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诅咒再现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二尾天狐。修炼到最高层后会长出十条尾只,集我化“都会赋予本身一道天赋神通,也就是说,一旦真的成长为传说中的九尾天狐的话,那她一身就可拥有九种不可思议的神通,自以往的经历来看。每一条尾巴赋予的神通,都十分的奇妙。与众不同。

    所以,在妖族中,九尾天狐也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据说,在上古时。狐族中出过一位九尾天狐,那实力。当真强的一塌糊涂,本身天生媚惑能力,几乎足以颠覆众生。令天地失去颜色,让万物为之凋零,万千女子,为之羞愧欲死。那种美。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堪称是媚术的极至,让无数强者为之癫狂。

    既是得天独厚,却有是遭到天妒,让天狐一脉,每代之有一位存活。两两不相见,相见的话,必定会有一方遭受灭顶之灾,横祸降临。落到不得好死的境地。是幸运,亦或是厄运,谁都无法真正的对此做出定论。

    “血神丹?”

    在听着白狐诣酒不绝,似乎耍专门为他补上一些知识一样,帝释天在一边听的同时,脑海中却犹如有一道闪电化过,猛的想起酒神宝鉴中曾见到过一种灵酒的名字,好像就叫“碧血琥珀酒”虽然因为酒仙布下禁制的缘故,他只能看到那些灵酒的名字,但要想知道全部的酒方。却必须将前面的灵酒,一样样的酿制出来。用灵酒将前一页宝鉴浸泡在酒中,才会开启第二页灵酒的页面,上面会显示出灵酒的酿造方法与图鉴。

    就拿之前来说,酿造出第一种灵酒“玄冰碧火酒”按照方法浸泡过后,酒神宝鉴如所说的一样,出现了第二张图鉴,上面记载的,是一种叫做“梦回千年,的灵酒,这种酒倒很有意思,并不是什么增加修为或淬炼**的,只是能让人有一种如梦如幻,梦回千年的感觉。喝下它。可以让你回想起很多以往的回忆。真如做了一场春秋大梦一般。

    很是有趣,在一些时候,喝这种酒。反而会有很不错的收获,或许。回因为它,让自身的某一个心魔得到解脱,乃至是让心境都得到提升。有时候,回忆亦是一种值得憧憬的。或许你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想做,却做不到的美好事物,

    这种灵酒酒方其实并不复杂,最重要的就是需求一味叫做“回梦草。的灵淬,配以一些其他的灵药,加以酒草,才能酿制的出来,可有点却是这酒,需要储藏至少千年才能将其功效彻底的酝酿出来,所冉,倒算的上蛮难得的。

    “回梦草,恰恰当初在烟波岛上时,在一位妖族手中收取到,移植在神农洞天图中,其他配料不难寻。早就酿造出来,现在,还被放在玲珑宝塔中,以宝塔的时间逆转能力,加快其酿成的速度,放在第二层中。外面大概需要二十年时间,要加上酒神葫芦内时间的逆差,又是十倍。这时间还会缩短,算算时间,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拿出来取用了。

    “不知道这“碧血琥珀酒,用蛮兽的鲜血来酿造的话,会不会具有更加神奇的作用帝释天莫名的闪过一道念头。

    没人会不希望自己的修炼变的些。

    “不过,这次比斗,那帮修士却说出不允许我们这些修为达到上古妖王境界的妖王参加,而且,老大他们确实不能轻易移步,若是贸然离开。说不得会让那帮修士对其他妖族再次生出不轨之心。留下防备倒是应该。”

    说到最后,在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大部分全部说出来后,白狐眉头微微皱了皱,说出一件事。

    “银发他们竟然不准许参加比斗?”帝释天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沉吟道:“那如果修仙界派出的是大批元婴以上修士的话,只怕我们这边会落于下风。”

    他岂会不知道,如今的妖族。断层的厉害,强者不是没有,八大妖王每个都是上古妖王境界的强者,但接下来的高手就显得极为的稀少,如帝释天这样的妖丹一转以上的。只怕也是屈指可数。这样一来,几乎是明眼上,坠落在下风。

    “咯咯!!”

    白狐意味深长的轻笑两声,移了一下身子,胸前的两座挺拔山峰轻颤了几下,充满诱惑。让帝释天都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将目光移到

    边。

    “释天你也别太担心,这次他们却是将我给算漏了。上次受的伤太重,虽然我一直静心修养,依旧未能彻底恢复。

    并未恢复当年的实力。恰恰可以参与比斗。”

    在这幻境中又呆了一会,白狐也将幻境撤掉,霎时间,就看到,在浮云舟前,帝释天与白狐正相对着站立在虚空中。

    而美杜莎却手中那着那面古怪镜子,镜中迸射出一层清光,向四周照射过去,而此玄,那镜子,赫然就照射在帝释天他们身上。

    “八大妖王天香狐王,我们见过。”

    在看到帝释天两显现出身形后。美杜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对着白狐点点头,在南口,她们并未少此间倒也算熟她,右即凰绷口,点前的笑声应该就是她发出的。看看彼此都没有行么事,显然,刚刚只不过是一种戏弄的手段而已。也不以为意。

    “美杜莎妹妹,几年不见,修为已经大进一步,可喜可贺,只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赶上姐姐了。”白狐轻笑着说道,四周清风拂面,手中挽着的彩带随风飞舞,宛如仙女临凡,更填几分光彩。

    “姐姐寥赞了美杜莎淡淡笑了一下。

    回到舟上,在白狐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妖族聚集的那处山谷,才一到,银发他们就站在谷中等着,一番见面,少不得客套,相互介绍,好在妖族中并没有那些太多的繁文缛节,介绍一番,一起边吃边喝,相互交谈中,彼此亦开始熟悉起来。

    帝释天也首次结识了其他三位妖王,对他们的印象倒还不错。发其是妖王之首的血翅鹏妖王,对于这一身看似文弱的妖王,十分的好奇。在八位妖王中,似乎每一个身上都有着极为强悍的压力,可他却仅仅只在鹏妖王的身上隐约的察觉到一丝相当危险的气息。

    这种气息,虽然只是一瞬间,可却让他明白,在这些妖王中,鹏妖王为妖王之首,当真是当之无愧。绝对有着至强的实力。隐藏在这具躯壳中,若爆发出来,必然会有着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

    当天,直接在谷中开出一个大洞。在里面暂时的安顿下来。

    “咦,这道诅咒印记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反应。”

    开一个山洞自然不会很难,里面也不需要如何布置,直接弄出一张床就可以,盘膝坐在上面,正要开始每天必做的修炼时,突然看到右手上的那道古怪印记。印记是一个,漆黑的骷髅头的模样。在骷髅头上的眼瞳中,冒着绿油油的诡异光芒,仿佛有生命一样。正在注视着他。

    这道印记,赫然就是当年在天妖秘境中屠掉那名五行宗少主后,被一道黑气冲进手中,形成了这道诡异的诅咒印记。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变化,驱散的话。又无从下手,不是没有试过,只是这东西,很邪异,今天驱散掉,等到明天。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诡异的重新冒了出来,如跗骨之蛀一样。

    久而久之,看到并未有什么危害,倒也就暂时的放在一边。

    “当年死在我刀下的人似乎说过。他是什么五行宗的少主,这里是五行山脉。听银发讲,山脉中就有一个叫五行宗的大宗派,莫非就是这里。”

    帝释天看着手背的骷髅印记。暗自沉思起来。

    以前他不懂得诅咒之术,但如今自古卷中得到咒印传承后,虽然依旧不是太清楚,但对于咒术,诅咒都有了大概的了解,这诅咒,说白了。其实就是咒术,而今,咒术失传。又因为它们太过诡异,被世人称之为诅咒。但它们的力量,其实都是一样的。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下诅咒的人,看样子,这五行宗的宗主。应该就是当初我所杀修士的血脉亲人。不过,这诅咒印记要消除的话,倒是有些麻烦。”

    破解这种诅咒,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很简单,其实只要将施展诅咒的人杀了,这类用来追踪,锁定目标的诅咒,自然就会消散,并非是什么太过厉害霸道的咒术,用在的地方亦只是用来复仇而已。

    有诅咒印记在身,哪怕相隔千万里,都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进而发起追杀。可谓不死不休。

    抬眼向五行峰的方向看去,这一眼。似乎连那厚厚的石壁都无法阻挡住他的目光一样,迸射出一抹犀利的精芒,淡漠中透着一股森冷的杀意:“也好,若是不了惹我就算了。若是找上门来,儿子我杀了,老子本王也照杀不误。”

    吐出这句话,再不理会手中还在闪烁着诡异光芒的骷髅印记,闭目运转功法,驱使着皇极真力在周身一条条妖脉中流转起来。妖脉上的一条条分支,也好似焕发出活力一样。卖力的向周围的血肉中蔓延过去。不断的努力生长。

    迟早有一条,这些分出来的支脉,也会相互连接起来,覆盖在全身每一寸血肉中,连成一副完整的经络图。

    四周,天地灵气疯狂的涌进他的体内。真接在体外形成一道灵气旋涡。同时,无数漆黑的**之力跟漏斗一样被吸进妖脉中,涌进妖府内的三品黑莲内,三品黑莲宛如永远都不会停息一样,快速的在玉鼎中旋转起来。

    每多吸收一分灵气与**之力,它表面的光泽都仿佛变的更加的灵动与浓郁,那仿佛生长在黑莲上的十枚咒印更是诡异的自黑莲上飞了出来,随着黑莲的旋转,在四周飞舞起来,吸收着四周的力量。连它们的光芒都明亮许多。

    “老梦,你所邀请来的帝释天确实不凡,你看,”此刻,在山谷上空,一身白衣,手中拿着羽扇的鹏妖王与银发并肩站立着向帝释天开辟出的山洞,普顾人眼中或许并没有什么朵…可他们却能看到,谷中的灵气在迅速的向他所在的位置汇聚过去,摇了摇羽扇。淡笑道:“他网一开始修炼,竟然就能将谷中大半灵气抢夺过去,速度还如此的迅猛,看起修为不过妖丹一转,可这种情景,就算是我们八大妖王中,亦要差上一筹,看到没有,他旁边的是八妹,连她的灵气都能分去大半。不简单,果真是得天独厚。天赋异禀。”

    言语中有惊奇,有赞叹,或多或少的表露出惊讶的神色。带不多了一丝难言的重视。

    银发灌上一口酒,满是沧桑的双眼扫视一眼,淡然道:“帝兄弟在秘境的问心路中,曾连闯数关,其潜力之大。无法估量。以他的修炼速度,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妖族中又将多出一位真正的妖王级强者,甚至是超越你我,都未必是难事。”

    说实在,银发对帝释天的灌注绝对不会少,当初在秘境中就发现,他竟有了如此大的突破,达到妖丹一转不少,更是达到了一转颠峰,似乎随时有踏入妖丹二转的趋势,这种修炼速度,任谁都要惊叹万分。

    妖孽,真真是妖孽级的修行速度。

    “嗯,说实在,看到帝释天,我还真不想让他也去通天塔,要是折损在里面的话,对我妖族的损失,几乎是无法异补的。他的潜力连我都看不穿。”鹏妖王微微摇摇头道。

    “放心,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位有大气运的奇葩,不会那么容易天折的。”银发似乎很是笃定的笑了一声。

    “砰!!”

    而此时,在五行峰上的一座静室中。一位英武的中年人,此刻双目怒睁,死死的盯在虚空中的一副诡异的镜画上,伸手迸指向一侧的一只香炉一指,一道金色的剑气犀利的轰击在香炉上,当场将那只硕大的香炉瞬间击的粉碎。

    连头上带着的一顶法冠都迸发出一圈圈五色光环。满腔的怒火,仿佛要直接自眼中迸射出去一样。

    仔细看那虚空中的镜画,俨然。那画中呈现出的,赫然就是帝释天盘膝在山洞中运功修炼的情景。竟是凭空的能观看到他的行踪。

    看着帝释天的身影,如果此人的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只怕在瞬间。就能将他杀死千万次,碎尸万段了。那眼眸中。充满着浓郁到极点的仇恨,连面孔都变的极为的狰狞,咬牙切齿的道:“好,好,好。妖族,我邓天华若不亲手将你千刀万剐,怎么能消我心头之恨,怎么能为我儿报着血海深仇。本座不单要将你碎尸万段,妖族,我要整个妖族为我儿陪葬。”

    那森冷的话音吐出来,让整个静室中,凭空的刮起一股股冰寒彻骨的阴风。紧紧的握着拳头,连指甲利破手掌,流出了鲜血都一点没有半点在乎。只是冰冷的盯在眼前的镜画上。

    “砰!!”

    而此时,镜画中的帝释天好似有所察觉一样,抬眼向邓天华看来,目光宛如能突破空间的界限,透过镜面,看到他一样。整个镜画,突然遭受到极大的重创,轰然一声崩溃掉,崩溃成无数碎片,化为虚无飘散。这不是真正的镜画,只是一种神通的显化。

    “哼!!”

    那天华眼眸狠厉,冰冷的道:“我已经找到你了,看你能往哪里逃。能来此,肯定是来参加仙妖比斗的,好,这次我就让你死无全尸。连比斗也休想参加,八大妖王,八大妖王也别想阻挡我。出来!!”

    断喝一声,只见,在静室下面,竟然裂开一道大缝,在裂缝中,有一具青铜棺木迅速的升了起来。棺木上泛着青铜光芒,上面有大量的符篆。这些符篆诡秘的在棺木上流转。显得异常的邪异。

    “去,去给我将那名妖孽抓到这里来。我要亲手杀了他。”

    青铜棺木剧烈一震,返出的青铜光芒陡然一变,黑气弥漫,覆盖在整个棺木上,紧接着,瞬间冲进下面的裂缝中,自地下瞬间遁走竟直接从土中穿梭而过。这山峰,可是充斥着五行之力。竟被轻易的遁走。当真诡异万分。裂缝也在顷玄间合拢起来。

    这左可不是别人,正是五行宗的宗主,当年帝释天宰掉的那位修士。就是他的亲生血脉,那时,其实诅咒印记一出现在帝释天身上时,他就已经有所察觉。

    心中简直在滴血。

    可惜,那时帝释天是在秘境当中。他无法进入,而等秘境再次开启时,再次想去寻仇时,银发他们带着群妖连灭上百宗派,转眼就打到眼前,他身为宗主,根本就脱不开身。心中怒火冲天,却不得不守在宗中。

    没想到,这次帝释天竟亲自来到五行山脉,当场,他就与诅咒印记取得了联系,透过印记,将他的影象一下子摄到眼前。亲眼见到了仇人。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