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鬼灯噬魂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扒命法宝吊然有种种限制,但培养千百年。其威力亦是航八饥比,加上这些都存活了几百,几千年的老怪物,身上按刮到的好东西那是用车载,用船装,各种威力奇大的符咒。乃至是一次性的各种宝物。层出不穷。

    为了抢先在其他人面前冲到古桥的另外一端,那些他们平时根本舍不得用的宝贝,跟垃圾一样,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帮助,能让自己往前多跨出几步,半点不心疼的往外砸出去,在这个时候,他们拼的就是底蕴。

    在外面还看不出什么,以前的过刀山火海,就算明明知道在修仙者当中,有着为数众多的元婴期以上的强者。但一两眼间,根本就分辨不出来,隐藏在修仙者当中,看起来。就跟其他修士没什么太大区别。毕竟,他们要想隐藏身份,收敛气息,又有几个能看的出他们的破绽来。

    可一到古桥上,就隐瞒不住了。实力的高低,可谓一目了然,谁强谁弱,都能明眼看的出来,虽然说修为都是相当公平的同时被禁锢住。可元婴修士就算被禁锢。也绝非那些筑基结丹能媲美的,不是没有。而是只在少数,武修就是那少数中的一员。

    武修修炼武体,哪怕是修为被禁锢。其体魄,也远比其他修士要强大得多。在古桥上,他们的战力。足以屠杀以前远比他们要强大的修士。元婴,出窍。分神,合体!!一个不注意,都有被陨落的危险。

    但这些老不死的,一个个都已经成了精,都知道利用所哼哼利的情况给自己造成助力。

    不是用自己宗派中的后辈,弟子帮忙阻挡后面的追兵,就是一边开路。一边不时的往身后扔出几道强大的法术,用来给后面的人造成障碍。使得他们无法靠近。那些法术。无一不是威力强大的。就算是在古桥的削弱下。在出去,也照样让大批的修仙者惨死在这些无妄的攻击下。别说是妖族,往往妖族只死一个,可却有十个,百个修仙者死,在他们扔出的符咒下。

    而他们,却都没有半点自责,有的只是一片看蝼蚁一样的目光,哪怕杀的是自己的族人,都照样无动于衷。他们在意的,只是能不能抢到那十个名额,至于死在手下。是人族修士,还是妖族,都没有丝毫在意。

    处在最前列的,当先是妖族中八大妖王中的四位,以银发为首,他们四个,堪称是绝对的强者,手下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住他们的人存在,处在最前面,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而修仙者当中,还有三位跟他们处在人流的最前面。一位手中拿着龙头拐杖的老妈,脸上满是皱纹,看起来。一副随时都要断气的模样,但脚下的步伐。却一点不慢,一步就是一丈远,老朽的躯体中,蕴涵着不可小窥的力量。

    一位是穿戴的最为整齐,一身青色八卦衣,头上有道冠束发,手中拿着一柄拂尘,拂尘三千红尘丝。挥舞中,网柔并济,柔时好似三千弱水,网时,狠狠如网针,脚下踏着七星飞云步,身形运转间,更见飘逸。速度丝毫不在那老姐之下。

    第三位,是一位样貌显得很年轻的强者,虽然面孔跟青年没什么区别。但自他脸上不时的闪过丝丝沧桑。就能知道,在这年轻的皮囊下,是一颗跳动了上千年的心。而且,眉宇间,不时闪过一丝凌厉的剑气,逼人心魄。

    背后,赫然背着一柄古朴的古剑,古意韵然。自剑中传出的剑气。却是惊人的强大,单单眼,都让人有种胆寒的感觉。

    三名修仙者,四名妖族的妖王,在古桥上,可谓遥遥领先。但在后面,依旧有大批的修仙者前赴后继。带着丝丝疯狂的神色,争先恐后的冲上来。其场景,当真是你争我夺。到处是杀戮的景象,弹血漫天

    舞。

    浓郁的血腥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空间中

    “心姐,你看,这次来的修士当中,那最前面的三位,是不是渡劫期的强者呀。真可怕。小蝶目光一转,看向古桥最前面,见到那三名修士连跟随在后面的修仙者都毫不手软的屠戮掉,暗自乍舌道。

    “不会,他们应该是合体境界的强者,我听我爹讲过,在紫金大陆上。所有渡劫和渡劫期以上的强者。都在三百年前,同一时间从大陆上销声匿迹了,好像一起去了某个地方,而后,在这三百年中。但凡只要突破到渡劫的强者,都会在很短的时间中悄然离开,具体去了哪里。爹似乎知道,可却并没有跟我说起

    琴心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古桥上前赴后继,不断撕杀在一起的情景,显得有些黯然,不过,眼睛顷匆间又重新放在帝释天身上。

    “当”。

    一翻剧烈的打斗中,俨然,帝释天更胜一筹,虽然武破军的武技精妙玄奇,但没有修为。能发挥出的威力几乎不到一半,在冉身上,又逊色一筹,帝释天看出这一弱点。手中虎魄发出阵阵荡人心魄的虎啸,一刀接一刀,烈都实实在在。硬碰硬的向武破军劈砍下虎魄重达千钧,再加上帝释天本身具有的强悍神办,每一刀都重若泰山,快如闪电,加上虎魄本身锋芒犀利,难以抵挡,构成了最直接。也是最霸道的攻击。自挥出第一刀开始。刀势就没有任何间断,连绵不绝,好似瀑布之水。斩也斩不断。

    “啊!!”

    武破军脸上肌肉不断抽*动,脚下踏着古怪的步伐,手中拳头看着那一刀连一刀,连绵不绝的刀势,每挡下一刀,身体都要往后逼退一两步。网想反击,但虎魄又一次的出现在身前,逼的他不得不挥拳去硬抗。

    想一直以来,都是他向别人发起攻击,攻击,再攻击,哪里会相当。今天竟然会落到由自己来被动防守的处境。整个心神,都有一种别扭的感觉。胸中似乎憋着一口气,硬是没办法发出去。那种难受。简直要将他逼的发疯掉。

    “砰!!”

    帝释天抬脚往前一踏,沉重的脚步声中,高大的身躯借助这一踏之力。直接跃了起来,虎魄高高扬起。刀锋中闪烁出缕缕寒芒,重重的劈砍下去,这次,不单是右手握住刀柄,连左手也在瞬间握在那修长的刀柄上,周身肌肉,如虬龙一样,疯狂的蠕动,全身力道,一下子全部灌注到虎魄之中。

    轰轰轰!!

    轰

    虎魄刀下,连空间都剧烈的震荡起来。诡秘的呈现出丝丝扭曲的状态。刀中,下出一股惟我独尊的霸道。透出一种可以将山岳劈开,将大地斩断的无匹气势。这一刀,堪称是他在古桥上。最为颠峰,霸道的一刀。

    “哼,来的好,哪怕是死,我武破军都不会畏惧退缩,憾天三

    武破军双眼一瞪,眼中满是凶光,脸上浮现出一种癫狂的神情,脚下猛的往军一踏,身上气势一凝。散发出难言的厚重,右手突然化拳为掌。手掌在徒然间,剧烈的膨胀了一倍有余。整个手掌变的跟青铜一样,散发出金属光泽。

    快速变幻,形成一道神秘的手印,向着那夹杂着无上霸道的琥珀反手一翻速一印轰了上去。就在翻手之间,四周的空气剧烈的震荡,仿佛有一枚巨大的印望遮盖了整今天地,一印砸了下来,将印望下的所有事物,通通压成备粉,破灭虚空。

    这一式翻天印可谓是憾天三式当中最强悍的一招,要打出这一招,就是要有那种凶悍敌胃。将天地都中轰成赤粉,打的湮灭掉的那股意境,那股气势。印中,凝聚着全身的精气神,乃至是一切的力量。全部都在这翻手之间。

    “轰隆隆!!”

    翻天印与虎魄针尖对方芒,都是最为霸道的极至体现,轰击在一起。仿佛无数吨炸药一下子炸开一样。狂暴的气浪,一下子将四周方圆数十米范围内的所有修仙者,一下子轰的纷纷吐血,身体跟纸一样,轻飘飘的砸飞出去。数百名修士,慌乱的叫喊,身体却跟秤驼一样,被卷进黄泉中。“噗!!”

    帝释天与武破军凶猛的撞击在一起。翻天印与虎魄中一股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在一次次的碰撞,疯狂的交锋着。这一式翻天印堪称恐怖,凝结出的力量,竟跟帝释天相持的不相上下,但这种相持,只是在短暂之间,彼此都没有办法在一瞬间压倒对方,那比拼的,就是各自的力量。而明显,在比拼,帝释天占据着明显的优势。

    周身上下,十三根妖脉中,一股股劲力在疯狂的从每一寸血肉中涌进双手中,肌肉剧烈的蠕动,输送着每一分力量。身下脚步,猛然向前一踏,身体随着这一踏,夹杂着无穷威势,压向武破军,顿时,就看到,武破军身体如遭雷噬,剧烈的一颤,“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武修就是武修,其战斗意识实在是强悍到无以复加,这口鲜血喷出来。并没有化为血雾,反而被他硬生生的凝聚成一道血箭,**一道教烈的破空声。向帝释天脑袋**过来,可以毫不怀疑,这道血箭,绝对有着无匹的杀伤力。

    “哼!”。

    帝释天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脚下一错,身体往一左边侧开,手中虎魄一转。刀柄上扬,砸在那道血箭上,血箭溃散,而虎魄,也顺着血箭中蕴涵的力量,刀身横在身前。一刀就要向武破军再次斩出。斩向腰间,要将他一刀腰斩掉

    “嚎!!”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古桥下的黄泉河中,不知道多少魂魄,同时仰起脑袋,发出一声尖锐的鬼嚎。亿万魂魄同时发出鬼哭神嚎的吼叫声,其声音之大,之恐怖,当场就让整今天地都为之变色。刺激的所有生灵,不管是妖族还是修仙者。一个个脑袋里跟有无数根针在狠狠的扎着一样。

    所有的杀戮,在这一刻,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下来。

    仿佛在瞬间,突然按了一下暂停键一样,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其情尔”分的诡异。个个拼命的捂住自户的耳朵。脸煮苍白贝泉中看了过去。

    “锵!!”

    帝释天手中虎魄也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拼命的抵挡那不断灌进脑袋里的鬼哭神嚎,转头向黄泉中看去。这一看,脸色也不仅一变,心中一个咯噔。

    “黄泉中的魂魄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异变,银发之前也没有说起过。在这里还会有这样的变化。莫非。是有变故

    帝释天暗自皱眉,在之前,银发他们可是从来没有提起过渡古桥的时候,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真有的话,没道理不讲,也就是说。这样的事情,次秘境开启时,并没有出现过。这不禁让他心中暗自起了一丝警惕。“这是怎么母事?”

    不单是帝释天,一直处在最前面的银发他们,也都是停止了前进。纷纷皱起眉头,看向黄泉中的景象。显得十分的诧异,显然他们也是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

    黄泉中。整条黄泉河,跨越虚空,数巍之间,看起来不知有多长,只是,所能看到的河面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魂魄在河中沉浮。

    此时,无数魂魄,却同时露出异常恐惧的神色,抬起头,拼命的挣扎,口中发出阵阵恐怖的鬼嚎声。声音刺破长空,显得异常的尖利可怕。直接出现在人的心神当中。仿佛能将体内的神魂给震散掉一样。

    让古桥上所有生灵都感觉异常的难受。

    “黄泉中的魂魄竟然都流露出畏惧,惧怕的神色,莫非,是有什么对它们致命的事情要发生

    脑海中快速的转动着,几乎眼间,帝释天的心中就浮现出一个可能的猜想。对于这个猜测,他自己认为,应该不离十,只是究竟是什么,没有亲眼目睹,现在也无法确定。

    “快看,黄泉河中怎么会有物体漂浮起来。不是说,黄泉能腐蚀万物,鹅毛都浮不上来,连法宝落进里面,一时三刻,就会被在彻底的腐蚀掉吗。”

    “那是一朵莲花,莲花我见过不少。但这黑色的是什么莲花,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莲花能在黄泉上不沉下去。肯定不是凡物。是奇珍,是瑰宝啊。不对,你们快看,莲花怎么有盏灯啊。”

    “黑色的灯,古怪,怎么我感觉有种不寒而栗。这灯,邪门,肯定是邪物

    一时间,黄泉中果真出现了一些变故。先是连鹅毛都浮不上来的河水中,竟然飘起一朵古怪的黑色莲花。莲花开放的相当的邪异,黑色的莲花,在整个,天地间,都是极为稀少罕见的品种,向来,都显得邪门的紧。

    而且,这莲花;盛放开来,就跟是一团黑色的火焰一样,当真怪异。

    最诡异的是,在莲花上,托着一盏灯。这灯的形状,跟一盏古代的宫灯差不多,也好像帝释天前世神话中所描述的“宝莲灯。几乎相差无几,只是,这灯,通体漆黑无比。却呈现出玉制的光泽,丝丝黑光,给人一种森冷阴寒的气息。

    但古怪的是,这盏灯中,竟没有灯心。也没有发出任何光亮。

    “利!!”

    “动了,那盏灯动了。我的天。快看那些魂魄

    “这灯是什么邪物,竟然能在黄泉中吞噬魂魄,跟黄泉抢魂魄,这别说见到,连听都没听说过

    “灯中有灯心了,开始亮了。太可怕了;这盏灯竟在吞噬魂魄来化为灯心。那火,是鬼魂呀。”

    虽然没人知道这灯究竟是什么瑰宝。但那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所有看到的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怪灯开始旋转,一轻轻转动一周。在附近的魂魄,都露出仿佛末日到来一样的恐惧神色,身体从黄泉中漂浮起来,在一股神秘力量下,脱离了黄泉的禁锢,但他们的脸上并没有欣喜,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与狰狞。

    身体诡秘的消失掉,只在原地留下一点细小的黑色光点。这些光点仿佛受到某种牵引,飞快的向那盏怪灯涌去。冲进灯中。出现在灯心的位置上。

    一点点黑色光点在灯中汇聚起来,上万道光点迸发出一阵剧烈的光芒。凝聚在一起,竟形成了一枚芝麻大小的黑色火焰,这火焰成为怪灯的灯心,怪灯有了灯心之后,立即,盏放出诡秘的黑光,向四周照耀过去。

    怪灯中的灯心还小的很,只能照耀一小片范围,可在这范围中,几是被灯光照耀到的魂魄,通通跟之前的魂魄一样,诡秘的变成一点点细小的光点,飞入灯中,每进一点。灯心的火焰就增加一分,灯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快速变大着。

    灯心变大,灯火照耀的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

    一时间,就看到,以怪灯为中心。灯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张着。)日0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