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玲珑宝塔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卑释天暗自皱起眉头,的紫莲印记,又看了看最后可能的四件物品,在脑海中默默的沉思起来,眼中光芒闪烁:“四件宝物,如果是得到传承的凭证的话,那那柄尺子应该是最不可能是的一样,排除后,那就还有这块玉牌,祭坛跟这座古碑。三样物品上都有妖文,看起来,都极为有可能是那件凭证之物。”

    再次在脑海中将四件物品排除了一件,缩小到三件,可这样,还是仅仅只有三分之一的机会,不管是选择拿一样,都有六七成的机会选错,实在是难以抉择,可惜,手上的紫莲印记在到了这里后,虽然感应达到了最强烈的地步。可这感应,却无法准确的探察到具体的是那一件。

    这也让他面前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一时间,向来果决的他,也不由微微皱着眉头,在这三件物品上来回的扫视流连,暗自在脑海中相比比较,分析着。

    可惜,不管如何看,始终没办法真正的确认。

    玉牌,这样的玉牌,听古之时。走进入各种妖府的身份凭证,说不定就是这次去往传承的重要物品。而那看起来像是祭坛的高台,看起来也神秘异常,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是用来祭祀或者做其他重要事件的工具。是相当神秘的一样物品,再说古碑,对于古碑,就更加不能小窥了。往往这类古碑,都走了不得的瑰宝。

    就算是在现在,帝释天脑海中还是清晰的记得当年在万妖谷中见到的那面墓碑,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那爆发出的威力,就算是如今,他都没有把握能在那样可怕的冰封寒气下全身而退,搞不会还会栽在那块墓碑上。

    那件事,他可一直没有忘记,而且,自那之后,对于碑样的物品,都甚为的注重。

    “到底该选哪一样?”

    眼中光芒闪烁,突然,变的坚定起来,似乎有了决定,就要伸出手去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旁边响起。

    这一变故,让帝释天停住了自己的举动,往左边看去,看清楚来人,眼中不由浮现出一丝惊讶,一身青色儒袍,闲庭信步,满身洒脱飘逸气质的中年儒生嘴边挂着一丝淡笑向他走了过来。

    “你叫帝柿天,曾在琴音谷学过一年半的音律,还在那“华国。中搞出一个图腾来,不知道我说的可有错中年儒生一脸淡笑,可一张口却将帝释天当年在世俗界中的形迹说了化七八八,这两件事,也正是他在世俗中做过的最为重要的事情。

    “你是琴家的什么人?”

    帝释天神色淡然,并没有一丝惊讶,表现的十分自然,其实,在彼岸岛上初一见面时中年儒生张口就向他问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话之后,他就已经猜测到,这位儒生打扮的人,十有**是琴家的人。

    因为他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淡雅之气,与琴家的人太过相似。

    至于华国,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虽然人不到,可是,自从被华国确立为图腾之后,接受整个华国上千万百姓的供奉,每天接受到的信仰之力都堪称是极为的可观,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这些信仰之力,全部凝聚在华国帝都中央的广场中的那具图腾像上,信仰的积累,也在不断的改变着本来只是世俗中的寻常雕相的图腾。

    不单日益神异,而且,通体有神秘光泽流转,上面,自然的流露出一种神圣的光泽,那种幕道,凛然不可亵读的威严,每日都在增加,信仰之力点点的粹炼着图腾像。

    短短不到三年时间中,那具图腾已经彻底被粹炼的完全由信仰之力组成,与帝释天本身,更是有一种神秘的联系,这种联系,哪怕是隔着千山万水,都一样清晰无比,只要想,他还能直接将意识降临到图腾中。

    可惜,或许是一直没有将那只神秘玉简破解的缘故,许多关于信仰的东西,始终是朦胧无比,下一步该如何做,一点头绪都没有,哪怕意识降临到图腾中,也没办法真正的驱使出图腾的威能,只是可以庇佑整个帝都却是真的。

    记得在帝释天回到南蛮后的半年时间,在帝都中突然传来万民祈祷,寻求庇护,耸时因为与图腾的联系,这些祈求与祷告都传到了他的脑海中,好奇之下,就将意识降临到图腾中去,发现,原来在帝都上空,竟然有数名结丹修士在博命拼杀。各种法术不断的轰出,打的声势极为浩大,不时有一些威力强大的法术落在城中。

    城里面大多都是普通人,那些法术对于修仙者或许没什么太大的危害,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就是致命的攻击。摧毁掉的房屋为数众多。

    当即,在生死关头,大批的百姓自发的开始对着自己信仰的图腾祷告起来,当时帝释天也催动了一下图腾的力量,在图腾上放射出无数神光,将整个帝都都彻底的覆盖在神光中,在神光庇佑下,所有的攻击全部被化为无形,根本无法破开神光的护卫。

    ,万卜二将那此结丹修十给轰出了帝都的范围六图腾信仰的力量,也第一次让帝释天有了一丝强烈的重视,而那次之后,华国百姓对于他的信奉,可谓是再没有一丝质疑,增加的信徒不知道有多少,而且,信仰也变的更加的精纯。

    “呵呵,我是琴家什么人,就算说了。你也未必知道,不过。这次我会来天妖秘境,一是想看看秘境中究竟有些什么神秘之处,二则是,专程陪我那侄女过来的,或许,有一件事你并不知道,就算心儿那傻丫头跟你碰面也未必会讲,但我却不能不给你提个醒,我那侄女为了得到前来秘境的机会,付出的是百年禁足闭关的代价。希望你别辜负她这份情意,若不然”后面的话,中年儒生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那话中的意思,却显得异常的明显。有着一丝淡然的冷厉。

    这种隐然的威胁让帝释天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眼中光芒闪烁,中年儒生的话,确实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触动。如果他不说,这禁足百年闭关的事情,他怎么都不会知道。

    “付出百年禁足的代价,竟然只是为了来见我一面吗?傻,真是傻,我已经伤了一个,真不想再伤第二个。

    钱债好还,情债让我怎么还。”

    心中一片苦涩,暗自轻叹,想到还在南蛮对自己不搭不理,一副无视的晨曦,脑袋就隐隐有些作痛,铁汉心中也有柔情,虽然他身上越来越具有一种霸气,可在感情上,却是最令他头痛的地方,摇摇头。

    转头看向中年儒生,眼中露出一丝逼人的精光,断然道:“虽然本王并不知道你是心儿的什么人,但有一点,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指指点点

    “呵呵!”。中年儒生并没有回应乃至是针锋相对,只是莫名的淡笑一声,随眼扫向眼前的物品,自然的伸手向前探了出去,平淡的道:“这柄尺子看起来不错,我就当是你送给心儿的订情之物了,我先代她收下了。”

    说完,根本就没有询问帝释天意见的模样,自行就下了决定,看起来,十分的武断,说话间,他的手已经碰到了那柄古朴的尺子,而就在他碰到的一瞬间,尺子上迸发出一团青光,将中年儒生包裹在里面,转眼就消失不见。

    已经触动宝库中的规则,被传送出去。

    帝释天看到,站在原地,沉思了半响,眉头深锁。

    良久,方才一扫眼中的迷茫,精光四射的看向眼前的三件宝物,再不迟疑,伸出右手,一把向中间的那件祭坛一样的物品抓了过去。

    “嗡!!”

    就落到祭坛上的时候,只见。在祭坛上徒然迸发出一股剧烈的紫光,同时,手上的那道莲花印记也跟着迸发出如梦如幻的光芒,那朵莲花当真是栩栩如生,美轮美幻。迸发出的紫光,一下子将身体跟那只祭坛一起覆盖住。

    “果然是它

    帝释天一看到,心中不禁一喜,在一碰触到祭坛的时候,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就前所未有的清晰,加的印记发出的光芒,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这次是选对了,祭坛肯定与传承有着密切的关联。

    不等他有其他动作,光芒一闪,只觉得在一瞬间,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样,被挪移出去,但在挪移之后,只一眨眼间的功夫,也就重新恢复过来。

    “咦!!这里是哪里?”

    当再次可以看到景物时。帝释天却不禁发出一声惊疑声,眼中露出一抹异常震惊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在眼前,竟是一座巨大的紫金宝塔,宝塔竟没有塔基,是凌空悬浮在半空中,看起来,好像是虚幻的空中楼阁,有仿佛是一座海市蜃楼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奇幻。如果是在普通的建筑是这样的话,只怕当场就要坍塌。

    就算是没有塔基,可依旧能看的出这尊宝塔的神奇,竟然有九重之多,在塔上,有各种神秘的符纹,更有古怪的云篆分布在各个位置。看起来,有种玄奥的气息。无法预测。

    “嗡!!”

    就在帝释天还在为眼前的宝塔感到诧异的时候,突然,手中拿着的那座祭坛猛的剧烈一颤,从他手中挣脱开来,凌空飞了起来,在祭坛上,也在一瞬间变成紫金色,上面竟浮现出跟那尊宝塔上一模一样的纹路与云篆,看起来,好像是一件宝物分割开来的两全部分。

    在祭坛飞出的时候,那尊架设在空中的宝塔竟也跟着发出颤动,一声声轻鸣不断的响起,浓郁的紫光好似潮水般向四面八方飞快的扩散开来。在紫光中,宝塔与祭坛在迅速的靠近着。一点点,速度飞快,转眼间,当两件物品彻底的碰触在一起的时候。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剧烈的略了起来,紫光浓郁到即使是帝释天犀利的目光都无法穿透过去,当真是诡秘无比。

    “砰!!”

    良久,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猛的爆发出来,脚下站立着的神秘岛屿在瞬间不断的播小二表,仿佛发生了某种强烈的地震一在,技六及有持续太长时间,片玄后,紫光如潮水般迅速的消退,转眼间,就收敛不见。

    而呈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尊器宇不凡,充斥着玄奥气息,乃至是神秘道韵力量的紫金宝塔。看起来,哪怕再没有见识的人,都能感觉到宝塔中蕴涵着的力量,那种古朴的气息,神秘的道韵,都给予它与众不同的气势。

    ,可

    “原来,我拿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祭坛,而是这尊宝塔的塔基,塔座啊。怪不得。”

    看到宝塔的模样,帝释天脑海中灵光闪动,瞬间就明白到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一直以来,自己就错了,那座高台一样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祭坛,而是这尊宝塔的塔基,只是别刻意的分成了两部分。

    所以,刚刚见到的那宝塔,才会没有塔基,直接悬浮在半空中,呈现出空中楼阁一样的景象。

    “造化玲珑塔!!”

    在宝塔上,有神秘的妖文闪烁,化为一道紫光印进帝释天的脑海中,顿时,宝塔的名字自然的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哗啦!!。

    造化玲珑塔轻轻一颤,一道紫光徒然自塔中迸射出来,从第一层中一直蔓延到帝释天的身前,竟铺出一条道路来。看样子。顺着这道紫光,就能进入到玲珑塔中。

    看看四周,这座岛屿一眼就能全部收到眼底,其他地方根本没什么好看的,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眼前的这尊玲珑宝塔。不出意外。天妖的传承肯定就在宝塔中。

    “未来的王者,请踏上接引之光,进到塔中,”就在帝释天有些迟疑之时,一声异常空幽的天鞋之音突然自宝塔丰传了出来。那声音中,隐然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威严。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本能的想要听从她的呼唤。

    “嗯!!”

    帝释天也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本能的抬起脚步,就要踏上那道接引之光,但他经过接连考验的心神意志,已然到了一种圆通的境地,瞬间察觉到不对,一咬舌尖,可怕的剧痛瞬间让心神经松过来,一下子制止了本能的举动。

    “你是谁?”

    帝释天右手不知道何时,已经落在了背后的虎魄刀刀柄上,全身上下,散发出一丝浓郁的戒备与忌惮,眼中浮现出一抹惊骇的神色。单单只凭声音,就让他连身体都要控制不住,这声音的主人,绝对强大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地。

    “未来的王者,你难道连进塔的勇气都没有吗?你在问心路中,坦然面对生死的豪情,莫非都已经丧失了吗?”那道虚无飘渺的声音中隐然带着一丝质问,仅仅只是一丝质问,却让整个空气中,仿佛在瞬间彻底的凝固住一样。连呼吸都感觉困难。

    言出法随!!随意的一句话。竟能令天地产生同样的力妾,这份手段,几乎达到需要让人仰望的地步。

    “多,有勇无谋,不过莽夫而已,勇。当用在有用之处,若死得其所,哪怕慷然赴死,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我这不是胆怯,只是量力而行,申时夺度而已,不过”帝释天说着,右手竟慢慢的从虎魄上移了开来,睿智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秘境的主人,天妖大人!!”

    在度过紧张的瞬间,他的心神也在飞快的转动起来,只片刻间,神色间就显得异常的笃定。

    “好!!要想成为一位王者。睿智也是不可缺少的。果然不愧是闯过我专门布下的问心路,挑选出来的王者。进来吧。若我要伤你,只要你还在秘境中,我一念间就可以让你彻底的抹杀掉那空幽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音中,带了一丝淡淡的赞许。

    帝释天没有再迟疑,直接揉身走上了接引之光上,正如对方所说,凭借那言出法随的强悍力量,要杀他,真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要困难多少。这样,再扭捏,反而失了大气,太过女儿态,大步的向前踏去。第一层的塔门,就在前面为他敞开着。

    转眼间,就进到塔中。

    接引之光也随之消失不见,宝塔上的光芒跟着收敛,整个宝塔,重新恢复一副古朴的情景。看起来虽然大气,但却如世俗中建造的宝塔相差不大。

    不说帝释天进到造化玲珑塔中,却说,在宝库中,银发他们各自在四周观望了一会,对于那无数件宝物,也感觉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当真是大大的开了一会眼界。见到了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的珍宝。

    不过,他们也没有忘记在宝库中的目的。

    在逛了一下后,就各自的寻找起来,并没有立即挑选,只是四周游荡,看看能不能碰到跟自己有缘分的珍宝。自行产生感应,但目光大多都落在那些瓶瓶罐罐上,显然,对于丹药的兴趣更大。

    隙于到了百万字了不容易啊呵呵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