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诱你入局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寸铜棺木纹压。比起户前在背后的撞,怀要与势磅崭。要霸道凛然。凌洌的劲气在空中带出冷厉的嘶吼声,棺木下面的空间在剧烈的震荡,不时的呈现出扭曲的景象,仿佛随时要崩碎,要湮灭一般。

    还未曾压在身上,就已经可以感觉到自空气中凶悍的压下来的恐怖

    量。

    无须怀疑,只要真被这样压中的话。四分五裂还算是轻的,怕不的当场压的粉身碎骨,压成一滩肉泥。凄惨无比。

    “帝疯子,你就不怕他长心病狂真的压下来,那时,你可就惨了。”

    “冥。将眼前的一切都瞧在眼里,不仅调德的怪叫道。

    “这不过是虚张声势,在试探我而已。我岂会上当。这点小伎俩。跟我当年经历的大风大浪比起来,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帝释天在土灵珠的帮助的下,将四周的一切都清楚的映在脑海中,看着上空一副要将他压的粉身碎骨的青铜棺木,连眼皮都没有抬,不屑的在脑海中道了一句。前世在商场上,见过的风浪不少,早就炼就了一双犀利的眼眸。

    感受到如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的利风,帝释天“昏厥。的身躯一点反应都没有,任由那利风在身上刮出一条条血痕。就是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一丝知觉,已经濒临死亡。将要身陨似的。心神一片冷静。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当两位具有深仇大恨的人走到一起,仇恨会驱使对方做出最让人恐怖的事情。就算是唉其肉,喝其血,都是最平常不过,亲手将敌人挫骨扬灰的快感,是最为吸引人的。

    帝释天料定,邓天华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轰!”。不得不说,帝释天的目光果真犀利无比。已经将人心看的通透,青铜棺木以雷霆万钧之势轰然落下,那气势。看似有一种不将他砸成肉泥势不罢休的意思。可棺木在落到距离帝释天仅仅只有凹公分时。

    棺木的去势哑然而止,棺木四周。空气中由极动到极静之间的突然逆转,令四周的空气传来阵阵沉闷的音爆,一股霸道的气浪轰向周围,连空间都有些扭曲。显得极为可怕。要是再往前一公分的话。这股力量都会彻底的施加在帝释天身上。

    试探!!

    果真是试探!!

    青铜棺木悬浮在他身上,静静的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在犹豫,又似乎是在确认什么,半响才平移着向一侧飘逸出去,转眼间落在地上,沉重的棺木震的大地发出阵阵轰鸣。

    “好家伙,真让你给猜对了

    “冥,看到帝释天一直冷静沉重。哪怕棺木加身,都未曾有过半丝抵挡的预兆,那刻,要是真的压下来,他就算不死,也会被压的当场重伤,体内骨头碎裂。这份胆识。饶是它这个老古董。都暗自钦佩。

    “不用急,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相信的话,不出预料,肯定会再次试探

    帝释天心神驾定,依旧躺在地上,呈现出一副彻底“昏厥。的模样,像那天华这种善于伪装的人,必定是极为小心谨慎的一类,就算是试探,也不仅仅只会来一次,后面应该还有。要是这个时候放松警惕的话。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曳!!”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剑光陡然出现在天空中,破空而来的时候。在空中拉出一声尖锐的剑鸣声,剑光闪电般的向他掠来,看起位置竟是要刺破他的喉咙。

    “嗯!!”

    帝释天睁开眼眸,鼻中发出一声沉闷的闷哼声,脸色惨白,口一张。一口淤血喷了出来,转头看向剑光。眼中露出骇然之色,有些无力的举起左手,挡在剑光前,向要将它抓下来,可他遭受的损伤太重,手只举起来,却无力将剑光抓住,反而那道金色剑光“噗。的一声从手掌心生生穿了过去,鲜血当即喷涌出来。

    “够狠,竟然用自残身躯来取信敌人。一环扣一环,看对方还不上当

    “冥,在他脑海中看的精精有味。啧啧有声,惊叹着叫道。

    果然,那剑光也只是过来试探的手段,一见帝释天清醒过来,可整个人已经变的虚弱无比,连像样的抵抗都做不出来。很明显的表示出虚弱的本质。如果帝释天还是“昏厥。不起的话,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反而会觉得反常,这醒来的时机恰到好处。一挡间,暴露出虚弱的本质。种种景象,都让暗中窥探者心中暗自满意。

    尤其,他坚信,在弃铜棺木与金色噬尸花王的同时轰击下,就算有通天之能,都难逃重创的结局。这接连的试探,只是日08姗旬书晒讥齐余

    “稀!!”

    无声无息,剑光倒转,向一侧飞去,返回一株朽木前,那株朽木外表徒然出现一丝丝扭曲的波纹,一道穿着金边玄衣的中年男子诡秘的出现在天地间,那道剑光飞入他背后,化为一柄金剑落进剑鞘中。

    “哈哈哈,苍天有眼。我儿,你在天有灵,可要好好的睁眼看看。看为父如何为你报着杀身之仇。”那天华张狂的狂笑起来,笑的脸色都变的异常狰狞,恶狠狠的盯在帝释天倒在地上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厉声叫道:“帝释天,你当年在杀我儿时,可曾想到过会有今天,会落到本座的手中。”那声音,如鬼在嚎叫,异常尖锐,里面散发出的浓郁恨意却是远隔千里都能感觉到。

    “邓天华,想你堂堂五行宗宗尖。却是如此卑劣小人,引来噬尸花不说,更在背后伤人小人一个。”帝释天坐在地上,冷眼看向邓天华,不屑的道:“你儿子要在通天阴阳桥上挡我,谁挡,我杀谁,就算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本王依旧不会有半点留情。你儿,该死!!”

    一字一句,双眼与邸天华那仇恨的目光毫不退缩的对视着,那目光中,带着丝丝不屑,不错,就算能再重来一次,只要在通天桥上碰到那位五行宗少主,他手中的刀,绝对不会有半丝颤抖。照杀不误。

    “啊!!好,好,好的很!!”

    邸天华一步步向帝释天走过来。几个字,跟在牙缝里崩出来的一样。冰冷中带着疯狂,狠厉的指着他,道:“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千刀万剐。喝你的血,唉你的肉。将你的骨头。一寸寸捏成赤粉,神魂抽出,置于万丈魔渊,日日受魔风贯体。九幽魔火焚身,阴雷轰顶。万万年受次折磨。以尝我心头之恨。”

    一样样酷刑,让人一股凉真自脚底直上脑门。肝胆欲裂。

    一边走,一边说,邓天华的身影已经接近帝释天五十米之内。那神情,当真连鬼都要惧怕三分。

    “好歹毒的心思。”帝释天神情漠然,徒然间直接自地上站了起来,一身黑袍哗啦啦的无风自动,淡漠的看着邓天华,道:“不过,依本王看,你未必有这样的机会。”虽然站了起来。但脸色依旧显得异常的惨白。

    “你在诈我。”

    那天华神情大变,心中猛的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看着帝释天脸色惨白的模样,一身气息都极为的浮夸,摇摇欲坠,当即镇定下来:“哼,就算你诈我出来又怎样,凭你现在这副残破的躯体,难道还想跟我拼杀,看你样子,就算还有点能力,也只是强弓之末而已。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虽然如此,但他依旧以神念快速的向四周扫视出去,丝毫未曾察觉到任何的陷阱,顿时大为放心,本来,就算帝释天全盛时期,与他相比。也只是维持个平手而已,如今身受重伤,他可谓是彻底的占据了上风。

    悖,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帝释天冷厉一笑,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奇怪什么?”

    “我明明知道你就隐藏在暗中。依旧不逃离那群怪花的围攻,跟它们在这里惨烈拼杀一场,我明明知道你此剪远比我要强,为什么却不逃走。”帝释天淡然的吐出一句让邓天华心神徒然一冷的话语。

    “为什么?”

    “因为,,我要杀你!!”

    帝释天断喝一声,手中抱着的七罪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音鸣。琴音中。仿佛有一股积攒了千万年的恐怖杀气在一瞬间被释放出来。惊破苍穹。一抹抹血色的杀气向四面八方迸出。所过之处,四周的景象徒然变幻。

    一副铺满无数骨骸的血色古战场一点点的呈现出来,好似潮水般向四周扩散开来。覆盖之处,一切都被这副古战场所替代。“不好!!”

    那天华眼瞳徒然一阵收缩,意识到眼前的一切只怕是帝释天布下的局。一个专门针对他而设下的杀局,想都不想,对着青铜棺木一指,棺木一震,轰然向地下冲去,然则,就在棺木碰到大地时,地面上,泛出一层层土黄色的神光。

    撞在神光上,竟分毫不入,好似金网一体,阻隔住他想要土遁的行径。

    “你要杀我,我必杀你,你给我设了一次杀局,不过,想要我命,还差点火候,现在我就借你的局给你设次杀局,岂会容你逃脱。”

    帝释天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