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眼花缭乱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妖门其实就是以前经历过的虚无幻门一模一样的构造,其作用都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只是有一点,这扇妖门不是建立在祭坛上,而是宛如一件远古法宝一样,看其形状,可以自由的移动,就这一点,比起虚无幻门来说,其价值就不知道高上多少倍。

    若是得到它,说不定就能具有所以穿梭的能力。

    不过,在这里,就算有谁看出妖门的不凡,也绝对没有谁会胆大包天的敢去尝试,谁知道真要动妖门的话,会不会招来天罚,从这里抹杀掉,那样,不单机缘没有了,搞不好还要陪上自己一条性命,那就真的悲剧了。

    以银发为首,连贯着走进妖门韦

    门中光芒闪烁,好像那门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只要走进去,身体立即就诡秘的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当真是十分的玄奇。

    转眼间,岛屿上就再也没有半个人影。

    “轰偻隆!!”

    彼岸岛屿陡然一阵轰鸣,那道神秘的妖门突然之间化为一道紫光,消失不见,至于在妖门后面的遗址,也跟海市蜃楼一般,随着清风一拂,扭曲着破灭无无形中,清风吹散了迷雾,露出了整个彼岸岛屿上的所有景色。

    说是岛屿,其实,根本就是一座巨大无比的森林,只是在林中,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表现,略见诡异而已。

    “嗡!!”

    同时,横在黄泉上的通天阴阳桥猛的一振,桥上的禁制再一次的消逝不见,之前被无数鲜血染的血红的古桥竟诡异的重新恢复了那副雪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状态,那些血舌,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古桥中透出一种宛如仙境一样的飘渺。如同是由白云搭建而成的一样。

    “哈哈,终于等到了,三年了,等这一天我已经整整等了三年,天池,我一定要找到天池,惟有用天池中的神水才能让我这只石化的手臂重新恢复。南蛮,美杜莎,这笔帐,将来迟早要跟你清算。”一位身上散发出一种贵气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宽大的青袍,将手臂完全覆盖在衣袖当中,看到古桥再次开启,不由露出一种解脱的笑意。

    如果有熟悉的人看到的话,就会知道,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在南蛮和数千散修的剧烈拼杀中,因为要救楚芸而被美杜莎用天赋的石化能力,一举将他的手臂给变成了石头的楚天南。也就是楚国帝王,楚家家主楚天行的亲生弟弟。

    要不是知道天妖秘境中的天池中有一种神奇的池水,只要浸泡在里面,就可以令变成石头的手臂重新恢复血肉之躯的话,只怕他早就将手臂给斩掉了。

    “三叔,都是当年芸儿连累,才让您的手变成了石头。”

    站在楚天南身边,赫然就是一身淡绿色宫装打扮的楚芸,三年过去。楚芸变的更加的成熟几分。身材更加的火辣。低头看了一直笼在袖子里的手臂。低声自责的说道。

    “唉!!这又不怪你,当初也是美杜莎太过强悍,神通诡秘,也是三叔太过轻敌才有这个下场,再说,通天阴阳再次开启,这次不需要名额限制,过去,就能进到对面的那座大岛屿中寻找天池,找到天池,三叔的手臂自然可以恢复过来,没什么好伤心的楚天南溺爱的看了楚芸一眼,温和的道:“不过,这次度过古桥,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据说,对面岛屿中存在着很多莫名的危险,森林中虽然到处都是宝贝,可绝对不能起太大的贪念,否则,是会葬身在皂面的,这次我们来的目的一是找到天池,二是尽可能的挖掘几株“赤铜铁木。然后我们就离开。”

    说完,竟反手拿出一只古朴的罗盘。罗盘上有三根灵针,长短各不相同,赫然就是一件通灵罗盘。

    “在那座山林中,最容易迷失道路,进入容易,出来却难,有通灵罗盘在手,既可以寻找宝物,还能指引方向,这样,就不怕迷失在森林中出不来楚天南胸有成竹的道:“芸儿,通知族中的弟子,准备出发!!”

    “嘻嘻,芸儿这就去。”楚芸一听,脸上立即展放出兴奋的神色,显然,对于这种寻宝的事情有着相当的兴趣。

    快步往一处上百名的团体中跑了过去,那些人,竟都没有受丝毫的损伤。俨然是在之前根本就没有上古桥去拼杀。争抢进入遗址的姿格,一直在岛屿上养精蓄锐。

    仔细看看,像楚家这样的做法的势力,丝毫不在少数,很显然,在之前,根本就没有打算去拼死拼活的争夺那虚无缥缈的进入遗址机会。一直在等的,其实都是在古桥第二次开启。养足了精神,要去彼岸岛上寻找各种珍贵的宝物。

    ,万

    也难怪,若非彼岸岛上隐藏着无数难得珍宝,天地灵粹,只怕来的人,绝对不会有数十万之多。原来,大部分人的目的,根本还是在岛屿上隐藏的各种珍宝灵粹。

    也难怪,当年李家会如此的看重那件通火,品,根本坏嘉在寻宝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在乌上,只切联以个断方向,进到森林中,很难再找到出来的道路的缘故。在那样的情况下,通灵罗盘的作用几乎是无可替代的。

    没有多少迟疑,不管是妖族还是修仙者,都拼命的向前奔跑出去,冲上古桥,不过,这次,两族相互碰到后,虽然各自戒备,却诡秘的没有相互动手,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向对面的彼岸飞奔过去,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发生冲突。

    如果再有任何的流血事件发生,只怕本来平静的场面,会再次变成之前的血腥大战。

    外面的事情在这里姑且不论。

    却说,帝释天在踏进妖门中后,只觉得身体在突然间进到神秘所在,在一瞬间中,好像在一种温暖的液体中穿梭而过一样,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景色徒然一变。

    “天妖夫人留下的宝库,不错,肯定就是这里了,好多的宝物。天。这还是第一层,据说宝库一共有三层,就单单这一层中,就不知道宝物的数量究竟有多少。”血蛟王两只眼睛在一瞬间变的异常的明亮起来。就差没冒出星星来了。

    毫无形象的张大了嘴巴,眼睛一刻都停不下来的向四周打量过去,仿佛要将眼前的事物全部吃进肚子里去一样。

    不单是他,就算是银发他们,也都是一样。神色间,显得异常的震惊。

    “一今天妖的收藏,还真是无法估量啊,虽然没有见过那些大宗派的宝库是什么样子,但只怕数千年的积累,都比不上这仅仅的第一层宝库

    帝释天在脑海中也不禁浮现出一个念头,暗自惊叹,对于宝库的主人,天妖紫月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钦佩。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他们身处的,处巨大无比的宝库,宝库中,有一架架放置宝物的架子,架子中分出格一格,每一格中,都放着一件件各种各样的珍宝。

    这些珍宝在外表是看不出好坏来的,每一件都显得暗淡无光,仿佛是一件年代久远的古董一样,一点都没有宝物应该有的那种宝光,更加无法从那不存在的宝光丰找出那一件才是真正珍贵的瑰宝。只能看到他们的样子,从外表上自行的估量,需不需要选择它。

    这些,都是需要运道来抉择。

    刀,枪,剑,棍,各种法宝,都是应有尽有,任由选择,但却只能在这无数珍宝中选择一件,一旦选择好,立即就会被传送出宝库,这样的机会,自然是珍贵的无法想象。

    不单有兵刃,法宝,在这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材料,都是放置在一只只上好美玉制成的玉盒当中,也都被下了禁制,掩盖住了他们的光泽与气息,无法从外表上看出他们的具体作用与特性,但有些材料还是有形可依,仔细观察的话,不难从中找的到。真要算起来,这倒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捷径。

    当然,还有那一只只用玉瓶装起来的东西。虽然玉瓶上的标记,也都被禁制住,但可以肯定,玉瓶中装着的不出意外,大多都是各种珍贵的丹药。真要不好选择,在这些玉瓶中随意的选择一只,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还有就是放在玉盒中的各种天地灵粹,数量繁多,见过的没见过的,到处都是,当真是让人一眼望去,应接不暇。

    ,可

    宝库分三层,这是第一层,一眼望去,宝库中的各种珍宝,足足有数十万,上百万都不止。再加上上面还有两层,这座宝库,堪称是天下间最为富有的宝库之一。堪称是天妖一生的家底。

    要在这么多根本看不出跟脚的珍宝中挑选,那真是一种相当大的折磨。

    其实,真正想想,宝库能有如此丰富的底蕴,并不是太惊奇,天妖是什么存在,那可是仅次于妖神的无上强者。

    从灵兽,精怪,妖兽,妖,妖王,大妖,妖圣,再到天妖,这一路走下来,就算古时期,其需要经历的时间,都是以万年数十万年来计算。如此长时间中,发生过的争斗,只怕不知道有多少,在争斗中,打杀敌人,自然,敌人身上的东西也都会收缴成战利品,无数次战斗下来,积攒下这样的家底,一点都不过分。

    “大家都赶快去挑选自己想要挑选的宝物吧,记得,在宝库中呆的时间,最长不能超过三天。一旦你拿起一件东西,立即就会被传送出去,各自分头行动吧银发看到无数件珍宝摆放在眼前,也有些激动的说道。

    开始在宝库中四处寻找起来,搜寻与自己有缘分的东西。

    “来到这里,才知道自己以前真的只是一只弃底之蛙。”

    帝释天摇头苦笑了一下,也移动脚步,向左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向身边的各种珍宝打量过去,这次也算是大开了一会眼界。

    许多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宝物,可谓是一次性的见了个遍。

    一些古怪的法宝,竟然是直接炼制成各种灵兽的模样,一只飞鹰啊,三头鬼车啊,白凶人二,等等。都千奇百怪的,有阵盘模样的珍宝。有由旗子组合在一起的宝物,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物品。

    简直是在挑战一个人的想象力,

    什么形状的都有,盔甲,战甲,各种神兵利器,乃至古怪的书册,灰不溜俅的玉简,等等,一路走下来,看的是眼花缭乱。

    很多装在玉盒中的材料,都从来没有见识过,一些灵粹,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它们究竟是什么样的珍贵宝贝。

    实在是让人惊叹不已。

    连人头大的夜明珠都能看到。

    “可惜,集库中的珍宝全部都被下了禁制,连一丝气息宝光都看不到,要从如此多的宝物中挑选一件,还真是一件无比煎熬的考验。看样子,在这里要寻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还真要依靠那虚无飘渺的气运了

    帝释天一边观看,一边暗自沉思,抬起左手看了一眼,在手背上,有一朵高贵的紫色莲花印记,暗道:“从问心路中走出来后,这道印记就神秘的出现,按道理说,这应该是一种标记,一种认可的烙印才对,只是,要得到天妖的传承,究竟还缺些什么,要怎么样才能开启传承呢。奇怪。彼岸岛已经是秘境中的最后一处所在。真要有传承,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些苗端才对

    心中也驾定,或许传承的重耍线索或者物品,不出意外,应该就在这里才对。

    想着,眼中光芒一闪,浮现出一丝坚毅的神色,心念一动,一股妖元快速的从体内涌现出来,顺着体内妖脉涌到手中,在他意念的控制下,直接往手上的那道紫色莲花印记灌注进去。

    “既然有印记出现,那就不可能仅仅只是一种摆设

    ,万

    帝释天心中坚定着信念。将妖元义无返顾的灌注进去。

    “嗯!”。

    这一灌注,他鼻中禁不住的发出一声闷哼声,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但是却一闪即逝,生生的忍受下来,在妖元进到印记中的时候,那道印记果然起了变化,竟泛出一阵神秘的紫色光晕,使得那朵莲花看起来栩栩如生,美轮美幻。但与此同时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痛苦却如潮水般向整个身体蔓延过去。

    “找到了,果然不出所料!!”

    体内的剧痛,却在瞬间被内心的欣喜所冲散,在印记泛出紫光时,突然,一种冥冥中的感应浮现在脑海中,只觉得,在这宝库中的某一个角落,有一样东西在呼唤着自己。与手中的印记有着千丝万缕的神秘联系。

    只是奇怪的是,这种感应很虚无飘渺。时有时无,根本无法正确的确定其位置在哪。

    但遁着那种冥冥中的感觉,还是能感觉到其大概所在的方向。

    “在南边。”

    仔细的探察了一下后,帝释天眼中透出一抹精光,快步向宝库的南边走去,在走动着,对于四周的各种宝物再没有多看一眼,只是遵从着那种感应,像着那个方向走去。让他欣喜的是,越是往南边走,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就越加的清晰气息。

    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在远处,有一样物品在发出声声呼唤。

    宝库太大,就算是他快步急行,也不可能瞬间找的到,而且。在四周,宝物无数,也无法准确的知道是那一件。

    “就是这忍。

    终于,在片刻时间后,帝释天在一处感觉最为强烈的位置停了下来,目光如矩,向四周打量过去,在眼前。是一只宝物架,架子上,摆放着不下百件宝物。

    这些宝物中,有丹药,有玉简,还有各种灵粹,材料。

    除去这些不可能会是那样东西的物品,呈现在眼前的,就只有七件宝物。

    其中,三件是兵刃,一根足有一人高的三股叉,看起来,浑厚无比,一柄龙牙匕首,一只看起来相当锋利的黑色轮子。都被掩盖住了宝光,看不出他们的品质究竟如何。但能放在宝库中,相比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除开三件兵刃,还有四件最为值得注真的东西。

    第一件是一根古朴的尺子,第二件是一面令牌模样的玉牌,玉牌上,有着一道道古怪的符纹,还有妖面。显然,是妖族用过的宝贝。第三件,是一座看起来好像是什么祭坛一样的高台,当然。放在这里,是被缩过的,用巴掌都能抓的起来。最后一件,却是一块古老的石碑,石碑上也有无数神秘的符文与纹路,看起来,很是神秘。

    上面也有一些上古妖面。只是,这妖文虽然是妖族自己的文字。但要知道其中的意思,需要用神念去碰触。

    而现在,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真要一碰,就等于意味着你选择了想要的宝物,会被立即传送出去的。

    这一时间,到也让帝释天暗自犯难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