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悲脉之患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涩“悲,,悲悲!”。琴音哑然而止,帝释天额头紫色王纹自然而然的放射出一束紫光,落在血印衣三人身上,古怪的是,三个人,却只有两道魂魄从尸体中摄起,摄进王纹中。三具尸体毫无幸免,也被炼妖鼎本能的吞进鼎中。七罪妖琴自行回到体内。

    只是,帝释天眼丰依旧是化不开的悲意,身上散安出无穷的悲气,一步步无意识的向前走去,口中三声悲叹。如杜鹃泣血,走起来,并无方向,似乎只是随意的走去,而所走过的地方,只要是他身边十米范围的所有事物。

    纷纷被这股浓郁到极点的悲意所侵饮,纷纷散发出同样的悲凉气。

    走到哪里。悲凉的气息就蔓延到那里。

    帝释天的本身心志,似乎已经被迷失,侵蚀。

    说起来,这还要自他下定决心准备要将七情六欲的**之力融入到妖脉当中开始。说实在,他下这个决定,委实有些卤莽,要知道,七情六欲,是天地间,万物万灵体内因为有意识,因为有了情感,才会散发出的一种无形的力量。

    可以说成是执念,可以说成是**。

    就算是在强大的大神通者,都绝对不会愿意去碰触这样的东西,因为它们太邪,太诡秘,**之力,无数人的执念。一旦被执念把持,那后果。将是无法估量的,是无比可怕的。稍微有什么不甚,就会被那无边**所迷,被执念所支配,意识沉沦。

    说不得。有可能会永远沉沦下去,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在以前,并不是没有人像帝释天这样,将主意打到这无边无际的**之力上,只是,这些人。基本上已经全部沉沦在**当中,再不然,就是偏执成魔。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帝释天虽然在下定决心时,猜测到可能会有危险,而没有将七情六欲一起融合。只是抽取出其中的悲之力与妖脉融合。

    在一开始时,的确,还是好好的,一切都很正常。

    “碎脉淬脉”“化脉”再到最后的“塑脉。一步步有惊无险,化脉是将悲之力与妖脉紧密的融合在一起,使之与妖脉不分彼此,使经脉就是由悲之力所化而成。当一切完成后,塑出的妖脉却彻底的变成了一种妖异的漆黑之色。

    这妖脉是由液体凝固而成,修长无比,坚韧无匹。

    在塑成后,帝释天也按照血脉传承中所说的,将这条妖脉送出妖府,一端直接连接在心脏上。连接在妖府上,使妖府与妖脉紧密的连接在一起,接着。妖脉就顺着原先的位置,由头到尾巴,再回到心脏,妖府。一个整体小循环就这样构成。第一条妖脉可谓就此塑成。

    然则,以**之力塑造妖脉,又岂会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几乎就在将这条妖脉贯穿全身,融入到妖躯当中时。

    妖脉竟瞬间沟通了天地中的**之力,七情六欲中的悲之力骤然涌进他的体内。妖脉中潜藏的悲之力跟着被引动,爆发开来,一举就涌上。

    可怕,太庞大,太诡秘。

    以帝释天的心神,在这诡秘的悲之力下,都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当场就沉浸在这股悲的意境当中,或者说是执念**当中。心神几乎无可抵挡的迷失进去,沉沦在其中。

    而那时。恰恰就是血印衣他们到来的时候,气机引起他的反应,这才破土而出。更以这股悲念令血印衣三人不由自主的自己终结了自己的小命。

    然则,现在的问题却是,帝释天已经迷失在悲念当中,这悲念,是苍生千万年,或者说是自亘古就一直存在,汇聚了无穷生灵心中悲意的执念,破开。或者能有着不可思议的好处,若破不开,从今往后,就将只是现在这副模样。

    这就是将**之力融入妖脉中的隐患。

    也幸好是他只融入了一种,否则,要是将七情六欲一起融进入,连现在的情景都不会有,只会当场被无数七情六欲搞的心神崩溃,彻底的消亡掉。

    琴境之外

    琴玄在血印衣的那块玉配在空中闪电般掠过的瞬间,扫视到了一眼,脸上不由一变。道:“看来,琴境中有某位身份重要的人发生意外了。”他的神情很是凝重,自看到奶已的刹那间。就明白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块玉配他认得,是由“藏神玉”炼制而成,最能滋养心神,抵御外魔,在危机的时候,更能将自身的元神魂魄纳入其中,使之不受到损伤。这样的好东西,可谓是修仙界中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宝物。关键时刻,那可是能暂时的保住一条小命啊。

    可惜,好东西,总是不会多,稀少才能体现出其耸贵之处,这句”与终是系理名,都没有说错,藏神玉在修仙儿,相当的难找,极为的稀少,要在大型的玉矿中,在某处冰寒之地或者才会有诞生。异常少见。找到一块,无不是当成至宝一样藏着。

    能拥有这样的宝贝,刚刚遭遇不幸的,肯定不是寻常人。

    “爹!!那这样不会有事吧?”琴心不由微微皱眉,泯了泯唇,轻声询问道。

    “无须担心。在散播招亲的消息时,我们早就申明过,一旦进琴境,生死勿论,各安天命,各靠本事,愿意者,才可来我琴音谷,既然来了,那就肯定知道这些,发生什么事情,皆怪不得我们。有事也找不到我们琴家身上。”

    琴玄却是早就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预先就有所准备,这样,就算发生事情,这些青年背后的人,也怪罪不到琴家上来。

    “嗯,你爹说的对,琴境中本来就凶险重重,里面的琴境妖魄都有着强劲的实力,就算我们琴家的人进去,都不会留情面,碰到就必定是生死拼杀,只有打败他们,才能得到我们伴随一生的法器。其他外人,想要得到机缘。又岂会没有危险。”琴夫人也点头沉吟道。

    “不知道这次谁能找到绿绮琴?”琴心抬头看向琴境的方向,眼中浮现出丝丝遐思。还有,,丝丝迷茫。

    而此时,在帝都中的一处宽广巨大的府邸中。

    一位身穿火红衣裙,脸上带着一块面纱,身材高挑的高贵少女直接冲进府邸中,身后。四名侍女焦急的追赶着。

    “砰!!”

    一声沉重的响声中,书房的房门应声被暴力推开,红衣少女毫不客气的踏进书房中。

    书房内,一位锦衣青年正一脸苦笑的看着进来的女子,那眼中的神色,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

    “皇姐,你怎么来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才是。”锦衣青年苦笑着说道。

    “哼,文武。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竟然回来都不告诉我,要不是今天我无意中听到的话,你究竟还要瞒着我多长时间。你还有没有当我是你亲姐姐。老三竟然会派人前去追杀你。”红衣女子满眼怒气,显然是恼怒非常。

    锦衣青年听到。轻轻摇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的话,已经于事无补,皇姐。你放心,既然老三先对我下手,我这做二哥的,又岂会是任由他宰割的人。这件事,我早就已经有计较了。”神色间,隐隐有一丝笃定与自信。

    “什么计较?”红衣少女此时不由好奇起来,当即就追问了一句。

    “他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锦衣青年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与狠厉的神色,冷道:“老三倚仗的,不过就是供奉殿中的那些供奉。那些供奉我接触过。根本就不会再被我这边靠近,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将他们一起覆灭掉。看老三还有何种倚仗。”

    这锦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回到帝都中的华文武,而这红衣女子,就是华国的长公主,华玉儿,他们两个是同父同母的血亲姐弟,一直以来,就相当的亲近。这次华玉儿在一听说华文武曾遭遇到刺杀时,立即就恼怒的冲到府邸中来。

    华玉儿神情古怪的道:“文武,你不会不知道吧,供奉殿中的那些老家伙全部都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修仙者,其余的修士,我们又没有让他们心动的东西找来与供奉敌对。你怎么去覆灭他们?”话中,明显的带有一种不相信的神色。

    华文武抬头看向书房外,目光深邃中带着一丝敬畏,道:“皇姐请放心,只要我请的那人肯出手,供奉殿中的那些所谓高手,不过顷刻可破。到那时,就该真正的让我们的“好。弟弟知道,谁才是华国的继承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并没有将革释天说出来,这是他心中最大的一张底牌,除了他自己,绝对不会轻易的告诉任何人。

    “悲”悲,悲!!”

    琴境中,一声声悲凉的声音在山林中不断的回荡,浓郁的悲气丝丝流淌,每一声,都似乎蕴涵着无穷的悲伤,听起来,格外的催人泪下。

    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笼罩在这种悲气中,无意识的在山林中游荡。身上舍悲之外,再无他物。

    住角悲,我也悲啊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人了,书评中似乎有一个人不断的发书评骂人汗,好像我从来没攻击过别人吧唉评骂人条就足够了何必一条接一条的发似乎生怕我看不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