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很冷的‘笑话’

作者:净无痕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问天自然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那股敌意,不过,他对于皇家学院可并未有什么兴趣,但是皇家学院,贪墨了他的东西。

    只见他不退反进,往前走了一步,笑道:“往后站自是没有问题,只是,我的东西,我要带走。”

    “你的东西?”那长老正是从雪鸢手中借来神纹画卷的老师,只见他看着秦问天,有些不悦的问道。

    “对,它是我的。”秦问天指着那副神纹画卷,很平静的开口。

    然而他的话音落下并未引起想象中的动静,甚至,诸人只是愣了下,目光朝着他这边瞥了一眼,随即便又纷纷移开了目光。

    他说,皇家学院放在展览殿展览的神纹画卷是他的,这不是笑话吗?

    如若是他的,皇家学院展览他的画,岂不是要将他当做贵宾对待,会这样拦着他不许靠近?这是在侮辱皇家学院的智商吗?

    这笑话,可是一点都不好笑,甚至有些冷。

    “你的?是你画的?”那长老在愣了下后,随即有几分戏虐的问道。

    “是的。”秦问天很老实的点了点头,这幅画卷,的确是他画的。

    “额……”看到秦问天竟然点头,那年轻的俊逸的面容上带着理所当然的神色,诸位神色越发有趣,仿佛这画卷,真的是他画的……

    那长老打量着秦问天,露出几分古怪的表情,尤其是秦问天的神情是那般的坦然,一本正经,这神纹画卷,可是他从雪鸢手上借来的,雪鸢应该和秦问天没什么交集吧,这幅画,何时成了秦问天的,更可笑的是,他说,是他画的。

    “帝星学院的学生,都和你这样不要脸吗?”那长老憋了半天,吐出一道冷音来,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侮辱性。

    虽说如今的秦问天在帝星学院地位非常,但是在他皇家学院也敢如此大言不惭,不得不说,是自取其辱了。

    不少人本从秦问天身上移开了目光,不过此刻却又有了几分兴致,这家伙,似乎挺幽默的。

    “小家伙,我听朋友说过你的传闻,神兵阁能够刻制出三阶神纹的少年天才,但是,你可知dào 这幅人形神纹意味着什么?对于这种充满创造性的神纹,即便是年长的三阶炼器大师,刻制这种神纹都有些难度,更何况是创造,年轻人还是有些敬畏之心比较好。”

    只见在画卷旁边,有一人炼器师对着秦问天劝了一声,语气有着几分教xùn 后生晚辈的口吻。

    见到此人开口,顿时不少人炼器界的人都露出尊敬的神色,这老者本身便是一位三阶的炼器大师,地位非常尊贵。

    在秦问天的身后,牧柔有些郁闷,秦问天这家伙是怎么了。

    走上前,她拉了拉秦问天的衣角,轻声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秦问天眼眸转过,看着身旁的牧柔,很认真的道:“这幅画真的是我的,而且,是我昨天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牧柔愣了下,看着秦问天那认真的表情,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而且,以她对秦问天的了解,秦问天,不至于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那么,秦问天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然而,这幅在皇家学院引发巨大风波,且引发炼器界震荡的神纹图卷,是属于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即便身为当事人的牧柔,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但牧柔渐渐的相信了秦问天,不过,秦问天的话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更是成了天大的笑话,这样一幅能够引起动荡的颠覆性神纹图卷,只是一份生日礼物?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生日礼物,荒谬至极。”那老师更是不屑,冷哼一声,秦问天的话,越来越让人感到可笑。

    “即便你要编理由,也得编个像样点的吧,秦家小子?”

    此时又有一道声音传来,秦问天的眼眸朝着说话之人望去,是熟人,星河公会的木青。

    “像你这样的人,看一眼我都会感觉脏了我的眼睛,更不用说对你编什么理由了。”秦问天看着木青说道,他依旧是实话实说,每次看到木青那张平静而又带着淡淡高傲之意的面孔,他总会想到这幅皮囊之下的肮脏灵魂。

    如若可以选择,他都懒得看木青一眼,所以,他很快将目光从木青身上移开了,既然现在他还没有能力让木青为昔日的行为付出代价,那么,他便尽量少恶心到自己。

    木青听到秦问天的话脸色瞬间寒了下来,随即冷冰冰的道:“对于长辈没有一点的敬畏之心,大概也是秦府这样的家教才能够教得出来,难怪会出一家叛逆了。”

    木青的话,比之秦问天更加的苛刻,更毒。

    “欺骗我前往星河公会之后又直接将我和秦府出卖给了叶家,贪图天雍城星河分会炼器师的神纹,很难想象,你这样的人竟还奢望他人的敬畏,你那张脸的脸皮,该有多厚。”秦问天摇头说道,他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去看木青一眼。

    木青的眉头皱了起来,周围的人群都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却听皇家学院的那位长老再次开口。

    “我不管帝星学院是怎么教你的,但这里是皇家学院,如你这般不知自爱的少年,我皇家学院,不欢迎。”那长老看着秦问天,缓缓的道:“所以现在,你可以滚了吗?”

    那皇家学院的长老有着几分居高临下之意,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他还没见过这般嚣张的学生,而且,还是帝星学院的学生。

    “我倒是想走,但问题是,你们皇家学院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拿着我的画在这里展览,然后就这样将我赶走?”

    秦问天依旧是很认真的表情,看着许多人都无语了起来,甚至,皇家学院的弟子已经在开始起哄,怒骂道:“还真没有见过这般无耻的人。”

    “我若是他,现在有多远滚多远了。”

    一道道声音传出,都不是那么的友好,毕竟,这里是皇家学院。

    对于秦问天而言,这里,充满了敌意。

    “要我动手赶人吗?”只见那长老往秦问天所在的方向踏了一步,强烈的气势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

    但此刻,秦问天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容,笑得很灿烂。

    “皇家学院代表了皇家颜面,在楚国皇城,除帝星学院外的第一学院,我以为在很多事情上,能够有足够的度量,但显然我错了。”秦问天看着对方,缓缓的说道:“当然,事情很快就会清楚,你越是如此,到时候皇家学院的脸面,恐怕越是难看。

    看着秦问天那认真的神色,少数人甚至都隐隐有些动摇了。

    秦问天没有理由在这里胡闹,莫非,如此荒谬的一件事情,会是真的?

    “天运坊已经是着手查此事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秦问天再度说了声。

    “简直是无稽之谈。”那长老冷叱一声,什么时候又和天运坊有关了?

    就在此刻,外面有身影漫步而来,赫然乃是天运坊的人。

    他们步入人群的前面,看到这边的情景,不由得暗骂驻守皇家学院的负责人办事糊涂,如若送到了牧柔手中,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此刻这样的局面,当面揭穿的话,皇家学院的脸往哪里放。

    “长老,能否借一步说话。”那天运坊的负责人对着皇家学院长老开口道,使得对方眉头皱了下,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有什么事情还是摊开来说,我找天运坊帮我运东西,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还准bèi 偷偷摸摸的私下解决?”秦问天看着那走来的几人,平静的说道。

    “哼。”那帝星学院长老冷哼一声,对着天运坊的人道:“有什么事情,说吧,不必藏头露尾。”

    那天运坊负责人神情尴尬,随即只见他对着秦问天和皇家学院长老各自躬身一拜,道:“这件事情,错在我天运坊。”

    这样的一幕,让诸人感觉更加奇妙了,似乎,这幅画卷的来历,可能真有问题。

    天运坊首先向两边道歉,倒不愧是楚国三大坊之一。

    “长老,这幅神纹图卷,可是来自皇家学院学员雪鸢的手中?”天运坊之人问道。

    “是的。”那长老皱眉,却依旧点头。

    “这样的话,这幅神纹画卷的主人,应该是帝星学院学员秦问天所有。”那人再次对着皇家学院长老欠身。

    但是,此刻的众人已经没有人注意他的动作了。

    他的话音,如同在安静的空间响起了一记闷雷,使得许多人内心狠狠的颤了下。

    这是笑话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未免也太冷了些。

    这样的剧情,似乎太戏剧化了些,这要让皇家学院的脸面,往哪里搁?

    尤其是在片刻之前,皇家学院长老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掷地有声。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