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重返烟波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糊蝶“黄泉老鬼,我已经闻到了自由的与息,多少年,对千懒凹跃,我们期待了多少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虽然我们连内世界都几近崩溃,体内灵气枯竭,不过,只要等我们脱离困境,要不了几千年,原先的实力都可以恢复过来。”天蚕老祖不由尖声怪叫起来。

    他们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一直压在他们身上的天妖秘境正在剧烈的摇晃,随着秘境世界的不稳,一丝丝灵气不禁进到他们被镇压的地方。

    帝释天随出一道道神妙的印诀,落进玲珑宝塔中,越来越多的符篆从塔中飞出,再进到秘境世界中。

    “轰隆隆!!”

    得到紫月提点的他,早就知道,天妖秘境其实能一直存在,数万年过去都没有磨灭,是因为有玲珑宝塔在内中镇压,无数年来,玲珑宝塔与秘境之间本身就具有一种不可言语的神秘联系,如今,在宝塔的召唤下,整个秘境都没有产生半点抗拒的力量。

    任由无数符篆开始渗透整个秘境。

    半响过去,只听一声轰鸣,帝释天亲眼日睹,天地一声巨响身外的景色徒然变幻,身边站着的再不是什么岛屿,而是一处充满无数狂暴乱流的狂乱空间,四周无数犀利的风暴在肆掠,透明的空间刀刃,充满破坏性的空间乱流,将所有挡在它们面前的事物瞬间绞的粉碎。

    好在,不知道何时,造化玲珑塔滴溜溜的悬浮在头顶,塔身中放射出丝丝紫气,垂了下来,将下面的帝释天轻轻的护卫住。所有的时空乱流碰到这片紫气,立即就被撞的当场溃散掉,向四周挥斥开来。根本靠近不了帝释天的身躯。

    “天妖秘境果然是独立在紫金大陆之外的小世界,如今秘境被我收进塔中,换到我自己独自处在这无边无际的空间碎流中了。好在有玲珑宝塔在,要不然,只要遇到一次时空风暴,不死也要脱掉三层皮。”帝释天看到四周的景象,光怪陆离,显得十分的奇幻可怕,回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知道眼前身处的地方就是时空碎流当中。

    要知道。在大千世界中,并不仅仅只有一个紫金大陆,卓金大陆可称之为本源之地,是最为广博的天地,如今被探索出来的,已经大到无边无际,再加上那就算是上古时都未曾探索出的地界,整个紫金大陆究竟有多大,哪怕把大罗神仙找过来,只怕也说不清楚。

    就将整今天地看成是大千世界,一个整体,而紫金大陆就是位处在这个世界的最中央,是为本源世界,再以紫金大陆为中心,不断的扩散开来,四周存在着无数个小千世界。这些世界中,有存在生命,有着文明的,也有一片荒凉,没有任何生灵的荒芜世界。

    相比于紫金大陆而言,那些小千世界本身就不是很稳定,或许在某个时刻就会自然的湮灭掉,毁掉的世界,就会化为狂暴的时空碎流,具有极为可怕的破坏力。至于天妖秘境,也可以当成是小千世界中的其中一个。

    “破!!”

    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对着四周扫视过去,伸手对着玲珑宝塔一指,宝塔立即顺着他的意念,猛的向着身前不远处剧烈的撞击过去。宝塔中无数神光闪烁,一道可以容纳一人通过的时空裂缝赫然出现在眼前。

    “该回家了。”

    帝释天再将宝塔置在头顶,揉身一动。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冲进那道正在想要愈合的裂缝中,在他进入后,裂缝也在一声轰鸣声中骤然消失不见。

    “不,该死的紫月,你不讲信用,明明说过只要秘境得到传承,就放我们离开,现在竟然将我镇封在这破烂玲珑塔中。别让老祖我出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女人的话不可信,越是长的漂亮,越是会骗人,以后哪怕相信阿猫阿狗,老祖我也不相信女人了。黄泉老弟,看样子,我们两个被镇压到玲珑塔中,以后前途,无亮啊!!”

    在帝释天进到裂缝中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在玲珑塔中不知道那一重中,两声凄厉的嘶吼声冲天而起,里面蕴涵着三江四海都洗刷不尽的怨恨。

    “呼!!”

    帝释天出来的时机刚刚好,正在虚空中旋涡即将消失的前一瞬间踏在了烟波岛上,张眼向四周望去,果然是烟波清水碧连天,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的那种山水馨香没入心脾,心神间竟有种回家的感觉。

    四周湖泊上凝聚着的淡淡轻烟,浓郁的水气,岛上站着的大批水族,四周妖族脸上流露出的那种存活下来的庆幸与喜悦,都清楚的表明,如今身处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阔别已久的烟波湖,烟波岛。

    “终于回来了。”

    一声在胸中酝酿良久的感叹声从口中吐了出来,不过,这不是迟暮的哀叹,而是一种充满斗志的自信,眼中炯炯有神,抬头看向虚空,目光异常的深邃。

    ,万

    “帝兄弟,你终于回来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同时,一声带着丝丝邪气的声音在耳边响瞪照啡过头看,只旦。身后银发他们正向他所在的位胃刷蜒只蜕话的是血蛟王:“之前在彼岸岛上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被那些人族修士给阴了。现在看到你回来,嘿嘿,哥哥我这颗心算是放进肚子里了说话时看起来没副正经,但话中带着的关心却是能感觉的出来的。

    帝释天不是木头人,自然不会察觉不到,看着银发他们一个个都带有关切的神情,不仅点点头,淡笑道:“让大家担心,真是抱歉,当年从宝库出来,我就直接在岛上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闭关修炼了几年,后来又四周游荡了一阵,去的大多都是比较偏僻的位置,大家没有碰面也不足为奇。”顿了顿,看到他们几个都一脸担忧,好像有事藏在心里的样子,不由疑惑,开口询问起来。

    “看大家一副愁眉不展的神态,莫非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帝释天满是疑惑的问道,他倒没有将事情扯到秘境中去,就算是在玲珑塔中,一有时间他也曾关注过彼岸岛。知道以他们的能力,在岛上的收获绝对可以称的上是大获丰收,都按寻到不少珍稀的材料跟灵粹,再说,就算没有,以他们的心境眼界,也未必会为此而过于忧愁。

    “唉,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个都在冥冥中感觉到大陆上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如果只是我一个有如此感应的话,那可以说是错觉,但老金,老蛟他们都有同样的预兆,我怀疑,只怕在大陆上我们离开的这几年中,只怕有不好的事情出现在我们身上。可惜,这五年来我们一直在秘境中,大陆上究竟发生什么,如今也是一无所知银发看了看帝释天,皱起眉头,有些莫名的沉重,心中有一种阴影浮现。连拿在手中的酒葫芦都没有往嘴边送去。

    “咦!!”

    ,万比北

    帝释天眼中也不禁露出一丝惊骇的神色,不异银发他们讲他还有点没放在欣赏,这种莫名的预兆他也出现过。还是在宝塔中的时候,只是当时一心沉浸在那些庞大的书卷中,也就将其抛在脑后,一直没有太过在意。

    如今一提起,他也跟着想了起来。

    “银发,血蛟王他们竟然都这种古怪的预兆,连我都不例外,莫非,真的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帝释天眼中光芒闪烁,各种念头不停的转动着。

    “哗啦!!”

    就在此时,只见烟波湖中一声剧烈的水波声,本来平静的湖面瞬间卷起一阵巨浪,浪头足有数十丈高,在水浪上,竟有三名头上长着龙角,身穿华丽宫装的少女踏在上面,三名少女,眉宇间都显得有些相似。其中左边的第一位,赫然就是当年在岛上跟帝释天打过一次赌的烟波龙宫大公主教青。

    后面第二位,俨然也是一位公主,排行老二,叫做教红,看起一身火红衣装,有一种好似火焰的感觉。眉宇间有一股英气。

    至于第三位,则是龙宫最小的三公主,叫教水,看其神情,体态,真如水般温和,给人一种相当亲和的气息。只有十三四岁模样,十足四小脸水嫩水嫩的,轻轻捏上一把都能掐出水来,尤其是那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十分的可人。

    在她们身后,跟着龟承相,以及一排全身着着兵甲,一身铁血气息,沉稳如山,随意的站在水面上,不过几百虾兵蟹将,给人的气势就好似在面对千军万马一样。

    “诸个妖族朋友,我乃烟波龙宫大公主教青,这两个是我的两位妹妹,教红与教水。”教青一挥手,对着岛上的诸妖点头示意,有种自然的威严在身上汇聚,半点不怯场的沉声说道:“诸位都是刚刚自秘境中返回,对于如今紫金大陆上的事情都缺乏了解。为免大家贸然出去,遭遇不必要的损伤,我父王特命我们姐妹前来给大家解说一下如今大陆上的情形

    怒火酒天

    “什么,大陆上有什么大事?”

    “遭遇不必要的损伤?莫非还有人准备对我们妖族下手不成。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三个公主,究竟是何事,快点对我们讲明吧。”

    只听教青话音一落,立即,在烟波岛上幸存下来的上万名妖族精锐顿时瞪大了眼睛,纷纷叫嚷起来,能在这里,几乎无一不是妖兽境界的强者,凝结内丹的妖王都不在少数,每一个智慧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人类。顿时就有不少自她的话中敏锐的察觉到关键之处。

    “果然有变故

    帝释天跟银发他们对望一眼,都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凝重的神色,听教青的话中,察觉到,只怕这几年中,有对妖族相当不利的事情正在发生。神情顿时一片凝重。目光如火炬般落在三位公主身上。

    敖青三女不愧是龙宫龙女,自身的心性与气度,实为了得,就算万双眼睛的注视下,都没有半点拘谨的神态,脸上坦然自若,大气凛然的道:“诸位妖族兄弟请少安母躁,听教青将话讲究。”一声话音中,隐然带有一种天龙吟的力量雕晓算是岛卫各种议论声杂乱纷旱,都在瞬间被压了下酗嶂午传到所有妖族的耳中。

    顿时,本来杂乱的议论声在瞬间消停下来。一个个都竖起耳朵看向教青,俨然一副仔细倾听的模样。

    敖青深桑一口气,声音变的刹是沉重,道:“在天妖秘境开启的五年中,第一年时,修仙界中众多宗派,联合大量散修,大陆上各大修仙世家,尽起精锐,聚集在一起,突然向各处妖族聚集地发起袭杀,无数妖族因此陨落,”

    在她口中,慢慢的将整件事情一点点的叙述出来,龙族做为旁观者,自然看的异常清楚,对于修仙界酝酿的这次阴谋,本身也是措手不及,想要出手援助都已经太晚了,大批妖族已然陨落在修仙者手中。

    磅礴大雨,直直持续了数个月啊!!

    等得到消息时,再出手,已经无济于事了,只能徒呼奈何。

    “呼!呼!!”

    随着敖青的话音,整个空气中没有一丝杂音,只有一声声好似吹风车一样的巨大喘息声,一股可怕的压抑气息疯狂的向四周席卷出去。

    看岛上,所有妖族的都双眼赤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满着一团团暴烈的火焰,无穷的怒火直欲从眼中喷吐而出,将眼前的一切通通焚烧执

    只要有一点引线将他们点燃,就会在瞬间爆发出毁灭性的力量。

    “如今,妖族中依旧在抵抗的屈指可数。不少妖族都只能逃进荒蛮山脉中去教青的神情也想的相当的沉重,看到眼前诸妖一个个怒火丰烧的模样,连忙道:“修仙界中的那群修仙者并没准备放过你们,在年前,他们还曾派人前来找过我父王,想要把烟波岛上设下埋伏,不过被我父王当场赶出去了,并下了禁令,那些修士不敢靠近烟波湖千里之内的,不如大家先暂时在这里住下。等过上一段时间再离开。”

    “修士!!好一帮无耻小人。竟然趁我们离开后对我族下阴手,这笔帐要不跟他们清算清楚,这一世枉为妖。”

    “对,出去跟他们拼了,我的老婆孩子都在外面,哪怕是死也绝不让他们好过

    “欺妖太盛,这次必不与这群无耻小人甘休

    群妖怒火冲天,一个个两眼通红,喘气跟牛一样,口中发出一声声悲愤的怒吼声,群妖激愤,大批的妖族一个个将自身的兵器拿了出来,呼啸一声,当场就聚集起一大群妖族来,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凝聚出一团巨大的妖云。漆黑无比,滚滚如潮,万丈妖气,直冲云霄。

    想在这里的,那一个不是有许多与自身有关联的亲人,兄弟。想到这些跟自己密切相关的亲人兄弟通通死在修仙者手中,胸中的怒火,跟那不死火山一样,熊熊喷发,想要压抑都压抑不住。

    在这个时候,谁还会听教青的话呆在这里。

    如果真呆在这的话,那只怕连他们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诸妖心中的怒火跟炸药一样瞬间被引爆开来。

    “哼,好毒辣的手段,好卑鄙的修仙者,竟然在背后下这种黑手。此仇要是不报,我们也算是枉当了这数千年的妖王,老金,老梦。看来,我们这些兄弟几年没露面,有人就开始将我们给忘了。这次要不闹今天翻地覆,显不出咱们的手段血蛟王两只眼睛中流露出丝丝邪异的光芒,冰冷一片,身上冒出的邪气,前所未有的强烈。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择人为噬一样。

    “老金,在我们当中,你速度最快银发眼中浮现出一种淡淡的冰寒,看向金翅蝠王,沉思片刻后,说道:“你立即到老大他们居住的山头去看看,有什么情况立即赶回来,现在这里的其他妖族都已经激愤难挡,劝阻是不可能的,我会和老蛟他们跟着一起去,免得现在这些我们妖族仅存的精锐再出什么意外。”

    ,万比北

    他的话中,有种让人不由自主的变的沉稳的力量,当即就清晰的吩咐起来。

    “哼,好一个修仙者

    帝释天眼中一片冰冷,猛的一挥手,据的一声,只见一只雪白无比,四周有朵朵白云相随的巨大灵舟一下子浮现在半空中,浮云舟一出现,船身一震,迸发出丝丝灵动的气息。

    “帝兄弟,你这过”

    银发看到,微微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诸位,请恕释天无理小弟一群属下,还有,我的妻子,全部都在南蛮,如今五年过去,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死还是活,不过,无论如何,这次我都要赶回去看看,不管有事还是无事,等看过之后,我会立即以度赶回来跟你们汇合

    帝释天抬眼看向南蛮的方向,眼中隐然有一丝担忧。虽然他早在当年离开南蛮之前就已经给南蛮留下了后手。不过,当年只是为了预防万兽宗对南蛮发起突然袭击所准备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