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艰难拼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看似与修仙界中的种种禁制相似。可禁制中的力量却不是熟悉的真元法力,而是真元中参杂着愿力,形成一种古怪的平衡。就仿佛帝释天的皇极真力一样,是由天地之力形成的妖元与众生无穷欲望之力,融会而成的一种神奇真力。

    当然,那禁制显然并没有如皇极真力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新的真力,只是相互融会在一起,如阴阳两面一样,呈太极般纠缠在一起,这样一来,就显得很古怪,若要破禁制,就必须懂得愿力,熟悉愿力,否则,再厉害的人过来,也照样会丈二摸不着头脑。

    这玉简第二重破开后,里面记载着的就是如何以愿力和各种炼材融为一体,化为一种神秘的材料,在玉简中将这种材料称之为神晶。里面说的很奇妙,以内中方法熔炼,将愿力与各种炼材炼为一体,不管与愿力相融合的是何种材料,最后得到的,都会是同样的一种晶体,不过,这种炼制手法,帝释天自问在短时间中休想施展的出。

    因为熔炼神晶的条件相当苛刻,首先,需要先行炼制出一只壶,这壶在玉简中有记载,称之为炼神壶!!要炼制出来,十分的困难,其中需要的材料里面并没有说的太苛刻,哪怕低劣的材料也一样可以炼制,但材料差,炼制途中,就会自行崩溃,白费功夫,而且,就算是上品材料,能将其炼制出来,也未必能承受的起几次神晶的炼制。

    所以,虽然没明说,可却明摆着,这只炼神壶其炼制的材料要有讲究。

    再则。炼制神晶,需要与愿力一起熔炼的材料越珍贵,品质越高,得到的神晶其品质也越高,数量越多,无疑,亦是需要大批的珍贵材料来凝结神晶。

    种种限制,都让帝释天势必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神晶,但神晶的神奇却是他迫切想要的。

    “这种神晶,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有炼神壶,再找来各种材料,炼出神晶不难,神晶有着仙道,神道两者精髓,既可融于愿力,又可接纳灵力,如果用神晶来打造万妖城,全部由神晶建成,完全可以将整座古城化为一件至宝,炼化随心。每一块神晶上都能以信仰之力与天地之力一起刻下禁制。而且还是外人无法理解的禁制。那时,当可随意攻守,进退如意。”

    脑海中憧憬着那用神晶建造一座古城的情景,那肯定是一次举世无双的创举。真有可能成就一件震惊天地的至宝。

    只是稍微的憧憬一下,转眼就回过神来,帝释天并不是只会将设想付之于幻想的,那只是在给自己定下一个前进的目标,奋斗的方向。瞬间就将那神晶铸成的古城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暂时不去多想,以其来鞭策自身。

    定神间,心神再次放在香火愿力上,暗自思量:“香火愿力也是一种与欲望之力相互对立,却性质相同的力量,都是由众生心中的念想才能形成,只是,欲望充满着种种yin秽罪恶,碰之有大恐怖,却是众生心中最不可能屏弃的本性。而愿力,却是心中最美好,在虔诚的愿望寄托,这种力量,更加精纯,才能真正的被吸收。若真算起来,欲望与愿力之间,其本质并无太大区别。那我可以吸收欲望之力,那能不能也找出一个方法进而可以同时吸纳香火愿力。”

    《皇极惊世书》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并没有彻底的完成,只是将其前面一部分创出,后面亦只是创出大概的框架。没有真正的抵达到一个层次,是不可能完美无缺的凭空将下一个境界的修炼之法创出来的。就那现在而言,他已经突破进皇极惊世书第一重,但他依旧在修炼中,不断的完善它,找出缺点,并将之弥补。以自身亲身体验来完善功法。

    而今,他再次将目光放在香火愿力上,暗自思索起是否能将愿力与自身结合在一起,供自己修炼,若真能做到,凭借积攒下来的庞大愿力,说一日千里那都是最平常的事。

    想了想,依旧没有太大头绪,愿力是众生最狂热的信念所成,不懂得方法,贸然吸收,反而会受到损伤,在这点上,比欲望之力还要麻烦。

    沉思良久,结合玉简中所得,隐隐有一丝体悟,却怎么都没办法将其抓住。

    只得睁开眼眸。不再太执着于此。只待以后有机缘在说!!

    伸手将玉简放了回去,又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一道灵光飞出,落在手中,定眼一看,一只青色的古盒出现在手中。

    古盒上,一条条奇异的纹路分布在各个位置,连成一片,散发出一股神秘气息,说是盒子,上面却没有半丝缝隙。惟有盒子正面上,密密麻麻分布着一块块相同大小的方格,每块格子上都有着丝丝图纹,好似小蝌蚪,往往几块才能形成一小块图案。

    不过,这些拼图,却是以一种虚弥芥子的手段呈现出来,看似细小,其实并不真是拿般小。

    拼图的数量足有上万块,可仔细观看,却会发现,此时,拼图竟有大半已经拼好,连成大片完整的图画。只有在右上角还有一块地方没有完成,杂乱的排布在一起。

    “如今进到宝塔第二重,有五十倍逆转时空,时间足够我将钦天宝盒上的拼图全部完成,上次拼完,得到神秘古卷,习得七罪神曲,这次应该还有所得。”

    帝释天深吸一口气,凝聚心神,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眼前的这副拼图上,这拼图,在天妖秘境中,他一边参悟各种妖族秘法,空闲时,也在时常思索钦天宝盒上拼图的事情,不时的拿出来拼上一会。

    在塔中数十年下来,已经将这副拼图完成的七七八八。

    看眼前的图画,已经能看出大概的轮廓,这是一幅‘百鸟朝凤’图,图中当真看的到百鸟踪影,站立于树梢之间,那种恭迎鸟中王者的神情,都在画中展现的栩栩如生,让人只看这幅画。就自然而然的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如今缺少的一部分,正是凤凰头颅的位置,看似已经呼之欲出,但要拼出来,却并不简单,这里面的图块太小,每块上的痕迹更是稀少无比,每次拨动时,都需要在脑海中不断的推演,演算成百上千次。

    每次推演,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

    相当的艰难——

    毫不客气的说,帝释天发费在拼图上的时间,几乎不下近十年。方才达到如今的成果。

    凭借宝塔逆转时空的能力,可以在塔中呆上五六年时间,足以将拼图彻底完成,他也好奇,这钦天宝盒究竟还有什么样的奥秘,是否还能跟上次一样,吐出什么不可思议的珍宝。

    一年——

    两年——

    “啪嗒!!”

    在第三年即将过去一半时,终于,一直凝聚心神,尽心演算的帝释天突然吐出一口浊气,眼中带着丝丝疲倦的看向宝塔,上面的拼图已经彻底完成,完整的百鸟朝凤图栩栩如生的呈现在眼前,图中,清晰的连根根鸟毛都可以看的清楚,钎毫并现。只是在一角上,还有一小块空缺,这是用来放置那块扳下来的空白图块的。

    有过一次经历,知道一旦将其安放上去,必定会有变故出现。

    “呼!!”

    并没有着急,先是闭目运转功法,丝丝皇极真力在体内各条经脉中好似流水般运转起来,四周的天地灵气好似漏斗般在头顶形成一团古怪的灵气旋涡,海量的灵气不断的往体内灌注进去,还有自虚空中不断浮现出的漆黑的欲望之力,一起跟着涌入。

    钦天宝盒太神秘。他可不想出现什么意外。不管如何,在打开前,必须先将自身精气神调理到最颠峰状态,那样,即使有什么变故,亦能有反映的能力。不至于造成遗憾。

    这一静修,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头顶那灵气漏斗才轰然散去。

    “唰!!——”

    睁开眼眸之下,两束精光闪过,却又在瞬间变的内敛,显得刹是深邃。手中一转,一块空白的图块赫然被拿在手中。

    禀气凝神,将图块慎重的往拼图最后一块空缺的位置按了下去。

    “嗥!!——”

    这一按,帝释天身形不着痕迹的退开几步,眼睛目不转睛的盯在宝盒上,不放过即将出现的任何景象,果真,不出他预料,真的起了变化。

    在他按下去的瞬间,顿时,就看到,在宝盒上的那幅拼图画,一下子活了。

    真的是活了——

    一只只异鸟不断的自图画中飞了出来,仿佛真的是从画中重新活了过来一样,清脆悦耳的鸣叫声接连起伏,连成一片,和画中的景象一斑无二,当所有鸟类都已经飞出,并发出宛如朝拜王者的鸣叫声后。图画中的那只七彩凤凰亦抬起高傲的头颅,振翅飞起。

    “哗啦!!”

    凤凰之音,犹如天籁,听在耳中,百转尤有余音。当真妙不可言。振翅飞起,飞上高空,在百鸟的环绕下,将一副百鸟朝凤景象表现的淋漓尽致。婉转之优美,只可意喻,不可言传也。

    不过,就在帝释天也不禁将心神沉浸在这从未见过的美妙景象中时,‘啪嗒’一声,响声清脆,瞬间打破眼前的景色,百鸟朝凤之境,好似一面镜子一样,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生生的击破,一下子支离破碎,化为无数碎片,消散不见。

    “可惜!!”

    帝释天心中暗自摇头,有点失望被破坏的图画,那终究不是活的,只是一种画镜的展现,将画中的意境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或许今生都难以在看到相同的景象,就如此短暂的被打破,不得不说是一种残缺。

    但眼睛也顺着响声传来的位置定眼看了过去,声音传来的方向恰恰是在宝盒边缘,看到时,眼中不由微微一阵收缩,神情一阵愕然。

    “这就是钦天宝盒中开出的宝物?”

    帝释天有些错愕,不是说他对于宝盒中会吐出瑰宝有什么意外,早就遇到过一次,也有了免疫力,只是惊讶于这次出现的事物而已。

    你说在宝盒边的是什么,赫然是一枚紫色的眼睛,好似一块紫色的晶体一样,却泛着异样的光芒,紫光流转,显得十分的神秘。仿佛内中蕴涵着难以想象的魔力般。闪动中,宛如是眼睛自己在眨动,是活着的眼睛。

    骤然间,突然见到一枚这样的眼睛,饶是他心志坚毅无比,都不禁呆楞了一下,很是意外,不明白宝盒中怎么可能会蹦出这么一枚不知名的眼珠。

    除此之外,还有第二样物品,这件物品是一卷如当年所得的古卷一模一样的卷轴,上面流露出的古朴气息说明,这古卷必定和当初得到的那卷一样的久远。

    再看钦天宝盒,宝盒上的拼图已经消失不见,也没有再出现新的拼图,有的只是一株碧绿古树的身影,这古树上枝叶茂密,片片绿叶,欣欣向荣,看起来透着一种浓郁的生机,可在这树枝上,却有九道古怪的凹槽,凹槽不大,但看起来,似乎是被什么种子样的东西压出来的烙印,分布着的角度,也好似有古怪,挂在树梢上,好似树上结出的果子。

    “这钦天宝盒究竟是谁做出来的,先是拼图,而今,这上面想要表达出的意思,似乎是要我寻找什么东西镶在宝盒上面,莫非我将这九处空白补上,宝盒就会再次开启?”

    钦天宝盒的神秘色彩始终存在,让他无论如何都揣摩不出这宝盒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一种考验,一种寻宝?不,帝释天并没有想的如此简单,宝盒是由谁做的,最终想要做什么,让他始终猜测不透。

    一直都似乎覆盖在一层看不透的迷雾当中。

    转动着心神,这些念头在心中快速的闪过,想的虽所,可所有的时间不过是在眨眼之间而已,想过后,也就埋在心底,走上前去,在古卷与那枚古怪紫色眼睛前半蹲下来,伸手先就向那枚最为奇特古怪的眼睛抓去。想要仔细的探察一下。

    很轻松的将紫色眼睛拿在手中,在这紫眼中,有一丝温润,出现在手中,感觉起来好似体温般,那眼睛仿佛并非死物,是活着的,还有生命一样。

    “这究竟是什么?”

    心中闪出丝丝疑惑,在想之间,一缕妖识亦跟着往这枚眼睛中探了过去,探察时,很谨慎,只使出一丝心神,若有变故,随时都可以抛弃掉,断掉神念。

    这样的做法,也算是比较谨慎。

    “不好!!”

    然则,计划终究是赶不上变化,在心神一碰触到这枚眼睛时,这枚紫眼,仿佛瞬间让人从沉睡中惊醒过来一样,陡然放射出惊人的紫光,上面光芒闪烁,灵动无比,一下子散发出浓烈的生机,庞大的生命力爆发出来。

    根本不给帝释天任何的反应机会,口中才刚刚吐出一声‘不好’,连皇极真力都没能提起,就看到,那枚眼睛闪动几下,突然化为一道紫光瞬间往脑袋上冲了过来,紧接着,眉心骤然一阵无法想象的刺痛传来。

    强烈到难以想象的痛楚如千万根针在脑中穿刺,痛到极点,连脑子都仿佛要炸掉,眉心额头位置,好似被开了一道口子,接着就有无数只蚂蚁在疯狂的爬动。

    这些还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他感觉到自己紫色王纹突然之间发生异变,王纹空间剧烈振荡,坚固无比的王纹空间竟开始不断的崩溃,这种崩溃的力量,才是真正最为痛楚的地方,王纹是什么,那是他的天赋神通的本源所在。

    如今竟然在崩溃,无疑,这是在生生的将他的天赋神通给剥夺掉。

    “哼!!”

    难以言喻的剧痛好似潮水般疯狂的冲击着心神,心神虽然坚韧无比,可在冲击中的振荡与剧痛,也在瞬间让帝释天鼻中发出一声闷哼声,‘砰’的一声,脑海中一阵轰鸣,意识自我保护的短暂昏厥过去。

    他却不知道,这一昏厥过去。

    塔中的天地灵气突然汇聚过来,在体内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灵气旋涡,好似长鲸吸水般往体内涌了进去。大片紫光,覆盖全身。

    躺在草地上的身躯,不时的还在剧烈的抽蓄几下。脸上一片苍白。

    这次异变,来的太过突然,突然到他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准备,也没有给他半点反应的机会,真真是突然到不能再突然的地步。

    “咦?”

    此时,正在第一重中观看各处典籍的晨曦心中有些不宁,让心神根本无法集中,很是烦乱,不禁疑惑:“心绪不宁,这是一种预兆,莫非有什么与我有关的事情发生。”

    眼波闪动,心绪不宁无法静心观看典籍,隐然意识到什么,将手中的古卷放下,起身向外走去,出了书房,向四周看去,心中很是一个咯噔,释天不在这里。

    宝塔中世界都是虚秘纳芥子,一眼就能看到所有事物,却未曾发现那道应该在的身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