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各路接应

作者:蝴蝶蓝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眼看着义斩天下已经被冲杀的有些零乱,这突然冲出的越云公会却是又把局面给搅合了。越云的玩家像是一堵长城,突然从斜里直插过来,硬生生截在了当间。义斩天下的玩家对此早有准备,从容闪人。

    赵禹哲眼看着快追到的目标又跑了,气得法术乱轰的。马踏西风却不关心这个。义斩天下你爱跑多远都没关系,问题是:你别带着Boss跑啊!

    是的,越云的玩家横在了呼啸山庄和义斩天下之间,但呼啸山庄就那么愿意粘着义斩天下吗?当然不是,他们双方被切断,没人在乎,呼啸山庄在乎的是,他们和Boss之间的联系,也被越云公会突如其来的这一横插给切开了。

    还靠在角斗士维泰里乌斯附近的几人,都是零星地散乱在了对手的阵中,还没来及做什么呢,就已经被对方的攻击给吞没了。马踏西风眼瞅着义斩天下的骑士团继续刷着挑衅,把角斗士维泰里乌斯带的越来越远,而他们呢?现在只有干瞪眼的份。想瞬间就冲破越云精心准备的阵容哪有那么简单?就算是赵禹哲这样的高手也不可能。更何况赵禹哲此时也有点失去耐心了,发泄般地乱轰,毫无章法,让马踏西风根本无法指挥旁人跟他配合,再然后,分烟景忽然就不见了。

    跑哪去了?

    茫茫人堆,马踏西风一时间还真找不到。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关心这个了。角斗士维泰里乌斯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攻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团队对Boss的仇恨会持续下降,义斩天下彻底接管Boss将会更加轻而易举。

    马踏西风急了,哪里有心情在这里和越云公会的浪费时间,他仔细瞅了一眼义斩天下逃离的方向,立刻指挥队伍佯装撤退,他是准备换个方向去截杀,就这样丢了Boss,不甘心啊!这可是好容易才从霸气雄图和烟雨楼那里夺过来的。

    霸气雄图?

    烟雨楼?

    猛然想到这两家公会,马踏西风突然意识到也不能无视这两家的存在啊!这两家也同样没放弃,借助赵禹哲的实力从霸气雄图那边抢下Boss后,霸气雄图一直在猛烈的反扑,烟雨楼也是虎视眈眈,呼啸山庄一直在努力抵挡着,但现在呢?

    马踏西风这刚刚想起这一出,视野里就看到了霸气雄图和烟雨楼两家的玩家。义斩天下的突然插入打乱了平衡,呼啸山庄为了应付他们投入越来越多,此消彼涨,面对这两家的一边终于是招架不住了。

    马踏西风当然没有自大到以为多了个赵禹哲就可以以一敌三。但由于Boss抢到了手,杀得也很顺利,所以他计划就这样硬挺着将Boss给强杀了。但没想到义斩天下的人在叶秋大神的指挥下会这么强,冲进来后二话没有,直接干翻他们的MT、副T、3T揪了Boss就走,让呼啸山庄一下子就被动了。

    局面没有进入他们所料想的僵持强杀,而是直接被人牵了鼻子,这种情况下呼啸山庄哪里还顾得上霸气雄图和烟雨楼?

    霸气雄图和烟雨楼的目标当然也不是要把呼啸山庄怎么样,他们谋求的也是Boss。义斩天下突然插入,他们当然幸灾乐祸,觉得这下又有了可乘之机。只是他们两家也没有想到义斩天下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冲进来,冲出去,带走Boss,根本不和他们缠斗。

    想要乘火打劫的两家,结果就这么眼看着Boss被劫走了,两家也连忙来追,结果冲过来也是看到这样一幕。人家安排有伏兵接应,一下子杀断了联系,彻底跑开了。

    这两家不用去抵抗越云公会的冲杀,反应要快许多,立刻瞅着义斩天下的去路绕道去了。马踏西风此时一看这两家玩家跑出的方向,立刻也知这两家是打着什么主意,哪肯罢休,二话不说,连忙也追。但他们就苦了,身后跟着越云公会的人阴魂不散的,回身去打,耽误时间;不理,那不是等着被团灭?分兵,那边还有霸气雄图有烟雨楼这样的强敌,人少了怎么应付。而且经此一下,马踏西风这回可是没忘,现在义斩天下的人出来了,越云公会的人出来了,但对方可还有两家公会的,贺武公会的人在哪呢?昭华公会的呢?,

    马踏西风深深感到他们这帮同盟对抢Boss平衡的破坏,看来这以后各家公会都会加派人数了,不然面对这四家联手的一窝蜂,实在是太被动了。

    不过要多加人也是以后,这次却已经来不及。马踏西风最终决定还是分兵,一部分和这边越云公会的人周旋一下,另一部分先小心地追上去。对方还有两家没露面呢,这两家马踏西风希望可以让霸气雄图和烟雨楼给撞了。

    事情的发展总算是顺了一回马踏西风的意。

    他带着一半人手也绕道去截的时候,最终看到跑挺快的霸气雄图却是被昭华公会的人给挡了。霸气雄图的人倒是很猛,看起来是准备直接正面冲杀过去。他们的精英团战斗力确实很强,霸气雄图的玩家,好多都是勇猛向前的彪悍爷们,这当然是和战队风格有关的。

    马踏西风当然不会上去凑热闹,带着团队继续绕,结果又见烟雨楼和贺武公会纠缠在了一起。烟雨楼就没那么强硬了,看起来是想把贺武公会的人给甩脱,但贺武公会就是死皮赖脸的要粘上去。马踏西风依然不会去凑,准备继续再绕,但是这一次,他心里已经升起不详的预感了。

    绕绕绕!

    自己这是在往哪绕?义斩天下的人把Boss带到哪去了,自己还知道吗?马踏西风想想之前看到的义斩天下奔出的方向,再看看自己现在前进的方向,心一下子都凉了。他这才彻底明白人家这三家公会埋伏的意图。

    是在拦截吗?

    也是,但关键是在拖延时间。对方可没像他们呼啸山庄在局面大好的情况下就准备省事强杀,对手很小心,很谨慎,很狡猾。对追兵反复的拦截,争取到了时间,终于,义斩天下的人把角斗士维泰里乌斯带哪去了,他们不知道了。

    “操,这破地图!!”马踏西风再次恼怒地骂了一句。这多拉克竞技场里大场套中场,中场套小场,各自分隔开了不说。经过岁月的洗礼还到处是沟沟堑堑的。看着这里像是笔直一道下去的,先别得意,指不定这笔直一道上多少个坑多少个洞,硬就给你搞出岔道来了。

    这样的破地图上,藏身容易,找人难呐!义斩天下百来人杀Boss,目标虽大,但问题是角斗士维泰里乌斯的生命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也没剩多少了,义斩天下那边仇恨一接管,估计没多会就可以把Boss给灭了。现在再撒人出去找,找到再**,还来得及吗?

    马踏西风郁闷了。此时还有情报来说什么什么公会的人到了,但马踏西风知道现在来多少公会也没用了。他这里能收到消息,人家义斩天下那边一样会注意到。有意的回避下,足够争取到时间把角斗士维泰里乌斯给干掉了。

    煮熟的鸭子,到底还是飞了啊!

    马踏西风心下已经绝望了,看部下们还在焦急地东张西望,真不想坏了大家的心情,正思考着怎么开口,忽然又有消息到,马踏西风没精打采地翻开一看,来消息的是分烟景,赵禹哲的角色。来的消息没有文字,只有两串数字,一个逗号,这是一个坐标区。

    “啊!Boss的位置?”马踏西风回道。

    “速度。”赵禹哲回道。

    马踏西风一点都没介意他这生硬的态度,对于赵禹哲不太好的一些观感,在这一瞬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马上!”马踏西风积极地回复了一下,而后大声吆喝着,指引团队朝赵禹哲发来的坐标区冲去了。

    果然是高手,果然有才华!马踏西风此时心里不住地想着。凭一己之力,就找到了对方的位置。那个时候不见,就是悄然跟上去了吗?马踏西风心下不住地想着。他为呼啸有了这么一个有才的选手而高兴,更为飞走的鸭子又跳回来了而高兴。

    多拉克竞技场某处,义斩天下一行人终于摆脱了所有纠缠,并终于顺利接管了Boss的仇恨,所剩的人员也足够多。大家士气高涨,正准备将Boss一举拿下的时候,分烟景,这个元素法师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赵禹哲!!”不少人立刻叫出来了。

    “嗯?”叶修疑惑了一下,之前赵禹哲被问到名的时候他正忙着指挥战斗,没注意到这边已经揭露了的身份。

    “最佳新人!”前方隔海沉声道。

    “哦。呼啸的那个是吧?”叶修说。

    “对。”前方隔海十分戒备地打量着分烟景。对方看起来没有要冲上来的意思,毕竟他们人很多,一个人,单挑这么多人?玩笑呢那是!不过虽如此,这家伙站得却也不远,有恃无恐的样子。

    “这阴魂不散的小孩,干掉吧!”叶修说。

    “你来!”前方隔海激动,高手要过招了。

    结果悟道君的视角转了过来:“大哥我现在是牧师啊!你上!”

    “大神你别玩我啊!”前方隔海哭了。

    ===================================

    嗯,今天先一更吧!

    在的手打,我们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方便大家,方便手机党。

    对蝴蝶做最大的宣传,大家可以点链接可以去支持蝴蝶。

    希望看了手打的经济实力不行的朋友可以去每人都投给蝴蝶一个小小的推荐票。

    那个是不要钱的,只要一个帐号就行了。

    而不是在盗版网站去那个收藏推荐什么的,那样对蝴蝶没有什么帮助。

    经济实力还不错的朋友初V看VIP订阅章节也就9分钱一章,所以订阅吧。

    如果可以就狠砸全职月票。

    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支持。

    【蝴蝶蓝出品】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o冒泡泡゜○。○゜。O°o○。o゜○。゜OO○。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