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神秘玉简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就在这充满狂暴力量的血雾中,诡秘的传出一声清脆的琴音,琴音极具穿透力,就算是那筑基修士自爆产生的巨大声响亦无法遮掩的住,如果此时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在血雾中央,一身黑袍的帝释天,正面色冷峻,左手抱着一张玉琴,右手拉动琴弦。

    琴音散播开来。一圈圈无形的音波以他为中心,充斥在周围三米之内,血雾中产生的可怕力量,一进到这三米中。就会被那一圈圈看似无形,却具有着恐怖力量的音波震荡的纷纷溃散,湮灭掉。不过。看玉、琴上琴弦崩的笔直。帝释天眼中片肃然。

    可见,身在其中的帝释天,并非表面看到的这么轻松。”

    右手在九根琴弦上无规律的胡乱拨弄着,让琴音化为一道道的音波挡住那汹涌而来的恐怖破坏力。指间,一丝丝黑光不断的闪烁,体内强悍的妖元不断的自妖府中涌出。

    一名筑基修士自爆,那就等于是将自身所有的真元,乃至是精血逆转,爆发出十倍,乃至是百倍的恐怖力量,这股力量,充满破坏性,充满狂暴。它们会毁灭在这范围中,所有能毁灭掉的一切事物。

    其威力,几乎等同于一位结丹期的修士全力一击的可怕破坏力。

    区别在于,结丹修士是可以随意的发挥出这样的攻击力,而筑基修士却是以生命为代价。换取来的唯一一次强悍力量的机会。这里面的代价可谓是与爆发出的威力成正比的。

    “轰隆隆!!”

    血雾疯狂的肆掠了足足有一刻钟左右,终于,缓缓的消散掉。

    “叮咚!!”

    帝释天再次拨动琴弦,无形的音波瞬间就如潮水般将四周的血雾荡的一干二净。

    “嗯,这修仙者要是自爆,还真是有些可怕,一名不过筑基期的修士,竟能爆发出这样恐怖的力量,不知道,要是结丹修士自爆的话,是不是会有元婴老怪的强悍破坏力

    帝释天手中微微一转,玉琴直接化为一道玉光。重新回到妖府中,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暗自警怯,地面上,生生的被炸出一道可以埋葬数百人的巨大深坑,无数道裂痕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四周,周围,所有的事物,彻底的在刚刚的狂暴力量下,毁灭成卉粉。让周围百米,硬生生的变成一块空旷的荒芜地带。

    仿佛是被彻底的犁了一遍。

    “典!!”

    蓝袍人已经身陨。帝释天网想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在转身的时候,眼角晃到了一丝晶莹的亮光,不由将要离去的动作给停了下来,定眼向那晶光闪烁的地方看去,赫然,在地面上,静静的躺着一枚古朴,闪着晶莹光芒的玉简。就落在蓝袍人先前自爆的地方。

    “刚刚的自爆,其威力足以将那名修士身上的储物袋和里面装着的东西,一起炸的粉碎,连储物袋都毁了,这枚玉简竟然还没有受到半点损伤,莫非,是件好东西。”

    帝释天在瞬间。心中就开始快速的转动着念头。一般,玉、简都是用来储存各种各样的信息用的,比如,最常见的就是储存一些修炼典籍,功法,或者是储藏某种信息等等。就是因为,玉简可以储存记忆,储存信息。

    所以,存修仙界中,这种玉简向来是很常见的。

    各种功法。法术。只有最基础的。只是炼气期的基础功法才是用书籍来记载,这种古籍,就算是普通人,也一样可以看的到,能按照古籍中的方法进行修炼,可是玉简则不同,玉简可以储存功法,信息,同样,刻录需要神识。如果要看其中的内容的话,也需要用神识才能查探,有些重要的玉简,为了保护其中的东西,还会布置有种种禁制。

    这样有禁制的玉简,往往没有达到某种要求前。是很难查看到其中的内容的。还有更奇妙的,需要用某种独特的功法来开启,等等,千奇百怪,什么都有。

    玉简的事,帝释天在翻看那些从那些修士们随身带着的古籍中,都有了解过,自然知道。一半的玉简在刚刚的爆炸中。是万万不可能存留下来的。而反之,能存留下来的,就意味着,这只玉简绝对不会普通。

    “啪!”。

    走前上,快速的将地上的玉简抄到手中,玉简拿在手中,温润圆玉,给人一种异常温和的感触。

    是块好玉!!

    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不过,马上就将自身的妖识分出一丝,往玉、简中探了进去。想要看看,这玉简中,究竟蒋藏着一些什么。

    “这是,”泣煮变,妖识网一探到玉简中。马卜就感觉到。玉简内…引原是有一个奇异的空间,上面有一个个古篆在里面不断的沉浮着,闪耀出丝丝白光,他的妖识一进去。马上,这些古篆就跟是有了生命一样,全部一股脑的顺着妖识,冲进了他的脑海中。

    “哼!!”

    鼻中发出一声闷哼声,一股不属于自身的信息冲进了脑海中,这股信息来的太快,当场就让他的脑海中产生一阵剧痛,在剧痛中,这些外来的信息,也的被他吸收。并且,瞬间就明白了信息蕴涵的意思。

    “呼!!”

    半响,帝释天睁开先前闭合起来的眼眸,眼中迸发出两道异样的精光。脸上的颜色也在飞快的变动起来,显得相当的精彩。一点没有一直以来的冷静与沉稳。似乎看到了某种让他无比惊讶的东西一样。

    “有意思,实在是太有意思,难怪前世的那些神佛,没事都喜欢建庙宇,塑金身,原来还真的能得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东西。”帝释天回过神来,眼中露出丝丝意味深长的深邃神色,口中喃喃自语:“可惜,这只玉简中还有禁制在,我能看的,只部分。要不然,等全部看到,应该就能知道。聚集这些东西,究竟有些什么用处了

    刚刚他将妖识探进玉简中,发现,这只玉简果真不简单,其中猛涵着不止一道禁制,这些禁制他能感觉到,很恐怖,远远不是他现在所能触及到的,要是强行冲击的话,说不定会被禁制的力量,一下子反击成白痴。

    这就显然证明,他刚刚从玉简中看到的,只是整个玉简中蕴涵的所有信息中的一部分,而且,还应该只是最基础的一部分。真正宝贵的,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不要想看的到。

    这只玉简绝对是一件好东西。

    帝释天心中瞬间就给之下了定义,把玩了几下,快速的将它收进储物袋中,往回走去。

    他却不知,那蓝袍人之所以会亡命想要逃遁,其实,最倚仗的,就是这枚玉简,玉简是他们兄弟几个,在一处古洞府中找到的,当时,和玉简放在一起的,还有两枚筑基丹,就是这两枚筑基丹,造就了他们两位筑基修士。

    “那位妖怪已经去追供奉了,不知道追到没有,追到后又怎么样了,要是他再回来,我该怎么办,他会不是杀我?好像他是妖怪,留在这里,我说不定会被他给吃了,”

    那名锦衣青年蹲在已经生机全无的斑澜灵虎身边,目光盯着灵虎,眼中有悲伤,也有丝丝惶恐。脑海中,回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没有要马上逃离这里的想法。

    轻轻的抚摩着灵虎的脑袋。这只灵虎,是他九岁生日时,父皇特意发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一只灵兽,当初,这只灵虎还很弱只是灵兽,后来在他不计代价,用各种各样灵药喂养下,才蜕变成精怪,有了强大的力量。

    可以说,这只灵虎已经陪伴了太长时间。一直对他忠心耿耿,他们之间,早就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感情。

    而今,却为了保护他。死在这里。心中的悲伤可想而知。

    “没想到我的“好。弟弟还真是有魄力,竟然真的为了皇位,对我这个哥哥下杀手。莫非,皇家真的没有亲情,难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竟然还比不过一只灵兽。”锦衣青年流露出丝丝狠厉的神色,心中暗自狂叫道:“华清,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眼中闪师出丝丝疯狂的神色,似乎,在心中下定了某种决心。

    “啪嗒!!”

    沉重的脚步产,打断了锦衣青年的狂想。回过神来,定眼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看。

    在他视线前方,赫然就是一身黑袍,返明来的帝释天。

    帝释天自然不会没看到锦衣青年,只是,略微一扫视,就没有在意,一眼就看出,那不过是个普通人,最多就是修炼一些武功,大概相当于江湖中的一流高手。并不是修仙者。

    “摄!!”

    走到场地中,额头的紫色王纹快速的跳动起来,好似一团紫焰,徒然迸发出一片璀璨的紫光,铺洒而下,将那已经死去的三名修士覆盖在紫光下。

    “啊!!你已经杀了我们了,放过我们的魂魄吧你不能这

    紫光中,三具比寻常魂魄要凝结的多的魂魄从尸体中硬生生的拉扯出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