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心火

作者:净无痕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冷家发生之事秦问天并不知晓,但内心中却隐隐有着一股暴躁的情绪,让他心神不宁,他也不知dào 为何会生出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传染了般。

    秦问天他也不知dào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绪,是因为小混蛋此刻的情绪感染着他。

    秦问天没有心思继xù 在地狱台观看战斗,楚莽出来之后,两人便一起离开了,而且这次的收获倒也颇为丰富,随着战绩的提升,他们每一场战斗能够得到的酬劳越多,只要你有能力,在地狱台,的确是天堂,可以快速的赚取星陨石。

    武命修士的修liàn 除了天赋和意志之外还需yào 用资源来堆积,星陨石便是通用的资源,是大陆的货币,并非所有人都来自大家族,有家族势力提供修行资源,大多数人,都要依靠自己去打拼,去获取资源。

    “我们去哪?”楚莽对秦问天问道。

    “这里离白鹿书院近一点,我们先去白鹿书院走走。”秦问天回应道,顺便他还想向白鹿怡打探下阎家的一些情况,譬如阎家的势力有多强、阎空在阎家的地位如何,那阎铁又有多强的实力,这些,都是他想要知dào 的。

    白鹿书院的守卫对秦问天还是颇为客气的,轻易的便放行了,毕竟他们亲眼看到白鹿怡和秦问天走在一起,关系非常不错,他们自然不会冒昧到去拦住秦问天,这样只会惹得怡小姐不高兴。

    白鹿怡见秦问天过来,冷若冰霜的面孔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道:“来了。”

    “恩。”秦问天轻轻的点头:“我想像你打探一些事。不久前阎空带人来截杀我,其中有一人是你在地狱台上遇到的‘阎王’。他是阎铁的弟子,炼制人傀。我让楚莽大哥杀了他,此人和阎铁关系如何,阎铁的实力怎么样?”

    “杀了‘阎王’。”白鹿怡轻轻的蹙眉,随即道:“阎铁这人在外面的名声非常不好,别人称他为恶魔,此人阴险毒辣、狡诈变态,但偏偏在神纹上有着很高的造诣,他的修为倒不是很强,元府境五重修为境界。但他凭借神纹上的能力,轻易就能杀死同境界的强者。”

    “厉害的神纹师远没有武命修士那么多,阎铁在望州城的东域,元府这一层次,算是顶尖的三阶神纹师了,此人性格怪癖,但偏偏对他那弟子非常好,他的兄弟都命令不了他做事,他却愿将自己的本事倾囊传授给他弟子。你杀了他弟子,恐怕阎铁要暴走了。”

    秦问天皱了皱眉,看来杀死的‘阎王’,还是个棘手人物。至于阎铁,他倒不担心他对自己报复,青儿还在自己身边呢。

    “交流会还有多久开始?”秦问天又问道。

    “还有四十余天。要努力了呢。”白鹿怡微笑着道,秦问天轻轻的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时候,咿咿呀呀的声音突兀间在脑海中响起。似乎有些暴躁,这让秦问天瞳孔收缩了下,小混蛋来到附近了。

    抬头看向虚空,秦问天只见变身的小混蛋背负着凡乐在空中飞行,凡乐的双眸赤红,甚至隐隐有一股可怕的火焰在燃烧着,充斥着狂暴之意。

    “怎么了?”秦问天生出一缕不妙的预感,他身旁的白鹿怡则对着前来追击拦截凡乐的人挥了挥手,顿时那些人悄然的隐去。

    “嗡。”小混蛋变了回去,幼小的身躯扑入了秦问天的怀中,依旧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秦问天轻抚着它的雪白毛发,目光却看着凡乐。

    “冷凝,她死了。”凡乐体内好似依旧燃烧着火焰,对着秦问天吐出了一道声音。

    “轰!”秦问天只感觉脑袋狠狠的颤了下,冷凝,她死了?

    “不……”秦问天摇头,这不可能,他从冷家出来,一切都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死。

    然而,凡乐的眼眸告sù 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冷凝,她死了。

    咔嚓的声响传出,只见秦问天双拳紧握,脸上的线条微微抽搐着,目光渐渐变了,变得冰冷,他的身上似有一股可怕的冰寒之意弥漫而出,让身旁的白鹿怡都忍不住心头颤了颤,这目光干净神态平和的青年,此刻,愤nù 了。

    “是阎铁和冷家逼死了她。”凡乐继xù 说道:“阎铁的弟子死了,他去冷家要人,冷家,决定将冷凝送给他,并且擒拿你,冷凝,她不甘受辱,自杀了。”

    怒焰,在秦问天的体内燃烧了起来,他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杀死人般,极其的寒,如同刀锋般锐利。

    “冷凝,她是冷家的人,阎铁弟子死了,阎铁要人,该找我,冷家,一个大家族,将族中后人送出去?”秦问天字字冰凉,他的身上,还有着一股可怕的妖气,令人感到颤栗的强dà 妖气。

    “是的,冷家这么干了,而且,他们还想将你也送出去,平息阎铁的怒火。”凡乐盯着秦问天的眼睛,两人的目光中,燃烧着同样的怒火:“冷凝知dào 冷家不会放过她,所以她让我逃,但自己却不肯离开,她知dào ,她是冷家的人,没有人会为了保护她,抗衡冷家以及阎铁,如果她找你,冷家,就会找你要人。”

    “冷凝,她怕连累你。”凡乐每句话都刺痛着秦问天的心:“所以,她回去了,她对冷家的人说,你是白鹿小姐喜欢的人,你将会代表白鹿书院参加交流会,她要冷家不敢找你,她死了,冷家也没有理由找你,她,为了你,放qì 逃生。”

    “为了我?”秦问天眼睛很痛,那认识才几个月的傻女人,为了冷家不敢对付他,放qì 了逃生的希望。

    “她说,这是她的宿命,如果没有你出现也一样。所以,她不希望你受到牵连。她选择了接受宿命的安排,她还说。她喜欢你!”

    “她喜欢你。”凡乐的话不断的刺激着秦问天的心,很痛、很难受。

    从秦问天的身上,弥漫出一股可怕的杀意。

    “她的尸体呢?”秦问天忍着痛,问道。

    “阎铁,他说要侮辱冷凝的尸体,要炼制成傀儡,所以,我将尸体烧了。”凡乐低沉的咆哮道:“我要阎铁死,要冷家做出决定的人死。”

    “会的。”秦问天深吸口气。目光望向虚空,他仿佛看到了冷凝含笑的面孔,她在那笑骂着,说大话的家伙!

    白鹿怡走到秦问天神兵,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要报仇,就要冷静。”

    秦问天看向白鹿怡,清纯的面孔上,那干净的眼睛晶莹透彻,仿佛能看穿人心。

    “你们以后就住在白鹿书院。无论是冷家还是阎家的人,都不敢来这里闹事。”白鹿怡继xù 说道。

    “我要杀阎铁。”秦问天盯着白鹿怡道。

    “阎铁现在也愤nù ,他肯定带着许多高手,马上就是交流会。阎家的人,绝不会让阎铁死,你要杀阎铁。那么,交流会上。你可以动手杀死他。”白鹿怡开口道:“还有冷家,他们之所以做出这么卑劣的事情。献出冷凝为了平息阎铁的怒火,也是为了交流会,你在交流会上杀阎铁,也是破灭了冷家的希望。”

    白鹿怡的美眸依旧清澈,随即拉着秦问天的手臂,道:“你跟我来。”

    秦问天没有动,白鹿怡回过头看着他,美丽的眼眸仿佛能让人融化:“你是想报仇,还是想要因冲动而送死,阎家和冷家,好歹都是东域大势力。”

    秦问天深吸口气,随即任由白鹿怡拉着,朝着白鹿书院深处而去。

    白鹿怡一直拉着他的手臂,带着他来到了白鹿书院的后山上,来到了绿草如茵的山坡草地上,这里有风、有绿草、有湖水,清澈、干净,让人心静。

    “你在这里冷静下,要报仇,就不能冲动。”白鹿怡对着秦问天道,秦问天闭上眼睛,深吸口气。

    他突然意识到,在他成长的路途中,可能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这些人,会有人成为他的好朋友,然而,恩怨情仇交织武道世界,他似乎并没有能力让每一个人都好好的,他以为可以帮zhù 冷凝,但是,冷凝,她死了。

    秦问天看向旁边的凡乐,今天,他恐怕也很危险吧?

    白鹿怡坐在秦问天的旁边不远处,她能够理解秦问天的感受,这样的年龄,正是热血燃烧的年龄,朋友被杀,还是为了保全自己,如何能不愤nù 、不咆哮。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用,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秦问天坐在那,身上的气息渐渐的冷却,怒火,仿佛也熄灭,然而那只是暂时的隐藏,而不代表消失。

    微风徐徐,拂过秦问天的脸颊,撩动着他的衣衫,他的眼睛依旧闭着,就那么坐在绿草中。

    这一坐,便是七天之久。

    这七天来,他身上的狂暴早已消失,他似乎变得平和了起来。

    他想了很多……

    睁开眼,此时他的目光干净、清澈,仿佛变得不一样了。

    秦问天抬头,望向天空飘过的白云,在白云之上,他似乎看到了冷凝的笑脸,犹如冷凝临死之际看到他那云淡风轻的面孔般。

    那纯真、直率的少女,随着那风,远去,但却抹灭不了她留在人心中的记忆。

    秦问天的体内,血液安静的流淌着,一缕缕血色的符文跳跃,每一缕血色光纹,都蕴藏着恐怖暴虐的气息,然而这一刻,它们都显得格外的安静,在秦问天的体内循环流动着,与生俱来的狂暴之意,蕴藏其中,仿佛来自太古,充斥着强dà 、暴虐之意。

    但此刻,那股强dà 、暴虐之意,却显得平静。

    因为,在漩涡的正中心,一缕缕金黄色的血液在缓缓的流动着,渐渐的化作了一缕烛光。

    这一缕烛光,似乎很微弱,却平息着这片血脉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安静。

    这火焰,就像是,心火!

    (未完待续……)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