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天衣无缝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一道身影虽然站在原地。可在外面,没有任何人能看到她的身影,连一丝气息都没有泄露。身体好似不可思议的进入到另外一个空间,使自身虽然是在原地,其实。身外却包裹着一股独特的空间之力,仿佛站在一个异次元空间中看外面的事物一样。

    除非有人可以打破这层包裹在外的空间之力,否则,谁都难以探察到她的信息,一旦有危险,更能将身体遁进异次元空间中。借助空间之力。穿梭逃遁出去。一念间,就能出现在异常遥远的地方。

    这种神通。端的是保命的不二法门。

    是白狐!!

    白狐隐匿在旁,将帝释天被两只帝凰鸟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所有举动,通通收归眼底,一路尾随而来,本来是打算在最后关头想办法出手帮他摆脱帝凰鸟的追击。可却没想到,在最后,帝释天还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手段诡秘的消失不见。脱离了帝凰鸟的追踪。

    “释天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这两只怪鸟好像看到了杀父仇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如此执着,他怎么会招惹这么可怕的蛮兽。”

    白狐垂下眼眸,暗自沉吟,她可没有“冥,那样广博的见闻,虽然对帝凰鸟的实力大为惊心,自肆,就算是自身的伤势彻底的恢复只怕都难以与之匹敌,可却依旧不知晓它的身份。在心内男自揣摩。此怪鸟,必定是塔中站在最顶端的蛮兽。

    她在一个月前。因听到这边的响动,冥冥中产生一种预感,帝释天有可能就会在这里,才以神通隐去身形。来到这里,小心翼翼的接近下,也亲眼目睹了那两只帝凰鸟的威势,方圆万里中的无数蛮兽。通通受其差遣号令。实足的王者。

    刚刚她也看到,两只怪鸟看到帝释天时眼中冒出的仇恨,简直是倾尽三江水都难以洗刷的了的,那是恨不得将他铿骨扬灰的怒火。也不仅暗自猜疑,帝释天到底是怎么触怒它们的。要是让她知道是因为吃了它们的蛋。只怕也会跟“冥。一样,不是发狂就是昏厥。

    “嗯!!释天到底如何离去的,连我都感觉不到分毫的气息

    略微沉吟了一会。扫视四周。闭上眼眸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探察了一遍,眼中露出疑惑,丝毫未曾再感受到与帝释天身上散发出的半点气息。仿佛一下子真的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不见了一样。不得不让她暗自惊诧。

    目光闪烁。半响后,暗道:“算了。以释天层出不穷的底牌,看样子。在这里至少性命可以保的住,我还是趁现在赶紧四处看看,找找“化妖池。的下落

    苏天香想到这次看到帝释天与帝凰鸟的激战,没有拼杀时她还看不出来。可一激战,她亦看到了帝释天的修为。竟在短短一个月中。强悍了不下十倍,一身修为,不可思议的踏进妖丹二转。这让他惊讶的同时,亦有着无法释怀的疑惑。不过也是。不知道造化玲珑塔为何物的话,这样的修炼速度确实让人乍舌不已。

    而此刻,玲珑宝塔在地底不断的向前穿梭,在塔中,帝释天站在第一重的那座院落中,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叹道:“好恐怖的帝凰鸟,连上古妖王在他面前都难以取胜,难怪,难怪连我刚刚突破到妖丹二转后,急剧爆增的弈量,比起普通妖族妖丹三转都不会丝毫相差的强悍实力,都被它轻而易举的挡下来。几个照面,就让我口喷鲜血。连五脏六腑都被轰的错位。”

    这次确实惊险。几乎是徘徊在生死的边缘,他修炼《皇极惊世书》,一身真力其品质精纯,都远超寻常妖族,对于妖躯的淬炼,天地之力的吸收,等等,都占据着无可否认的绝大优势,种种手段底牌。都让他在任何时候都有着越级挑战的能力。要是刚刚面对帝凰鸟的是普通的妖丹二转的话,只怕此妄连尸体都残留不下了……还好有玲珑宝塔遮掩气息,否则,真要逼我使出最强悍的这张底牌了。”喃喃自语中,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额头那道诡异的紫痕。

    “冥”你现在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如何才能逃避出帝凰鸟的感应。玲珑宝塔虽然可以遮掩住我的气息。可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塔中。必须要想一个完全之策,帝凰鸟我暂时可不想跟它们在碰面

    帝释天在脑海中向“冥,询问起来,他算是彻底没办法了,在被追杀的路上,什么样的办法他都用过了,可身上那属于帝凰鸟的气息怎么都无法瞒过它们,只得看看“冥。见多识广。有没有好的办法。

    “帝疯子,那帝凰鸟的气息你也别想摆脱了,它在你吃掉那枚蛋,并将里面的力量全部炼化掉的时候,已经融入到了你的皇极真力乃至是每一寸血肉当中,是无法再屏弃的,除非你能在短时间中再来一次突破,将妖躯重新淬炼一次,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做的到。”

    “冥,丝毫不避讳

    “那…难道我就真的无法摆脱帝凰鸟。”帝释天微微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道道异光。不乏一丝狠厉:“若真如此,本王就算拼着两败俱伤也要跟这帝凰鸟拼上一拼。”眉宇间的紫痕陡然迸射出一道犀利的紫芒,紫光中,仿佛蕴涵着无尽的威压。

    若真没办法,他无论如何都耍与帝凰鸟来较一较高下,帝凰鸟虽强,可他也不是没底牌,七罪神曲,额头紫眼。只要施展出来,他都有把握。敢与它放手对敌。

    “帝疯子,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冥,大大咧咧的叫嚷道:“你身上已经融入到了血肉中的气息是很难拨除,不过,我可没说没有办法将它遮掩住。”那话中,到后面,不禁透着一丝得意的神色。

    “什么办法?”帝释天眼睛一亮,当即追问道。“嘿嘿!!当年想我“冥。跟随主人纵横天地,上古时。无数神通法门,任我翻阅,被困在冥书十八重冥狱中那时,强者无数,但在我“冥,的高超手段下,哪一个不是将祖宗十八代全部一点一滴的交代出来。更不要说功法神通。我知道的神通法门,多的数不胜数,要说遮掩气息的法门,也有不少。”

    “冥,对于自己以往的事迹,可谓是得意洋洋,满口的自傲:“玄武龟息术,“灵蛇敛息术”冰心诀“无相诀“还有天衣无缝诀!!这些都是收敛气息的顶尖法门。只要修炼成功,掩盖住气息那仅仅只是一件事而已。”

    一连串的神通功法如数家珍的到了出来,一种种,足足说了二十多种,每一种听起来都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绝非寻常神通法门。想想也是。能被“冥。这样的老家伙记住的,又有什么会是普通的呢。

    帝释天听到,也不禁暗自钦佩,这个,“冥,还真不愧是在上古就是一代凶魂的存在,肚子里真是有料啊。

    略微沉吟,道:“冥”你说的这些法门。听起来都有不凡之处,不过,如今最赶的是时间,若修行时需要太长时间的话,那就会错过此次比斗。不过,这天衣无缝听起来倒是有点意思。”进塔,比斗的胜负不是最重要的,寻找化妖池才是最为紧要的事。要是一直困在塔中,那几乎什么事都做不成。神通法门。修炼时间大多都不短,就算有玲珑宝塔也很难在短时间有所成就。

    “帝疯子,你倒是有眼光,天衣无缝这项法门,就算是在上古都是极有名声的,当年的无衣天女。就是靠这门法门从我主人手中接连逃脱过三次。一运功,周身气息全部收敛在体内。连一丝一毫都不会泄露。若是大成,你哪怕是站在别人面前,他可以看到你,却无法以神识感觉到你,别人对你的感觉就如是虚无一样。十分的厉害。”

    “冥,的言语中也对此法门大为推崇。

    据说,天衣,是天人织造的衣物,在天衣上,不会有如普通衣物一样的针孔衣缝,这些缝隙,是会透风的,哪怕织的再密,都一样不可能做到没有丝毫缝隙。但天衣不同,天衣穿在身上。上面你是寻不到半点缝隙的。通体浑然天成。连风都可以兜住,捕捉。

    生灵的躯体,都有毛孔,这毛孔虽然细微,可不可否认在时刻的散发着属于自身的气息。寻常的敛息之法,就是将毛孔闭合起来,不露气息。

    而天衣无缝,却更加的神奇,一旦大成。它收敛的不是周身毛孔,而是全身气息,都丝毫不会自毛孔中散发,而是在体内自成一体。分毫不露,将气息凝为一团,不再散发,哪怕行走坐立,毛孔自然舒张,却不会泄露半点气息。连生气都收敛,如不存在一样。没有生命一般。

    “天衣无缝有三重境界,第一重修成,可随时随地的让周身毛孔闭合,遮掩住周身气息。但需要发挥一定精力来维持。第二重归纳体内气息,凝为一体,不再顺毛孔而散出体外。第三重,连生机。所有的一切气息,都能收敛,那时,你当你是死人。那你就是死人。”

    冥兴致勃勃的个绍起来。”练成第一重需要多久。”帝释天沉吟片刻,猛的抬头。脸上闪过一丝坚毅,沉声问道。

    “这要看各人资质,资质好的,三年两载第一重可成,资质差的,十年百年或许都触摸不到门槛。因人而异。不过,对你应该最为合适,你的《皇极惊世书》实乃亘古难寻的盖世奇书,修出的皇极真力其纯粹。其品质之高,连我主人当年在你这个时候,都没有的。资质你更不缺少,能创出《皇极惊世书》的如果说是资质愚笨,只怕天下都是傻子。”

    “冥,的话音中,罕见的带了一丝钦佩。

    “好,我练!!”

    帝释天没有丝毫迟疑的就已经下定决心。

    但这天衣无缝的练法,也是极端的变态,首先第一步竟是将自身埋在地下。不允许运用自身的功法,当自己如一个普通人般。

    就们”三衣无缝中的方法。在十中以一种假死归息的方式未陛帅种冬眠一样的感觉。

    再进一步,就要在云雾中修炼,用缠粘的云雾包裹全身,封锁住空气,在窒息中再进入假死之境。一次次以种种不可思议的变态手段来修炼。看的让人发指,修炼中途,还不能间断,否则前功尽弃。

    帝释天却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通天塔中,转眼间,就过了一个月。

    “钟云飞,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在塔外时,我们进来前看到的妖族中。有一位似乎很面熟。”在通天塔北面的一处空地上,十几名修士聚集在一起,四周还搭起了帐篷,这帐蓬都散发着阵阵宝光,不是凡物,中间点着一堆火,黑夜的降临让山林中显得极为的诡异,让人心中不由生出恐惧。这里没有月色,没有星光,白昼黑夜都异常的纯粹。

    而在火前,一名美艳不可方物,气质高贵逼人。让人连目光都不敢看向她的绝代少女随手拨动着柴火,微微皱起眉头,轻声说道。

    在她旁边,是一位英俊的可以让天下女子都为只羞愧的青年。

    少女是出云公主楚芸,青年则是凌霄宗的钟云飞。在长辈的撮合下。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比其他人要亲密许多,至于是否碰撞出火花就不太清楚了。

    钟云飞转头看着楚芸贵气与美貌并存的容颜,嘴角边拉出一条弧线,道:“哪怕过去十几年,但我从未有片刻忘记过,他的样貌与气息我都记的很清楚,那股气质。我更是永远都不会记错。就是你一直想要抓的黑虎,名叫帝释天,一身实力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短短十几年中,就修成内丹。”

    “不管是多么天资过人的天骄,都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连连跨过一个个境界。依本公主看。他的身上肯定有什么可以帮助修炼的至宝。要不然,不会如此夸张。”出云公主咬着嘴唇,眼中闪过丝丝异光。

    她到底是一个执着的人。本身出身又极为的不凡,出自皇室,一出生起,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就算没有,说上一声,自然会有人帮忙将想要的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眼前。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切都以她的意愿来转动。

    惟有

    惟有在帝释天身上。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利,想要做的事情,往往结果却截然相反,一直想要捕抓帝释天,却反而三番两次的差点葬身在虎爪下。

    像她们这样的天之娇女,本身就具有一种强烈的逆反心理,轻易能得到的,反而不屑一顾,可是却是得不到的,反而越加想要得到。楚芸就是这样的,越是得不到帝释天,就越是想要,这种感觉,已经几乎快要到一种偏执的境地。

    而在塔外意外看到帝释天的时候。她的内心中,莫名的兴起一种异常兴奋的心情。

    “怕什么,我祖爷爷最疼我,连我的名字都是由祖爷爷亲自取的,当年听说我被欺负,立即破关而出,以族中唯一仅剩的一株万年血参,帮我在体内种下了魔胎。传我族中至高法门之一的“道心种魔**”如今已经初入丹径。一身修为大增。我就不相信。帝释天修炼再快,能快的过我。最多不过是刚刚凝结内丹。我就是要将他抓住让他带上御兽圈,从此当我坐骑。”

    楚芸的嘴角边拉出一道有些诡异的弧线。眼中徒然闪过一抹古怪的血芒。此刻她实力大增,自信心在实力的变强中,越加的庞大。

    楚家有一门亦正亦邪的诡异功法,就是道心种魔**,修的是魔功,可却要让心境为道心,极为的诡异,首先种下魔胎就困难无比,需要那种充满邪性,魔性的天地灵粹,还非万年之上不可。

    成功的机会更是仅仅只有一成不到。

    十分的苛刻,可威力也是相当不可思议。历代以来,楚家仅仅只有三人成功过,楚芸就是这第三个。一种下魔胎,她的修为直接跨越数个层次,依靠万年血参的精华,一举在魔胎中凝结出魔婴,可见,魔功真可怕。

    钟云飞看到楚芸一听到帝释天就兴奋起来的神情,微微有些异样,突然摇头道:“通天塔太辽阔,天枢子师叔说过,这里的世界就跟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一样,广阔无边,在这里,要找到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这里到处是蛮兽,一不小心就会遭遇险境,乃至陨落。

    “咯咯!!”

    楚芸轻笑着拿出罗盘,罗盘上有神秘符蒙,中央天池中有三根指针,长短不一,微微拨动了几下,得意的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祖爷爷这次连通灵罗盘都送给了我,在进来前,我用摄气瓶对着帝释天晃了一下,收了他的一缕气息,有他的气息为引,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他。”(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