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杀入洞中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哈哈!!帝释天果然就是帝释天,不单名字霸道,而心”四更疯,好厉害的虎啸。”武无敌眼中异彩连连,口中不由发出一阵大笑声,战意昂扬的叫道:“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你专美在前,排云掌!!”

    武无敌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这可怕的战斗而产生畏惧之心,反而自身的武者之魂散发出更加高昂的战意,身形一动,直接“移形换位”落进天池当中,双出一个古怪的招式,往身前一抓,顿时,一条七彩水流从池中摄到身前。

    随着双掌一转。水流竟诡秘的化为一团七彩的云雾,接着,这团云雾就在武无敌往前一堆之即,如排山到海一样向前层层压去,一股推云拨雾的意境充斥在这一掌当中,宛如真的可以推开天上的云彩一样。

    气势之蓬幕。浩瀚无匹。

    在排云掌下。数十名妖魄竟被当场轰的身形溃散,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精气冲进他们生前的兵器当中,然后,垂直落下,掉进天池中。

    “破天拳!!”

    武无敌展现出武修者的强悍武体,没有用出任何的兵器,双手握拳,一恭沽稳的向前轰出,每一拳,看起来并不快。可拳中似乎潜藏着一股能将天打破的意念,而且,他的拳中,有着拳意,有意念的拳,才能称之为武技。

    任何敌人。在这股能将天打破的意念中,自身的胆气都会被压制住。不单是意境,其中更是蕴涵着这么一股浩瀚的可怕量。

    武修修武。手中没有武器。全身上下,都是最好的武器,一拳一脚,都有着可怕的量,周身各处,随时都能化为攻击的可怕利器。几乎一冲进天池,被他打碎的妖魄,就已经不下十名。武修的强悍,存他身上,展露无疑。

    “帝兄和武兄都出手,我水无痕又怎么能站在这里看热闹。

    水无痕看到,淡然一笑,身体腾空而起。手中“山河扇。豁然张开,扇中的画面亦清晰的显现出来,一副大好的山河景象尽数浓缩在这一副画中,落在扇中。

    仿佛真的囊括了整今天下的山河一样。

    山河扇对着天池中妖魄一扇,顿时就看到,在扇中本来画有的一座峻峭的大山。竟在扇身泛出阵阵异光时,瞬间脱离出来。

    “轰轰轰!!”

    这本来虚幻的山峰,竟诡秘的显现在半空中,化为一座高大的神峰,神峰更是在几个呼吸间,剧烈的变大,转眼间,已经变的有数十丈高大。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发出厚重浩瀚的沉重气势压向天地。

    在神峰下的空气,似乎都被彻底的凝固住了一样。一压下去,宛如天塌一样,对着诸妖魄压下去,看看,天池中几乎所有的妖魄都覆盖在这座神峰下。似乎是要一举将所有的妖魄全部给灭杀掉一样。这样的手笔,当真是不可谓不大。

    尔是只有你们才有手段,看我的“一剑裂地。”

    玄心剑宗的陆子凌看到一个个全部出手,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气势蓬勃,他本身就喜欢站在人目光最多的地方,哪里肯在这个时候示弱,冷笑一声,一把抽出背后的古剑,剑身漆黑,对着天池就是一劈。

    剑修战斗起来,并不和那些修仙者一样,用飞剑你来我往,看起来,似乎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殉丽无比,他们很直接,并非以飞剑的方式战斗是以直接握进战,剑是伙伴,岂能离身。一剑挥出,剑气如虹。

    包裹在古剑四周,形成一柄接天连地的凝练剑光。纵横数十丈,一剑遥遥劈下。果真有一股子能将大地都斩成两半的凌厉剑意。

    “杀悄!!”

    “大家一起上。这么多妖魄,要是灭了,那我们能拿到多少的器胚。杀呀!!”

    这些修士【来就有一种隐隐以武无敌他们为首的趋势,这一动,一声大吼,马上。这聚集在附近的两百多修士,纷纷各使神通,有扔出一张张威力强大的灵符的,有直接捏出印诀,施展出法术的,有放出飞剑,有拿出法器,等等,全部对着妖魄杀了过去。

    “琴音。找到琴音

    其他人如何。帝释天丝毫不管,眼中笔直的看向天池后面,气势疯狂的向前冲去。所有挡在他面前事物,都将是他的敌人,都是他疯狂要毁灭的对象。铺天盖地的音刃撕裂空气。要将面前的妖魄全部撕的粉碎。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一时间。天池中,几乎被一股股可怕的气息所充斥着。

    妖魄虽然没有意识,可大部分可能抵挡不住帝释天他们这样凶猛的攻击。武无敌,水无痕,以及陆子凌的〖相当的可怕习绝非一般的妖魄能抵挡住“擅闯天池者。死!!”

    诸妖魄中间的三个妖魄中的那个男子,眼中满是杀意,身前那只紫色大鼓落在水面上。手中拿着两只鼓锤,冷酷的叫出一声,右手中的鼓锤高高扬起,一锤落在紫色大鼓上。

    “咚!!”

    紫色大鼓中。蓦然响起一道震天的鼓声,这鼓声,简直是可怕到极点。一圈圈以肉眼可见的波纹自鼓中散发出来,声音,宛如天空中突然响起千万道巨大的雷鸣一样,空气中,不单单是音波。更是一声声恐怖的爆裂声,密集的接连响彻天地。

    振的天地属!!

    帝释天发出的无数音刃在这鼓声中,竟一道道的溃散开来。重新化为虚无。可以劈开大地的剑光,也被震的崩溃开来。化为刻气,刻气再溃散掉,化为虚无,那由山河扇中飞出的神峰。山峰剧烈的颤动,上面的神光潇潇震动。似乎连神峰都要解体一样。

    几乎所有的修士,在这一刻,身体如遭雷噬,

    “叮咚!!”

    拿琴的妖魄在琴上一拂,霎时间,琴音变的刺耳无比,尖锐的声音,似乎要刺入人灵魂当中。

    “噗噗噗!”。

    大半修士口中喷出鲜血,身体剧烈的颤动※后抛飞出去,脸色徒然苍自无比。

    “铮铮!!”

    琴音未落。琵琶声又接着响起。这简直就是跟是火上浇油一样,当场,神峰剧烈颤抖,轰然破灭,化为一道黄光,遁进山洱扇中。

    这三个妖魄。可见。绝对是妖魄中最强的三个,只分别出手一次,就将所有的攻击瞬间化解掉,这样的量,堪称是可怕到极点。可以肯定,这三妖魄,几乎每一个都具有着丝毫不下于结丹修士的恐怖。

    “琴音,我要找琴音,谁都不能挡我。”

    帝释天眼中疯狂之色更加的强盛,身上的悲意更加的浓郁,眼中那丝清明,几乎就快要被悲意重新覆盖住,似乎知道,只要被覆盖住,他就再也无法情形一样,就要走向沉沦,走向毁灭一样,面对恐怖的妖魄,丝毫不退缩。

    身上悲意席卷天地。

    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柄漆黑的长刀,脚下一步步踏在水面上,沉重无比,身边飞舞的妖雾刃在长刀一挥中,“锵锵锵,化为一道道犀利的寒光≡着身前所有挡在面前的妖魄发出最强大的攻击。

    他的意念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过去,杀过去,杀掉所有挡在身前的事物,冲出天池,冲进那道溶洞中去。

    “砰砰碎!!”

    妖雾刃是帝释天自己创造出的一种犀利的攻击量‖利就是它们的特性,在帝释天的命令下,瞬间就斩破了身前数十名妖魄,不过,这些妖魄更都是没有意识的家伙,对于向他们攻击过来的攻击,丝毫不理会,纷纷只知道向帝释天发出最凶猛的攻击。

    所以,在他们破灭时,一道道犀利的音刃也如闪电般出现在他身。

    “砰砰!!”

    黑刀一刀刀向前斩去,将那些向自己要害攻击过来的音刃全部挡下,至于那些不是要害的,竟丝毫不去理会,一步步。坚定的向前踏出。每走一步。身前的妖魄纷纷破灭帝释天身上,各个地方,亦多出了一道道伤口。

    在他丝毫不逊色于武体的妖躯下,这些伤口都不深,虽然都在流血,却不会对他产生太大影响。

    浴血拼杀。一步步向前,浑身笼罩在疯狂与无穷的悲意当中,简直跟是一尊魔神在世。坚定的意念,让他没有半丝退缩的举动。

    “擅闯天池者。死!!”

    那名拿鼓的男妖魄被帝释天疯狂的举动所牵引。再次冷酷的吐出一句相同的话,手中的鼓锤再次敲在紫色大鼓上。

    “咚!!”

    这一鼓中的量,几乎全部向帝释天倾泄而来。

    “噗!!”

    身体剧烈的颤动,这一刻,帝释天的五脏六腑都似乎要在鼓声中被震的粉碎,气血逆涌,一口鲜血没有一丝意外的自口中喷了出来。

    找琴音,找到琴音。一定要找到琴音。

    疯狂的意念在脑海中不断的响起,眼中射出一种可怕的光芒,霸道,疯狂,悲凉。沧桑,等等,交织在一起,显的无比的恐怖。疯狂的看向那击鼓的妖魄。

    体内妖府中。炼妖缎的妖元如一条黑色长河,顺着与妖府连接在一起的妖脉,咆哮着冲出”炼妖鼎在旋转的同时。亦在不计后果的自缎摄取到的那些躯体当中抽取出海量的精气,这些精气只粗略的炼化,一小半被炼化成妖元,而大半却是只是粗略的炼化,就直接被甩出缎,要知道,惟有炼化成妖元,才能真正的成为帝释天本身的妖元。

    这类妖元,就算耗尽,也能快速的恢复,而没有炼化的,用掉了,那就是真的用掉了,永远无法恢复过来,是一种彻底的消耗。此时,帝释天却丝毫没有理会这些,只是不断的抽取着精气,一起顺着妖脉冲出妖府,灌注到体内。

    而这咆哮着的滚滚妖元,更是毫不犹豫的直接灌注到手中的那柄漆黑的黑刀中,黑刀是一件法器∶的是千年玄铁加以各种修仙界中的材料炼制而成,称的上是一件中品偏上的法器,还是一件兵器,足够适合结丹以下的修士使用了。

    现在帝释天毫无保留的将自身几乎全部的妖元彻底的灌注到黑刀中,黑刀的刀身猛然迸发出一股强烈到极点的黑色刀光,刀身不断的颤动,发出急促的刀鸣声。这刀鸣声中,竟带有一种呜咽的悲鸣,似乎感受到自身就要毁灭一样。

    “谁若挡我,谁就要死。”

    帝释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计一切代价,都要杀过天池,杀进天池后面的那道溶洞中去,在这个意念的驱使下,他体内的妖元半点保留都没有,全部灌注到黑刀中,不单是妖元,自身散发出的无穷悲意也在瞬间一同涌了进去。

    “咻!!”

    黑刀在刀中量积蓄到了一个极点的时候,瞬间脱手飞出,化为一道漆黑的闪电,如流星赶月一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那名击鼓的男子胸前。

    “咚!!”

    那男妖魄也有其他妖魄身上所带有的那股漠视生命的冷酷,似乎,他们的生命自一诞生,就是为了驱逐整个琴境中的所有入侵者一样,只要能击杀敌人,哪怕是舍切自己的性命也是一样。所以,看到黑刀破空而来。

    男妖魄两只手中的鼓锤同时擂动,重重的砸在紫色大鼓上,顿时,两道鼓声几乎连成一声,好似雷吼,轰然响起,在鼓的四周,一阵阵音爆接连炸起,凶猛的音波似潮水般向四周涌去。大鼓散发出的攻击,有大半直接向帝释天轰去,有一小半则是冲着黑刀涌去,显然,要将黑刀一起毁灭掉。

    “嗡!!”

    然则,妖魄的打算明显有些失策,轰向帝释天的,被妖雾刃挡下一些,枢的却被自行护主的七罪妖琴冲出,发出音波抵挡住一阵,却依旧无法彻底的挡住大鼓发出的恐怖音波,被轰的重新回到体内。这才真正的轰在他身上。强悍的妖躯都不由自主的发生剧颤,口中呕血不止,血液中隐隐竟带着一丝丝肉沫。

    可见,这一鼓,竟震伤了帝释天的内俯。

    不过,在震伤帝释天的同时,那名妖魄亦没有讨的到好去,只见,那黑刀在碰到由鼓中爆发出的恐怖量后,速度竟丝毫不减多少,刀中散发出无尽的悲意,破开前方的虚空,仿佛是乘风破浪一样,快速的来到妖魄身前。

    “砰!!”

    黑刀毕竟只是一柄中品略偏上的法器,并不是那些可以媲美法宝的极品法器,也不是真正的法宝,帝释天灌注到刀中的妖元与悲气几乎已经让黑刀本体难以承受,当时,才会发出那种可怕的悲鸣,现在又在鼓音的轰击下。

    黑刀在来到妖魄身前,几乎就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刀身再也无法峙,‘砰’的一声巨响,简直更是扔一一枚原子弹一样,蕴涵在刀中的可怕量轰然炸开,这一爆开,其威力,丝毫不逊色于一位结丹强者自爆且,还更加的恐怖。

    黑刀碎裂成无数块碎片。如天女散花一样,犀利无比,轰进附近所有妖魄的体内,稍微靠近一些的,身躯当场被撕裂的粉碎。

    那名击鼓妖魄更是首当其冲,被爆炸的威力彻底的覆盖在其中,几乎眨眼间,上百块碎片就落在他身上,这些碎片上,蕴涵着爆炸所产生的恐怖量,落在他身上,几乎就跟是切豆腐一样,当场就在他身上破开无数道口子。整个身躯,跟是一件破烂的衣裳一样。就连脑袋都在爆炸中炸掉半颗,这样的伤势,当场就要了它的性命。

    “轰!!”

    一声脆响,果然,那妖魄全身上下,裂出无数裂痕,整个身躯,一下子彻底的裂开,化为一缕缕精气,好似乳燕归巢一样。融入到那张紫色大鼓中。

    不单是它,旁边的那两名一拿琵琶,一拿玉琴的女妖魄也跟着糟了鱼池之秧,身上出现一道道伤口。

    “琴音,我要找到琴音!!”

    挡在身前的妖魄悉数全灭,帝释天眼中的那丝清明更加的薄弱,想都不想,身体快速的向前冲去,在冲的同时,似乎是本能的,一举将沿途的所有器胚全部收进储物袋中且,丝毫不影响到其速度,在身后拉出无数到残影,直扑进天池后的那道溶洞中。

    “哈哈,痛快,杀!!”

    武无敌仰天大笑,豪气顿生,看到帝释天竟硬生生的打出一条道路,不由目光明亮,脚下跟着冲向那群妖魄,各种威力强大的武技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当场就缠住那名拿琴的女妖魄,在这当口,其他人都没有半点迟疑,纷纷施展出各种压箱底的手段。

    水无痕手中山河扇连连扇动,不时的有一条滔滔江河滚滚而来,不时有神峰落下,各般攻击,尽在山河扇中,堪称是一件了不得的奇宝。法宝,这是一件真正的法宝,而且,肯定有着来历的法宝。

    陆子凌一道道剑光不断的劈斩而下,爆发出凌厉的剑意,毁灭一道道妖魄。

    只不过,这些妖魄全部都是悍不畏死,疯狂的反扑下,那两百来修士当中,又在短时间中陨落了一百多名,就连武无敌他们身上,都各自出现大小不一的伤痕。

    帝释天借着自爆的破坏力,竟一举将三名最强妖魄中的男妖魄灭杀,又将两名女妖魄轻创,让所有妖魄在那一刻,根本无法阻挡的住他的脚步,踏在水面上,好似浮光掠影。散发出浓郁的悲意,瞬间穿过事两名最强妖魄的阻挡,一举横穿了天池。

    那道漆黑的溶洞已经清晰的落在眼中。

    “进洞,进洞,一定要进到洞中去。”

    看到溶洞,帝释天渐渐被悲意覆盖住的目光突然闪过一丝清明,毫不犹豫的冲进溶洞中。溶洞的洞口看起来,就跟是某只凶兽的大嘴一样,仿佛随时都要将人吞入其中,整个洞口,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黑纱所覆盖。让人的目光,无法穿透黑纱看到洞中的事物。

    “呼……呼!!”

    阵阵诡秘的风吼声从洞中传来≡得更添三分诡异。让听到的人,心中情不自禁的涌现出丝丝胆战心惊的感觉〈中,有种阴森的气息。那风吼声,就好似是某种凶兽在呼吸一样。任何人站在洞口只怕都要迟疑片刻。仔细衡量其中的利弊。

    然则,帝释天却没有,一来到洞口,连半点犹豫,半丝迟疑都没有,身形如电般直接传过洞口前的那层黑纱,冲了进去,洞口的黑纱并没有因为有人穿过就消散,这是轻轻的翻滚几下,就重新恢复过来。

    那模样,就好像刚刚根本就没有人从中穿过一样,十分的奇异。

    进到洞中,眼前的景色却是陡然一变,并不是和洞口那样漆黑一片,反而这溶洞也不知道是由什么材料建造而成,四周的石头都散发出丝丝幽幽的蓝光,这光芒,是从四周的石壁上自然的散发出来的,蓝光闪烁,将洞中的事物照的清晰无比。只要略有修为的人进到这里,就能看的清四周的事物。

    摆在眼前,并不是笔直的通道,却是一连九道分岔口。这九道分岔口,每一条,看上去都几乎相似,很难分辨出有什么不同来。

    各自散发出的气息,都一模一样,让人看到,根本就不知道将要走哪条道路,哪怕心智在敏锐的人,来到这里,也要迟疑不定,再三斟酌。

    可帝释天却似乎感觉得到什么一样,进来后,身形依旧不停,对着其中的一道分岔口揉身就掠了进去。

    他的速度本身就一点不慢,在这陷入到古怪悲境当中,更是比平常要快上好几倍,若有人在这里,也就只能看到黑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这溶洞异常古怪,有一股股诡秘的风从洞中不时的刮出,发出让人恐惧的嘶吼声,而且,溶洞中的岔道极多,每到一条岔道的尽头,前面又会出现另外几道相同的岔道,这样的岔道,几乎无穷无尽,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一样。要是不知道具体的路径的话,只怕在这里转上几年,几十年,乃至是几百年,或许都不会有结果。

    虽然里面并没有什么握的凶兽或者妖魄,可这样的迷宫,却能将人困在这里直到寿元耗尽,死在这里为止。那种无边的孤寂,更加的折磨人心神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