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所向披靡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能不能拿到,仓看机缘若走到了。就代表是绿稍,一以出世的时候,若是机缘未到,这次只怕会是一次空幻,只能再等下次的机会∠竟,要取得绿绮琴绝非简单,其中的几道关卡,每一道,都极为的困难。”

    琴玄露出一丝苦笑,叹道:“别的不说,单单天池,里面的天池水神异无比,更是经过先祖的炼制。更加不可思议。琴境中的各种制作乐器的树木,竹子,玉石等。只要放到池中,短短时间,就会凝出器脸,诞生妖魄,要从这些妖魄面前过去,就不是一件轻易可以办到的事

    “若说妖魄能以力破去,可是。就算这样走到绿绮琴前,如果你不是有缘人,连碰触一下都不可能。”深吸一口气,道:“所以,能否带出。看的是天意,看的是缘分。若真到了绿绮琴出世的时候,那这次就一定能有人带出来。”

    琴境是琴家的禁地,琴家这么多年来,岂有不明白琴境中各种玄机的道理,那是一片由大神通开辟出的小空间,玄妙无比,若是没有接引,绝对没有人可以进的去,可以这么说,如果琴家在什么时候有难,直接往琴境中一躲,无论如何都不会灭族的。

    可问题是,现在的琴境并不是由琴家完全的卓控,里面的妖魄只要碰到外来者就杀,它们可不会看你是不是琴家弟子。所以说,琴家也不可能在里面居住的下来,进到里面,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死在妖魄的手。

    说起妖魄,就不得不说起天池。

    天池就是琴境中央的那道古怪的七彩古池。池中的水,叫天池妖魄水,此水,有着不可思议的量‰琴境结合在一起,只要将琴境中那些用来制作各种乐器的树木●石等物品扔进池中,过上一段时间,这些原始的材料,就会神奇的变成器胚,并且诞生妖魄。

    妖魄强大的,能有结丹之能,弱小的也有炼气之能,取决于器脸的品质,传说,这天池原本的能力更加的强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封印住了大半量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可就算如此,亦不可有半分视。

    琴境中,琴音依旧清扬,似乎专门在为所哼哼好奇心的人指引着方向一样,先是妖魄,在短短时间中,琴境中几乎所有的妖魄全部都聚集到了天池当中

    “啊!!”

    距离天池最近的一名修士亦是最先赶到天池前的人,一出山林,就看到眼前充满奇幻,泛出七彩之色的神秘天池,不过,他的眼瞳却在瞬间睁的老大,眼珠都差点,没凸出来,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恐惧。

    “我的祖师爷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古怪妖魄。这,这,这恐怕不下一两千具吧。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名修士满脸苦涩的看着前方。身躯一动不赶动,生怕一动。就会遭遇到那些妖魄猛烈的攻击。

    一两个妖魄,他或许还敢动手,可现在这上千具。他可没那泼天的胆子,只怕任何人挡在这前面。瞬间就会被轰成渣滓。

    砰砰砰!!

    山林中,一阵沉稳而且极为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听的出,来人每走一步,都是结实的踏在地上,每往前踏出一步间隔的时间,都分毫不差,或许,连距离都不会有差别。

    随着步伐声传来,一股如泰山一样的厚重气息扑面而来,气息中,蕴涵着浓浓的战意,带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质。让人一感觉到,就似乎要窒息的连呼吸都再难一样。这是一种纯粹的战意。

    只转眼中,就看到,一名体型足有两米,周身一块块健壮的肌肉完美的分布在各个地方,没有一丝的赘肉,覆盖在一身青色的武者紧身服饰下,更加直观的衬托出起武者最完美的体魄来,面容如刀削,异常坚毅,只是,脸上却长满胡须,显得极为粗豪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神光暗藏。

    身上只在腰间佩带一只储物袋,其他就没有半点零碎,连兵器都没有,赤手空拳,就已经散发出逼人的气势。

    此人一走出山林,看到眼前的天池,以及天池上数千的妖魄,眼瞳陡然一阵剧烈收缩,可却又猛然放开,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来琴境【就是想要见识一下琴家的琴境中究竟有些什么样的凶险。这些天,我打灭的妖魄足有数十。甚为过瘾,没想到这里还有如此庞大的妖魄群,用你们来磨砺我的武技,说不得能让我更进一层楼。踏进更高的境界。”

    这人话中,升起一股强劲的战意,似乎丝毫不畏惧这些

    战意高昂,种武者敢与任何强者挑战的意恰双发出来。

    武修,这是武修才会有的独特气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走进琴境中闯荡二十来天的武无敌,他进来,确实不是为了什么琴心招亲,而是听说琴境中似乎有着相当大的握,才会特意进来。要用这些握来磨砺自己的武技。在战斗中领悟更高层次的境界。

    武修者,有进无退!!

    所以。在看到天池中的诸多妖魄时,第一个念头,不是和第一个到来时的修士那样兴起退缩的念头,反而越是强劲,越是激起他心中武者的灵魂,爆发出高昂的战意。目光烁烁的在那数千妖魄身上扫视不。

    在扫视到那些连他都无法看破,感到压抑气息的妖魄时,更是迸发出丝丝精光。

    “公子。就是这里,我们到了,琴音就是自这里传来的。”就在武无敌战意高昂之时,山林中由有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这声音,竟是一名女子。

    “呵呵,梅儿。看来,我们并非第一个到。”一声让人生不出恶感的笑声传来,在笑声中,只见,又有一行人从林总走出来。

    这次却不是一位,而是一连五位,当先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的俊俏公子,手中拿着一把扇子,上面有山河之画。轻轻摇摆,尽显风流之韵。一行一止〖极尽自然与完美,若是走在世俗的长街上,只怕会引来无数怀春少女倾慕不已。

    身后。跟着四位婢女,每一个都有着不同的气质,而且还是两对双胞胎,看起来。令人侧目,只是。这四女,目光始终都是放在前面的那名公子身上,似乎眼中舍公子之外,再容不下其他男子一样。实在是让羡慕、嫉妒。

    说起来。这名公子打扮的人,就是琴玄当初曾注意到的水月洞天的少主一水无痕!!身后的四名婢女则是:梅兰竹菊四女。

    此时。他们竟也随着琴音来到了这里。

    水无痕出来,目光一转,就落在武无敌身上,笑着一点头,道:

    “在下水无痕,不知道是否能交个朋友。”话中,竟露出丝丝亲近的意思。好似有意想要结交一样。

    “水无痕?水月洞天的少主。”武无敌听到,眼中光芒一闪,沉声说道,亦冉样点点头,既没有接受,亦没有拒绝。只是看了一眼后,就再次看向眼前的那群妖魄,似乎在估算着,将要从什么地方杀进去一样。

    “哼。此人真是不知好歹,少主有意结交,竟然还敢这样摆谱。”竹儿看到武无敌的神态,不知怎的,眉头轻皱,轻哼一声说道,忿忿的为自家少主报不平。

    “呵呵!!”水无痕听到,手中扇子一收,笑道:“竹儿,不得无礼,我早就说过,我待人待物已城,则他人亦会以城待我,如此就是朋友,我水无痕今生最喜欢的。就是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不知朋友,可否告之姓名。”最后一句,却走向武无敌说出。

    “武无敌!”。

    三个字一吐出,一股浓郁的战意就扑面而来。

    “武无敌。我听说过,好像走的是武修,听说武修曾和我剑修同为战斗力最为强大的修士,不知道谁胜谁劣,若走出去,我倒是想要跟你比试一下。分个高低。”就在这时,不等水无痕说话,就看到,一股傲然的剑意冲天而起,一名身上带着一种深深傲气的青年,仿佛一柄出鞘的宝剑一样,浑身散发出剑意,走出山林。

    看向武无敌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挑衅的气息。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心剑宗的陆子凌,一身的傲气≡得格外的盛气临人

    “武某随时奉陪。”武无敌只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当卑就撇了回去。

    只短短时间中,这次进到琴境中,几乎最强的几个人都已经到齐了,在天池前汇聚一地且,在他们之后。其他还幸存的修士,纷纷跟着出现,一个个来到天池前,慢慢的,汇聚起来的修士数量开始增加起来。

    不多时,就有一百多名。这已经是琴境中幸存者差不多一半的数量。其他的,还在陆续赶来。

    “悲!悲!悲!!”

    三道悲叹骤然响起,一股悲凉的气息陡然出现在四周,不断的回荡起来。

    这三声悲叹,只在一传出的时候,几乎在天池边上大半的修士,脸色同时大变。在悲凉的气息中。一道漆黑的身影缓缓的走出山林,在他身上的气息异常的低沉,黯然销魂者,惟悲而已。

    “怎么连这个‘疯子’也来了,这些可就麻烦了,听说,这个疯子一身古怪,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能让人情不自禁的勾起悲伤,进到一种古怪的伤悲中,而且,敢对他出手的人,死的更古怪,不是死在敌人手上,而是一个个自杀而亡。”

    “我可听说了,这个人似乎叫帝释天,曾在琴音谷中拿出两瓶‘猴儿酒’,去买丹诀和丹方,这么珍贵的猴儿酒都能随意的拿的出来,身份肯定不会简单,在外面还是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进到琴境中,就疯了。”

    “这个‘疯子’一来,我们就要遭殃了,祖师爷庇,他千万别吐出‘悲’字,他一说‘悲’,搞不好,我们就要悲剧了。”

    看到帝释天自山林中走出来,来到天池前,‘哗啦’一声,几乎大半修士都满脸畏惧的往远处躲避开来,在这段时间,关于帝释天的事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一些有关于他的粗浅情况也都传播开来,只是,知道的只是在琴音谷中的事,其他的,都是一无所知。

    现在,更是变的人见人怕,敬而远之的对象。

    这段时间,死在帝释天手中的修士,可不在少数,更是死的极为的诡异,几乎全部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下,一脸悲伤的自杀而亡。

    这样的情景,简直是让人不寒而栗,哪里还敢靠近他。要不是这天池有古怪,有可能就是琴境中的最大秘密的话,只怕这些人也会像往常一样,当场掉头就走,绝不会停留片刻。

    “好重的悲意!!”

    帝释天只是静静的站在天池边,目光中,无尽的悲伤中,竟少见的出现了一丝清明,侧耳倾听着自天池中发出的悠扬琴声,感受着琴声中那自然平和的气息,一动也不动。虽然站立不动,却并没有和以往一样忧伤的到处游荡,这种情形,自他被悲脉中蕴涵的无穷悲念所侵蚀后,还是第一次发生。格外的与众不同。

    其他修士对于帝释天是躲而不及,可在他身边最近的武无敌却并没有如常人那样躲闪,他修的是武道,走的是武修路,武修就是敢与任何强大事物斗,不屈服于任何事物的修士,若是连面对都不面对。就直接退缩的话,将再无法体会到武修的真谛。所以,别人退,他不退,任由丝丝缕缕蔓延开来的悲气落到自己身上。

    感受到其中的悲凉,身躯不由一振,神情异常慎重的吐出一句话,看向帝释天的目光顿时不同,悲气虽然厉害,可现在这自然散发出的悲意又哪里能侵蚀到武无敌那颗坚定的武者之心。却也给他带来不一样的震撼。

    帝释天的到来,不单单只是给武无敌带来了震撼,更是让水无痕,陆子凌同时侧目不已,心神不自觉的放了一分在他身上。

    没过多长时间,几乎琴境中所有存留下来的修士,在这一刻,全部云集在了天池前,数量并不是太多,这些天过去,在这里的修士,加起来,亦不过才两百来个,其余的,没有意外,全部陨落在琴境当中。

    不过,修士虽然到的差不多,可听着空气中悠扬的琴音,清脆悦耳,自然平和。竟让所有人都没有那种想要动手的杀气,似乎在琴音中,根本就想不起有这种要拼杀的念头,只是静静的倾听着天籁之音,禁不住的陶醉于其中。

    “叮咚!!”

    琴音到了这,哑然而止,本来自然平和的气息随着琴音的消散渐渐在空气中消逝。

    “嗷!!”

    琴音一止,帝释天略微恢复一些清明的目光,立即又开始渐渐的变的沉沦,慢慢的就要重新被那股无法抗拒的悲意所覆盖【能的,他的内心中涌现出一种暴躁,涌现出一种仿佛要毁灭的恐惧,眼中看向天池深处,一股强烈的占有欲疯狂的闪现出来。

    “找到它,找到琴音,找到琴音……”

    帝释天眼中保持的最后一丝清明,本能的告诉他,一定要找到琴音,一定要找到刚刚的那种琴音,否则,就会有大握,自身就会毁灭,就会万劫不复。

    这种恐惧。强烈的欲望,当即就令他猛然仰起头颅,张口发出一声巨吼,这吼声中,并不是人类的长啸,而是一声悲凉的虎啸。

    虎啸咆哮而出,当场,一圈圈无形的波纹瞬间扩散开来,音波似潮水般向四周四散开来,以他为中心,空气出现一丝丝扭曲的纹波。地面上,所有的草木土石,在瞬间弹起,并当即炸裂开来。就连脚下的大地都豁然抖动了一下一样。

    霸道的虎啸,更是在瞬间,传到所有修士的耳朵里,所有修士,脸色纷纷突变,变的异常的苍白,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眼睛看向帝释天,满是骇然之色。

    “砰砰砰!!”

    这虎啸,更多针对的却是天池中那些妖魄,那些妖魄,只要实力在筑基一下的,全部爆体炸开,当场溃散掉,精魄冲进各自的乐器当中。几乎瞬间,就令天池中的妖魄数量骤然减少了一小半。

    而后,帝释天眼中浮现出一丝无比的执着,这丝执着,是身上那无尽的悲意都无法覆盖住的,异常的疯狂,身体如破弦而出的利箭一样,往前窜出,踏在天池的池水中,池水承受住这一踏中蕴涵的恐怖量,顿时炸开,冲起一道七彩的水柱。

    一步步踏在水面上,让池中爆发出阵阵恐怖的巨响,身边,不知道何时,一柄柄漆黑的刀刃闪现出来,快速的围绕着周身上下,以一种玄奥的轨迹,闪电般的飞舞着,看着‘妖雾刃’的数量。已然突破到了二十柄。飞舞起来,看起来,没有任何规律,却护卫住了全身上下。

    一时间,帝释天身边二十柄妖雾刃上下齐飞,周遍刀光闪烁,看起来,简直跟是一个刺猬一样。眼中闪烁出疯狂的身上,身上冒出悲气,那样子,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毫不犹豫的冲向那无数妖魄。

    “擅闯天池者,死!!”

    妖魄中间,有三个气息格外凝重的妖魄,样子是一男二女,两女,一者拿琴,一者拿琵琶,男子手中拿着的是一只紫色的大鼓。看他们手中的乐器散发出的气息,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品次更加的高。

    只是,神情一样的冰冷,没有任何表情,见到帝释天凶猛的冲过来,三妖魄毫不客气的喝道,射出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杀!杀!杀!!”

    天池中的妖魄亦在瞬间动弹起来,一道道杀意如利箭一样落在帝释天身上。手中纷纷发起攻击,各种乐器同时响起,琵琶声,琴音,箫声,笛声,各种乐器,只要能想的到的,在这一刻,都能听的到,而且,这些声音传出,纷纷化为一道道或大或小的音刃。

    一起向帝释天轰击过来。

    那场景,可想而知,如此多妖魄一起凝聚出音刃来攻击,加起来,足足有数千道,宛如天女散花,铺天盖地的轰击下来。哪怕是横在面前有座大山,只怕也会被这些犀利的音刃,瞬间切割成无数碎片。

    恐怖的杀意似乎要将空气都给凝固住一样。

    “琴音,琴音,我要找到琴音。”

    帝释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面对呼啸而来的攻击,竟丝毫不躲避,疯狂的仰起头颅,体内的妖元似潮水般向喉咙中涌去。

    “嗷!!”

    惊天的虎啸再次咆哮而出,虎啸中蕴涵自身庞大的妖元,这一咆哮,比之先前的,更加的可怕,四周的池水好似被扔了无数捆炸药一样,轰然爆炸,无数水柱冲天而起,所有音波扩散开来,并在瞬间,束音成刃。

    一道道薄若蝉翼的音刃显得漆黑,自形成后,马上就向那铺天盖地轰击过来的刀刃迎击上去。

    “砰砰砰!!”

    “嗷!!”

    一声虎啸还没落下,第二道接着响起,体内妖府中的炼妖鼎,在这一刻,仿佛是打了鸡血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的旋转起来,将鼎的四周,带出一条晶莹的光带,旋涡,旋涡呈现出来,恐怖的吞噬力散发出来,疯狂的吸收起身体四周的一切量。再由炼妖鼎转化,瞬间顺着塑造而成的妖脉灌注到体内。

    生猛,彪悍,这些都已经无法形容出帝释天此时的可怕。

    陷入疯狂,陷入悲境当中的他,又塑造出了第一条妖脉,在这种无意识的情况下,生猛到了一塌糊涂,虎啸一声接一声,无数音刃连绵不绝,向四周疯狂席卷。

    与妖魄们发出的音刃轰击在一起,几乎只一瞬间,就仿佛是大海冲进了江河中一样,一举就压的粉碎。无数音刃当场破灭掉,而且,由虎啸所形成的音刃似潮水般压向诸妖魄。

    空气似乎在扭曲,水面不断的炸裂,轰鸣声不断,可怕的景象,当真恐怖的可以让任何一位结丹修士脸色变的惨白,心神颤抖,就算是元婴修士,在这样疯狂的帝释天面前,都要暂避锋芒。

    这一刻,帝释天…….所向披靡!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