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威逼利惑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古桥古朴异常,其颜色竟是一片雪白,好像冬天降下的雪花一样,白的让人有种不忍心破坏。有好似天上的浮云,散发出一股超脱-凡尘的神秘气息。无可琢磨,无数云篆从古桥上浮现出来。不断的飞舞着,就仿佛化为了一朵朵洁白的浮云。看起来,如同是像一座云桥!!洁白,圣洁的让人根本不忍心在上面留下半点瑕疵,仿佛那是一种罪恶一样。“黄泉圣河与通天阴阳桥!!”

    帝释天看到面前的景物,两眼中放射出璀璨的神光,本来还有些忐忑的心情顿时变的沉秩下来。目光烁烁的看着面前的事物。

    通天限阳桥,巨大无比,好像一条白色的彩虹一样,横在整个虚空中,连接着那不可预测的神秘之地。横跨在黄泉圣河上,飞鸟难渡的黄泉,惟有这座古桥方才能够跨越其上,否则,连神仙都别想从桥上飞过去。

    不管是驾云也好,驾御神光也好,一道黄泉圣河上,所有的驾云术,神光,都会自然的消散掉,根本无法在半空中停留,是一条天堑0无法跨越的天堑。

    “这两样宝贝,果然在这里,只要籍它们拿到手,我的天罚神眼必然可以再次得到晋升,通天阴阳桥,可以助我在万宝赤潮中捞到无穷的好处。哈哈,天妖紫月,你还真是给我留下一笔好大的财富啊。”

    帝棒天想到将这些东西全部拿到手后能得到的好处,两只眼睛就忍不住的放射出光芒来。

    “喂!小子,你看什么看,先管管我们迳两个前辈再说啊。快!快!快!将我们从这该死的‘寒光镜,下救出去。”一个迫不及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到最后,尽带着哭腔,嘟囔道:“该死的紫月,你追疯女人,为什么偏偏将我天蚕老祖领压在这里。该死的,自上古到现在,多少年了,这日子,老祖我算是受够了。”

    “哼,你被镇压在寒光镜下,难道老子我就好受吗,这座‘五行山"足足有上千万钧重,压在老子身上,连动弹都难。五行相生相克,真是太狠了。当年不过就是想躲清净,闭关不出来吗,干嘛要馈压我这么长时间。”黄泉老怪同样不忿的叫嚷起来。

    运段叫骂声,也将帝锌天从刚刚看到黄泉圣河跟通天阴阳桥时的震撼中惊醒过来,顿时想到,紫月当年曾说过,在秘境中,还馈压着两位上古时就存在的天妖。连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这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左侧的空闲位置上。赫然,虚空中,有一轮紫色的圆月悬挂在半空,自紫月中,落下一束如通天神桎一样的紫光,笔直的落下,覆盖住下面一段方圆百丈的范围。

    在运道光柱中,一位身穿银白色长袍,头发,胡须全部都变成雪白,脸上却长着一副异常年轻的容颜,年轻的外貌,却有老年的白发,白须,看起来,两者截然不同的反差,不单没有带来怪异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很和谐正常的印象。

    不过,在他的身上,却带着一种深深的颓废之色。身外,竟凝结出厚厚的冰晶,地面上已经被彻底冰封住,就连他身上,都有冰晶在不断的蔓延,又被他以强横的妖力震碎,周而复始,一直持续不断。

    这是天蚕老祖。他被头上那轮紫月束缚的根本逃脱不了,那哪里是紫月,根本就是一面神妙的古镜所化。叫做‘寒光镜”是紫月当年随身的至宝之一。

    而在不远处,有一座大山,这山峰极为奇特,竟然有五座山峰耸立而起,如是人的五根手指一样,围绕在一起,形成一座完整的大山。而大山的每个分歧山峰,颜色都各不相同,青,赤,金,黄,蓝。五行之力的光芒在上面闪烁不休。

    交织着连在一起,以五行循环之势不断的运转着。每座山峰上,都浮现出一个古篆妖文,帝释天早就学会上古妖文,自然很轻松的就认出上面的妖文是什么意思,赫然就是‘金木水火土,五个古朴的妖文。

    不断的闪烁着浓烈的神光。在山下,赫然压着一位满头墨绿色头发的老者,可怜,只剩下一颗脑袋还露在外面。整个身子,全部被压在山下。挣脱不得。就跟是前世帝释天所看的西游中的孙猴子被镇压在五行山下的模样一个样子。

    而这五行神光,如磨盘一样转动一周,被馈压的老怪就面露凄苦的神色。变的有些颓废。显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似乎,五行之力正在磨灭他的法力神魂。一个被馈在‘寒光镜,下,一个被压在‘五行山,下。

    足足十万年。换了别人,只怕早就化为恢恢了。也只有这天妖的道行,达到不灭的躯体,方才能支撑到现在。“你们是谁?”帝释天看到,眼眸徽做一转,并没有叫破他们的身份,仿佛不知晓般谈然的问了一句。

    “我们是谁?”天蚕老祖听到,迅速的跟黄泉老怪对望了一眼,莫非紫月并没有将我们的身份告诉给这小辈?想着,脸上不露声色,接着露出亲切的神态,看向帝释天,温和的道:“你应该是妖族后辈,我们乃是上古时妖族中的成名天妖,算起来,可以称的上是你的祖宗辈。

    “不错!!”黄泉老怪接口,脸上满是悲愤的道:“想当年「在上古时,我们两个,跟那群反戈无信的人族卑鄙小人大战,为我妖族争取一线生机时,不知道被谁在背后下黑手,将我们两个馈压在这里。足足有十万年了。”“哼,要具与年我两不是中了暗算,加入到与人族的战斗中「人族必然要大败。”天蚕老祖毫不迟疑,跟着说道。

    两个从上古存活下来的老怪,你一言,我一语,将他们的形象描述的无比的大无畏,万分的英勇,一副是妖族中英雄的神态。形象高大无比。那丰功伟绩,简直可证日月。

    帝释天听到,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在心中却是一阵冷笑,若不是当年紫月已经跟他说过被馈压的两个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说不得,还真要被他们生动的叙说所迷惑住。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过,在紫月与这两个老怪之间,应该相信谁,根本连选择都不需要想。如今,只能冷眼看着两个老怪在这里如何的扯着慌。“络们是要让我放你们出来。”帝释天淡然的道了一句。扫向那座大山跟半空中的圆月。

    “对!对!对!”天蚕老祖眉毛飞舞,振奋的道:“你是紫月选的传承者,我们当年跟紫月也有相当的交情。快点将我们放出去,等脱离这牢笼后,老祖我身上有无穷的好处可以给你。老祖我的《天蚕九变》,在上古那可是顶尖的修炼法门,一旦助我离开,我就叫这门功法教给你如何。再给你一件瑰宝。保你实力大增。”“说得对,我的《黄泉炼魂诀》也是绝顶的功法,你要想,我脱困就教给你。”

    两位老怪连连许诺无穷的好处,各种瑰宝,听起来,简直诱惑无比,连神仙都要动心。他们在这一刻,就跟是化身成魔鬼一样,一心的在诱惑帝释天,要让他打开封印,放他们离开。这谎言,破绽还真走到处都是。

    帝释天心中暗自摇头冷笑,两老怪的言f6中,种种漏洞,他根本不需要思考,转念就能看的通透无比。

    这点点小利,就想糊弄他,简直开玩笑,这些许诺的东西不单要,连这两个老怪,他也同样不想放过。

    有心戏弄一下这两老怪,带着调侃的语气道:“黄泉老怪与天蚕老祖,追本王道是曾听说过,据说,当年在人族与我妖族大战时,打算闭关不出,想要躲避责任,后来被天妖紫月抓住,馈压在天妖秘境中,什么时候,你们成妖族中的大英雄,英烈了。”“呃!!”

    这话一出,依旧在那边许诺晷穷好处的两个老怪,不由同时一楞,能活这么多年的老怪,自然不是傻子,立即就看出自己被面前这小妖这耍了。

    “哼!!原来你都知道,竟然敢蒙我们两个。你在找死。”天蚕老祖连那雪白的胡须都倒竖起来,两眼怒日一张,一股浩瀚的气势自其身上排山倒海般向帝释天压了过来。

    轰轰轰!!

    帝释天只觉得身外的空间陡然一凝,仿佛彻底凝固住一样,紧接着,比当初在天梯上还有可怕的威压一下子就落在身上。仿佛天都埔下来般。空气中传来可怕的轰鸣声,竟在瞬间,让他有一种全身骨头都要被碾的粉碎的感觉。

    双脚下的土壤承受不住,将双脚吞$下去,整个身体,往地下不断的下陷。竟被生生的压进地下。

    利诱不成,立即就开始威逼。以力压人。

    以天妖那万古巨头的恐怖气势对帝释天这一小小的上古妖王施加压力,那简直就跟是大象要踩死蝼蚁一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