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孪生兄弟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帝释天看着一身凶悍,凶猛的跟一头可怕的凶兽一样的武修,一直哪怕是接连斩杀数百名修仙者都没有半丝波动的眼眸中陡然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但手中却半点没有迟疑,手腕一转,右脚向前毫不躲闪的踏出一步,正面迎击过去,虎魄刀身上的金黄色刀光徒然收敛,顺着一道奇异的轨迹劈出,与武修拳头正面轰击起来。

    拳头与虎魄针芒相对一

    却诡秘的发出一种和金石交鸣的古怪响声。

    一道道霸道的气浪狂暴的向四周迸发开来。将地上的尸体硬生生的卷得飞出古桥,落进桥下的黄泉当中。

    “砰!!”

    帝释天只觉得自虎魄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虎魄进到体内,虽然要是硬是抗下的话,并非承受不住。到却会让自身气血翻滚。所以。身体顺着这股力道往后退出一步,随着这一退,那股劲气一下子从左脚卸出,倾注在古桥上。

    “啪啪啪!!”

    不过,对面的武修更加不好过,身体如遭雷噬,一连往后退出三步。每一步都显得隐约有些狼狈,每退后一步,脚下都有凌每的刀气冲出。将脚下的尸体绞的粉碎。很明显。在这只一次的交锋中,帝释天处在上风,更加强上一筹。

    “武无敌,你莫非想要在这个跟我交手,分出生死?”

    帝释天手中虎魄刀锋斜指地面,眉头不自觉的微微皱起,沉声说出一句话。话音中,却始终带着一股冷漠的气息。看向对面的武修,并没有跟对其他修士一样,冲上去就展开撕杀,分出生死,而是极为罕见的吐出一句话。

    仔细观看,对面的武修,其面貌,赫然就跟当初在琴音谷中相互结识的最为稀少的一位人类修士,还是修士当中的武修武无敌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没有半分区别。

    “武无敌?”对面的武修本来在退出三步,将体内充满破坏性的力量全部从体内卸了出去后,就打算再次发起攻击,跟帝释天拼个你死我活,可一听将说出“武无敌。的名字。脸色陡然一变,吼道:“哼,我是武破军,不是武无敌

    “哦,你们是李生兄弟?”帝释天眉头舒展开来,刚刚初一看到。还真让他吓了一大跳,不明白如果是武无敌的话,为什么会连问都不问一句,直接就冲过来下杀手。如今一听,却是明白过来,如果是孪生兄弟的话,那就一切都可以理解了。不过,听这武破军吼叫的模样。看样子,他们就算是李生兄弟。彼此间的关系未必如想象中的好。

    “哼,谁跟他是兄弟。”武破军脸上满是一种恼怒,冷哼道:

    “没想到无敌那家伙越来越不长进,竟然还跟妖族扯上关系。有这样的弟弟,简直丢我的脸。

    废话少说,就算你认识无敌。我也照样不会手下留情。妖王?我已经易筋大成,正想找位妖王来试试手。今天有我在。你休想过去。”

    武修境界中,易筋已经是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相当与修仙者当中的结丹修士,但以武修天生在战斗上的天赋,就算是跟元婴修士都能拼上一拼,每个境界,都是从阶层的绝对强者,有着越级挑战的强悍实力。

    而且,武耸修的是武体,看这武破军的肉身之强,绝对到了一种无比强大的境界,要知道,他已经度过了先天,淬体的阶层,**产生蜕变。每进一步,都是质的变化,说句不客气的话,他的武体虽然还比不上帝释天。

    但相差的也不过一两筹而已。

    加上武修的种种强大战技,真要发起威来,绝对相当的可怕。

    轰轰轰!!

    武破军果然如他所说的一样,一点情面前不给,大步向前踏出,每一步踏,都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好在这是在古桥上,要是在外界的话。相信,随着他踏过后。地上肯定会出现无数道恐怖的裂纹。可见其每一步踏出具有何等可怕的力量。

    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凶悍!!

    十足的一只凶兽。

    快步踏出,武破军再次挥出一拳。拳中带着无比的凶悍之气,身冒出阵阵浓郁到极点的杀气,煞气。这一拳,并没有别的变化,有的。只是一种能将天打出一个窟窿。破碎虚空的霸道。拳中,有的只是力量,力量,还是力量,能将天轰破的诣天力量。

    在他的拳下,仿佛真能看到,有一位可怕的巨人,正在向老天咆哮。挥出铁拳,一拳将天打出一个窟窿的可怕景象。

    凶悍,霸道,只要意志稍微弱上些许的人,在这种拳势下,心神只怕当场就要崩溃,连反抗都不能,直接被轰成肉屑。

    楼天三式!!

    武修中极为强悍的一套战技,据说,若是修炼到最高境界,只拳可破碎虚空,打破天地的禁锢,晋升到另外一个层次。这套战技,只有一个特点,就是凶悍,无比的凹,修炼者,要有那种可以只身挑战任何强者。敢向天地般贬置“戏的

    势。

    打起来,越凶,越霸道,战技的威力就越强悍,每一式,都是有我无前,恭恭都要将生死致之身外的意志。

    这一式,为憾天三式中的一式。名为“破天。

    “哼!!”

    帝释天目光一凝,看到武破军竟然毫不客气的向自己发起如此猛烈的攻击,心中一冷:本来凭武无敌的交情还打算不跟你计较,竟然你如此不知好歹,我又何需留情。鼻中重重的发出一声冷哼,看到武破军向自己攻来的霸道拳势。确实凶猛的可怕,在古桥将所有人修为禁锢住的时候,他这一拳,在现在,能接,敢接的,绝对屈指可数,而在这当中,他就是其中一个。

    你凶,我要凶,你强,我就比你更强一

    帝释天册有的本就是那种惟我独尊。不容忤逆,最为霸道的气势,本就有一种不容许挑衅的气息,怎么可能会在这一拳下退蒋。

    更何况,是武破军先动的手。帝释天更加不怕将来遇见武无敌时会不好交代,手腕一转,手臂上,一块块肌肉如尖龙般蠕动,强大的力量倾注在虎魄上,也不避让,直接一刀向着那笔直而来的拳头劈了出去。

    在这里,修为被禁锢,对其他修仙者还可以用技巧,但跟武修拼杀起来,技巧反而没有用武之地,维有最强悍的力量。才是制胜的关键。

    帝释天自身的心性,更是不容许自己有丝毫的退让,他要在正面将这武破军打败,敢于挑衅者,一律轰杀。

    砰!!

    虎魄挥舞,戈小过半空的情景。清晰的呈现在眼前,虎魄挥出去的速度。十分的缓慢。仿佛乌龟在慢慢的爬一样。比起一直以来闪电般的恐怖速度,眼前的景象却是异常的诡秘。然则,虎魄刀还在身前时,一声可怕的轰鸣声却在武破军的拳头前响起。

    可怕的气浪再次向四周席卷出去。

    这一刀的速度不是变慢,而是更加的快,快到落在他人眼中的情景。是一种无比缓慢的景象,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虎魄,只是虎魄快到颠峰后,留下的一种残影而已。

    “砰砰砰!!”

    在第一声碰荐声响起之后,接下来,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轰鸣不断的在四周爆起,帝释天与武破军再没有半点退让,一拼杀起来,立即就爆发出无比剧烈的争斗,武破军一拳接一拳,每拳都仿佛要将天给轰出一个窟窿,凶悍的可怕,从碰撞中,帝释天也发现,在他的手上,带有一幅异常强悍的拳套,与虎魄正面轰杀在一起。都没有将它给劈开。是一件难得的珍宝。

    战斗一开始,就变的剧烈无比。

    一道道金黄色的刀光密密麻麻的遍布在四周,都是虎魄快到不可思议时留下的残影,刀光犀利无比。几乎能撕裂虚空,武修更不愧是修士当中,战斗力最为可怕的一群人,一身战斗经验不单丰富无比,而且,更是懂得那些强大的战技,虽然在修为被禁锢的时候,战技的威力很难真正的发挥出来,可依旧具有可怕的破坏力。

    空气中,轰鸣声不断。

    两人的身躯都在不断的闪动。每每只一个错步,一个转身,都是妙到颠峰的战斗本能,全力拼杀,滚滚气浪从中爆发出来,而且,在战斗中。两人的战斗范围也的移动。在帝释天的刻意引导下,一边撕杀。一边却向前不断移动。

    向前移动中,更是将挡在面前的修仙者不断的拉扯到战圈当中。在那阵阵充满破坏力的气浪下,修仙者的躯体实在太过弱连抵挡都无法。纷纷被撕扯的粉碎,不时的。就被帝释天一刀劈死。被拉扯进去的。根本没有一个可以存活的。

    “轰轰轰!!”

    “心姐姐,你快看,帝大哥”实在是太厉害了,被禁锢住了修为都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根本没有人能挡的住他,刚刚连元婴强者都一刀给劈了。快看,还有那个大块头。竟然能跟帝大哥硬碰硬的拼杀。”在岛屿上,只见。还有大批的修仙者争先恐后的往古桥上冲去。

    可在一处空闲的地方,琴心与小蝶却静静的站在岛屿上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往古桥冲去,只原地,不动弹。

    站在岛屿上观看着古桥上的拼杀。看样子,竟是不打算去跟其他人抢那十个名额。

    跟她们一样的,还有不少,毕竟,古桥上的拼杀,实在是太惨烈了。惨烈到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彻底的形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去争夺一个渺茫的机会。要去争夺。付出的,那就是生命的代价,而且是永世不得超生的恐怖代价。

    琴心并非是怕古桥上的撕杀,就算是真上去,她也有把握,争夺不到最后的名额,至少也可以保证自身的安全,如果是在没有得到绿绮琴之前,哪怕再凶险,她都不会皱半下眉头,冲上古。她这次来的目的。只是亲眼再见帝释天一次。况

    其他的,都不重要。

    就算岛屿上,她的眼睛。却都始终如一的落在帝释天身上。仿佛。眼中除了那一道身影外,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了一样。

    “那是武修,在古桥上,所有人都被禁锢修为,所以,在上面,最为强大的,反而是具有强大肉身的妖族跟修炼武体的武修,他们的武体。修炼到高深境界,可以媲美妖族的妖躯。正是因为武体强大,又是天生的战斗强者,才能跟帝大哥打出如此剧烈的拼杀。”琴心的内心中,虽然因为帝释天的出现,而无法恢复到那种万事万物都不滞留于心的心境,可见识并没有减少,一眼就看出大概的战斗情景。

    “不过,武体终究是参照妖族的妖躯才创造出来的,更没有修炼到那些高深境界,进窥不灭之体。比起帝大哥的妖躯来,那人的武体,始终是要差上一筹。用不了多少时候,必定落败。”琴心接着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自信。“嘻嘻,反正只要帝大哥能赢就好。最好将那十个名额夺过来。”小蝶拍掌嬉笑。说着,神色间陡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看向琴心,满是暧昧的道:“不过,心姐姐,你费了这么大功夫,不惜用回去后闭关百年的条件换取家族答应让你前来天妖秘境,不会仅仅只是为了眼吧。嘻嘻,像帝大哥这样的奇男子,心姐你要是不下手的话。小蝶我可就不客气了。”那小脸笑的跟一只小狐狸一样。

    “多!!小蝶,你别瞎胡闹琴心听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明明知道小蝶不过只是在开玩笑,可心里,却古怪的闪过丝丝莫名的慌乱。轻啐道:“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就算要跟帝大哥相见,也要等到秘境结束才行。行况

    说着,脑海中不仅变的乱糟糟。有担忧,有慌乱,有期待,也有莫名的惧怕。

    虽然她在心中已经认定此生非常释天不嫁,在谷中的相处,数百个,日夜,一缕情愫,早已深深的种在心底,这份情愫,在看到绿绮琴的时候。更是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将一颗芳心塞的满满的,可却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

    不,是倾诉过一次,可那次。是用千里醉将他灌醉了才敢说出口,在他心中,帝释天从来都不会知道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将我的心对他说出来,至于,是接受还是”。琴心喃喃自语,带着一丝迷茫:“哪怕帝大哥真的对我并无情意。那我心中,也了无遗憾了,从此以后,就遵照跟父亲的约定,再不踏出琴音谷就走了

    她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身上带着浓浓的典雅气息,但在内心中,同样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奇女子。

    一旦心中下了决定,就不会有半点动摇,为了一个结果,她敢放下约定,做出回谷闭关百年的誓言,不管这个结果最终如何,只要得到答案。她都可以做到再无遗憾,否则,她的心,始终难以平静得下来。

    “呵呵,心姐,我们不说这个。你看桥上,那几位先前跟帝大哥在一起的妖族还真厉害,都冲到最前面去了。小蝶也是玲珑心思,一看到琴心略微暗淡的神情,连忙吐了吐舌头。将话题转移开来。

    可不是,在古桥上,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没有修为,拼的就是肉搏,拼的就是各自的底蕴,在肉搏上可以说。几乎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妖族的。一到凝结内丹,妖族的躯体都会大幅度的增强一次,在古桥上,这种强大,就是决定性的力量。

    只见,一身银衣,银发的银发,一双银白色的双手以一种极为自然的姿势不断的探出去,所过之处,碰到的修仙者,一个个,身体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破碎的血肉,身上血液,变成血雾,四处飘散。

    所过之处,尸横遍野。可他身上。却始终有一种飘逸,洒脱的气势。有种杀人无数,却片叶不沾身的那种意境,当真是挥洒自如,无可抵挡。走在古桥的最前列,前面,没有任何修仙者能够抵挡的住。

    元婴修士,乃至是更强大的出窍修士,死在他手上的,都不在十根手指之下。当真凶悍无比。

    血蛟王更加霸道,一根狼牙棒每一棒下去,就是血肉模糊,死在棒下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其凶悍霸道之处,丝毫不在银发之下。

    这可都是八大妖王当中的强者,在这种处境当中,占据着极为强大的优势,堪称是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还有一些修仙看中的强者,都是法宝开路,各种灵符没有一丝吝啬。疯狂的往外面砸出去,发出阵阵可怕的威力。其情景,一点都不在银发他们之下,也的往前冲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