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直达彼岸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赏魄本身就有的霸与,更加高涨,双手仓部握在赏魄丝仁口亿前挥出,同时,身体一点不停留,接连两步,向前快速的跨出,身随刀走,刀随身动。借助那澎湃的威势,一刀就好像是一只猛虎里面扑来。

    心性稍微不坚定,就会被刀势所摄,心胆俱寒。

    这一刀,只有一个字一霸!!

    “碎!!”

    虎魄与紫剑在半空中当即碰撞在一起。金黄色的刀光与紫剑中迸发出的紫色雷电交织在一起,当场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一下子将两柄兵刃同时向后面崩了开来,虎魄上诡秘的缠绕着一丝惊人的电光。飞快的在刀身上穿梭,要顺着刀身冲进帝释天体内。

    “哼!!”帝释天也亲眼目睹过这紫色雷电的威力,就连三首蛟的蛟龙躯体。都被一下子轰的鳞片横飞,血肉模糊。哪里会不知道这雷电绝对不是普通的神雷,更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五行神雷中的种类。却有大威力。可怕的破坏力。

    自然不会让这雷电落到身上。手腕一动,一股力量灌注到虎魄中。劲气一吐,手中一抖,虎魄表面立即出现一层诡秘的波纹,剧烈的震动从刀中发了出来,加上虎魄本身的伟力,竟硬生生的将这丝雷电震的溃散掉。

    而那柄紫剑也同样不好受,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悲鸣声,剑器,本身就不是那种利于劈斩,硬碰硬的战斗。用剑者,多需要擅长各种剑法技巧。以巧破正,以柔克网,以刺。削,绞等手法为主,跟虎魄这样的霸者兵刃碰撞在一起,没有受损。已经是这紫剑品质极高的结果。否则。只怕同等品阶的兵器在虎魄面前。只如草木一样脆弱。

    “又来一位妖王,想要过去,先座“辟邪剑。江尚游再说。”那名中年人手中持着紫剑。两眼扫向帝释天。那眼睛中都好似是两道剑光一样,有剑意自其中迸发出来,在他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纯粹的剑意,好像他本身就是一柄无坚不摧的战剑一样,冰冷的道:“在别人面前你们妖王的妖躯是很厉害,惟有武修堪与你们匹敌,但别忘了在这些界上,不仅仅只有武修,我剑修一脉,禀承一剑破万法,你妖族妖躯强悍,我剑修也能剑气炼体。”

    说完,手中紫剑一颤,竟分化出三道剑影,分别向眼睛,心脏,喉咙上刺了出去,剑气在古剑中隐而不发,但只要一刺到目标,就会爆发出雷霆万钓之力。脚下同时踏出一种古怪的步伐,与剑势配合在一起。当真表现的天衣无缝,攻势犀利无比。

    帝释天并没有什么神奇的步法。但手中刀法却精湛无比,虎魄一横。劈,斩,横,挡等等,种种招式好似行云流水般信手捏来,“当当当”一阵激烈的碰撞中,虎魄以,崩开紫剑,同时,来而不往非礼也,虎魄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玄奥的弧光,霸道的劈砍过去,每一刀。都始终将自身的霸道,已经闪电般的速度彻底的发挥出来。

    可这江尚游确实厉害,不同于其他的修仙者,他对于各种战技都异常的熟练,脚下的步伐踏出去,仿佛蕴涵着天地至理,往往在不可能之间将攻击闪避过去,再配合步法,以刁钻的角度刺出凌厉的杀招。身体里,也仿佛蕴涵着强大的力量一样。

    与其他修仙者,可谓区别极大!!

    这就是剑修的强悍,武修是修武体。修战技,在战斗上,当之无愧的强者,各种古武,威力之大,连天地都能撕开,顶尖的武修,只身就能发挥出无法想象的战力,但剑修却仅仅只在武修之下,他们一身都只是修手中的一柄剑,自踏进修行起。就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严酷准则,一身修为都倾注在剑上,以剑气来淬炼肉身,要形成不灭剑体。

    到了高深处,任何法术,法宝。只要一剑就能破开,断让河,破天地。都是一剑之间的事情,这才有剑修一剑破万法的说法流传于世。

    眼前的江尚游很显然就是一名剑修,他用剑气淬炼肉身,虽然禁锢住修为,但身体可一点都不赢弱。更加上剑法精湛,一与帝释天撕杀在一起,当即就看到,在他们四周。漫天都是刀光剑影,不管是帝释天还是江尚游,仿佛在脑海中根本就不存在防守的概念一样,都是一交手,就是攻击,攻击,再攻击。

    以攻为守,以攻击破攻击。每一刀每一剑,都走向着各自要害上攻击过去。

    江尚游胜在技巧,胜在剑法神妙,沉淫几百上千年的修为,对剑道的理解。每每紫剑出现的位置都异常的刁钻。而帝释天却胜在刀势霸道凌人,将刀的霸道,以及自身妖躯的强悍。所有的优势,全部发挥出来。

    “拼剑法战技,我无法轻易胜出。维有迫他与我硬拼,凭借虎魄的锋利与自身力量上的优势诛杀他。否则,时间越长,对我越是不利。秘境中,只有十个名额,我一定要得到其中一个。这江尚游若是再纠缠下去,我未必能拿的到。不行,不能再这样打下去。”

    帝释天眼中厉光一闪,脑海中快速的闪动着念头,浮现出一丝坚毅的神色,仿佛在瞬间下了某种决心。

    “嗤嗤!!”

    就在这时,江尚游手中紫剑一转。剑尖瞬间指向帝释天心脏位置,一剑犀利的刺了出幕,凌厉的剑气硬是刺激的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本能的就要将右脚往一旁踏出去,但这种想法却在瞬间消失,身体就那样毫不躲闪的置身在紫剑之下。

    眼中闪现出丝丝癫狂的冷酷的神色。

    这冷酷,不单是对别人,还包括自己在内。

    “嗷!!”

    手中虎魄一瞬间顺着一道天地轨迹,刮出一道璀璨的弧光,也同样向着江尚游的心脏一刀捅了过去,这一刀若是落在他身上,可以毫不怀疑,绝对能将对方的心脏在一刹那间捅的粉碎。

    一时间,只看到,江尚游的紫剑与帝释天手中的虎魄竟同时向对方心脏攻去,而且都快如闪电,惨烈的杀气,席卷天地。帝释天这是要以命换命。

    “疯子。”

    一直没有变化的江尚游在看到这情形的引”脸煮也在陡然间变,口中不禁大骂了向,泣婆双亦的太突然,任他如何想,都猜测不到,帝释天在没有处在下风时,竟然就会施展出这种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

    以至于他在这个时候,再也没办法彻底的避让开来,实在是攻击都太过迅猛,两人间的距离,也近在咫尺,以帝释天的刀法,想躲都躲不了,而且,一旦要躲,手中剑势的攻击自然无法继续,反而,帝释天即使不能命中心脏,却还是可以给他带来一次重创。

    势均力敌的拼杀中,谁要先受伤,那接下来的战斗,几乎没有任何悬念,肯定难逃落败身陨的下场。

    “疯子,死就死,难道我江尚游纵横大陆上千年,难道还会在这个时候怕你一位妖王吗?拼命。本座也一样会。”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紫剑不单没有收回,反而更加的犀利,但他脚下的步法却在瞬间一转,往旁边侧开一点。

    完全避让是不可能,但将要害往一边移上一移,却未必是不可能的。

    “毕!!”

    “噗!!”

    刀剑都在同时插进对方的体内,但古怪的是,在帝释天和江尚游身上的所发出的响声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帝释天手中虎魄却是硬生生的在他心脏上插了个透心凉,刀尖直接自前胸一直刺出后背,路出一段金黄色的刀身,一股股血液,好似长鲸吸水一样,不断的被虎魄吞噬进去。

    在他的脸上,满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愕然,眼睛死死的盯在帝释天心。

    那柄锋利的紫剑,赫然已经破体而入。刺进帝释天的心脏中,可不耳思议的是,这紫剑,真正插进去的,进只有一个剑尖,仿佛,刺中的,根本就不是心脏,而是一块坚硬无比的精铁。

    “不可能!!”

    江尚游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无法相信的吐出三个字。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事情会是真的。

    “咳咳!!”

    帝释天冷笑着发出几声激烈的咳嗽声,冷漠的道:“在这些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有的,只是生与死。你死。我生!!”说完,手中虎魄闪电般的抽了出来,江尚游体内的一身精血已经彻底的被虎魄吞噬掉。

    尸体,冰冷的倒,那两只眼睛中,依旧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

    “噗!!”

    帝释天反手将插在心脏上的紫剑硬生生的拔了出来,剑身上有殷红的血液,随意的扫视一眼,将紫剑插在背后的刀鞘中,只是伤口依旧在流着鲜血,以他妖躯的强悍,都无法快速的愈合,伤口边上有丝丝紫色电光在闪烁。

    就是这电光,在阻止伤口愈合。产生的破坏力,使的伤口的愈合,变的极为的缓慢。

    在他的脸上,俨然有着一丝淡淡的苍白。

    “今天,本王要直达彼岸,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杀杀!!”

    帝释天左手捂住伤口,神色越加的冷酷,向四周一扫,眼见三首蛟的第二颗脑袋都被轰的稀巴烂,四周,依旧有数十名修士在猛烈的围攻着。想都不想,右手握住虎魄,手腕一转,向其中一名修士毫不客气的斩了过去。

    刀中透出的杀气,更加的惨烈,浓郁。在刀光覆盖下,又一名修士陨落刀下。哪怕陨落的是元婴修士,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虎魄扬起。接着向下一名劈砍过去。

    只顷刻间,就有五名修士陨落在虎魄之下。

    三首蛟的压力顿时减轻不知道多少。

    “嗷!!”

    压制良久的他,当场发威,两只龙爪凶猛的扑杀出去,落在两名修士的脑袋上,“咔嚓。一声,两枚脑袋被捏的粉碎。尾巴猛的一抽,往滚,又压死一位,口中咆哮一声,张开血盆大口,生生的吞吃了一个。

    其表现,可谓凶悍无比。“这位兄弟,多谢援手,只要我三首蛟这次能保住性命不死,今天的恩情,来日必定相保。敢问你在何处落脚。”三首蛟一下子连杀数人,一时间,凶焰昭昭,周身压力顿时消失,连忙向帝释天道谢起来。

    “南蛮帝释天!!”

    帝释天随口道了一句,脚下片玄不停,快速的向着桥的彼岸坚定不移的快步冲杀过去,但凡挡在前面的修士,没有半点迟疑,一刀刀劈斩过去,沿途中,竟帮了不少妖王解了他们的危难,等同于搭救了他们一条性命。

    在不经意中,已经往外施出了不少恩情。

    不过,这里的修士,明显不同于之前遇到的,每一个都强悍无比,虽然帝释天将他们斩杀在刀下,可自身也同时受到了一次次可怕的攻击,全身上下,出现无数道密密麻麻的伤口。体不知道遭受到多少力量的破坏。

    那种痛苦,就足以让人生生的发狂疯癫掉。

    要斩杀元婴以上的修士,又怎能不付出一些沉重的代价。

    “彼岸,谁挡我杀谁!!”

    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目光笔直的看向古桥的对面黄泉的彼岸,手中虎魄一次次的挥舞。脚下踏着鲜血浴血前行。身上散发出一种一往无前,无可抵挡的气势。这是一种信念,信念在,斗志永不。

    “心姐,怎么办,怎么办,帝大哥全身都在流血,再不想想办法,真的有可能倒在古桥上。不如我们去将他叫回来吧。”

    帝释天的凶悍拼杀,几乎一丝不落的落在琴心跟小蝶的眼中,即使没有进去古桥,但那情形,也可以清晰的看的到,每一次争斗,都异常的惨烈。

    “他下的决定,是不可能更改的。他的性格,早在琴音谷中时我就很清楚。不过,我还有办法能够帮到他。”

    琴心眼中闪过一丝晶莹的光芒。一伸手,将背后的古琴拿在手中。

    阵本来打算今天冲击一下一万二,没想到白天有点事耽搁了,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到现在,才七千嗯,我接着码一会看看能不能码出第三更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