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打雷下雨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道门有六位道祖,释门有三位佛祖,都是人族自上古之后就屹立在众生之上,成就盖世强者之位的强人。

    道门六祖在这姑且不说,却说释门三佛,其中,分别就是大日如来佛,据说,他的大日如来咒,乃是他成道时所悟,具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无上伟力,一经施展,十日横空,他为现在佛。其二,是转轮佛,其有转轮阴阳之力,他有一神通,名为六道转轮,威力之强,堪称逆天,可将人直接打入轮回。在转轮中轮回不休,磨灭你神魂。传说,就算是已经达到肉身不灭,神魂难葬的万古巨头,在这一神通中,都会磨灭神魂,彻底的碾成齑粉。实为恐怖。他为未来佛。至于第三位佛祖,则走过去弥勒佛,最为神秘。

    每一位,都是盖世强者,就算是在上古,那也是顶尖的强者,如今,更是屹立在众生的颠峰之上。成佛做祖。

    这‘诸天法轮-,就是转轮佛以前未成道前炼制的随甚至宝,里面有诸天之力,施展起来,可化为三千沽轮,如磨盘一样,将敌人碾成齑粉,威力之大,远超普通灵宝,虽然是后天灵宝,可还是件上品灵宝,殊为难得。

    “不错,我已经推演过天机,发现这诸天法轮不出意外,应该就会在拍卖会最后当成是压轴宝物拿出来拍卖。这件宝物,威力无穷,就怕是是件仿制品,非得到亲眼日睹时,才能真正的确认真伪。”申公虎意味深长的笑道。眼神看向外面的目光中,有着丝丝莫名的韵味。

    “嘿嘿!!说的不错,我们三个在天界什么时候买东西,给过钱?做的,向来是无本的买卖。一旦证实真伪,那件瑰宝,休想逃的出我我妙手空空的神技。”

    蓝雨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的卓÷色,伸出右手放在眼前,看其一双手,修长无比,而且,晶莹似玉,泛出异样的宝光,比女人的手还要更加的美,仿佛上天的杰作一般。双手上,似乎带着一双无形的手套。身上洋溢出浓浓的自信。

    “这倒是,不过你的摘星手到时候可千万别失手。要不然,直接让申公单独给你聊聊天。”青元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蓝雨当场脸色就是一变,浑身不自然的打了个寒战,他至今还记得,当年被申公拉着聊了会天,后果是什么样的。那样的经历,他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连忙说道:“申公,你还是赶紧将他们叫开吧,这样打法,拍卖会还不知道要举行到什么时候。”

    申公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手中浮尘一甩,满脸灿烂的道:“这是我的强项。”

    身上光芒一闪,一道虚影从他身上飞了出来,并迅速的变成跟申公虎一样,一身道袍,仙风道骨,微笑着走出贵宾室,脚下出现一团雪白的祥云,进到封玄结界中去。这是他的神魂出窍!!

    “战!战!战!!所到之处,万物臣服,天地之间,我为尊。但凡忤逆者,杀,杀,通通诛杀。”在封玄结界中,帝释天手持虎魄,身上散发出浓郁无比的帝皇威严,在先天上,比起其他意境,有着极大的优势。任何意境,在他面前,先就被压制三分。

    虎魄更是锋芒无限,刀锋所指之处,所向披靡,没有任何阴谋诡计,一切都以正面搏杀,霸道果决的手段,将一道道意境,生生的轰杀,丝毫不顾忌自身的损伤,一往无前,每每搏杀起来,都凶悍无比。打!打!打!!

    拼的就是这股一往无前络气势,哪怕两败俱伤,也再所不惜,要的就是这股无所畏惧。为帝王者,有进无退。

    拼杀中,极为惨烈,连他的形体,都有好几次差点被轰成齑粉,不过,连连吞噬其他意境,用来壮大自身,凝聚出的躯体,也渐渐的从虚幻,慢慢的越来越凝实。正在不断的向实质迈进。“杀!!”

    虎魄迸射出数百丈刀光,如批练般将一座翠绿的山峰,从上到下,一刀劈成两半,爆发出的无穷刀气,将破碎的山峰绞成粉碎,随手一挥,再将破碎的意念卷到身边,化为点点光点,融入到体内。融入后的躯体,之前所受的损伤迅速恢复,并且变的更加的凝实。

    双日一横,向四周扫去,在整个封玄结界中,数百道意境,竟只剩下数十道,每一道,都比以前要强大数倍。散发出强横的气息。显然,都在争斗中得到了莫名的好处。“诸位道友!!打雷下雨,回家收衣服吧。”

    突然,在封玄结界中,一道风轻云淡的话音传到每个人耳中,那声音传来,似乎这结界中的空间诡异的停顿了一下一样。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亲近与温和。让人心生好感。“找络!!”

    就在申公虎旁边,一杆血色长幡幡身一动,上面血光荡漾,千万柄血色刀剑带着丝丝阴邬之气,向那宛如神仙般的申公虎铺天盖地的席卷过去,旁边,还有一枚跟小山一样大的骷髅头骨张着那张狰狞的大嘴,‘嘎嘎,直叫,带着黑气,一口就向他咬去。“搔

    靠,是申公家的,那倒霉的灾星。帝释天本来是背对着申公虎,一听那句‘道友”心里就不自觉的颤动几下,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四周,想都不想,也不跟其他意境拼杀,转身就化为一道黑光,冲出封玄结界,回到体内,本来闭合的眼眸骤然睁开。是他,这瘟神,这衰神也在这里。

    帝释天嘴角微微抽*动,看着申公虎那副神仙中人的打扮,一眼就看出,那就是前几天在仙岛上碰到的那个人,让他整整被厄运缠身了三天。那声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听到那句道友,丝毫不停留,根本就不想跟他照面。

    “哈哈,是的好,这衰神来了,你要是是的慢,又有得倒霉了。啧啧,快看,竟然还有几个不怕死的,敢对他出手,有好戏瞧了。”冥,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津津有味的看着封玄结界伞的情景。“咔嚓!!”“轰隆隆!!

    面对两方袭杀,申公虎丝毫不畏惧,连躲闪都欠缺,就那样站在祥云上,微笑着看着那迎面扑来的无数刀兵与那恐怖骷髅。好似束手就擒一样。然则,当他们即将碰绁到他的身体时。

    只见,整个封玄结界中,乌云密布,一道道电光闪烁,只见阵阵雷鸣声响起,两道水桶粗的雷电轰然间自上空落下,就那么笔直的轰在那只骷髅与那面血幡上。正面,又有狂风暴雨密集的落下,这些雨点,跟是一柄柄无坚不摧的利剑一样,将那万千刀兵瞬间淹没。“啊!!这是五行神雷,这是什么雨,比刀子还要锋利。“这里怎么会打雷,会下雨,没这么邪门吧。”

    根本无法触摸到申公虎的身体,就看到,无数狂风暴雨与天上接连不断,疯狂落下的雷电就已经将那枚骷髅跟血幡当场轰成齑粉。大片雷电与暴雨分布在结界内每一寸空间,除申公虎所在的位置之外。

    当场,就将在这范围中的所有一切,不是被雷电轰碎,就是被暴雨穿身,刺成筛子。

    这种邪门的情况,立即将魔女丁当他们一个个惊的连心都要跳出来,顶着雷电匆忙的冲出结界,但也让意境遭受到极大的损伤。“打雷下雨,回家收衣服?”

    帝释天看着封玄结界中的情景,心中虽然有些庆幸自己是的快,但还是被申公虎那雷人的话雷的相当元语,也暗自感慨,这申公家的,果然都是些邪门的家伙,连跟他说句话都会倒霉,要是他本人说什么,还真能实现。不会是言咒术?金口玉言?还是预言术?脱口禅?“啧啧,万雷齐动,雨如刀兵,何其壮观!!”

    冥-怪叫着感慨道:“据说,申公那灾星,自身就带有无边孽力,是世间最邪门的万邬之体,他那张嘴,比什么言咒术都厉害。他说的话,只要他想,那就是金口玉言,说什么来什么,不过,刚一开始,只有别人对他有恶念才能伤害到对方,第二阶段,就算对方不对他起敌意,但依旧开口就可让同阶之下的修士倒霉。第三阶段,那是说什么未什么。哪怕盖世强者,都要头疼。看现在情形,他应该发挥出第二重的力量。已经将他的万邪之体解封过两次。”

    “好厉害。”

    率稗■天看到那情景,也不由若有所思的道:“若是他能在我身边助我,那何愁我的万妖谷不崛起,就是他那一身的邪门,想要共处都难。

    确实,如果谁能有申公虎这样的邪门异人辅佐,那绝对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想想,申公虎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强大威慑。关键时S1,那张嘴可了不得。可以抵的上是千军万马。可怕的,就是他那身根本无法抵挡的厄运之力。仅仅跟他说上几句话,就整整倒霉了三天。

    要跟他长期结交,那还不知道要倒霉到什么程度。天天有厄运缠身,不被厄运玩死,也要玩疯掉。太邪门,太可怕。“帝疯子,你想打申公那衰神的主意?”

    冥,的语气中带着已经惊疑,沉吟片刻后,道:“其实也不是不能,你连七情六欲这些**之力都能吸收,化为己用,可以说,你与那申公同为异类,若是多将几种**之力体悟的话,说不定连申公的厄运都无法缠绕到你身上。”邪?

    万邪莫过于是那最可怕的**之力,**才是世间生命无边负面念头凝聚而成,最为邪恶,只是,此刻帝释天掌握的,仅仅只是其中两种,若是多掌握几种,让自身更加亲近于**之力,那他那时,也可称是万邪不侵,诸邬易辟。连申公的厄运都无法落在他身上。料!!一一

    封玄结界陡然消失,拍卖场中,所有事物再次恢复平静,贵宾室中,没有半点声音,似乎都在之前的争斗中受到了什么损伤一样。可在千■面,大批修士间,可是热闹纷呈。“恐怖,实在是太可怕了,能将自身气势,意境凝聚成形体「听我师尊讲过,那可是据说要抵达渡劫才能做到,刚刚竟是数百位渡劫之上的强者在比拼,强啊,正是强啊,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做到那该多好。”

    “厉害,玲珑阁就是玲珑阁,随便拿出件东西,就让布置出那样强悍的结界禁制,能让那么多强者拼斗都无法打破禁制。在这里,连半点气势都感觉不到。”

    “那位仙风道骨的道人是谁,那才真恐怖,只说上两句,说打雷就打雷,说下雨就下雨,一下子就将所有强者都驱逐出去。厉害,真是厉害啊。”

    场中议论纷纷,一个个满眼兴奋,对于渡劫之上的强者那短暂的交锋,显得斤斤乐道,有了充足的谈资。“啪嗒!!”

    就在这时,拍卖台上,乐天手中的定音锤■重重的落下,发出的锤音,清脆的传到每一双耳朵内,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的集中到他身上。

    乐呵呵e!i笑着,红光满面,道:“十四号,最后出价十五亿!!无人加价,这枚湮盘丹,以十五亿的最终价格由十四号拘得。现在接下来拍卖下一件宝物。”

    言语中,一点没有提起之前的激斗,似乎之前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且,也直接将湮盘丹一锤定音,敲定了最后的价格。以帝释天最后出的那个十五亿的价格成交。接着就开始往下接着拘卖。而马上,也有玲珑阁中的侍女托着湮盘丹向他所在的贵宾室走来。“两位前辈,这是您拘到的湮盘丹,请检验后查收。”

    不过片刻,一位放在世俗中,堪称上等的少女就托着湮盘丹出现在帝释天和白狐面前,看着那只紫色玉瓶,帝释天慎重的拿起,先以皇极真力覆盖玉瓶,打开瓶该,一股异香自瓶中冒了出来,冲进鼻中。

    顿时,体内的皇极臭L力跟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的周身妖脉中快速的流窜起来,运转的速度,比起平时来,足足快上数十倍。只一缕异香,就令皇极真力比之前增加了一分。少了平时一个月的苦修。“是湮盘丹,不会错,里面有一缕凤凰天火。”▲冥,肯定的说道。只凭那缕凤凰天火就足以证明其真伪,这点,他是不可能看错的。

    “好!!”帝释天将湮盘丹接过,手中光芒一闪,一只玉盒出现,将玉盒抛向侍女,道:“灵石本座没有,将这只玉盒中的物品交给你们主事的人看,做出估价,看看是否值得上这枚湮盘丹。”盒中,装的自然就是之前那枚生命源种。

    不进来不知道,现在这一出全才发现,灵石果真不经用,拍卖一枚丹药就发了十五亿,以亿来计算,身上的灵石连个零头都抵不上,最值钱,能拿来抵债的,也只有这生命源种才行。那侍女明显是经过训练,丝毫没有半点鄙夷。神态始终恭敬无比。小心的将玉盒托在手中,离开贵宾室。“生命源种,果真是生命源种,这股庞大的生命精气和以前看到的生命源种一模一样。”

    不消片刻,那只玉盒就出现在玉玲珑的面前,打开玉盒,看到玉盒中静静放着的那枚碧绿的如宝石般的源种,两只眼睛明显一亮。连双手都忍不住微微抖动了一下。“十四号中的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珍贵的生命源种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不过,不管是谁,都不容小视。”

    玉玲珑看着盒中的源种,眼神显得迷离,豁然站起身来,拿起玉盒,向外走去,就凭这枚源种,她就已经决定要亲自去见见那对男女。片刻,贵宾窒中,凉亭内,玉玲珑与帝释天和白狐围着玉桌而坐,那只装有生命源种的玉盒就放在桌上,湮盘丹同样放在一起。“两位能来我玲珑阁,实乃玲珑之幸,不过,两位很面生,不知尊姓是?

    看着帝释天,玉玲珑轻笑着开口说道。那如天籁般能颤动灵魂的声音听在耳中,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帝释天眼中光芒一闪,也在玉玲珑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不知为何,她的头上始终都带着那副黑色的斗笠,这斗笠有屏蔽神识的力量,根本看不到斗笠下的容颜。显得异常神秘。对于她,当初在通天塔外曾见过一次。自是知道,眼前就是玲珑阁的当代阁主玉玲珑。“我姓晨,这位是我道侣。”

    帝释天平淡的介绍了一句,话中,没有在这上面纠缠的意思,淡笑道:“盒中的物品,想必以玲珑仙子的眼力应该看的出来,不知道仙子认为这枚生命源种能抵多少灵石。”并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在问时,两只眼睛静静的看向玉玲珑的脸上,虽然有斗笠遮挡,却仿佛能直接穿透过去。“-#!!”玉玲珑果决的说出一个价格。

    [冬天太冷了,冻的连手都有些榷硬,打字速度也变慢了,调整了这么长时间,大概明后天恢复正常更新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