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站桩式PK

作者:蝴蝶蓝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咣咣咣咣咣!!

    如此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听在不同的人耳中,却是不一样的感受。

    喜之羊团的玩家们,只觉得这声音让人心旷神怡;狼之团的玩家,却被声音震得心都要碎了。

    狼头蒜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只是制造伤害的,无敌最俊朗全然不去理会;但凡是会对无敌最俊朗的攻击造成中断的,立刻就会被无敌最俊朗挥盾堵上。

    于是,忙碌到现在,狼头蒜所做的完全就是无用功。有喜之羊在一旁加血,他的这些攻击根本算不上什么。而他的搭档探爪狼呢?此时生命已经越来越岌岌可危。

    这……难道就是一个高端MT的真正实力?

    所有观众心中都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这是一场PK没有错,但无敌最俊朗现在控制局面的打法,却也实在太PVE了。一个高端的MT,对盾牌的使用就得像这样炉火纯青。而现在他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局面:狼头蒜真正能达到目的的攻击,全部都被无敌最俊朗拿盾牌给招架了。这种身手,大家都觉得必然是在无数次抗怪的经历中练就出来的。

    本该是充满无穷变数的PVP,竟然就这样被生搬成了一场站柱式的PVE,而两个大活人狼头蒜和探爪狼对此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两人一个是用尽了办法,但根本没有一种是见效的;另一个心中转过了N多的念头,但是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他有做过什么吗?

    没有,完全没有。探爪狼入场到现在,做过的事只有一件,就是被砍。

    不会就这样结束了吧?

    狼头蒜眼看探爪狼的生命越来越低,他觉得难以置信。他从来没有想过PK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个无敌最俊朗,这样的手法仅仅是PVE抗怪练出来的吗?这可未必!PVE能练出这样的操作技术,但这种意识绝不是PVE能练出来的。要用盾牌防御,总也得先判断出来对方攻击的思路。无敌最俊朗在这上面没有出现过任何判断失误,这足以说明他的PK经验也是无比丰富。

    问题是,这人不过2000多场的竞技场次啊!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别人代打的,这能积累出什么经验?

    难道说,这人的经验是在野战中积累起来的?

    野战无疑比起竞技场的对抗要更加激烈。

    因为竞技场在不开赌局的情况下,无非就是一场简单的胜负。而在野战中,任何一次交手,都像是一场赌局。败者,丢经验,丢装备,如此必须导致野战比起在竞技场中要有更强的心理素质。竞技场里,打多了,输赢都会麻木。但在野战,有这样的压力之下,永远不会觉得麻木。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玩家,他们对于竞技场里规规矩矩的PK并没有兴趣,他们更乐于就在野外四处打猎。

    这人难道竟然是一个这样练起来的高手吗?

    狼头蒜有些畏惧了。

    比起竞技场,野战通常要面对各种更加复杂的情况,而且很少能是在完全公平的情况下展开,或占优势,或处于劣势,总之野战派的玩家比起竞技场出身的更善于面对各种复杂不利的局面。而竞技场中杀出来的,和野战派相比就有些温室花朵的意味了。

    在推测无敌最俊朗是个野战派高手后,本就心中已经自认技术比不上对方的狼头蒜心中更怯,攻击也是远不如之前声势浩然了。

    喜之羊在一旁倒是有点茫然,这一场PK居然打成这个样子,他也觉得稀奇古怪。虽然PVP上他没有狼头蒜那么身经百战,但作为老玩家至少还是清楚出现这样的局面全是亏了无敌最俊朗的导演。只是打成这样的局面,到底是这家伙PVE的功底深厚,还是PVP也真的有两下子?喜之羊就有些分辨不清了,但眼下这种,那确确实实是最最最最烂大街的站桩式打怪啊……

    心生怯意的狼头蒜根本就连放手一搏的念头都没有,他继续有气无力地敲打了一会无敌最俊朗,攻击也差不多是成了站桩式的输出。在咣咣咣咣咣的板甲撞击声中,把这场PK推向了一个无聊的高峰。,

    站桩式打法,最简单,却也最枯燥,而且眼下的局面显然不可能再出什么变数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探爪狼倒下,那这一场比赛也就基本画下句号了。

    众人没有等太久,从入场就一直以被砍为己任的探爪狼终于倒下了。而这一刻狼头蒜也终于是彻底的绝望,他停止了攻击,直接认输退出了比赛。

    场面有些冷。

    一场PK,除了开头你来我往,节奏超快让大家有些燃以外,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收场。

    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起伏。

    开头看得所有人提了一口气,收场居然没让人把这口气给吐出去,就这样稳稳地帮你卡在那了,这实在是一场超级不合格的比赛。输赢的两方,都只有一种感觉:太不过瘾了。

    “团长!让我来试试!!!”

    狼之团里,有人觉得这一场输得莫名,输得窝囊,为吐这口闷气,主动请缨想要一战。

    狼头蒜呢?或许只有身临其境的他,才最清楚那种局面下的无力感。明知情况是怎样,明知道要改变这样情况应该怎么做,而且也去做了……结果却是无法做出哪怕是丁点的改变。或许当时自己还不如去攻击喜之羊,虽然难逃最终一败,但起码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憋得人吐血都吐不出来,直接内伤的局面吧?

    对于那些请缨想战的玩家,狼头蒜也不知该说什么,他理解众人的心情,如果是他旁观了这样一场比赛,也一定会想要上去改变一下气势。因为从旁观者的角度,他们或许有很多打断无敌最俊朗攻势的想法,但是,只有亲身上场了,才会知道所有想法都是浮云。狼头蒜何尝没有做过各种尝试?但是最关键的一击依然只会被对方的盾牌挡上。

    “不用了。”狼头蒜叹息着,“没有用的。”

    “团长,你俩是同职业,他太熟悉骑士的打法了,换个人上,肯定不可能是这样的!”有人说道。

    听到这句,狼头蒜蓦地心头一震。

    对啊!自己一直在想这家伙怎么就能把自己的手法都看穿了,居然忽视了大家是同职业这么基本的一个事实。因为相互之间过于了解,所以同职业之间的战斗是比较容易打得枯燥无趣,观赏性较差的。虽然打到站桩这种程度着实有些夸张,但是……因为同职业,狼头蒜忽然觉得这个原因实在是很靠谱。

    “让我试试吧!”狼之团的玩家还是比较规矩,团长没发话,并没有自作主张就去贸然挑战。

    喜之羊团这边呢,也是意外地有点安静。虽然是赢了,但是赢得不精彩,赢得没气势,就好像是推倒了副本看门的一只小怪,然后大家就大声高喊干得太漂亮了,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喜之羊团和狼之团毕竟都还是霸气雄图旗下,他们之间的竞争较劲终归说还是比较良性。他们不是真正的对手,并不是只要最终结果,只求最终的好处。他们需要过程,而现在,一个太过于平凡的过程让他们心里得不到满足,跑去打脸也会觉得没劲透了。所以这赢是赢了,却没有觉得跑去向狼之团嘲讽叫板一下会是件有意思的事。

    “无敌最俊朗,你敢和我打一场吗?”

    正这时,狼之团这边终于还是有人叫阵了。

    喜之羊团没能比这一场胜利中得到多少快感,但狼之团却是添了不少堵,他们是挺迫切想出一口气的。

    “嗯?看过刚才这一场,你还想和我打?”无敌最俊朗回了一句。

    “废话。”

    “没有这个必要了吧?”无敌最俊朗说出了一个比较让人意外的答复,喜之羊等人都还以为这家伙又要完全不问团队的意思,立刻就大大咧咧地入场。

    “赢了就想跑?”对方开始嘲讽拉仇恨。

    “是不是觉得刚才这一阵平淡无奇,赢得很不漂亮?”无敌最俊朗说。

    “不错!如果是我……”

    “如果是你,也会是一样。”无敌最俊朗说。

    “来啊!试给我看啊!”对方已经入场,一个枪炮师,同样也是带了一个牧师进场。

    “最后一次哦!”无敌最俊朗说着,进场,而后对喜之羊团这边招呼:“随便来个牧师。”

    “还是我来吧!”喜之羊亲自下阵了。

    “准备好了吗?”对方冷冷问道。

    “开始吧!”

    比赛开始,枪炮师玩家立刻抢攻,抬手就轰。结果无敌最俊朗略略一闪,直接开了骑士精神。这是竞技场里的设定,只要重新开始一场比赛,技能冷却就会全部重置。

    骑士精神一开,立即冲龘锋。枪炮师早有准备,跳起就想飞炮闪开,哪想无敌最俊朗这一冲锋居然是走了个弧线,以不可思议的一个弧度从半道上把他给截了一下来。英勇冲锋,没有停歇!顶着枪炮师,弧线继续划过,那牧师全没想到居然还可以扭转到他这方向,闪避不及,命中!

    跟着公正的英勇飞跃,二人一起被砸,反手一个盾击,枪炮师被晕,回头技能朝牧师倾泻。

    “这是……又已经拉好怪了?”熟悉的一幕,让人忍不住地评价道。

    =================================

    第二更,有点迟啊!但还是来了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