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踏歌而行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斩杀两人,脚步片刻不停息,向着冥鸦所指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脑海中回想起刚刚以虎魄斩杀那两名修士的情景,心中不由暗自激昂。体内的杀气更加的浓郁,每踏出一步,身上气势就高涨一分。

    快慰!!

    在以虎魄拼杀时,帝释天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每一寸血肉都在不断的跳动,散发出一种异常快慰的感觉,那是一种欢快,血液在欢畅,那似乎是一种天生的本性。对战斗的渴望,对那种刀刀见血的战斗深深的向往。

    战斗,不断的战斗。

    百兽之王的体内,流淌的是战斗的血液。上古妖修那种战斗天生的本能,也在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使得他身上涌现出一股浓浓的战意。一股不吐不快,激荡的心情在胸中不断的回荡。

    在上古时,几乎所有的上古妖修。对于武道,对于战技,都有着无可估量的天赋,拼杀起来,每一次都是异常的激昂与热血。那是力量的碰接,那是战技与战技之间的较量。对比,那种战斗,在上古,方是妖族中最强大的手段。

    传说,在上古时,强大的妖修。随意就可以以战技将虚空打破,踏碎星辰。捏拿日月。那种惊天动地的神通。几乎是强大的体现。

    一直以来,帝释天战斗起来。大多凭借的都是七罪妖琴乃至是自身虎啸音波来对敌,强虽然强,可却少了那种恭恭到肉,刀刀见血的那种真正战斗的独特感触。感受那种热血,那种战斗的快慰。直到今天。

    只一刀下去,生生斩杀两名修士时,刀身在划过他们身躯,他们血肉中的那种快感,是无法说的出来的。

    这是男儿心中的血性那种独特的战意。这种无法言语的心情在胸中不断的回荡,让他心中有种想吐可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眉头一挑。煞气洋溢在眉宇之间。冷傲,无比的冷酷。

    前世曾看过的一首歌诀禁不住的浮现在脑海中。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口中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句歌声。这杀人歌,这男儿行。当年在第一次看到这首歌谣时,他心中就曾涌现出无数豪情,胸中七血翻滚,恨不得置身在古时那铁血战场之上。当一回真正的男儿。

    这句歌声一出,每吐出一句,胸中那盘踞着的无穷战意就仿佛是多出了一个匣口一样,直接破体而出,通体都浮现出一种畅快淋漓的舒畅感。心神都似乎在这瞬间,达到了一种升华。身上的战意,每吟出一句,就高涨一分。脚下的步伐亦向前踏着节奏而行。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嗷!”。

    心神激荡,整个人毫无征兆的踏进一种难以言喻的境地中,每踏出一步,心神就似乎开始蜕变一分,在歌声中升华,脑海中浮现起自从重生在这紫金大陆上,所发生的种种;心神沉浸在那杀人歌中。整个人。真正的开始慢慢的融入到身处的这个世界当中。虎魄乃本命神兵。心神相合下,也不由的在刀身上发出虎啸之音。刀中霸气更加凛然。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象奔懦民泣。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

    “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

    一声声充满杀意的歌声在这片枯骨荒原上不断的回荡着,远远的传出去。冥冥中,歌声似乎能引动天的。帝释天头顶的天空,竟诡异的浮现出一种可怕的血红色。血色中,隐隐中有无数金戈铁马,杀戮之音。

    踏歌而行,一步一吟。口吐歌声鬼神惊。心神不由自主的进入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地当中,空明,不,是一种莫名的升华。在以虎魄第一次杀戮,彻底的激发出帝释天体内那种天生的战意,那种杀戮的本性。又在这首道尽古今男儿血性的杀人歌中,蓦然竟引起一种共鸣,自然的沉浸在那种意境内。

    枯骨荒原中,当年就是上古的战场。杀戮之地,残余在这片荒原中。不知道埋葬多少的盖世英豪,杀人歌一出,在这片荒原传开,亦出现了一种谁都想象不到的景象,引出了那潜藏在而川;,不知道多少英杰的共鸣。隐隐中,在枯骨荒原下小才儿似道懵懂的残影冒了出来。围绕着帝释天发冉惊世咆哮。

    鬼哭神卑!!

    这些皆是自上古陨落无上强者残留下来的一缕神魂。本来应该长眠于地下,可帝释天却在这荒原吟唱一曲令鬼神惊的《杀人歌》,歌中那无比豪情,竟令无数残魂自地下觉醒。不断的自地下冲出,围绕在帝释天身边。

    可此时,帝释天整个心神都仿佛彻底的沉浸在那歌声当中。对外界无任何知觉,只是一步步踏歌而行。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

    “锵锵锵!!”

    那无数残魂似乎亦沉浸在歌声中那种暴戾的张狂当中,竟纷纷敲动手中的兵刃,发出无数杀戮之音,衬托歌声。那种惨烈的气息。在荒原上空回荡。更加古怪的景象出现了,一具具残破的神魂随着帝释天一步步向前,扑进他的身体中。

    在他额头,紫色王纹以一种难以估量的速度,疯狂的跳跃起来,迸发出璀璨的紫色神光。每一具神魂。都自然的冲进体内,冲进王纹中。王纹慢慢的变成一团紫色火焰盘踞在额头。每有一具神魂冲进他体内,他身上的气势,就不由自主的高涨一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多了一种惨烈的杀戮。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黑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荒原上,鬼哭神嚎。整今天空变成一片血色。

    “这是怎么回事,荒原上怎么会变成这样,天啊,这些全都是埋藏在枯骨下面的神魂,怎么会跑出来。莫非有大凶出世。”

    “大家快听,这歌声,这歌声好”好霸道。是谁在唱。”

    “难道这些神魂就是被歌声给引出来的。这歌,是谁作的。我听着都有种热血沸腾,想要挥刀杀人的冲动

    此时,在荒原上,可不仅仅只有帝释天一个,还有一群修士在,歌声在荒原上回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歌声越来越大,不单响彻荒原。更走向整个南蛮不断的回荡而去。所有听到这首《男儿行》,这首《杀人歌》的,不管是人,还是妖,乃至是那些还未曾诞生灵性的飞禽走兽,体内都不由自主的兴起一种万丈豪情。

    此时,就在帝释天的前方。有一群黑衣修士面色惊慌,带着恐惧与疑惑的神情倾听着在耳边响起的歌声。其中赫然就有当年跟帝释天动手拼杀过的那对男女。几乎所有在荒原上的修士,全部都在这里聚集起来。

    “啪嗒!!啪嗒!!”

    脚步沉稳无比,口中高歌依旧: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讫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天地千万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杀!杀!杀!!”

    身体依旧向前走,手中拖着虎魄,无数神魂在源源不断的以其为中心。疯狂的涌进他体内。此景象,端的诡异到了极点,只怕再强大的人看到如此景象,都要当场吓的将眼珠子给掉下来。

    三个杀字吐出,那激荡的杀气,直接冲天而起,贯穿天地日月。激荡的整个荒原都剧烈的颤动起来。

    长在荒原上的万骨噬魂树纷纷发出诡异的呼啸,异常的邪异。

    一首杀人歌,竟不可思议的引动整个荒原,产生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变化。

    而引起这一切的帝释天却依旧沉浸在那莫名的意境当中。根本就不清楚会有如此变化。更加不清楚。这一变化,将会给他带来何样的蜕变与未来。

    “这歌,是,,帝释天?”

    百花谷中的晨曦,脸上瞬间发生变化,豁然站起,难以置信的看向枯骨荒原。

    首男儿行让我心情也相当激动,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万妖现在才开始真正铺开,接下来漏*点无限让我们伴随男儿行,一齐向肃杀出一条血路顺带求点票,什么票都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