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厄运之神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他姓申公?申公豹?神仙灾星?我靠,不会这么倒个*

    帝释天一身寒毛纷纷炸起,头皮发麻,脑海中突然卷起一股股惊涛骇浪,这莫名奇妙的两次意外,加上脑海中那莫名的熟悲,一时间,心神中仿佛有道灵光闪过,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堪比灾星,衰神的家伙。

    前世中,他也曾将四大名著通通看过几遍,有什么太多体会不敢说,不过,也有些微的感悟,对于里面的一些人物也是记忆深刻。

    要说在《封神演义》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是那有‘神仙灾星’之称的申公豹。

    想想,申公豹一句‘道友,请留步’,不知道将多少的截教弟子送上了封神台,连神仙都当不住,活脱脱的就是一位神仙克星,送命的灾星。他的一张嘴皮子,威力之大,胜过任何的神兵法宝,简直是无孔不入,挡都挡不住。

    要是没有他那句‘道友,请曾-步’的话,只怕封神时截教也不会落到几乎整个教派都葬送灭亡的境地。

    试想,谁不怕他申公豹。

    刚一开始,帝释天还没有在意,虽然觉得有些怪异,可也没有往其他地方去想,直到此右-1,才突然想起,心中不禁冷汗淋漓。眼中光芒闪烁,流露出丝丝惊惧与疑惑:“不可能啊,这里是紫金大陆,不是洪荒世界,也不是封神,怎么也会有申公豹那样邪门的灾星,衰神。

    略微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莫非,在这个世界,也有申公豹那样不可预测的衰神。

    “呼!!”重重的将胸中那口浊气吐了出来,眼中神光一闪,暗道:“不管了,哪怕姓申公又怎么了,我就不相信,妾有那么邪门。靠!真他妈晦气。”饶是在心中暗自打气,还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心下已经是全神戒备。

    “他姓申公?”-

    冥’突然满是晦气的叫道,“帝疯子,你的运气还真是够差的,碰到谁不好,偏偏碰到姓申公的家伙。上古时,申~"\家的祖宗叫什么申公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活脱脱就是个灾星,衰神,最喜欢说的就是‘道友,请留步’。真要停下来跟他说上两句,轻则窭运当头,什么邪门古怪的事情都能出现在你身上,重的,性命都要丢掉。当年我家主人被他叫了一次,当天就降下流星雨,通通砸在我主人头上。那时我主人还没成盖世强者。差点没被活活砸死。这个八成是那灾星的转世。快,快,赶快离开。千万别大意。”-

    冥’的语气,就跟是吃了苍蝇一样,一副恶心之极的模样,但言

    语中不乏一种无名的忌惮。连连催促帝释天赶紧离开,离的越远越好。

    “申公豹?灾星转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帝释天一听到这边上古也有一个申公豹,脸色当场就变的极为难看,也不往那些热闹的人流中走去,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山峰,上面奇石林立,形态万千,隐然间可以在这些奇石上看出各种动物的形状。四周还有云雾环绕,倒是一处相当有趣的地方。

    不再进到交易场地,转身就向那座奇山上走去。

    “哼哼!!那个申公豹,在上古时,也是妖族,本体是只豹。只不过不知道从地方冒出来的,身上并没有妖族的妖气,反而比人族修士还要仙风道骨,那张嘴巴太过厉害邪门,被他叫住的,没有一个不是倒霉之极,为之丧命的,不知道有多少。所以,被称为灾星,称为衰神。还有就是厄运之神。谁碰到都是转身就是。不过,他那张嘴太毒了。被一些不怕死的厉害家伙,连手打杀,可这家伙神魂难天,每次都能在一种古怪力量的护持下进入轮回,再次转世。转世后,必定姓申公。那灾星的本事一点没忘记。虽然记忆没了。依旧带着一身的晦气-

    冥"显然对这姓申公的,是深恶痛绝,语气都有些不善:“而且,这家伙,修为越高,那一身厄运之气就越厉害,总是会惹到一切厉害的家伙被打杀。神魂一次次轮回,洗刷不了那身厄运之力不说,反而越来越强。当年在上古,就被打杀了不下三四十次。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他第几世转世了。”-

    冥"也不瞒着,将上古时的一些事情简单的讲了几件,让帝释天

    骨子里都禁不住有些发寒。

    什么天降诛神灭魔雷连环将一妖圣活活劈死。

    什么落下湮灭神雷将十万古巨头生生的打成一弱不禁风的原形状

    态。

    什么走着走着,脚下莫名奇妙冒出一条黄泉河,落进河中,肉身被腐蚀的一干二净。

    等等,几乎这样的怪事都会发生,就看你本身运道好不好了,运道好的,或许还能保的住一条命,差的,连小命都要玩完。实乃是世间最为邪门的厄运之人。

    “帝疯子,这几天你可千万要小心掉,别致厄运缠身,那麻烦可就大了,神仙灾星,连神仙都挡不住啊。”-

    冥’话中的担忧,让帝释夭心中的

    舌;;,-^-二几层。心神前所未有的聚集,将周围的一切都彻加↓,。」在脑海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皇极真力一股股涌出妖府。遍布全身,充斥在周身每一寸血肉中。

    此刻,已然足以应对大部分的突然变故。“轰隆隆!!”

    帝释天正走到那座山峰脚下,突然,上面一阵轰鸣,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剧烈的滚动着向他冲撞过来。或许滚动的太快,石头外面竟然燃起了火焰,化为一枚巨大的火球凶猛的冲撞过来,还未抵达,那炽烈的火浪已经扑面而来。

    “果然是无孔不入。”

    帝释天暗骂一句,也不硬憾,这块火石如此滚下来,其势不下千钧,硬憾的话虽然对他现在而言,并非什么难事,但那也只是白白浪费力气。身形一动,往左侧一避,闪开数十丈,暗道:这火球总不会邪门到还能自己转弯吧。

    “涤靠!!”

    可还没等他想完,立即就看到,那块火石突然撞在一块微不足道的小凸石上,立即就打着旋往他站的位置撞了过来,那速度,还在半途中骤然快了数十倍,瞬间就出现在身前。

    破!!”

    一拳轰出,手臂上的肌肉如虬龙般快速蠕动,一股股浩瀚的力量自每一寸血肉中喷涌而出,一股股浓郁的妖气覆盖手臂,一拳凶猛的砸在那块大石上。轰然间,帝释天身躯一颤,所站立的地上出现一道道可怕的裂痕。而那块火石,当场在碰撞中被轰的破碎开来,向四周激射出去,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声轰鸣。

    “哗啦!!”

    还不等放松,脚下突然坍塌,出现一个大洞,大洞里面全是一根根锋利的石柱,好在他警惕心一直未曾放下,一察觉有异常,立即就御空而起,向旁边在移了开来,躲过一劫。

    “来了,终于来了。”-

    冥’厌恶之极的道:“看样子,厄运已经缠上你了,不过那衰神如今的修为还不算高,也没有真正害你的心思,要不然刚刚滚下来的就不会是石头,而是天上掉流星,地下冒岩浆.迎面过来说不定就撞进某个空间裂缝中去了。

    确实如‘冥’所说,这一整天,帝释天可算是彻底的领教厄运缠身的可怕之处,虽然在全心戒备下,没能遭受什么伤害,可却真真是心力憔悴,什么鬼事都冒出来了。简直是防不胜防。一天下来,比跟上百个厉害高手大战百次都要难受。

    难受的是,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敌人,而是冥冥中的厄运.想躲都躲不了。无形中的敌人,连发泄的对象都没有。

    找申公虎?

    这他连想都没想过,要是再来句‘道友,请留步’,他可承受不了。丫的,真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砸了一颗流星来,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帝释天这天什么都没做,单单应对那些希奇古怪的事情就已经筋疲力尽,看看四周,历尽千辛万苦,发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安全的抵达了山峰之欲,看看四周,奇石耸立,云雾缈缈,波润起伏间,俯视四方,本来郁闷的情绪也不禁微微舒缓,摇头轻吐一口浊气,叹道:“这衰神,希望以后少遇上几次。

    “嘿嘿,怎么样,帝小子,厄运缠身的滋味可好玩。刚刚看你玩

    的蛮有趣的,又是砸火球,又是踹石头。看起来有滋有味的。”

    帝释天只轻声喃喃自语了一句,根本没想四周会有他人,突然听到一声玩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猛然转身,向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去,一道浑身穿的破破烂烂,看上去异常邋遢的老者侧身背靠着一块大石,手中拿着只酒葫芦,不时的往口中灌上一两口,浓郁的酒香散逸开来,让人精神不由一振。

    “万事通前辈,你怎么在这。’’

    看到面前这老者,帝释夭心中不由做做一惊,对于他,虽然仅仅只是当年琴家时见过一面,交谈过一会,可他那玩世不恭,一副游戏人间的风姿却深刻的烙印在脑海中,印象十分的深6-1,在当年,就猜测,他可能是一位游戏风尘的奇人。

    当年看不遁他的修为,在如今,竟还是看不透,在万事通身上,连一丝真无波动都没有,怎么看都跟是一个普通的老头一样。

    可真要将他当成是普通人,帝释天自己都感觉可以拿头撞豆腐去。

    出现在身后,自己却连一丝感应都没有,要不是他自己出声,只怕到现在都未必能发觉得了,这份容颜,更是十几年都没有变过。口中喝的是灵酒,普通人喝灵酒只怕除了当场爆体不会有太多其他结果。

    更能张口就说出他此刻的情形。

    种种情景,帝释天又岂会怀疑,万事通,绝对是一位游戏风尘的

    奇人异士。

    “嘿嘿,老头我怎么就不能在这拉。帝小子,你的修为增长的倒是快呀,竟然达到妖丹二转颠峰,就快要渡劫了,也不知道你小子修的是什么功法,一身境界,收敛的连我都足足观

    万事通啧啧怪笑,一双怪眼在帝释夭身上打量了几眼,一抹异光闪过:“记得十几年前,在琴音谷看到你时,你还不过仅仅只是一只小妖兽,时间一转,十年过去,你竟然就接连跨越如此多层次,果然不简单。

    对于帝释夭的修行速度,放在哪里,都是惊世骇俗,妖族中可谓首屈一指的惊艳之才。但在他的眼中,有的只是欣赏之色。

    “晚辈只是侥幸而已。

    帝释天看了一眼万事通,淡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身上竞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本能的感觉他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手中光芒一闪,酒神葫芦捏在手中,打开往口中倒上一口,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涌上心头。

    “前辈爱酒,不如尝尝我这玄冰碧火酒如何。如今已经有百年的火候。”说着,将葫芦往万事通身前一抛。

    万事通随手接过,看到那碧玉葫芦,眼神一亮,啧啧道:“酒仙那老鬼的酒神葫芦,你还真是好福缘,连这件宝贝都能得到。记得当年还跟那老鬼喝过酒。可惜了。”轻叹一声,神色间多出一丝缅怀,往口中倒上几口灵酒,品味着!8中滋味,微微点头。

    不过,他到底是奇人,自身本性也不是太过喜欢缅怀过去的人,只片刻间,又恢复以往的玩世不恭,嬉笑眷道:“帝小子,听说你想建妖城,刚好我得到一个你可以用的上的消息,你要是知道的话,说不定对你建城有着莫大的好处。”两眼放光,玩味妁看向帝释天,道:“怎么样,想不想知道。我老头这次也不要多了,百年份的玄冰碧火酒跟猴儿酒各给我一百葫芦。你觉得怎样。”

    “时我建城有莫大好处?”

    帝释天眼中神光一闪,暗自惊叹,万事运果然神通广大,还真是事事知晓。不过,最近他一直都在琢磨万妖城的事情,先决的准备就需要发挥莫大的精力,要建起一座城池,在世俗中就不是什么容易简单的事,在修行界中,更是需要注重各种方面。做到面面俱到。其中,有许多就十分的复杂。

    如今一听竟然有可以对建城有助益的消息,自是兴趣极大,毫不迟疑的询问道:“只要消息确实对晚辈有所助益,区区两百葫芦灵酒,小子还是不会吝啬。”帝释天轻轻一挥手,身前光芒一闪,两百只葫芦并列摆在面前,道:“若是前辈想要,这些灵酒就当是送给您了。

    万事通看到,两眼顿时放光,跟气血方刚的青年看到美女一样,贼亮贼亮的,那手,伸的那叫一个快,哗啦一下就全部拨到自己面前,随手一抓,无声无息,那些葫芦诡异的消失不见。他身上没有看到什么储物宝物,也不知道他将东西茂在什么地方了。

    “莫非是内世界?”

    帝释天脑海中闪出一道念头。

    “嘿嘿,帝小子,告诉你,你马上就会觉得物超所值。”收了报酬,万事通也开口说了起来:“在这里玲珑拍卖会上,玲珑阁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倒是真的拿出几件相当不错的宝贝出来拍卖。其中,有两件东西对你建城应该有不少帮助。”

    “两样?不知是哪两样?”

    “一件就是天机万枢图,第二件是禁神球。’’

    万事通说到这两样东西,亦是露出一种慎重的神色,连脸上的嬉笑都微微收敛许多。

    不等帝释天询问,他已经自行的解说起来:“说起这天机万枢图,乃是上古时一代奇人天机子一身心血所成。里面蕴涵着极为玄妙深奥的机枢之术。对于如何建造洞府与建造城池上,有着详细的规划,里面更有各种神妙的建造图纸,每一张图纸,都代表着天机子一身颠峰的造诣。每一张,建造出来的洞府或城池,那都是惊世矿俗的神奇瑰宝。看到下面的玲珑仙岛没有,这岛,只不过参照天机万枢图的一点皮毛建出来的。已是相当的不凡。仙神进来,真要发动威力,也休想逃脱出去。”

    说着,顿了顿,打开葫芦,往口中灌了几口,润润喉咙,方才接着道:“要是你能拿到那张天机图,并建造出来的话,嘿嘿,那必将万古留名。”

    “竟然有这样的罔-纸。”

    帝释天心中也不由一阵欣喜,若真如此的话,确实对自己建妖城有着非比寻常的价值。不过,略一沉思,也明白,完整的图纸,要想全部建造出来,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从玲珑仙岛也只能参照一部分就可以猜测的出。

    其价值,乔肯定极为不萧。

    要想拿到手,到拍卖的时候,说不得会有一番剧烈的争夺。那时,拼的不是战力,而是财力。在财富上的比拼,虽然不见血光,却同样如战场一般。惨烈之处,绝不会少。

    “那禁神球又是什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