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生死一线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又城墙上掠出来的自然是准备回琴音谷的帝释天。区区览旧。连江湖中的武林高手都拦不住,何况是像他这样的妖族,轻易的就出了帝都,稍微一看方向,就往回去的那条道路上走去。

    不过,只往前走出几步,帝释天的脚步就停了下来,眉头紧紧深锁,眼睛眯起,迸发出缕缕寒光,向四周扫视过去。

    那黑影看到,早就藏身在一株大树后,全身气息收敛,不露出分毫,连目光都不向帝释天身上落去,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块毫无生命气息的石头一样,让人楞是察觉不到,就连帝释天的妖识在他身上扫过,都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只当是一块石头给略过了。

    “怎么会这样,附近明明没有其他危险,为什么我会突然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帝释天驻足在原地,眼中光芒闪烁,刚刚,就在他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心绪不宁,心情无原由的变的相当的烦躁,这种心血来潮的经历,他并不是第一次有,当初存南蛮的时候,就是因为这冥冥中的感应。才在最紧要的关头一举救下了小白。

    现在莫名其妙的又一次有这种感觉,而且,还带有中强烈的危机感,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危险正在靠近一样,这种感觉。让他全身寒毛都不由自主的狠狠炸起,这才会在突然间驻足不前,并以最快的速度往四周扫视了一遍,却楞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

    “莫非又是什么和我有关的亲人有了危险,才会起这样的预兆。”

    再三探察后。依旧没有所获后,他的心中自然的浮现出这个念头,毕竟,心血来潮这种事情,一是关乎自毛,二是关乎到与自己有关的人,现在,自己这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那就意味着,可能是与自己有关的亲人有危险了。

    “会是谁呢?”

    帝释天暗自猜疑。不过,想了想,虎妈妈与弟弟在万兽宗就算有危险,只怕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是南蛮,那就有可能是小白遇到了危险,而南蛮中。又有白狐这样的强者照看,按道理而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才对。

    沉思片刻,无法确定下,也只能将这些念头放在心里,停下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去,不过,在走的时候,却也多留了一个心眼,妖识不断的向周边扫视,警怯着一切事物,全身上下,一股股劲力自然的提起,两只手臂上,肌肉块块盘结,经脉似虬龙一样在皮肤下涌动着。暗自警惧。

    “啪嗒!啪嗒!!”

    脚下的步伐;以一种沉稳而有节奏的方式,一步步的往前走去,每一步间隔的时间。几乎是相当的,跨出的距离,都异常相似。

    “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帝释天越往前走,心神就越是不停的狂跳,那种出于百兽之王天生时危险的警觉在告诉他,这附近,绝对有着致命的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本来向前走出的步伐顿时一转,猛的就往回一转,身形如电般。疯狂的向来时的帝都冲了过去。

    “瓒!!”

    就在他这一转身要离去的时候,黑暗中一道血芒闪出,如闪电般对着帝释天后心刺了过来,这一击,当真是无声无息,快的难以想象,所过之处,空气连一丝波动都没有,简直就是诡秘非凡,要是稍微不注意,当场就会被这血芒刺给正着。

    然则,正全速向前奔行的帝释天,背后好像是长了一双眼睛一样,身体说停就停,一动一静间的转变,速度之快,之突然,让看见的人,禁不住有种要吐血的冲动,脚下步伐往左一踏,身形顺势一转,血芒本来击向的是背心,可这一转,却变成了左手臂。

    “唉!!”

    似乎不逊色于武修的**在血芒下,轻易的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一股鲜血飞溅而出,可帝释天却丝毫未曾因此而有半点迟疑,不知道何时,左手中赫然抱着七罪妖琴,右手往上一搭。重重一拂。

    “叮咚!!”

    一道晶莹的残月型音刃瞬间轰在那道血芒上。“叮。的一声脆,响,血芒被击的在半空中颤动不已,显现出身形来,却是一根通体血红色的血勾,血勾倒飞出去,飞出五丈远时,一只手轻轻的将其握在手。

    霎时间,一道浑身仿佛披着黑暗的身影出现在帝释天面前。

    这些,说起来长。实则,所有的事情,不过只是发生在一眨眼之间。

    “好手段,好一件法器,我不明白,你究竟是如何发现我的。

    那兴愕,不是别人。正是直守侯在众里。等待着帝释天的万公”涛看向帝释天,在他受伤的手臂上扫视一眼,再落在七罪妖琴上,最后才看向他的脸。

    只有身在其中,才能察觉到,帝释天刚刚的一翻举动并不简单。

    突然往回逃窜,引的万涛下意识的马上出手,露了形迹,而且,在逃时,看起来是全力遁走,却又能在关键时刻,说停就停,说避就避,单凭这点,就可以看的出,帝释天在这转念之间,竟安排了如此多的后手。

    逃并非逃,而是故意要引出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阁下是谁,如果我没有看错,我从来就没有和你见过面,更加没有结怨,为什么要突然在这里埋伏对我下杀手

    帝释天心中凛然,眼中精光四射,死死的盯在万涛身上,在心中警兆不断的情况下,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使出了一招“引蛇出动”果然将隐藏在暗处,自己又无法探察出来的敌人给引了出来。这一看,却是心神狂跳,面前的人。他竟无法彻底的看穿其修为,不出意外,几乎十成十就是一位结丹期的修士。

    “我乃血云宗中弟子万涛,没有仇怨?”万涛冷笑一声。道:“你莫非忘记了你在琴家招亲时碰到的血印衣,提醒你一句,他是我的小师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师弟他就是陨落在你手中的吧很古怪,说道血印衣时,他的话中不单没有半点悲愤的意思,反而透着一股子平淡。两道目光,似乎能直视人心一样。

    “血印衣?”帝释天一听到这,哪里还不明白究竟是从哪里惹来的祸事,不过,要他在这个时候承认,那自然不可能,淡漠的道:“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想要杀我帝释天,凭你还不够资格,我的命,除了我自己,谁也拿不走。杀!”。

    帝释天眼中神光一凝,心念一动中,身体之外,瞬间,一柄柄漆黑无比的残月型妖雾刃就凝结出来,足足有二十余柄,一出现,就围绕着他周身上下,快速的飞舞着。飞舞中,既然将所有的要害,全部覆盖在防御中。

    “去!!”

    帝释天断喝一声,二十柄妖雾刃中顿时就分出十柄,对着万涛毫不客气的轰杀过去,这一扑杀,立即就将他周身上下,全部覆盖在刀刃的攻击下,隐隐中,更封死了他的后退躲闪的位置。

    刀刃,每一柄都薄如蝉翼,速度快如闪电。掠过之后,空气中竟明显的能看到一种被切割开的痕迹,“嗤嗤,声不断响起。

    妖雾刃随着帝释天变强而不断的变强,现在的刀刃,连中品的防御法器都能切开,这一动手。更是如雷霆万钧,呼啸而下,凌厉的杀气扑洒而出。

    “卑!!”

    万涛眼中只有一抹冷笑。左手中的血勾脱手飞起,飞到半空中,勾自一颤,诡秘的分化成无数道血芒,并在半空中,快速的交织起来,形成一张巨大的血网,好像在捕鱼一样,对着那扑杀而来的刀刃,了过去。

    “噗噗唉!”。

    如果说帝释天的妖雾刃是代表着强大的攻击力的话,那这张血网就好像是至柔的柔水一样,刀刃斩在血网上,网上自然的发出一股诡秘的柔力,将这股力量瞬间分化开来,散播到整张血网上,同时,丝丝血气冒出,涌上刀刃,刀刃诡秘的在血气下开始溃散。

    这血气中,竟带有浓烈的腐蚀之力。

    转眼间,十柄刀刃生生的被腐蚀的干净,而且,血网并没有消散,当头就向帝释天一网罩了下来。

    “想杀我,我帝释天的命岂是这么好拿的

    帝释天身上猛的升腾出一股惟我的气势,这股气势一出,天地中,自然的出现一股惟我独尊的霸道气息。额头王纹在疯狂的跳跃,仿佛要彻底的燃烧起来一样。

    “嗷!”。

    心念一动,妖府中。一股股精纯的妖元好似滚滚长江,源源不断的冲进体内,并快速的涌到喉咙中,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在喉咙中运转,当妖元积蓄到一个顶峰时,帝释天眼中迸发出宛如实质一样的精芒,猛的张开嘴,一声虎啸咆哮着滚滚冲出。

    “轰隆隆!”。

    虎啸霸气凛然,百兽之王,万兽之王的气势,全在这一吼中彻底的展露出来,脚下的大地,好似地龙翻身,诡秘的呈现出一种波浪形,疯狂的震动起来。地面上的所有石块,当场震成赤粉,四周的树木,纷纷炸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