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你的骨血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二刚,是他真正融入汉个世界的时刻,也是真正体会引沫洲的时刻。

    当时,白虎被那张大网高高网起来时,依旧在不断的发出悲啸声,躲在一旁的他,听懂白虎的话,那是让他赶紧走,让他不要出来。

    那时的每一幕,在脑海中,都是那样的深刻。

    没有实力时,可以忍受,默默的隐忍,刻到了如今,他已经发现,那种痛苦,已经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他无法想象,在万兽宗那专门以贩卖各种灵兽的宗派中,母亲与弟弟,究竟会遭受何种难以想象的事情。

    妹妹玲儿,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小白在这段时间中,已经由帝释天作主,有了真正的名字,随他姓,姓帝,取名帝玲儿。更是群妖中的公主。

    而且,此刻,她已经服下当初在玲珑阁中拍下来的“湮盘丹”变成一个炽烈的火茧,能否蜕变成功,将体内的枷锁破解掉,依旧要等她湮盘之后才能确定。

    “曦儿,我离开后,谷中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帝释天看向晨曦时,心中柔情四起,道:“玲珑宝塔我会留在谷中,由你掌控,还有小白,服下“湮盘丹”至少要九九八十一天方可完成湮盘。就交给你照顾了

    豁然一挥长袖,抬头看向万兽宗所在的方向,目光中闪烁着一抹坚毅的神色,决然道:“这次,不救母回,誓不返!!”

    晨曦幽雅的缓缓起身,走到帝释天面前,鼻手帮他理了理衣衫。很温柔。

    “我”有了。”一句轻柔的话音在帝释天耳边轻轻响起。话中,流露出一抹无比伟大的光辉。

    “什么?”帝释天身上流露出的那股决然,在刹那间消失,身躯猛的一颤,口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失声惊呼,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两只眼睛陡然间睁的跟铜铃似的。有些没有听清楚一样,两眼怔怔的看着晨曦那张绝美的脸上。

    “我有了,有了你的骨血晨曦轻轻在腹部抚摩了一下,脸上洋溢出一种母性的光辉,异样惊人的美丽绽放出来。看着帝释天的眼睛,很认真,也很平和的再次说道。“这,这,”

    嘴巴张大,眼瞳瞬间放大,脸上有的只是一种无法反应过来的呆楞。

    心中,翻江倒海,各种滋味,如潮水般不断的涌现出来,这一复,言语几乎无法用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震惊,惊喜,茫然不知所措,意味。

    那种复杂的心情,简直是难以给外人道也,一直以来,深以为傲的心境,根本就跟是一层薄纸一样。瞬间就被击打出无数洞口。万千感触,惊喜,在瞬间将整个心神都彻底的淹没掉。

    “你不喜欢?”晨曦看着帝释天呆楞的神态,迟疑着道了一声。

    “啪!!”

    帝释天反手巴掌往自己脸上用力的抽打过去,那清脆的响声。直接传出十里外,“唯”剧烈的疼痛传进体内。

    不是做梦,是真的。

    脑海中猛的浮现出一个念头。

    “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哈哈。

    帝释天欣喜的看向晨曦。内心中,涌现出无尽的喜悦,一种无边的狂喜在脑海中膨胀。所有的喜悦,在同时,化为阵阵大笑声,笑声中蕴涵真力,笑的四周地动山摇,从未有过的喜悦,在瞬间就将他彻底淹没。

    伸手向晨曦一揽,将那副柔软的娇躯揽进怀中,紧紧的抱住,口中依然止不住的开怀大笑,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在体内不断的升腾。

    “我帝释天,我帝释天终于有孩子了,终于要当爹了。我帝释天,有孩子了”

    惊喜,意外!!

    帝释天从没有想过,晨曦竟然会给自己一份如此大的惊喜。

    说起来,他们之间,真正合体只是当年在虎丘时的那一次,后来,一直到现在,帝释天都对晨曦极为礼待,只要她不愿意,绝对不会强迫她和自己一起同床共枕,这是一种愧疚,同时,他本身也想等以后在万妖城筑成后,为其举行一次万众瞩目的盛大婚礼后,正式成为夫妻再居住在一起。

    没想到,只是当年一次,竟然就让晨曦肚子里有了自己的骨血。

    这种突然而来的惊喜,意外,实在是。太过突然,那种惊喜交加的感觉,让他都当场方寸大失。这在以前,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一种莫名的心情涌山心头,对于前世的种种,再这一刻,不禁彻底的屏弃掉,对于这片天地,内心中更多了一种存在感,在这一刻,内心中,对于这个新的世界,再没有半点抵触。

    真正的融入进来。

    我是帝释天,我是万妖之王,这里,我有了妻子,有了红颜知己,有了”自己的骨血。这里,是我的根啊!!

    霎时间,肩膀上,陡然多出一股莫名的责任。

    紧紧拥着晨曦,低头在她如白玉般的额头上深情的吻了一下。右手放在她的小腹上,静静的感受着。光华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中,一个小生命正应二品的孕育着,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小家伙强劲的心跳

    似乎,感受到帝释天的存在,竟有一丝欢快的气息顺着手臂传到心中。

    真的!!

    真的是我的骨血。

    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瞬间,让帝释天几乎都有一种要呜咽哭泣的冲动,鼻子一酸,即将做父亲的喜悦,将他彻底的包围起来。

    晨曦静静的靠在帝释天怀中,恬静的倾听着那强劲的心跳声,一种淡淡的温馨在心底涌现。只感觉,彼此的心,从未有过的贴近。

    良久

    帝释天送开手,揽着那纤细柔软的腰身,在亭中坐下,满是柔情的看着晨曦:“谢谢!!”

    “你我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晨曦脸上泛出母性的光辉,靠在帝释天怀中,道:“这段时间。我已经想的很清楚,我想要一个孩子,我们俩的孩子。”

    她很清楚帝释天为什么会说谢谢,这孩子,是当年在虎丘一夕之后就有的,如果她不愿意要的,这些年,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会有,他在谢谢她没有将这个孩子拿掉,因为,当年,她完全有着足够的理由拿掉这个孩子。

    “我不会用孩子羁绊你的脚步。”晨曦认真的看着帝释天的眼睛,道:“你的母亲,同样是我的母亲,母亲给予我们躯体,给予我们生命,不管是为人妻,还是为人子,我都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你。只要是你的决定,我不会有任何的阻拦

    “只是,我希望你,在生死逆境时,能想想我,想想我腹中的孩子。我不希望将来我们的孩子没有父亲。”

    帝释天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拥着那具完美无暇的娇躯,看向虚空,深邃的目光中似乎有着某种难言的坚定。

    三个月后,帝释天只身单刀离开南蛮!!

    本来在三个月前就准备动身的打算,因为晨曦与那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又在谷中好好的陪了她三个月。每天柔情蜜意,感情得到难以想象的升华,因为骨血的缘故小彼此的心,前所未有的贴近,更是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自然而然的睡在一起。

    “等着我!”。

    帝释天出了南蛮,在一座高峰上屹立良久,看着南蛮,沉声说道:“哪怕万兽宗真是刀山火海,这次我也照样要劈开一条血路。谁挡我,我杀谁。神挡,杀神,佛挡,戮佛!”。脸色重新被一种漠视一切的冷漠所替代。眼中闪过冷厉的寒光。

    一抹戾气一闪而过!!

    “嗷!!”

    在背后的虎魄,虽然是在刀鞘中,可感受到帝释天的心情,也应和的发出阵阵虎啸声,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极为的玄妙。

    “真兽宗,我们之间的帐,该清算了。小

    一句话音落下,帝释天驾御神光,往紫金大陆极西之地破空而去,神光在半空闪过,如流星飞落一样。快到寻常人看到,只会以为是流星飞过,似乎不会知道,这会是一道超越世俗世界的神光。

    三个月,已经足以让他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下去。

    谷中有晨曦坐镇。

    加上所有的妖族都已经整顿好,各种事情,也都有了规矩可依,凝结内丹,就可以选择加入四大军团还是找其他事情做。现在,几乎每一名妖族,身上都有着一种浓浓的朝气,各种事情,修炼,灵酒,功法,法器法宝,等等,全部都与妖币挂钩。

    让诸妖通通都开始为妖币而努力奋斗起来,每个都有着自己的目标,想要学某种更强大的功法,我就努力去赚取妖币。

    有奋斗目标,有上进之心,谷中到处都显得朝气蓬勃。

    更有万妖城,筑城的事情,那是进行的火热无比,每天都有大批的各种灵材运进玲珑宝塔中,由七窍玲珑壶炼制成神晶,用在煮城上。每看到那虚幻的古城在他们的努力下。一点点的变成真实,诸妖一个个都感觉到体内热血在沸腾,拥有无穷的斗志。每天,四大军团在练过后,就是拼命的出去寻找在矿藏,每一个,都将那座正在建造的古城当成是心中永恒的圣地。

    毫不怀疑,为了古城,就算是豁出他们的性命都在所不惜。全部沉浸在帝释天描述的那雄伟前景当中。

    帝释天预计过。

    如果材料充足,香火愿力足够,要想将那足以媲美地球般大小的古城筑造出来,至少需要两三百年时间,这还只是筑出根基,至于那些先天灵宝,就不是群妖能做到的了。

    “啊,啊,”

    在血云宗宗门中。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连绵不断的响彻而起,震荡九霄,整个宗门中,足足有上万名弟子,此刻,只见,在山门中,一道血影在四周飘忽不定,如鬼魅般闪烁,对着人身穿过去,立即,那被血影穿过的人,整咋。人如干尸一样,瞬息间,全身血肉,被吞噬一空,只剩下一张人皮,连人皮,都在瞬间化为一缕血丝,血丝中,有魂魄束缚在上面发出凄惨的厉叫声。

    这道血影,漂浮不定,如鬼魅一样。不管是法宝还是各种法术,都难

    ,品话圳算碰到,也是如道影午般穿而到其分毫。

    在无数惊恐的呼喊声中,那血影,越来越快。

    大批弟子,在血影下,就跟是割草一样,大片大片的被吞噬血肉,连人皮都化为一条血丝,将魂魄束缚住。可谓邪恶到极点。

    “印衣,你在做什么,他们都是你的同门师兄弟,师门长辈。你怎么能对他们下毒手一位中年美妇惊恐的对着血影呼喊起来。

    “妇人之仁,你懂什么。”站在半空中,一身血衣的中年人对着那美妇呵斥道:“只要印衣能变的强大,区区一个血云宗,不要就不要了,印衣能得到《血神经》传承,那是有天大的气运,哈哈。我血家,终于必将出现一位无上的强者

    “杀!杀!杀!尽管杀,杀的越多,就会越加强大血魔张狂的大笑道,笑声震荡整个血云宗宗门。

    “噗!!”

    就在血魔张狂大笑时,本来在下面不断向那些弟子扑过去的血影徒然一转,闪电般的从血魔身上穿过。

    血魔的笑声,哑然而止,眼中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伸出手指,指向停在身前的血影,血影停下后,其模样正好可以清晰的看的出,那俊美无比的脸上,有着一抹深深的邪气,带着邪异的魅力,不是当年在帝释天手下失去肉身,被打的只剩下一缕残魂的血印衣还是谁。

    “你”你竟然,戮父!!”血魔眼睛瞪的如铜玲一样,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血印衣,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你笑的真烦血印衣邪笑着摆摆手,根本没将拭父的事情放在心上。没有半点动容。更是接着就在那美妇身上穿过。道了一声:“你也烦

    随之,两条血丝带着束缚在里面的神魂,化为两道血光,落到他的脑后,变成一根血色的发丝。看他头上,竟是一头血色的头发。这血发并不多,只有稀疏的几千根,那血魔与美妇也变成其中的一根。

    跟着,血印衣嘴角边再次露出那邪异的神色,转身继续向其他的弟子扑了过去。

    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在短短一刻钟后,悉数消失不见。

    原先热闹的血云宗,转眼间,变的一片死寂,各出山门,再没有半个人影。血印衣站在一座高峰上,依旧是那抹邪异的笑容,连眼瞳都有着丝丝血光。

    “血印衣,你放心,既然你让本尊重新复活,你最后的遗愿。本尊会为你办到的,帝释天?啧啧,还真是弱小啊

    “我血神,又回来了!!”

    当话音落下,人影已经飘渺无踪。

    血云宗,满门尽灭!!

    话说,当年血魔耸着血印衣进入通天塔,想要猎杀蛮兽,用蛮兽的精血来滋养血印衣的残魂,没想到,他们在机缘巧合下,竟然进到一座破败的神殿中,并在神殿内找到一枚血色的种子与一部神奇的功法

    血魔翻阅过,发现里面的神通,果然神奇无比,要是能修成,那纵横天地都不在话下,最古怪的是,要修炼血神经,就要有一枚血神子种进体内,修炼者,还不能是人身,只是以元神修炼。

    当时,血印衣的情况可谓是网好符合。以为这是奇缘,当即就开始修炼。焉知,这一修炼,却让血云宗满门全灭。

    自此,血云宗这堪称是一流的宗派,就此在天地间除名。

    血云宗灭门之事,直到三天后,才有过路的修士发现,后有人找到侥幸逃离的血云宗弟子,询问下,灭门真相自此大白。

    血印衣那可怕的神通,穿身就能吸去人一身精血,连魂魄都逃离不了的事情,顿时传扬开来。

    没过半月,附近几处宗派,也如血云宗般一夜血洗。

    事情,顿时在修仙界中掀起轩然大波,血神之名。顿时传扬天下。人人闻风丧胆,大批宗派直接开启护宗大阵。封山不见客。生怕惹来血神,招惹灭宗惨祸。血神之名,可止小儿夜啼!!

    修仙界中,议论纷纷。传播的沸沸扬扬。

    帝释天一路往西而去,驾御神光,每飞出一段,就恢复消耗的真力,接连驾御神光走了七天,不知道跨越多少山川。

    不得不说,紫金大陆实在是太过辽阔,连边际都无法谈知。谁都无法知晓到底有多宽广。从南蛮到万兽宗,驾御神光,至少需要半个月。

    此匆,在途中,有一座叫“仙缘城,的修仙城,帝释天碰到后,也就落了下来,进到城中四处看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珍贵的灵粹,若是有玉简的话,直接以神眼将玉简中的内容记下来,偷天换日,乐此不疲。

    顺带着打听一下最近修仙界中的变化。

    所以,找到城中最大的一间客栈,进到里面,随意的叫了几样酒菜。一边吃着,一边认真倾听起四周各种各样的交谈声,从中找寻有用的信息。(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