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冥书之魂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血龙仰着头颅,充满骄傲的吐出两字,仿佛,这两字有着威慑诸天万界的无上伟力一样,言语中净是一种自豪,似乎以此为荣,有着无穷的荣光一样。

    “冥书?。

    帝释天眼睛差点没瞪出来,心脏都几乎要从胸膛中当场跳出来,用一种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向血龙,神情惊骇到极点,指着血龙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心中的惊骇好似无边海啸一样,淹没着所有的理智,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呆楞。

    “你说你是当年上古冥皇随身至冥书,,的器魂?这怎么可能。难道我的这只紫眼是冥书?不对帝释天呆楞的看着血龙,尤自没有办法自震惊中彻底的恢复过来,一听眼前的血龙就是上古之时冥皇随身至宝冥书器魂时,本能的将自己才得到的紫眼当成是传说中的冥书,不过,不等血龙反驳,他自己先行否决掉。

    冥书据他在紫月留下的典籍中了解。本身就是一本书册样的至宝,不可能是这只紫眼。

    “哼,少拿这该死的紫眼跟我的木体相比,就是那不知道哪个该死的老不死的,竟然下阴手将我从冥书中拘出来,禁锢到这该死的紫眼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紫眼,连我跟冥书本体的联系都给隔绝掉,别让老子出去,出去回到本体,老子一定要报仇。看看哪个老不死的拘的我。老子一定要将他拘到冥书内。试试我冥书十八重冥狱的厉害。”

    一说起紫眼,一说起冥书,血龙当场抓狂,龙须疯狂的在四周舞动。口中唾口大骂,好似要在帝释天面前泄着无数年来积压在体内的怨气一样。咆哮声震的四周的虚空不断的颤抖。

    “冥书器魂?如果是真的的话,那谁又能将它从冥书中拘出来,禁锢到这里,那又将是何等的神通。”

    帝释天深吸几口气,看向依旧在咆哮着泄怨怒的血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初在一本记载着上古许多事情的古卷,里面就有对于冥书的描述。

    冥书,无上瑰宝,冥皇随身至宝。捕捉生灵气息,以天冥笔将生灵气息摄入冥书内,可探察生灵本源。化为符诏,可拘诸天万界无穷生灵。冥书内冥狱十八重,重重转生死,一入冥狱,生死再不由人。冥皇倚之纵横诸天万界,罕有敌手。纵先天灵宝亦不足与之匹敌。

    单单这简短的话语,就可以想象的到。上古时,冥书的威名何等的惊天动地,那是可以威慑众生。威慑诸天万界的绝世凶器。

    当年,帝释天在看到时。也只是将它当成是一种消遣,一种趣味,在修炼的同时,调养一下心神,哪里会想到,自己竟然会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冥书器魂,还就在面前。这种逆转,当真有些不可思议,心性稍微差点,都有可能会当场被惊的昏厥过去。

    帝释天就有种想晕的感觉,他怎么都无法想象,自己的紫眼中,会禁锢着这么一个来头大的可以吓死象的家伙。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如今外面是什么时候,老子本禁锢在这鬼地方,看样子短时间是没办法出去了。你给我讲讲外面的事情良久后,血龙似乎已经将心中的怨怒泄了大部分,龙眼一瞪,看向帝释天,叫嚷起来,浑身散出凶气。

    帝释天微微皱眉。一直惊诧的心神已经在这段时间中恢复了平静。听到血龙的询问,身上自然的流露出一种皇霸帝王之气,不怒自威。修炼过本就有培养帝王之气质的《皇极惊世书》下。加上本身就有一种孤傲的气质。在回过神来,接受面前的事实后,也没有在出现之前那种心神失守的情景。

    从容的看向血龙,脑海中快的转动着念头,加上刚才血龙的言语。它是被禁锢在这里的,就意味着。它如今并非拥有上古时的恐怖实力。在这片虚空中,他有一种可以随意掌控的感觉,倒也不会再惧怕。

    “本王帝释天,如今南蛮万妖谷之主,如今距离上古,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大6上,我妖族已然没落,由人族占据天地主角的位置

    帝释天眼中精光一闪,眼前的血龙。明显就是一只不知道存活了多久的老怪物,在他面前,说谎亦无太多必要,反而,说不定交好于他,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竟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主人如今是否已经重生

    血龙一边听着,一边静静不语。沉默着暗自沉思“老子现在被禁锢在这鬼地方,要出去千难万难,而且,也不知道哪个老不死的,竟然将我与这只紫眼融合在一起,根本脱离不了紫眼独自离去,看样子,除非是找到我的本体冥书,借助冥书之力,重新返本归元。

    否则是难以脱离这个。牢笼。如今紫眼跟这疯子融合在一起,若他不放开禁锢,等到他将紫眼摸个通透。说不得会对老子下狠手,不行。得想个法子。”

    它是冥书之魂,平生阅历何等丰富,虽然在口小笋的骂着泣枚紫眼,但它心里很清楚,汝紫眼绝对非简洪肥,若不然,也不可能禁锢的住他着无数年。还有如此灵性会自行的与生灵融合。现在看起来力量不是太强。

    当然,这不强,相对于它的思想而已。

    但对于帝释天而言,无疑,是一样神妙无比,可以倚之为保命神通的存在。

    古怪的是,血龙其实也不知道紫眼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神通,它一直被禁锢在这个古怪的空间中,一禁锢,就是无数年。自上古到如今。

    “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前辈?”

    帝释天说完后,沉声问了一句。以血龙的身份,称声前革亦不过分。

    血龙身上血煞之气徒然一收敛。看向帝释天,道“上古时,有些人叫我“冥”有些人叫我“狱”你要叫的话,就叫我“冥,好了。你叫帝释天是吧,我被暗算,拘来禁锢在这里的事情,你刚刚也听到了。我想跟你做笔交易,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

    想到如今被禁锢在这紫眼中的事实。以及之前在妖府中亲自经受到那**之力的侵蚀,血龙可没将帝释天当成是普通妖族来看待,在他的想法中,主动去碰七情六欲的。全他妈是疯子。这种疯子还很不好惹。

    他隐隐有感觉,他被拘出来这件事,有可能就是一个老不死的咒术师干的,这些家伙,各种咒术玩的太诡异。连咒术师都不敢亲自去碰的**之力帝释天竟然还摄进体内,用它们来修炼,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交易?”帝释天一听,沉吟了一下,马上问道“什么交易?”

    “冥,伸出龙爪,在龙须中捋了捋;两只斗大的龙眼仔细的在帝释天身上来回的打量起来,半响道“我是冥皇随身至宝冥书之魂,跟随冥皇纵横天地无数年,伴随着主人一路成长,见过无数秘闻,看过无穷珍宝,懂得大量威力强大的秘法。而你说过,如今妖族出了变故,没落下来,肯定有很多东西失传,我可以辅佐你变成一个强者,可以教你秘法,在修行上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帮你解答。但条件是,等你有能力时,必须将我从这该死的空间中放出去,并帮我留意冥书的下落。怎么样,这个交易你觉得如何。”

    “冥,很是期待的抬眼看向帝释天。这交易,可以说是对他而言。是再好不过的,这也是它所给出的大半筹码。

    “这

    帝释天的眼睛都不自然的亮了起来,“冥。所说的交易,简直完全是为他而打造的,里面所述,每一样都对他有种难以想象的诱惑力。

    “冥,是谁?

    那可是冥皇的随身至宝,跟随冥皇无数年间,不知道一起做过多少大事,冥皇遇到的事情,它都能知道,冥皇懂得的功法神通,它肯定也知晓不少,最关键是,它一身的见闻。纵横天地的阅历,可以说,绝对是一位天地间最好的师者。

    一直以来,帝释天虽然好似畅通无阻的一路修炼到了妖丹一转的境界。可在修行中,同样有着不少无法理解的疑惑,这些疑惑堆积在心中。却不知道到底该找谁来解惑。如果能有“冥。时刻在身边让自己请教的话。

    那很多问题都会豁然开朗。

    “好,我答应了,无论如何看。都是我在占便宜,只要有能力,我一定会为你打探冥书的下落,不过,对于放你出去,说实话,这只紫眼现在虽然是长在我身上,可我如今也仅仅只是初步将紫眼的力量掌握,而且,我隐隐感觉,要放你出去,解除禁锢,需要我本身的修为提升到一定的境界,否则,我亦无能为力。”

    帝释天毫不迟疑的点头赞同这项交易,毕竟,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他在占便宜。

    修行中有几样最重要的因素资质,气运,宝地,资源,功法,解惑!!

    前几者,他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最后那能为自己解惑之人。若真得“冥。之助,所有成为强者的要素他都不再缺少,只要在接下来的时日中,勤加努力,成为强者,将不再是梦想。

    “好!好!好!!”

    “冥。一听帝释天答应,立即就变的狂喜,连连叫好,巨大的龙躯在空间中肆意的舞动着。似乎只要他答应就行。

    帝释天心神一转,毫无征兆的离开了这片虚空,也离开了紫眼,心神重新回到体内,口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闪烁出丝丝异光。暗自欣喜“这次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收获,有“冥。在,足以让我的实力以几何倍数增长。就算给几件灵宝都不能换。”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有“冥,在,其一生的经验。那是何等宝贵的财富,任何指点,或许都会获益众生,想到这短短时间中,接连的变故与收获,他突然有种宛如在做梦的感觉。

    “钦天宝盒啊钦天宝盒,你究竟是什么样的至宝,又是由谁炼制出来的,这一件件惊世骇俗的宝物竟然不断。身卜冒出来,失是那记载七罪神曲的古卷,如今又给枝!神秘的紫眼,莫非,这是谁的恶作剧,还是那位盖世强者的传承?。

    帝释天心中感慨万分,越是深入。越觉得钦天宝盒的神秘,说是诡异都无不可,从中出现的每一件事物。都极为的了不得,这只紫眼更加骇人,不单本身神妙无方,具有难以想象的伟力。连里面都禁锢了“冥。这样不可思议的存在。

    这钦天宝盒,一步步,似乎在做着某种不知名的传承。

    沉思片刻,没有头绪后,也不在太过计较。他相信。终究有一天。钦天宝盒的秘密会水落石出的。但不可否认,自得到这只宝盒起,他似乎就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慎之又慎的将宝盒再次收了起来,同时,旁边的那卷神秘古卷也落在了手中,这次出现的,除了那只紫色眼睛外,还有一件就是这只古卷了。在这短短时间中。生的事情太过惊险。到现在都没有亲眼观看过古卷中究竟有什么。

    “曦儿,多谢你为我护法。”

    拿起古卷,转头向那一脸异色的晨曦淡笑着说道。

    “我没做过什么,不用谢我。”晨曦摇摇头,转身要向第一重回去。不过,在走出两步后,脚步停顿了一下,道“下次闭关时谨慎一些

    说完再不停留,转身离去。返回了第一重,对于刚刚帝释天究竟做过什么,一概不问,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过一样。

    但帝释天却在话中听出了一丝另类的关切,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暖流。

    静静的看着晨曦离开。

    半响,才在原地坐了下来,将古卷缓缓拉开。

    古卷上丝丝诡异的黑光闪烁。这光芒,有着一样的邪异,古卷中,渐渐的呈现出一枚枚神秘的文字,这文字似乎都是活的,每一个都如云雾般,不断的转换着形态,泛出的黑光透着无穷的诡异,仿佛一只只邪恶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那种感觉,十分的怪异,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毛。

    这些古怪的文字,只有十枚,每一枚中散出的气息都各不相同,可后面的,却不在这些文字。而是一副图画,一副相当古怪的图画,这图画中画的既不是山水,也不是飞禽走兽。而是一座通体漆黑的古怪宫殿。

    宫殿上有密密麻麻的跟古卷上面那十枚文字相似的篆文,分布在各个位置,显得很是邪异,宫殿四周,一名名身上穿着黑袍,看不清面目的神秘人士,纷纷围绕在宫殿外面。神态很是恭敬,看向宫殿上的篆文,竟有一种狂热的神情。

    “这是什么?”帝释天眼中露出一丝疑惑,还有一丝凝重,隐隐感觉,这古卷中记载的东西,绝对非表面的那样简单。看看这文字,却又是丝毫不认识的文字,说起来,他觉得,这十枚篆文,一点都不像是文字,反而好似是某种神秘的符诏。

    略微思量一下,有过一次惊险的他,没有再卤莽的去触动这副古卷。沉思片刻后,闭目心神一动,将古卷带着往紫眼中遁了进去。

    “冥,你见多识广,看看这上面的是什么文字?”

    帝释天在左思右想之间,把握不住这究竟是什么,突然想到在自己体内还有一个自上古就存在的老古董在。正是考验它的时候,亦再次将心神遁进紫眼中,来到“冥。呆的那片虚空中,将古卷打开,开口问道。

    “该死的,咒印,这玩意不是那帮稀奇古怪的咒术师咒术本源凝聚出来的咒印吗?你怎么会有。晦气。真是晦气

    “冥。一看到古卷上的策文。神色当即大变,一副踩到大便的神情。惊噩的叫嚷起来。

    “这是咒印?怎么会跟着紫眼已经从宝盒中出现。”帝释天听到着令人惊讶的回答。不由突然道了一句,好像是无意之语一样。

    但“冥。的眼中却是接连变幻,沉默片刻,接着猛的破口大骂“我默你个凹,果然是你们这帮喜欢夺在黑暗中的家伙,竟然对你“冥,祖宗下黑手,等着,你们给老子等着,等老子脱困,一定要你们也拘到十八重冥狱中去,让你们尝尝老子的手段

    一连串的叫骂跟长江之水,连绵不绝。狂乱的肆意怒吼,那满腔的怒火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听的帝释天在一边不禁暗自摇头。

    目光落在古卷上。

    “咒印,这就是那最诡异的咒术师留下的咒印吗,究竟有什么意义。还有这副图画又代表着什么?”

    不管“冥。在一边不断的泄着怒火,帝释天沉浸在各种思绪当中。但已经从“冥。的话中,肯定。这张古卷上的记载,必定与那最为诡异的咒术师脱离不了干系。但咒印是干什么的,依旧不是太肯定。

    这些,只能等“冥,恢复正常才能问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