不是去见一位病重将逝的老人那么简单。

    “就算是一个陌生人的遗愿,你也不能满足一下吗?更何况当年的事情是你父亲的决定,并不是秦老先生的决定,你不应该迁怒,当然秦老先生也不是没有过错,但人之将死,他只是想见见你而已。”张远卓锲而不舍的说服道,动之以情不算好使,现在勉强算是晓之以理了。

    “说完了吗?说完就挂了吧。”秦寂然不为所动,他可不是什么迁怒,莫要说是这位秦老先生,就是秦振义秦先生,他都不觉得有什么愤nù

    ,因为这些人对于他来说都是无关的陌生人罢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好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好使,现在诱之以利可以吧,秦先生,秦家的遗产您也有份,您就不想知dào

    秦老先生的遗嘱内容吗?我知dào

    您现在也许不差钱,但钱呢,谁也不嫌多,更何况您也是姓秦的,血缘关系是无法否认的,您也有权利接受秦家的遗产不是吗?”张远卓这次的声音可就是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似乎觉得谁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毕竟秦家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家族,秦老爷子的遗产更是数以百亿计,哪有人看着会不心动呢,不然的话,秦老爷子的那几个儿子和孙子孙女,就不会抢的头破血流了,看他这个外人都看足了热闹。

    “没兴趣,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秦寂然说完就再次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将这个号码拉黑了,话该说的也都说过了,他是真的不希望再被人打扰了。

    “说了什么?”苏颜衣觉得秦家也是个麻烦,这件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就解决掉,秦家其他人没有动作估计也是在观望秦寂然和她的态度,说不定以后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还是见面的事,不过,这次提到了遗产。”秦寂然也没有隐瞒,他的想法其实和苏颜衣差不多,总觉得秦家会是一个麻烦的存zài

    。

    “遗产?秦家的遗产啊,你有兴趣?”苏颜衣的语调有了些起伏,神色微思,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没有,那些东西与我无关。”秦寂然毫不犹豫的回答,虽然他现在的资产没有秦家那么可观,但他有自信,假以时日一定不会比秦家差,既然他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创业,又何必去继承什么,更何况他也不认为自己和秦家的遗产有什么关系。

    苏颜衣不语,显然还是在思考着什么,秦寂然没有兴趣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她却是有那么点兴趣了呢。

    秦寂然觉得他和秦家无关,但赤果果的血缘关系却不是一句话可以否认的,秦家不仁,不顾血缘,无视责任,将一个刚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的孩子送到了孤儿院,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何其冷血!

    以前她不知dào

    就算了,但是现在她知dào

    了,又怎么可能会不生气,毕竟被那样对待的人是她认定了要护着一辈子的男人呢!

    如果秦家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来,她也不会想这么多,但现在想到这些,她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秦家了!

    “寂然,秦家的遗产,你没有兴趣,可是我有兴趣了呢。”苏颜衣看着秦寂然,语气十分认真的说道。

    秦寂然有些惊讶于苏颜衣的话,但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的问道:“你的意思是?”

    “秦振义是你的父亲,他不养你,你不恨他,是你大量,但我看不过去,既然你姓了这么久的秦,总要让秦家付出点什么才是!”苏颜衣冷着语气一字一句的说着,俨然已经有了对付秦家的意思。

    苏家,王家,秦家,还有白家,a市的四大家族,也该有些变动了!

    秦寂然有些忍不住的上前握住了苏颜衣的手,这个时候的苏颜衣冷冷的,甚至还带着一种叫做杀气的东西,霸气十足,看在他眼里,却是满满的感动,因为那一字一句都是对他的维护,都是在为他抱不平,他哪里能不感动。

    颜衣能够如此对他,是他一辈子的福气!

    “颜衣,谢谢你。”他没觉得自己该恨,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委屈,也许是小时候被伤的太多,他现在长大了,已经足够坚强了,只是现在有颜衣关心他,为他抱不平,他却又突然间觉得委屈了,心里涩涩的,感觉十分复杂,不过更多的还是感动,有个人关心自己的滋味,真的很好。

    “不需yào

    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个男人是自己认定的,维护这个男人就是她应该做的。

    苏颜衣感觉到手上的温度,也就更加觉得自己作对了,不然这个男人哪里会这么激动,甚至第一次主动的握上了她的手,这种感觉真的也很好。

    苏颜衣其实最近还是有那么点苦恼的,因为无论她怎么找,也找不到秦寂然其他的*习惯了,系统任务一直没长进,真的让她很失望啊。

    她现在是十六分,还有四分才能升级,也就意味着还要找出四个秦寂然的小秘密,只是连裸睡这样的秘密都找出来了,她还能找什么呢?

    苏颜衣忍不住用审视的眼神将秦寂然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这男人啊,实jì

    上还真的够得上内敛两个字呢,优点很多,缺点极少,个人喜好也很少展露,如果不是认真的去观察,是真的很难现的。

    “啊,抱歉。”苏颜衣的视线太过直白,秦寂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情不自禁的情况下握住了颜衣的手,立kè

    放了开,不好意思的说着抱歉。

    这个时候,苏颜衣真的很想说上你一句:你是白痴啊!

    “握个手你都要说抱歉,你这样的人,就该单身一辈子。”她就想不明白了,这男人平日里明明十分果duàn

    干脆,但为什么在追求自己这个问题上,就这么让人着急呢!

    秦寂然呆呆的看着苏颜衣,想明白苏颜衣话语中的意思之后,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因为这种事情被女人嫌弃,秦寂然都不知dào

    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然后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一个十分经典的笑话。

    一床被子的距离,犹如禽兽和禽兽不如的笑话,秦寂然觉得自己现在似乎就是那个禽兽不如的例子啊。

    “咳咳……”秦寂然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被自己的想法弄的哭笑不得,他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在想什么?”苏颜衣好奇的问道,秦寂然的脸色太怪,很像是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难道是开窍了不成?

    秦寂然红了耳尖,支支吾吾的不知dào

    该怎么回答,那个经典的笑话什么的,还是不说的好。

    两个人的话题从豪门恩怨直接跳到了情爱缠绵,不得不说,这跨度有点大,但两个人都不在意,说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晚上聊了很久,最后还是苏颜衣看秦寂然有些疲惫,知dào

    他工作太累,才让他早点去休息,结束了愉快的聊天。

    苏颜衣洗了澡也洗了头,拿着干毛巾擦拭的时候,不意wài

    的又弄疼了自己,然后再不意wài

    的想到了秦寂然,那个男人的动作真的很温柔啊。

    苏颜衣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拿着毛巾去了秦寂然的卧室,依旧没有敲门,直直的走了进去,却是没有见到人,而就当她疑惑的时候,又听到了浴室的水声,才知dào

    秦寂然这是在洗澡。

    很自然的坐在了床上等着秦寂然出来,头上的水都不擦了,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秦寂然的床单上,而秦寂然出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只是相比于秦寂然看到的,苏颜衣看到的却是更多,因为秦寂然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内裤,纯黑色的,三角的,十分性感的!

    苏颜衣看的两眼亮,觉得自己在这个时间来这里的选择实在是太过明智了,竟然还有这样的眼福,以后可以考lǜ

    还来啊,反正两个人住的真的很近,走两步路什么的就到了,串串门什么的一点都不麻烦。

    秦寂然也因为苏颜衣过于热切的视线现了自己的问题,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十分迅的退回了浴室,扯过浴袍披在了身上,才有些尴尬的走了出来。

    而此时苏颜衣刚刚收回视线,却正好与不远处小金龟的眼神对上,小金龟那金色的小眼睛十分明亮,就像是也看到了什么美景十分高兴的样子,让苏颜衣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有些不悦的现,她所看到的美景,似乎也被这个小东西看去了呢,而且十分有可能看到过不止一次,这样的现,真的让她很不高兴呢。

    苏颜衣走过去,两只手指捏起小金龟,十分不客气的将它扔出了秦寂然的卧室,她看不到的,它也不能看!哼!

    不对,是她看到的,它也不能看!哼哼!

    而此时秦寂然却是无语的看着这一幕,不知dào

    苏颜衣在想什么,却是无语的想着自己的事,为什么颜衣每次过来的时候都是选在这样的一个时间,不是刚脱下衣服,就是没穿好衣服,要不要这么巧啊!

    秦寂然觉得自己一定要改改洗浴后和临睡前不喜欢穿衣服的毛病,谁让颜衣就是有着不敲门就来的习惯呢,两个人的习惯实在是太不默契了!

    “颜衣,你总是突然袭击,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啊。”秦寂然决定用开玩笑的方式缓解一下彼此的尴尬,虽然尴尬的似乎只有他一个人。

    “你也可以突然袭击我,我没有压力……喏,帮我擦头。”苏颜衣面无表情说着这样的话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很无语啊。

    秦寂然无语的接过毛巾,熟练的为颜衣擦起了头,至于苏颜衣说的那番话,直接被他无视了,虽然很想那么做,但是他没有那个胆子啊,万一真的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会不会被踢出去啊!

    秦寂然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认真的为苏颜衣擦拭着,本以为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却听到苏颜衣突然间说道:“黑色的挺性感,你喜欢这个颜色?”

    有那么一瞬间,秦寂然全身的动作都停滞了,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黑色的,黑色的,挺性感的,挺性感的……为什么他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呢?为什么!

    “颜衣,头干了,你该回去休息了!”秦寂然声音有些低,略红的耳尖意味着他正处于羞涩期。

    【秦寂然喜欢黑色的内裤?】苏颜衣被转移了话题也不在意,反而是询问起了系统,很是有种瞎猫碰死耗子的感觉,虽然不确定,试一试也无妨啊。

    【是的!宿主!】

    【恭喜宿主完成二级任务一次,加一分,现阶段积分为十七分,请宿主继xù

    努力!】

    苏颜衣满yì

    了,嘴角多了一抹促狭的笑意,拿过毛巾转过了身,将秦寂然从上看到下,眼神十分*,尤其是在看向某处时,更是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看的秦寂然全身热,整个人都想逃跑了,这才缓缓的收回视线,满yì

    的走了,留下秦寂然无语的站在那里,松口气的同时,又有那么点失望。

    被调戏什么的,他就该反调戏回去啊,只是自己的胆子在颜衣面前,为什么总是那么小啊,下次,下次一定不会再这样子了!

    秦寂然刚刚做好心理建设,就又看到门被打开了,苏颜衣冷着脸道:“不许让小东西再进你房间,不然我就把它丢出去。”

    而后不等秦寂然回答,碰到一声门又关上了。

    不得不说,吃醋的女人最无理取闹了,连小乌龟都不放过。

    小金龟表示,人家真的是无辜的,人家真的没有偷看很多次啊!

    据说当天晚上某个男人睡觉的时候,很是无语的做了一夜的梦,梦中一直都重复着几句话……

    黑色的,很性感啊,喜欢吧……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

    第二天,秦寂然起床的时候,更加无语的现,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那个什么了,冷着脸坐在床上无语了半分钟,才认命的起床去了浴室,该洗澡洗澡,该洗裤裤洗裤裤。

    秦影帝表示,做梦什么的实在是太讨人厌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