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琴为心声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个晚上的静修。先前受到的损伤。在妖躯强大的恢复兄已经彻底的愈合,体内的妖元,精气神也全都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仪容,不紧不慢的向门口走去。心中却暗自惊疑,没有想到,琴家派来教他琴艺的人,竟然会是琴心。

    “吱呀!”。

    紧闭的竹门在一声轻响声中打了开来,帝释天走出竹楼,看向外面,一道靓丽的身影赫然就站在竹林中,素白仕女装穿在她身上,格外的相配,身上清雅的气质宛如天成,脸上有一层白纱遮掩住,无法看到容颜,却也能从其他地方上看的出,其容貌,只怕绝不普通。

    “原来是琴心姑娘,没想到竟是由你来教我琴艺,要是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勿怪。

    帝释天看着琴心,目光清澈,并未向寻常修士一样,张口就是献媚讨好的话语。他不求人,学艺用的是宝贝换来的机会。彼此只是交易,并没有相求。彼此不相欠,就算是面对琴心,一样毫无心理负担。要说美丽,在万妖谷中的白狐稳胜她一筹。

    所以,能以一种常人没有的平常心对待。

    这种别样的对待。却是让琴心眼中闪过一抹异光。轻声道:“一日之即在于晨,清晨最为幽静,百物复苏,万物初醒,旭日初升,正是学习琴艺的最好时刻。我琴家收了你的礼,自然要负责教会,琴家这一代中,刚好琴心学的就是琴。所以,自告奋勇前来教帝兄琴艺。你,不会是不欢迎吧。”一双眼睛眨了眨,似乎会说话一样。

    “哪里的话。琴姑娘能亲自来教我,那是我的福分,哪里有不欢迎的道理帝释天点点头,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了一张深紫色的七弦古琴,这张琴,乃是在琴境中得到的,虽然还是器脸,不过,要用来弹奏的话,绝对不成问题。

    七罪妖琴是他的本命法器,品次之高,足足是极品,堪比法宝,正所谓,财不露白。拿出来,难保不会被人发现其中的特异,所以,帝释天并没有拿七罪妖琴,而是拿出这张普通的古琴。

    琴心看了一眼他拿出的古琴,淡然一笑,颌首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用太客套,今后还需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处,这样称呼未免太过生冷了,以后。我就叫你帝大导,你就称小妹琴心吧。”

    “也好!!”

    这些小节,并无需太过在意,帝释天早就知道,要学琴,自是不能,所以。在竹楼前,也建造了一座小竹亭,正好用来做教琴的场所。两人进到凉亭中,分别坐下,琴心的琴,也放在桌上,是一张由梧桐木制成的七弦瑶琴,看其品质,隐然也是极品的法器,端的是不凡。

    拿出琴,琴心似乎并没打算一开始就教琴,为是睁着一双妙目,落在帝释天身上。红唇轻启,道:“琴乃乐器,乐器种类繁多,有笛,有箫,琵琶,二胡等,惟独在世间琴最为为人所熟知,古人书中,有“琴棋书画,之语。琴字,排在最前,视为修养六艺中最能陶冶情操的一种。琴心见帝大哥竟可舍弃十件在修仙界中都可以说是难得珍宝的器脸,为的却只是学习世俗中的琴艺。心中颇为好奇,敢问帝大哥一句。在帝大哥心中,琴为何物?”

    说完,一双清澈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帝释天。

    说起琴,在前世中,可谓是华夏自古以来,最为宝贵的瑰宝,国粹。在古代历史中,琴从未消失过,几乎是贯穿无数思想的纽扣。

    帝释天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隐隐有一丝缅怀,又似乎陷入到一种遐思当中。良久,才毫不躲闪的对上琴心的目光,沉声道:“琴为心声!!”

    帝释天曾在前世看过一篇记载,让他记忆尤为深刻。上面对古琴的评价,奇高。

    言:古琴,目睹了中华民族的兴衰,反映了华夏传人的安详寂静、洒脱自在的思想内含。古德先贤的理想,往往通过琴来表达。伏羲、神农、黄帝、虞舜等都有造琴的传说,而且,在琴界中流传很广,而孔子、庄子等大家也都是琴学大家。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境界,在古琴文化中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春秋战国时期,可谓是百家争鸣,是华夏各种思想碰撞最为激烈的时代,活动在思想舞台上主要有道家、儒家、墨家、法家、名家、纵横家、阴阳家、杂家、农家等九大家。各家学说各有差异,但这九大家的思想,一直共存于华夏人的头脑中,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大特点,是因为华夏人深知各种思想的共进处:自心洒脱。世道安详。此内心之声的表达。正是琴心虽诸家思想各不相同,但都同样对琴有着特殊的好感。琴,融汇百家神髅,尽展人心深处的恬静安详潇洒自在之声。所以,人们才说,琴是华夏文化的卓越代表。

    琴声即心声。

    帝释天虽然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时代,可却能想象的到琴的那种至高境界,琴,也堪称是天地中乐器之首。

    所以,在看到那古卷中的神曲,他才会毫不犹豫的将本命妖器塑造成一张琴,琴为心声,我心即琴声。

    “帝大哥果然是爱琴之人。琴声即心声,说的真好。”

    琴心眼睛明显一亮,在紫金大陆上,并没有和华夏一样,不过,琴为乐器之首,乃是最先出现的乐器却是一致的。帝释天一句话,无疑是说出了琴的真谛。

    “我只不过是一个对音律一窍不通的人,说的只是我认为的一些浅显的理解帝释天神情淡然,并没有居功的意思。

    一个清晨,琴心并没有立即教琴,只是说起一些琴的历史,琴的典故,和一些乐理上的事情。毕竟,帝释天只是一个初学者。可以说,什么都不懂,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从头开始学起,学习音律,学习如何看琴谱,看乐谱,古琴上的琴弦,每一根又代表着什么,发出的琴音是高还是低,韵律如何。等等。

    教的,只是理论,关于技巧,可谓片言未语。不是不教,而是需要按部就班。一点点的领会到其中的要领。就好比是小孩子学走路一样,先学乐理以及基础,就好比步步往前走,而突然就去学技巧,无疑是连走不会,就去学跑。不摔交才怪。更加怕的是,到时候连具体在说些什么都分不清楚。

    以帝释天的心志,对于这个道理,自然不会不明白,所以,一点没有着急,反正,在谷中的时间可谓相当的充沛,他的规划是用一年到两年时间来学琴,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时间上的问题,这些基础,凭借他的脑袋,自然是能很清楚的理解并吸收过来。

    化为自己的东西。真正的会,真正的懂。

    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琴心每天也就只是在清晨的时候教上一两个时辰。其余时候就任由帝释天自己做其他事情。

    不管如何说,帝释天的学琴之路,终究是踏出了第一步。

    在帝都中内的一座府邸中。华文武正与一名少女一起待在书房中。华文武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似乎难以自制一样,不停的在书房中走来走去。

    口中不由的叫道:“太好了。帝先生果然就是帝先生,白天才答应要帮忙,晚上就亲手将供奉殿给毁了,六名供奉,全部死的连踪迹都没有,华清啊华清,我的“好。弟弟。供奉殿没了,我看你还能要出什么花样来,你要争皇位,我就打掉的爪子。”

    眼中光芒闪烁。显得兴奋难平的神色,脸上,露出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隐隐有一种锐气。

    帝都中供奉殿被毁灭的消息,早在一清早就已经传到了他的耳中。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帝先生动手了,心中对于帝释天的强大,更加有了一个直白的认知。想到那宛如魔神一样的身影,就有一种敬畏。

    对于帝释天所提出要尊图腾的要求,更加不敢有半点异议,只想。等一登基,就将这件事做好。一定要牢牢的抓住帝先生的大腿。

    “文武,这帝先生,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供奉殿在他的手中,竟如此的不堪一击。”少女满是惊讶,在知道这是自己弟弟请人做下的后,她心中的惊讶就没停过。以前她也听华文武说过有办、法对付供奉殿,却没想到,这手段。来的如此直接,如此的霸道。

    隐隐中,对站在自己弟弟身后的什么帝先生,起了一种好奇之心。

    “皇姐,帝先生的事情我不方便多说,你只要知道,他是一位奇人就行,绝对不能得罪。”华文武深吸一口气,脸色变的沉稳起来,道:“父王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我问过太医,只怕撑不了几个月了。

    我的“好,弟弟,没了供奉殿,也就没了与我争的资本,不出意外,皇位一定是我的。不过。为免父皇驾崩时,其他两国有什么动向,还要请皇姐你调动你的“天凤军团。前往边界。以防万一,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