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碑文再现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鹏…“跟他们拼了。”随后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剧烈的爆发出来。无数狂暴的力量一下子席卷开来。

    “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在这一名名由意境凝聚出的铁血战士面前,宝塔神光一退,立即。数千名修仙者也直接的暴露在将士们的眼前,顿时,一名名将士踏着沉稳的步伐,目光冰冷的挥舞着兵器,冷酷的杀来。俨然,他们就是天地间最精锐的战士,任何挡在面前的都讲是敌人,是敌人,都将被劈砍成无数碎片。

    不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面对那一个个,面孔冰冷,杀气横生的将士,但凡还有意识的,双眼中冒出癫狂的神色,手中法宝,法术,什么威力大,就用什么,疯狂的轰向万千将士。

    风吼!!地裂!!漫天寒冰,烈焰酒天!!雷声滚滚!!

    各种可怕的景象瞬间呈现在眼前,铺天盖地。

    在绝境下爆发出的力量,端的是十分的可怕。在这里的轰击下,前面不少将士竟生生的被轰的粉碎,崩溃掉。但在后面,却有更多的将士,坚定不移的扑杀过来。

    “咔嚓!!”

    “啊!!”

    只听一阵惨烈的拼杀,鲜血飞洒而出,溅的到处都是,让人心中恐惧不已。

    可惜,面对这些根本不会有半点痛苦,半点恐惧,只知道执行命令,一心杀戮的将士而言。任何惨叫都照样无法动摇他们的杀心。修仙者绝望之下的反扑,就好似大江中的水花一样,只激起一波小浪,转眼就被覆盖过去。

    只片刻间,数千修士大半惨死当场!!

    琴音如狂风暴雨,雨打蒋琶。催动着古战场的杀戮越加的惨烈”战。大战的景象生生的呈现在眼前。

    “轰隆隆!!”

    宝塔依旧悬浮在肖远头顶,将附近只数十名修为皆在元婴境界以上的修士庇护在下面,这些都是存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每一个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在宝塔的护卫下知道,知道神光不消失,他们就不会直接遭受到攻击。所以,也不再防守。一个个,飞剑剑光四逸,分化出无数道犀利的剑光,铺天盖地。

    一件件威力强大的本命法宝不计一切的向外面发起攻击。

    打的是惊天动地。

    不过,在这里的将士,几乎每一个都堪比元婴,一被轰碎,直接化为音刃,音波,爆发出猛烈的威势。

    那边,肖远控制着万兽幡硬生生的将五万将士牵制住,虽然从幡中涌出的兽魂数量繁多,可在威力上,却比不上这些沙场将士,只能牵制。却无法占据上风,处在僵持的阶段中。这边又有数万将士再对他们不断的发起攻击。

    一次次轰在神光上,轰击的宝塔都在不断的摇晃,神光剧烈波动。仿佛随时都会溃散掉似的。尤其是一直支撑着宝塔的肖远,每次宝塔震动时,他的脸色总会变的苍白一分,如今看他,脸上俨然就是一片惨白。

    “砰!!”

    一声巨大的轰鸣轰然响起,肖远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名合体修士。远远无法得到真正发挥出镇妖塔威力的境地,事实上,镇妖塔在万兽宗,都一直没有人能够炼化,只要修炼过万兽宗功法,懂得宝塔的印诀。就能驱使,但能发挥出多少威力。看的就是使用者的修为来定。如今,宝塔虽然可以被一个人的力量催发出来,能抵挡住猛烈的攻击。可宝塔撑的住,也需要使用宝塔的人能承受的起。

    每次宝塔遭受到无法彻底抵挡的攻击,必定会有一部分余波反噬到使用者的身上,可以说,肖远几乎无时无亥不再承受着可怕的反噬。

    他的力量终究有限,即使有宝塔在身也无法抵挡住数万名实力惊人的将士们的轰击,终于,在一声轰鸣声中。宝塔剧烈一颤,肖远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体如遭雷噬。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纸一样。再也无法驱使镇妖塔,塔上落下来的神光瞬间崩溃,消逝。

    肖远面露苦涩,扫视一眼四周。周围几乎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将士。将所有的道路围的是水泄不通,他们就如同是汪洋中的一条小船一样。随时都可能被倾覆。“没想到在一个。小小的南蛮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妖族强者,只怕这人至少也是一个上古妖王级别的妖怪。大意。太大意了,妖族毕竟是上古时纵横天地的至强种族。我竟然会认为妖族真的彻底没落,这个教。太大了。妖族再没落,终究不能小瞧。”

    肖远在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暗自自责,不过,惨白的脸上徒然浮现出一丝坚定的神色,伸手在腰间一拍,顿时,一块玉符出现在手中。静静的看了玉符两眼,嘴角边露出一丝苦笑,再没迟疑。用力一捏。

    “啪!!”

    玉符当场被捏的粉碎,霎时间。一道白光猛的从破碎的玉、符中冲天而起,不过,并没有扩散开来。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了一个,范围,乃眼间,白米汇聚。诡秘的凝聚成道人道身影…虚幻。

    但也照样能够清楚的看出其面孔。

    这是一位头须皆白,看起来。有种飘然若仙的老者,他的样貌很平凡。可却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慑之气,这是一种掌握万千人生死的权势以及实力后才会滋生出来的威严。上位者的气质。让人连他的双眼都不敢正视。

    “大师兄救我!!”

    肖远一见这道身影,神情变的从未有过的恭敬。听他言语,此人竟是他的大师兄。

    这位老者虚幻的身影微微一转,向四周扫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但转眼就恢复平静。淡然道:“拟音化物,没想到如今还有妖族懂得这样的神通,琴音中充满杀戮,是一曲杀戮之曲,难怪连你带着镇妖塔都落到这样的境地。这次贸然对妖族出手,终究太过卤莽。”老者摇头说道:“这里只是我的一缕元神,能做的,只是带你离开。”

    老者似乎不想多说,伸出手指。对着那暗淡无光的镇妖塔轻轻一指,霎时间,就看到,镇妖塔上塔身一振,万丈金光好似激光一样冲天而起,光芒大炙,滴溜溜的回到肖远的头顶,神光一卷,将肖远跟不远处的万兽幡卷进宝塔中,接着。宝塔就冲天而起,直接撞在古战场上空的禁制上。

    “轰隆隆!!”

    古战场上电闪雷鸣,杀声震天。也不知道镇妖塔究竟有多大的力量。当场将虚空撞出一道裂缝来,宝塔瞬间从裂缝中穿梭而过,出了古战场,重新出现在南蛮中,宝塔根本不停留,带着一道金光,如一颗流星般,瞬间遁到南蛮外面,快速的破空而去。

    “那人是谁?”

    在镇妖塔破空而击的时候,帝释天眼中徒然闪出一丝惊讶之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由十面埋伏演化出来的古战场的威力,要想破开古战场。除非实力远远要超出他,而且更需要一瞬间将空间撕裂开来。

    镇妖塔自然称的匕是一件了不的的至宝,但真正引起帝释天注意的。却是那道虚幻的身影,看的出来,那根本就是一缕元神显化出来的。但就算这样,在他身上,那股隐然的威压竟然直接给他一种威胁的感觉。

    显然,这人的本体,绝对是一位惊世骇俗的不世强者。

    这丝疑惑只持续了一瞬间,立即就被他暂时的埋在心底,手中琴音声声急促,没有了肖远,没有了镇妖塔,所有人通通暴露在古战场中。面对那排山到海的攻击。转眼间,就被撕裂的粉碎。鲜血洒落在古战场上。

    “铮!!。

    最后一声琴音落下,十面埋伏并没有弹到第三章,只是在大战那一段。战场上已经没有任何活人站着,自然没有再继续弹奏下去的必要,琴音一断,顿时,就看到,本来一直宛如真实存在的古战场也在慢慢的开始变的虚幻。渐渐消散。

    “收!!”

    帝释天将七罪收了起来,放进妖府中孕养,让它自行的吸收天地间的**毛力,同时,快速的拿出一只小巧的口袋,轻轻一拍,顿时,袋中冒出一股强烈的吞噬力,瞬间覆盖住整个古战场,在这个吞噬力的牵引下,战场中一件件法器,法宝,已经那些储物物品,纷纷被吸进储物袋中。这些死在古战场中的修仙者身上的各种物品,加起来,那可是一笔巨大无比的财富。自然不能放过。如今,正是万妖谷要发展的时刻,焉能放过任一丝强大的机会。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这时,一直静静的站在身旁的美杜莎转头看着帝释天,两只眼睛闪着某种莫名的光芒,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眼中透着一种坚定执着的神色。看的出她想要知道曲子名字的决心。

    “十面埋伏!!”

    帝释天淡然一笑,将所有物品全部收到储物袋中,那完全由意境凝聚出来的古战场也随着琴音的消逝,诡秘的隐没在虚空中。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毒隆偻!!”

    就在这时,整个南蛮都猛的剧烈的颤动了起来,猛的抖动几次,连山峰都在摇晃,刹那间,整个空气中,似乎都毫无征兆的变的异常的寒冷。一股冰冷莫名的席卷山脉。

    “是万妖谷帝释天自然在第一时间感受到这种变化,眼中不禁露出一丝难言的惊讶,那震动只持续了几个呼吸,就如他突然的出现一样,又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双眼如两道利箭一样落在万妖谷上,突然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变的有些莫名:“是谷中的那处神秘墓地。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异变。”

    感受到空气中散发出的冰寒之气。帝释天瞬间就看出,这突然的变故。赫然就是从万妖谷中传来的,在谷中,一直被他列为禁地,不允许任何妖族踏进的神秘墓地,竟诡秘的出现了变故,以前差点要了他小命的墓碑,竟徒然间变大,好似一柄古剑一样,直接冲天而起,凛然的寒气就是从它上面散发出来。

    墓碑摇晃,连带着整个

    这稚惊变并没有持续太久,转眼间。墓碑跟他出现时一样,再次重新变成原先的大重新屹立在墓地之前。

    可在墓碑上,晶莹的寒光吞吐不定,无数神秘的符篆从碑中不断的冒了出来,闪耀着卑光,冲上虚空,好似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汇聚在一起,霎时间,这些符篆不可思议的形成几段古篆文字。

    “纵有倾世容颜纵为绝代天骄纵曾万古长存一朝天倾时亿万生灵血。神魔图!九古灯!血祭坛!招妖幡!唤始祖!”

    一段古老而又神秘的古篆诡秘的浮现在南蛮上空,那形成的字,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看到它们的一瞬间,就如同是直接烙印在了心中一样,怎么都忘不掉,直接在心底扎了根。显得极为诡异。

    “这是万妖谷禁地中墓碑上的那段神秘碑文。”帝释天在看到这段古篆的时候,脑海深处的记忆,一下子就浮现出来,当年他也看过墓碑。对于它的印象极其的深刻,可以说是想忘都忘不了,如今一见之下,再次勾起当年的记忆,微微皱了皱眉,眉宇间隐然有一丝疑惑:“不过,当年似乎没有后面的几句话。这”莫非是某种启示?”

    遥记当年,在墓碑上看的只有前面一部分,只到“一朝天倾时。亿万生灵血。就没有了,如今却多出一段。显然,这是碑文上不曾显示出来的。

    而且,只怕这才是碑文真正的关键之处。

    “神魔图”九古灯”血祭坛”招妖幡”这些都好像是一些上古瑰宝。”帝释天暗自在心中开始揣摩起其中的含义来。其中关键的十二个字,却似乎些上古的瑰宝什么的,毕竟,从字面上。可以很容易的揣摩出他们的意思。代表的,根本就是一些神秘的瑰宝。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帝释天暗自沉思,但得到的收获却是极为稀少。怎么都想不通其中的关键之处,一直以来,对于谷中的古墓,他都抱着相当的好奇,古墓随意一看就能看出其不寻常之处,就算是墓地,也绝对不是普通人的墓地。

    再加上这莫名的异变,更是让他的好奇心无限的攀升着。

    说起来,南蛮在他心中,一直都是相当神秘,到处透着古怪。谷中有一座古墓也就算了,在地下,竟然还有一片神秘的遗址。遗址中透出的气息,到现在帝释天都没有把握进到里面而全身而退。枯骨荒原上的万骨噬魂树,这样的万邪之物出现在这里,等等,或许还有其他所不知道的诡秘事物存在。

    这些东西,每一种,似乎都不应该出现在南蛮这存一个偏僻的小地方。要出现,也应该是出现在那些真正大有名声的所在,可却通通出现在这里。这也让帝释天心中的南蛮,笼罩上了一层化不开的迷雾。

    “那段古篆,你知道什么吗?”

    美杜莎有些迟疑的问出口。可以在她的脸上看出丝丝疑惑来。

    半空中的古篆也在渐渐消散,重新溃散掉,化为无数神秘的符篆在半空中回旋,转眼间如乳燕归巢般重新落进墓碑内。

    “走吧,现在不明白,将来迟早都会清楚的。”帝释天并没有对于那段神秘古篆发表意见,撇开话题道:“如果没错,如今南蛮中其他族人都应该是在我的万妖谷中,不如先跟我进谷小歇一会,跟晨曦他们见见面。”

    话中耸着一种邀请。

    帝释天心中早就想的通透。如今,只怕整个紫金大大部分的妖族都在这场由修仙界主导的清剿中被凄惨的诛杀掉,可以说。残余的妖族只怕不会太多,对于餐个妖族而言,绝对是一场无法估量的惨重损伤。真正的伤到元气。

    而今,每一位妖族都是无比宝贵的。南蛮这次遭劫,虽然损失不但却不失为一次整合的机会。毕竟。在万妖谷中,几乎聚集着南蛮所有的妖族,一切与谷中的部属生活了整整五年,彼此之间也会有着相当的熟悉。给他们带来一种归属感

    再加上阵图的威力,发挥出的威势。更能令南蛮诸妖看清楚万妖谷的实力。

    要是趁着个机会,对大部分妖族抛出橄榄枝的话。让他们进到万妖谷中,应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而美杜莎更是南蛮中的强者。若能让她入住万妖谷,绝对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嗯!!”

    美杜莎并没有多想,当即就点点头,道:“正好我也想见见曦姐。”

    浮云舟快速的向前驶去,赶向万妖谷。

    在谷中,晨曦她们却都流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色,望向刚刚出现古等的虚空中。满是一种沉思的神情。自然,也是看到那段古篆,正在揣摩其中的寓意。

    阮大家十一玩的开心,放心。十一照常更新,汗,月票双倍了,希望大家有票帮忙顶一顶。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