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三月之约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748章三月之约

    “哈哈,好好好那些咒术师的玩意,就是诡异,连这摘星老魔照样要中招吃鳖,太好了,自上古之后,我可是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试过拷问魔神的事情了。这次看我不将千般酷刑通通施展出来,将这老魔肚子里面的货,通通给逼问出来。“

    当看到摘星老魔竟然被镇压住后,一直镇着魔帝权杖的‘冥’顿时彻底的兴奋起来,连连嚎叫,带着封印宝鉴快速的向天罚神眼中返回去。先将封印宝鉴扔进内天地中,被圣灵祭坛一下子镇压住,然后转身就回冥狱内,开始折腾起那摘星老魔了。

    酆都鬼帝自将那万鬼魔尊直接轰杀之后,本来打算出手将帝释天自那星辰诛仙旗中救出来,却没想到,帝释天自己就破旗而出。接下来一连串的变故,亦是看在眼里,只是见到没有什么太大危险后,并没有真正的出手。只是在旁掠阵。

    眼见帝释天一举将摘星老魔镇压住后,不由微微点头,道:“好一个妖皇帝释天,妖族果然俊杰辈出,能以上古妖圣初期的境界,硬是镇压住一位天魔初期的魔神,这份战力,就算是在上古,你也同样是妖族中的骁楚。”

    言语中,毫不吝惜赞誉之词。

    刚刚的情景,他是历历在目,心中的惊讶,更是一生中相当难有的,别以为他在帝棺中就没有知觉,对于殿宇中的情景,他是一清二楚。

    先是皇极不灭身,让天地同悲的可怕悲念,再是那足以抗衡天魔的刀法战技,充满毁灭性的的湮灭神光,可怕的瞳术,天品的妖府,更有修炼出来的诡异黑莲,威力之强,当真强横的紧,后面又是惊人的咒术修为。

    那咒术,可是天地间最为诡异的一种手段。

    这些,任何一种,都可以说好似压箱底的神通。却同时在帝释天身上呈现出来,这种情景,就算是酆都鬼帝,同样忍不住兴起阵阵好奇。

    “晚辈帝释天,见过酆都鬼帝。”

    帝释天在将摘星老魔镇压住,心中也大是舒了一口气,看着酆都鬼帝,微微欠身一礼,对于鬼帝,他施礼并没有任何勉强。

    “无须多礼,这次魔神来袭,若非是你为我争取到时间,借助这盏灵柩血灯将我体制转变为鬼魃之体的话,只怕此刻我说不得要遭了这群魔崽子的毒手。”酆都鬼帝对于帝释天,倒是极为的温和,只是撇眼见看到落在地上的九根镇鬼钉,道:“连镇鬼钉都拿过来了,这群魔崽子还真是看的起本帝。”

    “鬼魃之体?”

    帝释天脑海中顿时被这个字眼所充斥着,心中亦是恍然,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体质,不过,也猜测的出,之前鬼帝之所以能将噬鬼印逼出体内,更是不受镇鬼钉的束缚,肯定是与这种奇异的体质有关。

    “说来侥幸,若非是你,只怕我难逃天人五衰的侵袭。你也别称我为什么前辈,若不介外,称我一声大哥可好。”

    酆都鬼帝自己知晓刚刚究竟何等惊险。若非帝释天拉住时间的话,只怕,眼前的局面都会更改。看着帝释天,在眼中亦有说不出的顺眼。

    “这……”

    帝释天不由一阵呆楞,虽然曾听‘冥’说过,鬼帝倒是一位真性情的强者。不过,也没有想到,竟会毫不忌讳彼此身份以及修为的差距,开口就欲兄弟相称。

    俨然,这是鬼帝一种无形的感激。

    就算是在上古,只要鬼帝传出风头去,说要跟谁做兄弟的话,只怕这队伍,不知道要排到什么地方去。

    “帝疯子,你发什么呆啊,跟酆都鬼帝扯上关系,做上兄弟,那可是对你以后大大有好处的事情,这可是一尊摆在面前的活靠山啊。”

    ‘冥’一听,眼睛都直了,连忙催促起来。

    “怎么?不愿意,还是看不起我这老古董。”

    酆都鬼帝淡笑着说道。

    “哪里的话。”帝释天听到,连忙摇头,道:“既然你都不嫌弃,那我就认下你这个大哥。”他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天要杀他,连天都敢捅个窟窿出来的妖孽。既然连酆都鬼帝都不计较,他又有何好犹豫的。

    当即,恭身一礼道:“帝释天见过大哥。”

    “好好兄弟。”

    酆都鬼帝发自内心的流露出一抹笑意,点点头,道:“今天大哥这里有事需要处理一下,刚刚逼出噬鬼印,到底是令我体内受到不少损伤,我们兄弟两个,今天只怕不能好好说上一会话了,三个月后,你再来我酆都城,大哥当年赔礼。”

    言语中,却丝毫不提道谢二字。

    这句话,说的随意,听在帝释天耳中,却比任何虚假的承诺听的更加的顺畅,这是真的将他当场是兄弟。既是兄弟,又何须言语间的道谢。

    “如此,释天就三个月后再来唠叨。”

    帝释天毫不在意的笑道。

    却见,酆都鬼帝对着手中的那盏灵柩血灯轻叹一声,道:“当年你主人在我落难时将你暂借于我,让我能够修成鬼魃之体,脱离困境,如今,却是你归去的时候了,回到你主人身边,请转告一句,当年的恩情,我酆都,自当铭记在心。若有一日,必然报答。去吧。”

    嗡

    灵柩血灯似乎通灵,自酆都鬼帝手中凌空飞起,灯身一震,发出一声嗡鸣,陡然间出现在帝释天面前,围绕着他转动几圈。似乎在迟疑着什么。

    停顿片刻。

    哗啦

    古灯一振,顿时,一道裂缝,凭空的出现。紧接着,灵柩血灯瞬间揉身进到裂缝中,转眼间跨越虚空而去。那道裂缝,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隐不见。

    片刻后,帝释天转身离开酆都城。沿途一路出了鬼谷。

    与进来时不同,自酆都鬼帝一苏醒,整个鬼谷瞬间彻底的转变过来,到处都充斥着无数的厉鬼,在各处空间,肆意的游荡着。

    原先魔都的魔军,更是一下子撤的干干净净。连半个踪影都看不到。

    鬼帝的威慑力,当真不是一般的大。

    出了鬼谷,帝释天不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脑海中如电光火石般快速的将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回忆了一遍,不由暗自惊叹。

    可谓是不虚此行。

    先不说与酆都鬼帝结成忘年交。手中更是实在的得到不少好处,万鬼魔尊的那根魔帝权杖,堪称是一件顶尖的瑰宝。不过,万鬼身上另外一件斩妖葫芦他没好意思在鬼帝面前拿走。那只葫芦,他一眼就看出,其威力,只怕不下于前世神话中的斩仙葫芦。

    再加上摘星老魔,整个人都被直接镇压在冥狱中,那杆星辰诛仙旗也一同被他拿到手,这杆旗,虽然不是无上瑰宝,却同样是瑰宝中极为强大的。品阶的话,至少亦有后天上品灵宝的层次,也就是上品瑰宝。距离无上瑰宝,差上一点。

    但亦是难得的瑰宝。既可当法宝,又能当为魔兵施展。

    再加上老魔身上的魔功,要是逼问出来,又是一笔巨大收获。

    不过,还魂草的事情却没来得及去采摘。

    走在山林中,帝释天暗道:“算了,还魂草的事情,到时候直接向酆都大哥讨上几株就可以。不过,如今有大哥做后盾,在放逐之地中,我算是彻底的站稳了脚跟。”

    心中暗自思量起这次的得失来。

    终究还是大有斩获,而且,万鬼与摘星的损耗,更是能在根本上削弱魔都的整体实力。毕竟这可是两位能坐镇一方的天魔级强者。

    最关键在于,这摘星老魔似乎与血噬有大仇,有杀妻之恨,等逼问出功法,再将这老魔交予血噬处理,说不得,又是一件加深血噬忠心的大好手段。

    救回他妻子,再帮其报过大仇,何筹血噬不忠心耿耿

    “对了,‘冥’,那盏灵柩血灯到底是什么来历?是哪个种族的命宝。”

    突然想起那件灵柩血灯,顿时询问起来。那盏灯,他已经肯定,绝对就是九盏古灯中的其中一盏。幽冥鬼灯是鬼族至宝,镇古妖灯是妖族至宝,这灵柩血灯他却看不出来历。

    “嘿嘿,这灵柩血灯其实并不难知道,它是僵尸一族的至宝。秉承天地间,怨气,戾气而孕育出。与僵尸一族气运相连。这样的命宝,只会认同其本族的强者。其他种族,根本不可能真正的发挥出无上伟力。”

    ‘冥’果然知晓其来历,张口诉说道:“刚刚那灯破空而去,想必已经回到其主人手中。要说起来,当初那镇古妖灯是最适合你的。那是妖族至宝,可惜,似乎与其有缘的并非是你。”

    对于当初镇古妖灯飞走的事情,它倒是有点耿耿于怀。

    “灵柩血灯,这已经是第三盏了。看来,这天地间,果真已经到了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帝释天若有所思的暗道。

    对于镇古妖灯的事情,他倒没有太多想法,既然是妖族至宝,选择的有缘人,必然是妖族中的精锐。壮大的也是妖族的实力,他可没有什么妒忌贤能的想法。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