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悲音泣世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不好,少垂,地下有东西要出来。快点躲开川“血火变,他可是一位结丹修士,虽然他的修为只在结丹初期,并不如那些稳打稳扎,一步步走过来的结丹修士扎实强悍,先前更是在大意下,被那瘦弱修士突然一击。剪掉一只手臂,不过,毕竟还有结丹修士的敏锐灵觉。在地下,他敏锐的察觉到,地下,似乎有着一股可怕的量,正在挣脱大地的束缚,要窜出来,这股量,强大之处,丝毫不在他之下,而且,量中,带着浓郁到极点的妖气,更有一种古怪的悲痛莫名的悲意。

    不管究竟是什么。血大都不认为会是什么简单的事物‰都不想,脸色一变,就向血印衣大声叫嚷起来,他身边的血云瞬间归拢,血大的法器并不是“血云幡”却是一只“九云遮天罩”云是血云,罩却是跟古钟一样的透明罩子。

    此罩不单能用来护身,更加可以拿来对敌,将敌人罩进罩子中,发动禁制,就能将对手炼化在罩中,十分的厉害∪前他是看一名瘦弱青年不过炼气后期的修为,料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才没有拿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大意下被剪掉一直手臂。

    现今见到如此变故。毫不犹豫的就拿出随身的“九云遮天罩。来,只见,一只透明罩子出现在他手中,被他托在手掌上,仔细打量,这罩,呈钟型,晶莹别透。上面有九朵血色的云团在不断的飘动。隐隐中,九朵血云中似乎蕴涵着奇妙的联系〉有莫大的威能。

    血二快速的来到血印衣身边,挡在他身前,手中也拿出一杆和血印衣手中相似的血云幡,只是,血二手中的,比起血印衣来。自是要差上许多,不单嵝的血云数量,连血色的浓郁程度都相差甚远。

    血印衣的是极品法器,他的,只是中品接近上品而已。

    威力自是不可等同。

    三人都被眼前的变故所惊住,纷纷用血云卷住自身,不敢站在地上,快速的腾空飞起,都浮空在半空,却并没有马上离去,反而都好奇的看着地下剧烈的变故。

    心中不由默默猜想。是不是地下有什么强大的法宝出世呢?

    有了这个想法。自是不会再想离开。

    “轰隆隆!!”

    地面上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向四周蔓延开来,一缕缕黑气从地下冒出来的速度变的更加的迅猛,诡秘的是,在黑气中,似乎带着一股无尽的悲意。

    悲天,悲地,与万物同悲!!

    这股悲意,只一显露出来,就无可抑制的向四周扩散开来,所有在这范围中,感觉到这股悲意的,不管是人,亦或是看似没有知觉的草木,都不自觉的与之同悲,草木散发出悲凉的气息。一时间。四周的天地都仿佛格外的黯淡起来。

    “悲”,悲子不孝,”悲妻不贤,,悲国恨未雪,悲世间万物皆可悲”。

    一声苍凉的悲声自的底传出,话中,似乎要数尽夭下悲伤之事,悲意苍茫,席卷天地!!

    “轰隆隆!!”

    可怕的轰鸣声中【来就已经开裂的地面顿时彻底的炸开,无数碎石疯狂的向四面八方飞射出去,铺天盖地,宛如是一座巨大的火山突然爆发,情景,刹是恐怖就在这无数碎石喷射而出时,一道漆黑的身影笼罩在无尽的悲伤中。蓦然自地下窜了出来。

    站在四散飞溅的碎石中,气息更加的悲通,一股悲意透体而出,让人一眼看去,忍不住心有同感,勾起内心中无穷悲伤之事。

    “哈哈!!帝释天。你是帝释天。”血印衣亦被这股恐怖的悲意影响了一下,心中不自觉的想起以往的一些伤悲事,鼻中酸痛,隐然就要泣下,不过,在看到那黑袍人的样貌时,浑身一个激灵,回转神来,骇然的同时,不禁闪过一丝阴狠,森冷的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我找了你整整十天,你竟躲在地下,你要是继续躲着,或许我还真找不到你,现在,你就跟我去死吧。乖乖的当我宝贝嵝的一条精魄吧。”

    血印衣一见帝释天。可谓是分外的眼红,脸色变的异常的狰狞起来,手中“血云幡。一展,对着他用力一挥。

    “哗啦!”。

    滚滚血云当即就从嵝涌了出来,并迅速的汇聚成一片巨大的血云,笼罩住十来丈大小的范围,呼啸着就向帝释天一股脑的扑了过去,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四周,血云中,无数凶残的精魄在里面不断的沉浮,发出阵阵可怕的怪叫声。

    邪气凛然!!”

    帝释天眼中满是一种化不开的悲伤,身上散出抚凉的与丹神采,只有种与世同悲的夭尽悲意讣,他眼中,除了悲伤,就再无他物。整个心神,都已经彻底的沉浸在悲意当中。

    看到那漫天血云呼啸而来,他眼中的悲意更加的浓郁,身体中突然飞出一道玉光,在身前悬浮,那是一张满是妖异光芒的玉琴,玉琴已散发出丝丝悲凉的气息。

    “叮咚,,叮咚!!”

    帝释天这时。似乎处在一个古怪的状态中,完全彻底的沉浸在悲意当中【身的意识仿佛也已经被这股悲意所取代,眼前看到血印衣他们,却并不认的。只是感受到呼啸而来的攻击,本能的将双手放在身前的七罪妖琴上。

    从未学过琴艺的他,在搭在琴弦上后,十指如行云流水般在九根琴弦上快速的拂弄起来,这一抚,看起来好像是没有曲调,可琴音接连发出。连接在一起。却诡秘的形成了一首曲子,曲子无名,随心而动。

    在帝释天身上那无尽的悲意竟随着琴音散播出去,更让琴音有了神韵,有了独特的意境。一种悲凉的琴音悠扬而起,这是一首悲曲。

    “哗啦啦!!”

    平地里刮起一韩微风,风亦悲伤!!

    这风,看似异常的轻柔,可刮在血云上,风中蕴涵的悲意似乎有着不可思议的量,竟硬生生的将那呼悄而来的血云挡了下来,不单如此,更好像有要将血云往回卷去的趋势。

    “悲天’地,悲仙,悲神,悲人,悲鬼亦悲妖”

    苍凉的话音自帝释天口中吐出。

    风在呜呜的吹动,它在哭泣,,

    天空中,绵绵细雨潇潇而下,天在哭泣,,

    草木土石。全皆黯淡,大地万物亦在悲伤,

    以自身悲意,带动琴音,琴音化心声,勾动天地,天地同悲。

    “不,不会这样,为什么我心中会突然变的这么悲伤,不对,这根本不是我的心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血印衣伸手一抹,手上全是泪水,不禁惊骇欲绝,他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哭泣,想过要悲伤,可自己体内,听了那琴音,就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股根本没办法抑制住的悲伤,忍不住就要流泪,仿佛,在这一刻。他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

    诡秘,诡秘到他看向帝释天的目光中,跟是看到了鬼一样。

    从来就不会想到,这些界上,竟然还会有这样诡秘到极点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少宗主。这琴音太可怕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悲伤的想要自杀。”血二眼中惊骇无比,更是恐惧到极点,明明他最不想的就是死亡,可现在。莫名其妙,他竟然感觉到悲伤,还悲伤的痛苦到想要自杀,自我了结。

    可怕,太可怕了。

    “少宗主,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血大颤声说道,他可不知道,继续呆在这里,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不行。我根本走不了。”血印衣脸上苦涩无比,他想走,可他的身体却死死的站在原地,不想移动。

    “悲!悲!集!”

    三个悲字接连自帝释天口中吐出。

    这时的他。已经被悲之**彻底的支配,心念中只有悲意,

    而随着这三个字吐出,他手下的琴音亦变的更加的悲痛,达到了一种颠峰,四周万物,皆被覆盖在这悲意当中,只见,山石自行破灭,化为赤粉,草木生机渐消,竟在这悲境中自绝生机,只留有一种悲凉的气息散发出来。

    “啊啊啊!!”

    一连三声惨叫。血印衣三人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自己的脑袋上拍去,手中蕴涵着强大的真元,脑荷不是钢铁,当场被拍的稀巴烂,三条性命竟在顷刻间消亡,其中更有一名是结丹强者。可想,此时帝释天所处的状态,实在是一种神秘不可测的境地。

    死了,血印衣三人竟以这样诡秘的方式,死在自己的手中。不,应该说是死在自己所散发出的悲意之下。

    不过,在血印衣身死的刹那间,谁都没有看到,一直佩带在他脖子上的一块古怪玉配似乎进入了一道血影,接着,玉配散发出柔和的玉、光,一举挣脱开来,化为一道白光,快速的向远处遁走,远远的遁出这片诡异的地方。

    转眼间。就冲到一个虚无幻门前,毫不犹豫的扎了进去。转眼已经消失不见。

    似乎,才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玉配自虚无幻门中冲出,直接脱离了琴境,更是无声无息的遁向远方。(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