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避无可避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汪过年的熟悉,对千自身爆涨的力量巳经可以宗美的抚将周身气息收敛的异常的完好,不露分毫。一把操起宝塔,重新收起。

    “上次我偷了那两只怪蛋,还吃了一个,仅仅在蛋中就有那般不可思议的能量,几乎可以与我突破前相媲美,其父母,必定不是普通的蛮兽。我在塔中过了四年多,外面应该也差不多过了一个来月,不知它们的父母离开没有。”

    帝释天眼眸中闪过一丝异光,当时。因贸然吞掉怪蛋后弄得体内能量暴增,不得不马上闭关,只得在鸟巢所在的古树中开出一个树洞用来藏身,可当时进去的太匆忙,对于外面的剥情半点都不知晓,也只能暗自的猜测那怪蛋的父母是不是已经离开。深吸一口气,右手已经落在了背后虎魄修长的刀柄上,只要一有任何风吹草动,虎魄都能在瞬间出鞘,自任何角度挥出最犀利的一刀。

    “支呀!!”

    轻手推开树屋的小门,那门声。大到连帝释天自己不仔细听的话,都会难以察觉到,异常的轻微,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向前一步踏出。一双犀利的目光,快速的向四周扫视一瞩

    安静!!

    四周异常的安静,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晰无比,平时这种安静没什么,耳在这里,安静的却有些可怕。连鸟语虫声都无一丝的发出。很是诡异。

    “不对劲!”。

    帝释天心中一个。咯噔,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反应极为迅速的转头向当初鸟巢的位置看去,这一看,冷汗都直接自背后冒了出来。在头顶粗壮的树梢上,两双冰冷中带着浓郁到化不开的仇恨的眸子,死死的盯在他刚伸出树洞的脑袋上。

    两只就算没有展开羽翼都有一丈多高的怪鸟,就静静的站在原先鸟巢的位置上。

    “是那两只怪蛋的父母!!”

    帝释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紧接着,整个身体如离弦的利箭,如一道浮光般向远处毫不犹豫的掠了出去。在下一秒,身影已经出现在百丈之外,尤在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疯狂的向远处逃遁。在一株株参天古树中间快速的穿梭着。

    “嗥!!”

    两声凄厉中带悲凉与铺天盖地的悲鸣声自两只怪鸟口中爆发出来。

    盯着帝释天逃遁的背影,那眼中的仇恨直接好似要将整个身体都彻底的燃烧掉一样。其中,比较大的雄鸟。瞬间伸出一对肉翼,重重的一振。可怕的狂风在山林中刮起。

    怪鸟一振翅,那速度,真是犹如闪电,当即就出现在帝释天的头顶。两只如金网一样,黝黑色泛着金属光泽的怪爪,张了开来,带着这一扑的凶猛气势,呼啸着抓了过去,空中,在怪鸟的凶悍气势下,两只肉翼下,一道道宛如实质的风刃疯狂的浮现出来,怪爪下的空气中,发出一声声“嗤嗤,般的撕裂声。爪还未到。那凌厉的爪风已经扑面而来。似乎要将空气中撕出裂缝来。

    “锵!”。

    哪怕是在逃遁,帝释天依旧保持着敏锐的灵觉,感受到那可怕的爪风。后背上,一根根毫毛如钢针般当场炸起,刺激的整个后背都瞬间起了一层疙瘩,神情一凌,本来快速向前掠去的身影如他动时一样,说停就停,左脚往前一踏,身体顺着这一踏之势,扭转过来,手中虎魄应声出鞘,清脆的刀鸣声中带着一声充满霸道的低沉虎啸声。

    虎魄金黄色的刀身上,那如鱼刺般的纹路好似突然间活了过来,有生命一样的蠕动,斜刀向头顶的怪爪劈了出去。

    “当!!”

    快,不管是怪鸟还是帝释天,在攻击上,都快到颠峰,只挥刀的瞬间。怪爪就与虎魄碰撞在一起,一声金鸣交夹的古怪响声传出,帝释天整个身躯突然如遭雷噬,猛的一颤。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喷了出去。

    但在喷出时,帝释天及时提起一股皇极真力灌注到血液丰,喷出去的同时,化为一滴滴血珠,如利箭般向怪鸟扑头盖脸的激射出去,血珠在空中飞过,只能看到一道道犀利的血光。可见,血珠中蕴涵的真力极为庞大,真被喷到身上,立即能将身体射出一个个大洞。

    “杀!!”

    帝释天丝毫不理会喷出的血液。手臂上一块块肌肉如虬龙般剧烈的蠕动,青筋迸起,妖府中,三品黑莲徒然逆转,一股股庞大的皇极真力冲出妖府,顺着妖脉好似排山倒海般灌注到虎魄内,虎魄中金黄色的刀光流转,在刀身,似乎有一道充满无上王者气息的神虎在仰天咆哮,闪电般的一刀劈出。

    这一刀劈出,一股天地为之悲泣,日月为之黯淡无光,无尽的伤意自刀中迸发出来,金黄色的刀光接天连地,放射出万丈光芒,斩破虚空。

    在刀中,可以看到一种无尽的悲伤,为远古陨落之神魔所伤。神魔本为屹立于众生之上的强者,却一朝尽数陨落,刀中,将神魔陨落时那刹那间的悲锡彻底的展露山泣玄,虏魄宛如真正的有了生命无数神魔自刀中疯狂的飞出。一个个,神魔躯体上竟也都是残缺不全,断腿,断臂,连躯体都残缺大半,在他们一出,刀中那股伤意就更加的强盛到了极点,每一位神魔手中都那着一柄柄战刀,覆盖住百丈范围。在这范围中,全部覆盖在了战刀之下。这些神魔皆为虚无,挥舞着战刀,刀招最为简单不过,皆是基础刀法中的各种劈斩招式,直接简单,却是杀戮最直接的体现。刀中。蕴涵着天地轨迹。每一刀都绽放出殉丽的光彩。

    每一位神魔手中的刀技都有所不同,却刀刀致命,这不是普通的刀法,是战技,是神魔之舞,是帝释天自创出的绝世战技“神魔伤。一刀出,不单神魔殊,天地亦殊!!

    数千名神魔,每一位手中挥出的战刀中,都蕴涵着丝毫不逊色于帝释天本身的威力,而此刻,浮现出来的神魔足有上千名,等于他一下子战力激发了上千倍,同时向怪鸟铺天盖地的斩了过去。

    “嗥!!”

    看着漫天飞舞的神魔。怪鸟眼中怒火大炙,那巨大的肉翼猛的一振。在肉翼下顿时卷起两道飓风。飓风中裹带着无数犀利的风刃,正面迎来,所过之处,四周所有的参天古树瞬间别飓风化为赤粉,地面的地皮都刮掉三层。神魔殊与那可怕飓风轰在一起。

    如两枚彗星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可怕的轰鸣,一股充满破坏力的气浪瞬间向四周挥斥出去,将所到之处,一切事物,通通化为备粉。

    “师!!”

    一道黑光自气浪中冲出,以讯鲁不及掩耳之势闪电般的向前方掠去。几个呼吸间,就遁出数百丈,快到不可思议。有种缩地成寸的错觉。

    “靠,这次真招惹到不能招惹的对象了。这怪鸟究竟什么来历,恐怖,太恐怖了

    帝释天提着虎魄,连头都不回。借助与怪鸟发出的飓风轰撞时反馈来的一股巨力,将自身送了出去,转身就走。

    身形如浮光掠影!!

    一边逃遁,心中终究忍不住浮现出一丝苦涩,这次算是彻底的踢到了铁板,虽然之前自怪蛋中蕴涵的庞大能量就已经猜测,它们的父母肯定是极为强悍的存在,却怎么都没想到,它们会强悍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自网一开始与怪鸟的怪爪轰了一击。自怪爪上迸发出的力量,瞬间就蛮横的冲进体内,要不是妖躯远比普通人类不知道要强悍多少的话。只怕当场会被这股蛮力一下子轰成肉泥。连皇极真力都无法彻底的抵御住。就算这样,也一样被震的五脏六腑移位,一口逆血喷出。

    就连施展出至今为止,帝释天最为强悍的战技神魔殊,都被那怪鸟轻易的专起两道飓风就彻底的抵挡住,飓风中的风刃在袭杀那些神魔。虽然足以与飓风抗衡,可一旦到最后,至多只能拼个,平手。

    这还仅仅只是怪鸟振翅下卷出的两道飓风,若是在接下来,那又将是何等可怕的攻击降临,那时,又当如何应对。

    几乎在千万分之一秒钟时,帝释天毫不犹豫的选择逃遁而走。

    面对强敌,敢拼敢杀,这是勇气。当不可力敌时,却要懂得变通,命只有一条,当退是则退,若是怪鸟比自身强上一两筹,帝释天都会毫不犹豫的豁出一切与它来场生死搏杀。那样,至少有赢的机会,但眼前的怪鸟,比他强的不仅仅只是一筹。换了没有突破之前的他,面对怪鸟。只需要一个照面,直接就会被轰杀成备粉。

    可怕,太可怕,可怕到远远不是他如今所能匹敌的。

    “迟早有一天,今天的耻辱我会重新还回来。”

    帝释天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凄厉的破空声,脸色一变,虎魄入鞘。手中光芒一闪,七罪妖琴抱在手中,在七罪上镶着的那枚土黄色的土灵珠泛出一层浓郁的神光。瞬间将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全部笼罩住。

    “砰!!”

    “嗯!!”

    一只苍劲的怪爪落在帝释天身上。却被身外的神光挡住,但那土黄色的神光也在剧烈颤动,可怕的蛮力当场将他轰的往前横飞出百丈,重重的砸在地上,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声,但身体却好似碰到了大海的水滴一样。整个身体化为一道神光,没入大地中。

    “鼻!”。

    怪鸟两只利爪落在地上,将帝释天刚刚落下的位置,一下子生生的抓出两道裂缝。撕开了大地。地下一股股赤色的岩浆都喷了出去,烈悔焚天。可帝释天的身影已经诡秘的消失不见。

    怪鸟两只满是仇恨的眼睛向远处一扫,振翅向北边掠去,而此剪,另外那只雌鸟也跟了过来,双双追赶出去,强横的气息自它们身上疯狂的席卷出去,所到之处,所有蛮兽纷纷俯出半点声响。

    “蛮兽究竟是什么,连我躲在地下都摆脱不了它们,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行踪。”

    在地下,帝释旧力七罪卜十灵珠的力量,在十中,可谓是如白据水,没阻碍。穿梭时,迅速无比,丝毫不逊色于在外面,以土遁的方式遁行。

    可帝释天的脸色却没有一点好转。苍白中带着一丝疑惑,虽然是在土中穿行,可他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在上面,有两股异常强横的气息一直死死的跟随在后面追赶过来。不管他如何的施以手段,你往左边,它们也跟着往左,不管如何改变方向。都始终无法避开怪鸟的追袭。

    心中暗自猜疑,到底这两只怪鸟是如何来锁定他的位置的。

    “帝疯子,帝疯子,你还真是一个疯子。我不过才打一个盹,你竟然又招惹了通天塔第一层最不能招惹的帝凰鸟,我的天,你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惹的这两只可怕的蛮兽这样紧追你不放。”

    脑海中,突然传来“冥。满是抓狂的吼叫声,在紫眼内的古怪虚空中。冥那庞大的龙躯不断的肆意的游动着,身下的龙爪抓狂的在虚空中乱舞,大声咆哮起来。

    “冥”你终于肯出声了。快点,快点想想办法。看如何将背后这两只怪鸟给摆脱掉。”帝释天听到“冥。的声音,却是心中大喜。通天塔只有冥才有进去过的经验,对于塔中的了解肯定比他更强,这玄,也不由如溺水者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帝凰鸟一直紧追不舍。”

    “冥。依旧质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将那两只鸟放在鸟巢中的两只蛋吃了一只,偷了一只。”帝释天故做轻松的说道,但心中却有着一丝苦涩,如果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当初说什么都不敢轻易的做出那样的举动,但那时,连蛋都被砸碎了,做与不做,其实结果只怕都不会相差太大。

    “帝疯子,你真他妈是个疯子。连帝凰鸟的蛋也敢吃,我的妈呀。这胆子也太肥了。”

    “冥。当场被帝释天一句话震的两眼翻白,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帝凰鸟是什么蛮兽?快点想刃法。帮我将这两只怪鸟从后面摆脱掉,要不然,迟早要死在它们爪下。”帝释天一边借助土灵珠的神异往前遁行,一边向“冥。追问起来。对那两只怪鸟的来历也有些好奇。

    从短暂的交手中,他算是彻底的领教了它们的可怕之处。早就清楚。它们绝非普通的蛮兽。

    “啧啧,帝凰鸟可不是一般的蛮兽,是第一层蛮兽中处于顶端的王者,只要你未曾进入上古妖王之境,是绝对不可能跟它们匹敌,而且。一般的上古妖王也不是它们的对手,除非是妖王中的强者,否则,谁碰到谁死。一对肉翼振翼生风,这风霸道,卷进去,哪怕在坚硬的铁石都会被里面的风刃削成备粉。肉翼上有两只利爪,可生撕肉身最强悍的蛮兽,身下的两爪,坚硬无比。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但这些都不是它真正可怕的地方,我主人冥皇说过。帝凰鸟最可怕的就是它们身后尾巴上拖着的那三道神羽。具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至于是什么,主人当年也未说过,只是说,在第一层中。帝凰鸟没有什么蛮兽能够匹敌。”

    “冥,如数家珍的将以前所知跟倒豆子一样一股脑的通通到了出来。

    “嘿嘿,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会被帝凰鸟一直紧紧追在后面了。”

    “是什么?”

    “啧啧,你难道忘了你自己可是吃了帝凰鸟一枚蛋,那蛋中,有着帝凰鸟一生的精华,被你给吃了。你的身上肯定有了一丝属于帝凰鸟的气息。有这股气息在身,你怎么可能摆脱得了它们的追踪。

    哪怕是千里之外,它们照样可以嗅到你的味道。”

    “冥。转念一想,啧啧怪笑道。

    “原来如此!!”

    帝释天何等人物,一点就通。立即就回过神来。明白这帝凰鸟为什么会一开始就对他一副面对杀子仇人一样。

    手中光芒一闪,玲珑宝塔被拿了出来,紧接着缩小成一粒微尘,身形一闪,进到塔中,心念一动间。驾御着宝塔。向远处遁走。

    玲珑宝塔乃是天妖紫月的随身至宝。神妙无方,一进去,身上的气息自然被遮掩住,再迅速的离开原地。

    帝凰鸟果真被迷惑,挥动翅膀。飓风疯狂的卷起,将地面生生的撕出一道裂缝。可在地下,却什么都没有。帝释天已经遁走。

    “嗥!!”

    一声声凄厉的悲鸣不断的响起。两只怪鸟在山林上空不断的盘旋,一道道飓风疯狂的向四面八方不断的席卷过去,打算的轰击着附近的所有事物。将一切都轰成备粉。久久不肯离去。再呼唤来大批的蛮兽,再次向四处搜索过去。

    而此刻,谁都没有发觉,在帝释天失去踪影的附近,一道其他人根本看不到的身影悄然屹立。眼中尤带着一丝惊骇之色。

    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