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晨练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送走了依依不舍似乎十分想和秦寂然聊天的凌天玥,苏颜衣转身便对着秦寂然说道:“离那个女人远点!”

    秦寂然眼睛眨了眨,气息从刚才的冷漠瞬间就变得柔和起来,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充满了笑意,然后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好!”

    苏颜衣满yì

    了,不悦的神色也消失了。

    一旁的康仲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幕,眼角抽了抽,十分无语的在心里感叹,这两位为什么让他感觉这么有喜感?认认真真的谈论这种事,真的合适吗?

    “让人都过来吧,时间差不多了。”苏颜衣对着康仲说道,正好kàn

    到康仲有些怪的表情,疑惑的又说道:“怎么?哪里不舒服?”

    康仲的脸色更古怪了,他觉得在这两位面前,最正常的就是自己了!但这话不能说啊,万一被扣奖金怎么办!

    “咳,苏总,我这就叫人去。”康仲决定自己不和热恋中的人计较。

    一名造型师,一名化妆师,全都是璀璨的王牌,带着全套的服饰和化妆箱,来了之后就开始围着苏颜衣和秦寂然忙碌起来,两个人也都是习惯这种服wù

    的,配合着穿好了衣服。

    虽然是特意准bèi

    的,但实jì

    上却并不是多么隆重的衣服,秦寂然的西装是经典的黑,但不经意处的银色边角却让这身西装又多了时尚的元素,也让秦寂然的气质更显得尊贵和冷漠。

    而苏颜衣则是一身十分简练的衬衫和裤装,外面披着中长款的大衣,衬衫是银色的,长裤是黑色的,而大衣以黑色为主同样点缀着银色的边角,也让苏颜衣的气质高贵中多了一抹高傲。

    两个人换好了衣服便站在了一起,顿时就让人眼前一亮,然后便是会心一笑,十分明显的情侣装扮,这才是苏颜衣特别准bèi

    的心意所在。

    黑与银色的设计来源于苏颜衣的创意,情侣装的想法自然也是苏颜衣的意思,就像是即将上战场的战士需yào

    武装一样,苏颜衣的意思就是要秀恩爱,让王芷琳那个女人嫉妒死!

    “常言道是男才女貌,换在苏总和秦哥这里,可就是双才双貌了,真般配。”设计师笛安是个很活跃的大女孩,眼睛亮的看着苏颜衣和秦寂然这对金童玉女,神色中的惊艳毫不掩饰,当然更多的还是羡慕。

    化妆师柳柳的眼神则一直落在两个人的脸上,用着一种颇为兴奋的语气说道:“下面就要看我的手艺了,情侣妆,绝对让苏总和秦影帝惊艳全场。”

    柳柳,化妆界的奇葩型鬼才,一个长相十分妖媚的男人,勾人的丹凤眼风情万种,化妆的技术有鬼斧神工之效,是璀璨娱乐的金牌化妆师,也是被许多经纪人拉拢的存zài

    ,被许多经纪人都邀请过,希望他可以出道成为艺人,却是被他拒绝了,他的愿望就是成为世界级的化妆师。

    化妆开始,两个人都是相貌十分的存zài

    ,也不需yào

    多么浓重的妆容,更多的还是在细节的修饰和型的设计。

    因为秦寂然的比较简单,所以很快就弄好了,坐在一旁神情专注的看着苏颜衣。

    苏颜衣的神色有些冷,笔直的背脊,略微上扬的下巴,即使坐在那里任由别人动作,却依旧有着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气质,而这也是属于苏颜衣的常态,平日里的她就是这般模样,骄傲的,甚至是高傲的,让人仰视。

    秦寂然以前对苏颜衣的感觉,也常常都是如此,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却是现了苏颜衣更多的不同的样子。

    颜衣吃饭的时候很贪心,冷着脸却动作很快,像是护食的小老虎,要是真的抢了她喜欢吃的,她就会瞪上你一眼,又霸道又可爱。

    颜衣偶尔也会很搞笑,穿着乌龟装的样子,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冷着脸却全身都透着不自在的样子,可爱到可以让人目瞪口呆,还有那冷着脸讲笑话的样子,直接让他忽略了笑话本身,只是看着她,就觉得十分开心。

    颜衣的身手也异常的好,和她对打时候的感觉,凌厉的身手,与她那清冷的气质异常的相符,偶尔还会让他想到冷酷无情的女杀手。

    还有颜衣直言坦率时的样子,面对媒体时坚定霸气的模样,同意他追求时的傲娇,和他约会时,那点点的柔情,种种种种,其实都是他心底最难忘的一幕幕,不同的苏颜衣,不同的一面面,都是他心底最珍贵的存zài

    。

    他是多么的有幸,可以看到这么多不同面的颜衣,又是多么的期待着,可以看到更多更多不同面的颜衣。

    “想什么呢?”男人眼睛亮的看着自己,苏颜衣早就感受到了,忍了又忍,却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想你,你这么漂亮,带出去,我会有压力的。”不是男人不诚实,而是很多时候很多想法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但如果总结一下,却也不过是“想你”二字罢了。

    苏颜衣挑眉,那动作气势十足,玩笑似的说道:“你这么帅气,我也有压力。”

    无论是东西还是人,太过美好太过珍贵就容易遭人觊觎,虽然她说压力不过是一句玩笑,男人是帅,但再帅再美好,她也不信有人可以抢得过她,这个男人是她的,谁来抢,她就灭了谁!

    被夸奖了的秦寂然就像是被主人摸了毛的大型犬,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一副十分愉悦的样子,所有的冷漠都消失不见,好似还透着一丝乖巧的味道。

    其余的三个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有翻白眼的,有羡慕的,有挑眉兴致勃勃的,这种热恋中的洋溢着呆萌气氛的感觉,到底是哪里来的,冰山对对撞的结果难道就是火山爆吗?

    看那笑容,看那被摸了毛的样子,那还是以高冷闻名的男神吗?笑的这么乖巧粉丝们都知dào

    吗?可不可以卖票让人来参观啊?

    再看看咱苏总那气势,谈个恋爱也这么霸道,还让不让别人有活路了,还开玩笑说有压力?是让别人有压力吧!

    啧啧,这一对走出去,简直就是人民公敌啊,让人羡慕嫉妒恨什么的绝对缺不了。

    “拍张照怎么样?我设备都准bèi

    好了。”柳柳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说道,从造型到服装,从外貌到气质,这两个人都完美的不得了,让人很是想将这一幕记录下来,留作永恒。

    苏颜衣用行动回答了柳柳的话,向着秦寂然又靠近了些几乎是衣服挨着衣服了,秦寂然也更加挺直了一些,有些严阵以待的感觉,他自然是照过许多的相片,也上过无数次的镜头,但和苏颜衣的合照,如此准bèi

    的情况下,却是让他突然间就觉得紧张了。

    柳柳拿着照相机比了比,却是有些不满yì

    的说道:“两位,亲密点没有关系,你们是夫妻啊。”

    苏颜衣眨了眨眼睛,看了秦寂然一眼,又挪了挪脚步,两个人的距离从衣服挨着衣服变成了身体挨着身体。

    柳柳比了比,却还是不太满yì

    ,向着秦寂然说道:“秦影帝,不要这么酷,主动点,右手放到苏总的腰上,笑一笑,温柔点,这是要用来秀恩爱的,你这么酷不合适哦。”

    秦寂然很想解释,他这不是酷,是僵硬好吧!

    秦寂然依言将右手拦在了苏颜衣的腰上,但却不敢放实,只是悬空在那里,做了一个假动作。

    秦影帝表示,借着拍照的机会吃豆腐什么的,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苏颜衣自然感觉到了秦寂然的动作,却是忍不住皱眉了,转头看着秦寂然问道:“不累?”

    秦寂然有点蒙,有那么点不明白苏颜衣的意思,却是在感觉到苏颜衣握着自己的手贴向她的腰间时,才猛地反应过来,然后整个人瞬间就不自在了,耳尖都红了。

    苏颜衣看到这一幕,本来还是有些不满的,却是突然间就想笑了,这男人啊,是不是有点太纯情了,一个小动作而已,怎么就又害羞了?

    而也就在此时,柳柳的手快的按下了快门,捕捉到了这一幕。

    男人英俊帅气,只是本来应该是酷酷的样子,却多了一抹无措和含蓄,有点萌萌的。

    女人清美冷傲,精致的容颜带着十足的距离感,而其中又多了一丝的了然逗趣,让人觉得柔和许多,和男人站在一起,异常的和谐。

    这张照片,虽然没有那种浓重的恩爱感觉,却是有着一种淡淡的温暖和点点喜意,让人看着,似乎就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互动,然后油然而生一种温暖的开心的感觉。

    “啧啧,拿出去就可以上头条了啊,当作杂志封面也很合适。”柳柳对自己的抓拍技术很是满yì

    ,其余的人也都传着看了,颇为赞同的点头认可。

    “暂时不要外传,等我们去了聚会后,你再随意吧。”虽然秀恩爱这个词苏颜衣刚刚听到过不久,但这不妨碍苏女王秀恩爱的意图,网络,媒体,舆论,她实在是太了解这些词语所代表的意义了,所以虽然她不会刻意去表演什么,却一点也不会介yì

    利用这些去做些什么。

    “好,我懂得!”柳柳眼睛亮的点着头,十分明白苏颜衣的意思,不就是公开秀恩爱吗,他懂得!

    同学聚会的地点是在郊外的商用别墅区,这一片的别墅也大多都是商用的,各种用途的出租,像是举办小型宴会等,而这一次的聚会地点定在这里,规格还是比较高的。

    苏颜衣和秦寂然是踩着点到的,没有故yì

    迟到,却也没有提前,来的时候别墅外已经停了许多车,豪车不少,但普通的车型更多,也从侧面反应了参加聚会的来宾类型。

    秦寂然的车相对于他的身份来说还是比较低调的,简简单单的宝马,两百多万,虽然在这里还是处于上层的,但是和其中几辆价值上千万的豪车相比,就显得普通的。

    苏颜衣扫了一圈,也就大概明白了聚会的形式,秦寂然为她打开了车门,她下车之后,略微犹豫了那么一小下,便主动的挽住了秦寂然的手臂。

    “要亲密点,懂吗?”苏颜衣已然进入到了战斗模式。

    秦寂然仍旧是面无表情,但心里却囧囧的,他怎么就觉得这个样子的颜衣那么的有喜感呢。

    “懂,一定配合好。”秦寂然难得的在苏颜衣面前幽默了一把,低沉的声音响在苏颜衣的耳边,苏颜衣突然之间就觉得耳朵一热,整个人瞬间都有那么点不对了。

    哦,最近流行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这个男人的声音太有魅力了,只是听声音都能让耳朵怀孕了……

    而此时聚会的别墅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在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群人便是以王芷琳为中心的一群,吵吵闹闹的在说着些什么。

    “芷琳,几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不知dào

    有没有男朋友呢,呵呵,没有的话考lǜ

    考lǜ

    我啊,我可是喜欢你很久了。”某男士大献殷勤,但换来的却是王芷琳十分不屑的一瞥。

    而不等王芷琳说什么打击的话呢,就听到一旁一个女孩打击道:“就你这档次还追求王芷琳,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玲玲,别这么说,大家都是同学,开玩笑而已。”王芷琳掩去自己的不屑,开始当起了白莲花,眼神却是一直都在盯着门口的方向,时不时闪过一抹阴翳的神色。

    而也就在此时,秦寂然和苏颜衣双双出现在了别墅的门口,王芷琳也许是第一个注意到的,猛地就站了起来,而随着她的动作,她那一圈人也都随着她的视线看向了门口,然后便又带动着其他人,一时间,苏颜衣和秦寂然便成为了众人视线所在。

    顿时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就响了起来。

    “快看,是秦寂然!”

    “秦寂然来了,终于来了,我都等一晚上了!”

    “啊,秦影帝,比电视上还帅,他竟然真的来了!”

    “呀,现美女,级大美女!”

    “为什么美女身边都要有个男人啊,就是影帝也不能这么过分啊,特意带来让我们眼馋的吗?”

    男人看女人,女人看男人,男的帅气,女的漂亮,站在一起实在是太过般配,看的众人十分眼热,而王芷琳却是看的眼睛疼!

    为什么那个女人就可以站在秦寂然的身边,那个位置应该是她的才对!

    王芷琳挺着胸朝着两人就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一群人,有的是捧场的,有的是看热闹的。

    “寂然,你来了,等你很久了。”王芷琳十分热络的和秦寂然打着招呼,至于苏颜衣,直接被她选择无视了,她就是想要气气苏颜衣,这里是同学会,谁认识你啊。

    而此时也不知dào

    是巧合还是故yì

    的,秦寂然正好低头对着苏颜衣说道:“屋子里有些热,外套脱了吧。”

    王芷琳无视苏颜衣,秦寂然就无视王芷琳,管这个女人在这里叫唤什么,不理就是了。

    秦寂然是打定了主意,只要不是必要的情况,今天晚上他是绝对不会和这个讨人厌的女人说话的,想当初答yīng

    苏颜衣的话,他可是还记得呢,尽可能的离这个女人远点才是。

    苏颜衣眼神中闪过满yì

    的神色,点了点头,在秦寂然十分体贴的服wù

    下脱掉了外套,秦寂然一手挂着外套,一手让苏颜衣挽着,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了别墅,独独留下满脸铁青色的王芷琳站在原地。

    如果说王芷琳无视苏颜衣还是比较委婉的,那么秦寂然无视王芷琳可就是赤果果的了,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芷琳虽然长的不错家世也好,但在同学圈子里可真不怎么有人缘,尤其是女同学的圈子里,有的是因为嫉妒有的是因为不屑,但总归是不怎么待见她的,现在看到她被无视,都在心里暗叫了声好。

    至于王芷琳后援团的男人们,除了个别的一两个,其余的人几乎在见到苏颜衣的瞬间就叛变了。

    女人的美丽有很多种,单独拿出来的时候也许都是漂亮,但如果放在一起比较,那可就是高下立判了。

    苏颜衣的美不仅仅是表现在容貌上,更多的还是表现在那独特的气质上,无人能及,只是站在那里,就如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俯视所有,让人仰望。

    而王芷琳与之比较,不不不,实jì

    上根本就不需yào

    比较,庸脂俗粉而已,在气势上早就输的不能再输了。

    实jì

    上王芷琳除了难堪和气愤以外,最多的感受还是意wài

    !

    以前秦寂然对她的态度虽然比较冷淡,但却不会如此无礼,更不会让她处于如此难堪的境地,但现在秦寂然这般,显然是连场面上的事情都不在意了,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王芷琳想了想,觉得原因最有可能的还是因为苏颜衣,一定是苏颜衣从中作梗,才让秦寂然对她有了意见!

    想到这里,王芷琳看着苏颜衣的眼神都充满了恶毒。

    至于王芷琳自己给秦寂然找麻烦的事情,王芷琳是选择性的忽略了,毕竟在她想来,她的目的不是毁了秦寂然,而是为了得到秦寂然,所以就算是伤害到了秦寂然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秦寂然最后和她在一起了,她会好好补偿他的啊。

    不得不说,王芷琳是一个极为自私的女人,实jì

    上她对秦寂然的喜欢又有几分呢,也许还没有现在的苏颜衣喜欢秦寂然来的多呢。

    大学的时候,王芷琳看上秦寂然,就是因为秦寂然的帅气,只是那个时候她玩的很疯,两个人接触的时候也不多,而且最重yào

    的是那个时候的秦寂然也没有现在这般的耀眼,所以王芷琳并没有做什么动作,而后来秦寂然进入到娱乐圈,一路走来风光不断,越来越有魅力,越来越有名气,才让王芷琳更加看重秦寂然,才会有将秦寂然占为己有的想法!

    当然这其中也还是有着苏颜衣的因素存zài

    的,苏颜衣的男人,单单是这一点,就足够王芷琳重视,并且想要抢过来了,不过在王芷琳看来,明明是她先认识先看上的秦寂然,那么就是苏颜衣抢了她的男人,真是太可恶了!

    王芷琳气不过,脑子就有些不清醒了,要知dào

    嫉妒的女人是真的很可怕的,无论做出来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王芷琳咬着牙铁青着脸就走向了苏颜衣和秦寂然,然后直直的拦在了两个人的路上,十分不客气的对着苏颜衣说道:“苏颜衣,这种场合不是你该参加的吧,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的同学。”

    脑残!看着这个样子的王芷琳,苏颜衣脑子里只有这样的想法!

    然后苏颜衣就有些懊恼的感慨,上辈子自己到底是有多蠢,怎么就会被这个脑残女设计了呢,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是家属,秦太太的称呼不是白叫的,这是我老公,你不认识吗?”苏颜衣倒是没有选择忽视王芷琳的话,而是十分犀利的反驳了回去。

    这种同学聚会可是允许带家属出席的,这女人是脑子坏掉了吗,竟然会问她这样的话,更何况,她不仅仅是家属,同时也是这个大学毕业的啊,只不过这一点她不想提出来罢了,因为比起来,还是家属这个原因才能让王芷琳更难受不是。

    “秦太太?你们的婚姻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以为我不知dào

    吗?要我在这里当众说出来吗?”王芷琳提高了声音,似乎很是想让大家都听到她的话,眼神带着讽刺的看着苏颜衣,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的感觉。

    苏颜衣看的好笑,眼神中却是闪过一抹冷气,讨人厌的女人,总是抓着这一点不放,契约又如何,至少这个男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只是属于她的,其他的女人也就只有看看的命了。

    “呵呵,你知dào

    什么呢?知dào

    我们十分恩爱?还是知dào

    你自己嫉妒的不得了?王芷琳,你在这里挑拨又有什么用呢?最多也不过是让我和寂然觉得恶心罢了。”苏颜衣说到这里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用着十分不客气的眼神看着王芷琳,在王芷琳想要开口反驳什么的时候才再次开口,冷冷的道:“一个想做小三都做不成的女人,送上门都没有人要,多么可怜!”

    短暂的静寂之后,全场哗然!

    苏颜衣那冷冷的语调,不需yào

    太过夸张,就已经可以让大家十分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不屑和讽刺,而那话语中直白的意思,更是让许多人大赞一声痛快。

    这年头的女人谁不讨厌小三啊,王芷琳那摆明着挑拨人家夫妻关系的样子,真的是让许多人看不过去啊,虽然秦寂然很帅,虽然苏颜衣很漂亮,虽然很多人羡慕这对夫妻,甚至也有人想过如果这两人其中的一位是自己就好了,但问题是想想就可以了,你去做就不对了啊。

    “哎呀,以前以为王芷琳就是有公主病,白痴了点,没想到竟然还这么花痴,竟然想去当小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不远处已经有人在低声的议论着了。

    “最可笑的是就算是想当小三,人家也不要啊,这么看来,人家秦影帝和秦太太的感情是真好啊,男才女貌好让人羡慕啊,以后我要是能够嫁给秦影帝这样的男人,想想都要笑死了。”这个女孩的声音就有些高了,屋子里一大半的人都听到了,包括王芷琳在内。

    王芷琳狠狠的瞪了过去,却是被女孩不客气的反瞪回来,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才不怕呢,早就看王芷琳不顺眼了,以前不当小三的时候她没有话说,现在王芷琳这种抢人家老公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很多人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王芷琳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落荒而逃什么的绝对不是她的风格啊。

    “笑什么笑,你们知dào

    什么,你们以为他们是真的恩爱吗?简直就是荒谬,做戏罢了,也好意思拿出来秀恩爱,就不怕以后离婚的时候打脸吗?”王芷琳咬着牙,一副笃定两人婚姻不和的样子。

    在她看来,无论这两人面子上多么好多么恩爱,却都是做戏罢了,总有一天会离婚的,她就不信契约婚姻也能过上一辈子!

    “我们的关系如何,与你无关,也用不着你说三道四,荒谬!”秦寂然声音冷凝,离婚二字让秦寂然也冷了脸,看着王芷琳的眼神更加厌恶,这女人是没吃药就出门了吗,怎么自说自话的让人如此厌恶,如果不是还有着点绅士风度不愿意和女人动手,他真想将这个女人从这里扔出去,简直就是污染空气。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们恩爱不恩爱你怎么知dào

    ,自说自话罢了,让大家看了场笑话。”苏颜衣的言语更加犀利,说话的同时拉着秦寂然的手,像是躲避瘟疫一般,十分嫌弃的拉着秦寂然远离了王芷琳。

    “这女人有病,离她远点,免得被传染。”这是苏颜衣对着秦寂然的低语,只是周围的人都听到了,然后大家就不约而同的开始远离王芷琳,甚至包括了不久前还有追求意思的那几个男人。

    男人也不是傻子,追求女人也是有原则的,女人可以不漂亮,可以没有能力,可以脾气不好,但是不能又没脑子又花痴啊,而且还是这种上杆子去当人家小三的,追来做什么,难道是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瞬间,王芷琳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有些病可以传染,但小三要是被传染了,这就不好了啊。

    众人看着王芷琳的眼神都不同了,王芷琳被众人的反应弄的全身寒,气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苏颜衣!算你狠!”王芷琳恼羞成怒,指着苏颜衣咬着牙道。

    “一般一般,实话实说罢了。”苏颜衣略微仰着头,仍旧是那种清冷高傲的样子,却是有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感觉。

    王芷琳狠狠的瞪了苏颜衣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恶毒,铁青着脸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苏颜衣嘴角上翘,露出了一抹胜利般的笑容,小丑般的角色,脑残一样的智商,还想来抢她的男人,上辈子是她主动不要的才让她有机可趁,但即使那般,秦寂然仍旧是对她不离不弃,也从未喜欢上王芷琳那女人一点,更何况这辈子,她早已决定要和这个男人相守一生,哪里还容得下别人的觊觎。

    苏颜衣收起冷笑,又恢复到平日里那淡漠的样子,拉着秦寂然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落座,取出手机,轻轻的按动了几下,才安然坐定。

    “想喝点什么?苏打水可以吗?”秦寂然看到苏颜衣收起手机,虽然有些好奇她做了什么,却是没有问的意思,该他知dào

    的他自然会知dào

    ,苏颜衣既然不说,那他也就不问。

    “来杯酒吧,葡萄酒就行。”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不错,应该喝点酒庆祝下才对。

    重生之后第一次和王芷琳见面,这个女人的战斗力可是比自己想象中差了许多,虽然赢了很开心,却还是有些不过瘾呢。

    不过她的报复可不是如此简单就结束了的,她还准bèi

    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给那个女人呢,希望那个女人不要错过了才是,免得浪费了她的一番心意。

    清冷的神色中,隐藏着的是一抹阴冷的寒衣,王芷琳,只要她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

    而此时一脸怒气冲冲的王芷琳正开着车往回走,别墅区是在郊外,来往车辆和行人都十分稀少,也根本不存zài

    堵车的事,再加上满心的怒气,王芷琳将车飚的极高,脑子乱乱的,也根本没有注意路况,只记得猛踩油门,泄她满腔的怒火!

    苏颜衣,那个女人竟然敢……竟然敢如此对她,她一定要报复她,一定要!

    王芷琳满心想要报复苏颜衣,却不知dào

    自己的报应,很快就要到来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