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万法天鉴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漆是什么,只要是异常的力量,都能算是诅咒的界限,

    其实,诅咒与法术根本就是阴阳正反的两个相对面,法术是明面上发起的攻击,声势浩大,攻击力直接可以将人诛杀,借助的是天地间的天地灵气,阴阳五行等等力量来攻击,而诅咒,却是借助各种负面力量。

    邪恶力量,乃至之力等等,他们没办法真正的运用这些负面力量。却以另外一种诡异的方式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更加的邪恶,充满邪气,往往都是伤人于无形中,只要诅咒不爆发,你都难以察觉的到。

    而且,诅咒一进到体内,就如是跗骨之蛀一样,想要破解,几乎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上古时期。有一些生灵就曾专门修炼诅咒这群生灵走的,又是另外一条道路,叫做咒师,不过。好在,要以诅咒为力量,修炼专门的咒术。

    每进一步,都异常的痛苦。

    有道是: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要先失去什么,好比专门研究毒术的人。他们本身必定是经常以身尝试各种毒药,日复一日,毒术或许会随着时间不断的变的更加的厉害精湛,可是,他们本身肯定也会被无数毒素所侵蚀。

    身体的发肤。血液,乃至是全身上下都充满致命的剧毒,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毒人。

    而修诅咒也是一样,要想了解,乃至是施展出一道咒术,你就必须要先自己尝试诅咒中的种种变化,先不对别人施展咒术,自己就要先被诅咒,而且,修炼的越深,自己体内中的咒术就会更加的繁多。

    传说,当咒术修炼到最高境界的话,身体会蜕变成最为邪恶,最为可怕的厄运之体。到了那个程度。哪怕是他随意的一瞪眼。都能将看向的目标瞬间咒杀。杀伤力之可怕,其攻击之诡异,防不胜防。是最为恐怖的一种存在。

    但在修炼途中需要遭受到的痛苦与危险,更是与他们得到的成正比,而且,几乎每一位修炼咒术的,都是性格极为孤僻的人,平时少有朋友。

    咒术,在上古,也曾兴盛过一段时间。上古时期一处叫做“邪恶源地。的神秘所在。就是咒师的圣地,聚集着最为可怕的咒师。可惜,到现在,已经少有人知道这地方的具体位置。真正算起来,连听说过的都屈指可数。

    天地间。残留的。只有一些诅咒的残余修炼方法。

    但也让诅咒成为许多强者都要谈之变色的恐怖存在。轻易不敢去碰触。

    “万千咒术都是以天地间各种负面力量形成的,我修炼的乃是七情六欲的**之力。要说邪恶,**可为万恶源泉,虽然不知道这道诅咒是什么诅咒,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我。大不了就是追踪形迹的咒术。”

    帝释天脑海中在一瞬间,有如闪电般飞快的闪过无数念头,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怕,杀已经杀了,诅咒也烙印在身上,在去想其他,完全没有必要。就算有诅咒。那也是以后的时期,船到桥头自然直。人到山前终有路。他从来就不相信这些界上会有什么无解的力量。

    如今,摆在面前,只有一个目标。

    杀!!将当在面前的敌人。全部斩杀。

    既然这五行宗的天月摆明不会罢休,他又怎会轻易放过,留下大敌,如今,在古桥上,哪怕是龙,也得盘着。在这里。哪怕是在秘境外再厉害的强者,帝释天照样有胆子过去捋捋虎须。

    “五行环。

    天月眼见帝释天没有半点迟疑的杀来,也在瞬间知道,眼前的妖王,绝对不是什么怕事的胆怯之辈,在古桥上,大家都禁锢住修为的时候,他的元婴身份在这里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照样感挥刀斩杀。不认真的话,只怕真会陨落在这里。

    死在通天阴阳桥上,死了也是白死。明白这一点的他,眼中虽然冒出丝丝怒火,可心神却在顷刻间趋近冷静。拿出最好的状态来,伸手一挥手中的五行环,只见,那只不过小孩人头大小的五彩玉环立即泛出阵阵光芒。金木水火土五行光泽不断的在环上交替着闪现出来。

    不停的旋转,滴溜溜的挡在身前。向帝释天一刀犀利斩下的虎魄挡了过去。

    元婴修士培养出的本命法宝绝对是不容小视的宝贝,威力必定强大到惊人的地步,但要彻底的发挥出来,在古桥上,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之所以能驱使,那完全是因为血脉之间的联系。能发挥的威力,极为

    能有一半,就可以欣慰了。

    “砰!!”

    帝释天看到五行环挡在刀锋之前,心中连半点迟疑都没有,手腕一动。刀锋一转,由劈变为斩,一下子避开五行环,然则,天月即使是禁锢了修为,依旧不愧是元婴修士,一身争斗经验当真是丰富无比。本命法宝更是运使的如挥臂使。五行环轻易的划出一道弧线,再次挡在虎魄前,并且还抢先发起攻击。滴溜溜的转动着向虎魄撞了过去。

    一声轰鸣声中,虎魄被弹开。五行环亦倒飞出去,只是,虎魄中发出的恐怖力量被五行环不断的旋转中,一点点的卸到空气中。

    “好个。妖孽,今天本座必不与你甘休。本来这件本命法宝是打算冲击古桥准备的,今天哪怕拼着不要那十个名额,也要将你诛杀。”天月心疼的将五行环接在手中,五行环虽然本身坚硬无比,用的材料。珍贵异常,但它本身就不是用来跟神兵近战拼杀用的,其最大的能力。是凭借其五行生生不息的本源力量。用来收取其他宝贝用的。在环中,五行俱全之下,自行的衍生出了一个空间。能收摄宝物。

    如今却在古桥的禁锢下,根本施展不出来。堪称是一大悲剧。

    不过,元婴修士到这种地方来,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准备,没有底牌呢。只见,天月咬着牙”愤恨的叫了一声,顿时,就看到,一件跟书册一样的玉制法宝瞬间出现在他身侧。在这古怪玉书表面,有四个紫色古篆“万法天鉴。

    “哗啦啦!!”

    天鉴翻开,只见,天鉴中。竟有一百来页玉色的纸张,而在每一页上面,竟都神奇的镶着一张张泛出丝丝灵光的灵符。这些灵符。每一页都各不相同,其中的玉页可是有着不下上百张,也就是说,这里面封存的符咒种类多达上百种。

    看这些灵符表面散发出的强悍气息,可见,这些封存在天鉴中的灵符。都是一些威力极为强悍的符咒。

    “移山赶岳!!”

    天月神色充满杀意的轻喝一声,只见,悬浮在身边的天鉴哗啦啦的快速翻动着。转眼间。在中间时定住,一道封印着神秘灵符的页面赫然出现在眼前,那道灵符上光芒一闪,顿时,就看到,头顶一阵剧烈波动。

    一座足足有数十丈高大的山峰凭空的出现在半空中,山峰上,闪烁出一股股可怕的气息,对着帝释天硬生生的压了下来。一声轰鸣,连空气都仿佛要压的爆炸掉一样,无比厚重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下压去。

    这一座古怪的山峰,其中蕴涵的力量,绝对有将元婴修士当场压成肉泥的可怕伟力。然则,在呈现出来后,却莫名的有一部分力量被禁锢住。能砸死元婴的威力,直接降低到只能砸死结丹修士,但在这里,其威力。已然不算低。实为恐怖。

    这是古桥所产生的影响,谁都无法消除的。

    “杀!!”

    帝释天双眼徒然一凝,放射出丝丝犀利的寒光。口中猛的吐出一个充满杀气的字眼,右手中虎魄闪电般一刀斜斜的对着天月劈斩下去。这一刀,当真是快到不可思议,其角度,其挥出的时机,都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而且正是天月心神最为放松,没有刻意防备之时,毕竟,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帝释天应该拼尽全力去抵挡头顶砸下来的山峰才对。

    只要一去应对山峰的攻击。天月就能再次利用万法天鉴发出其他更加强大。更加犀利的攻击,一下子将他彻底的缠住,再寻找机会一次诛杀。根本不会想到,帝释天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对他出刀。

    眼睛连惊骇的神色都来不及呈现,虎魄那金黄色的刀光已经出现在身体外的咫尺之间。

    “喝!!”帝释天一边向天月发出最可怕的攻击。对于头顶的那座山峰也没有忘却。要是真的让它砸下来。砸在身上,不死都耍重伤。

    口中大吼,左手啪嗒一声化掌为拳,全身上下。一块块平时根本看不见的肌肉好似虬龙一样在衣服的覆盖下汹涌的涌动着,一股股力量自血肉中喷发出去,全部涌进左手当中,左手拳头瞬间跟充血一样,生生的膨胀了一倍有余一

    强大的凶悍气息疯狂的向四周席卷,脸上赫然流露出丝丝冷酷。连头都不抬,一拳轰向头顶一)

    第307章万法天鉴】

    …漆是什么,只要是异常的力量,都能算是诅咒的界限,

    其实,诅咒与法术根本就是阴阳正反的两个相对面,法术是明面上发起的攻击,声势浩大,攻击力直接可以将人诛杀,借助的是天地间的天地灵气,阴阳五行等等力量来攻击,而诅咒,却是借助各种负面力量。

    邪恶力量,乃至之力等等,他们没办法真正的运用这些负面力量。却以另外一种诡异的方式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更加的邪恶,充满邪气,往往都是伤人于无形中,只要诅咒不爆发,你都难以察觉的到。

    而且,诅咒一进到体内,就如是跗骨之蛀一样,想要破解,几乎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上古时期。有一些生灵就曾专门修炼诅咒这群生灵走的,又是另外一条道路,叫做咒师,不过。好在,要以诅咒为力量,修炼专门的咒术。

    每进一步,都异常的痛苦。

    有道是: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要先失去什么,好比专门研究毒术的人。他们本身必定是经常以身尝试各种毒药,日复一日,毒术或许会随着时间不断的变的更加的厉害精湛,可是,他们本身肯定也会被无数毒素所侵蚀。

    身体的发肤。血液,乃至是全身上下都充满致命的剧毒,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毒人。

    而修诅咒也是一样,要想了解,乃至是施展出一道咒术,你就必须要先自己尝试诅咒中的种种变化,先不对别人施展咒术,自己就要先被诅咒,而且,修炼的越深,自己体内中的咒术就会更加的繁多。

    传说,当咒术修炼到最高境界的话,身体会蜕变成最为邪恶,最为可怕的厄运之体。到了那个程度。哪怕是他随意的一瞪眼。都能将看向的目标瞬间咒杀。杀伤力之可怕,其攻击之诡异,防不胜防。是最为恐怖的一种存在。

    但在修炼途中需要遭受到的痛苦与危险,更是与他们得到的成正比,而且,几乎每一位修炼咒术的,都是性格极为孤僻的人,平时少有朋友。

    咒术,在上古,也曾兴盛过一段时间。上古时期一处叫做“邪恶源地。的神秘所在。就是咒师的圣地,聚集着最为可怕的咒师。可惜,到现在,已经少有人知道这地方的具体位置。真正算起来,连听说过的都屈指可数。

    天地间。残留的。只有一些诅咒的残余修炼方法。

    但也让诅咒成为许多强者都要谈之变色的恐怖存在。轻易不敢去碰触。

    “万千咒术都是以天地间各种负面力量形成的,我修炼的乃是七情六欲的**之力。要说邪恶,**可为万恶源泉,虽然不知道这道诅咒是什么诅咒,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我。大不了就是追踪形迹的咒术。”

    帝释天脑海中在一瞬间,有如闪电般飞快的闪过无数念头,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怕,杀已经杀了,诅咒也烙印在身上,在去想其他,完全没有必要。就算有诅咒。那也是以后的时期,船到桥头自然直。人到山前终有路。他从来就不相信这些界上会有什么无解的力量。

    如今,摆在面前,只有一个目标。

    杀!!将当在面前的敌人。全部斩杀。

    既然这五行宗的天月摆明不会罢休,他又怎会轻易放过,留下大敌,如今,在古桥上,哪怕是龙,也得盘着。在这里。哪怕是在秘境外再厉害的强者,帝释天照样有胆子过去捋捋虎须。

    “五行环。

    天月眼见帝释天没有半点迟疑的杀来,也在瞬间知道,眼前的妖王,绝对不是什么怕事的胆怯之辈,在古桥上,大家都禁锢住修为的时候,他的元婴身份在这里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照样感挥刀斩杀。不认真的话,只怕真会陨落在这里。

    死在通天阴阳桥上,死了也是白死。明白这一点的他,眼中虽然冒出丝丝怒火,可心神却在顷刻间趋近冷静。拿出最好的状态来,伸手一挥手中的五行环,只见,那只不过小孩人头大小的五彩玉环立即泛出阵阵光芒。金木水火土五行光泽不断的在环上交替着闪现出来。

    不停的旋转,滴溜溜的挡在身前。向帝释天一刀犀利斩下的虎魄挡了过去。

    元婴修士培养出的本命法宝绝对是不容小视的宝贝,威力必定强大到惊人的地步,但要彻底的发挥出来,在古桥上,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之所以能驱使,那完全是因为血脉之间的联系。能发挥的威力,极为

    能有一半,就可以欣慰了。

    “砰!!”

    帝释天看到五行环挡在刀锋之前,心中连半点迟疑都没有,手腕一动。刀锋一转,由劈变为斩,一下子避开五行环,然则,天月即使是禁锢了修为,依旧不愧是元婴修士,一身争斗经验当真是丰富无比。本命法宝更是运使的如挥臂使。五行环轻易的划出一道弧线,再次挡在虎魄前,并且还抢先发起攻击。滴溜溜的转动着向虎魄撞了过去。

    一声轰鸣声中,虎魄被弹开。五行环亦倒飞出去,只是,虎魄中发出的恐怖力量被五行环不断的旋转中,一点点的卸到空气中。

    “好个。妖孽,今天本座必不与你甘休。本来这件本命法宝是打算冲击古桥准备的,今天哪怕拼着不要那十个名额,也要将你诛杀。”天月心疼的将五行环接在手中,五行环虽然本身坚硬无比,用的材料。珍贵异常,但它本身就不是用来跟神兵近战拼杀用的,其最大的能力。是凭借其五行生生不息的本源力量。用来收取其他宝贝用的。在环中,五行俱全之下,自行的衍生出了一个空间。能收摄宝物。

    如今却在古桥的禁锢下,根本施展不出来。堪称是一大悲剧。

    不过,元婴修士到这种地方来,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准备,没有底牌呢。只见,天月咬着牙”愤恨的叫了一声,顿时,就看到,一件跟书册一样的玉制法宝瞬间出现在他身侧。在这古怪玉书表面,有四个紫色古篆“万法天鉴。

    “哗啦啦!!”

    天鉴翻开,只见,天鉴中。竟有一百来页玉色的纸张,而在每一页上面,竟都神奇的镶着一张张泛出丝丝灵光的灵符。这些灵符。每一页都各不相同,其中的玉页可是有着不下上百张,也就是说,这里面封存的符咒种类多达上百种。

    看这些灵符表面散发出的强悍气息,可见,这些封存在天鉴中的灵符。都是一些威力极为强悍的符咒。

    “移山赶岳!!”

    天月神色充满杀意的轻喝一声,只见,悬浮在身边的天鉴哗啦啦的快速翻动着。转眼间。在中间时定住,一道封印着神秘灵符的页面赫然出现在眼前,那道灵符上光芒一闪,顿时,就看到,头顶一阵剧烈波动。

    一座足足有数十丈高大的山峰凭空的出现在半空中,山峰上,闪烁出一股股可怕的气息,对着帝释天硬生生的压了下来。一声轰鸣,连空气都仿佛要压的爆炸掉一样,无比厚重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下压去。

    这一座古怪的山峰,其中蕴涵的力量,绝对有将元婴修士当场压成肉泥的可怕伟力。然则,在呈现出来后,却莫名的有一部分力量被禁锢住。能砸死元婴的威力,直接降低到只能砸死结丹修士,但在这里,其威力。已然不算低。实为恐怖。

    这是古桥所产生的影响,谁都无法消除的。

    “杀!!”

    帝释天双眼徒然一凝,放射出丝丝犀利的寒光。口中猛的吐出一个充满杀气的字眼,右手中虎魄闪电般一刀斜斜的对着天月劈斩下去。这一刀,当真是快到不可思议,其角度,其挥出的时机,都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而且正是天月心神最为放松,没有刻意防备之时,毕竟,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帝释天应该拼尽全力去抵挡头顶砸下来的山峰才对。

    只要一去应对山峰的攻击。天月就能再次利用万法天鉴发出其他更加强大。更加犀利的攻击,一下子将他彻底的缠住,再寻找机会一次诛杀。根本不会想到,帝释天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对他出刀。

    眼睛连惊骇的神色都来不及呈现,虎魄那金黄色的刀光已经出现在身体外的咫尺之间。

    “喝!!”帝释天一边向天月发出最可怕的攻击。对于头顶的那座山峰也没有忘却。要是真的让它砸下来。砸在身上,不死都耍重伤。

    口中大吼,左手啪嗒一声化掌为拳,全身上下。一块块平时根本看不见的肌肉好似虬龙一样在衣服的覆盖下汹涌的涌动着,一股股力量自血肉中喷发出去,全部涌进左手当中,左手拳头瞬间跟充血一样,生生的膨胀了一倍有余一

    强大的凶悍气息疯狂的向四周席卷,脸上赫然流露出丝丝冷酷。连头都不抬,一拳轰向头顶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