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诅咒印记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甲使禁锢妖示,凭借帝释天老卜古妖修道路而越来越强鄙圳肌躯。其凶悍之处,简直如一只凶兽一样,手中虎魄更是具有难以估量的锋利,其锋芒之利,连法宝都无可抵挡。一身刀法依然到了如挥臂使的境地。挥洒之间,无比如意。

    而修仙者,只要不是武修,身体相对于他而言,都入小孩子一样赢弱。一刀下去。哪怕穿着战甲,都照样要被虎魄斩的瞬间陨落掉。

    在修仙者当中,他就是一名凶悍无敌的凶兽。

    法术妾来,一刀斩灭”,

    神雷阴雷砸来,一刀劈散,,

    法宝兵器挥来,一刀斩断”在眼前这些就算是没有禁锢修为前。也至多是结丹境界的修士。帝释天当真是如虎如羊群,一刀一个,一步一杀,横行无忌,百无禁忌。只一转眼间,在那英俊修士,器宇不凡的青年四周原先簇拥着的十来名修仙者竟被杀的一个不留。

    身死,精血,神魂,统统被吞进虎魄当中。

    虎魄饮血,更是具有灵性一样。不时的发出阵阵嗜血的虎啸声。听起来,刹是恐怖。

    “不可能,就算是妖王也不可能会这么可怕。你不能杀我,我是五行宗少主,你要杀我,等出去后,一定会受到我父亲不死不休的追杀。”这名五行宗少主脸色骤然变的苍白,凄厉的高喊起来:“天月师叔,快来救来

    一声夫吼,虽然撕杀声鼎沸,都没办法掩盖的住,向四周传播开来。

    “妖王手下留情,这是我五行宗少主,刀下留人,天月一定铭记此情只见,就在离这里不过十米的位置,一名头发胡须都苍白的老者神色大变,高声大喊起来,同时。一只五彩的环形法宝如流星赶月一样。泛出阵阵光芒。向帝释天砸了过去。

    这一击,是要围巍救赵!!

    “华!!”

    帝释天眼中闪烁着冷厉的神光,脚步往左一踏,身形一转,手中虎魄也随着这一转之势,金黄色的刀光如批练一样划过虚空。“咔嚓!”一声脆响。虎魄一招横斩闪电般的将那名五行宗少主斩的身首异处,一颗头颅好像皮球一样斜飞出去,体内没有半滴鲜血洒落,通通被虎魄吞噬,连杀数人,虎魄刀身上的刀光都隐隐泛出丝丝血色。

    凌厉的煞气在刀中不断的凝聚。一柄神兵,能不能称为好的神兵。关键就看其杀气,煞气,兵刃者,本身就是杀戮之器,行杀戮之事。什么仁者之兵,仁者无敌,那都是屁话。神兵上的杀气,煞气,不会平白形成,是在杀戮中才会一点点的形成,没有杀气的神兵与同品次的有过杀戮的神兵碰撞,其中受损。落败的,肯定是那没有杀气的。

    “砰!”。

    虎魄在斩杀那名五行宗少主后,刀锋立即就顺着身躯一转的势头,猛的一刀劈斩在那闪电般向脑袋上砸过来的五行环。五行环在瞬间闪现出五彩光芒,在环中循环不休。仿佛构成了一个古怪的平衡,里面五行之力生生不息。

    以虎魄的锋芒,都没有将这五行环劈碎,就连刀锋落在环上的力道也在环中五行之力接连运转几圈后,楞是磨灭那了一丝锋芒,刀气。一点没有受到损伤。但虎魄沉重的重量,一身可怕的神力。硬生安的将五行环砸的倒飞出去。

    唰!!

    就在这时,到的五行宗少主身上竟诡异的飞出一道古怪的黑气。唰的一声冲进了帝释天的身体中。接着,诡秘的在右手手背上形成一枚骷髅头的邪异图岸。头骨中有两点幽幽的绿光,怎么看,怎么觉的都有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直接冲上脑袋。

    这一变故,可谓完全在帝释天的预料之外。没有猜想到,这莫名奇妙的五行宗少主身上还会有这么邪门的东西。连阻挡都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缕黑气进到身体里。

    所有的一切,都在顷刻间发生。

    那名叫天月的修士,两只眼睛睁的老大,几乎肝胆俱裂,头发,胡须纷纷抖动起来,一股可怕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从气势中,不难发现,这天月”是一名元婴修士。

    “你”你你竟然将邓平给杀了。”天月两眼中喷出阵阵怒火:“哪怕你是妖王,也一样死定了,邸平身上有诅咒禁制,你杀了他,禁制就会在你身上打下一道烙印,种下诅咒,哪怕你在万里之外,也休想逃脱五行宗的追杀。不过,用不看到外面,在这里本座就将你诛杀掉。”

    一脸的愤怒,天月显然是一位老牌的元婴强用,尔话间,凡经来到帝释天面前,年中抓着五行环。年旧判化张神秘的玉符,毫不客气的捏碎玉符。

    “啪嗒!”。

    玉符破碎,一只浑身包裹在烈焰中的朱雀带着炽烈的焰火出现在半空中,一声高亢的鸣叫声中,朱雀凶猛的对着帝释天扑了出去,两只包裹在火焰中的利爪犀利无比,照着脑袋抓下去,这一爪要是抓中,再坚硬的脑袋只怕都会被抓的稀巴烂。再加上朱雀之火,足以将人烧的连渣滓都不剩下。在踏体内,散发出的气息,足可以媲美元婴修士。

    “我虎魄刀下,谁左不敢杀。别说一名五行着少主,今天就算是五行宗宗主,禁锢修为站在我面前。本王也照样敢一刀劈死他。

    元婴,元婴又如何,在通天阴阳桥上。神挡,我杀神,魔挡,我诛魔。禁锢了修为,本王看你能有几分实力,元婴修士,我还从来没有杀过。杀!!”

    帝释天神情早就变的一片冷漠,声音更是冷酷的连话音中都可以让空气中结出冰晶来。对于天月的威胁,更是没有一丝畏惧,不屑的吐出一句充满杀意的话语。

    不错,在通天阴阳桥上,元婴又如何。别说元婴,哪怕是渡劫,哪怕是羽化,哪怕是仙神过来,也一样要被禁锢住修为,修为被禁锢,单单拼肉身,拼战技,帝释天何曾怕过人。

    看着扑杀过来的朱雀,眼中却前所未有的凝重,内心中变的异常的宁静,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脚下一转,手中虎魄随身而动,一刀先削向朱雀的两只利爪,刀光如练,身形并不停顿,一步步忽前忽后的转动着,手中的虎魄一刀刀的劈斩下去。每一刀,只一斩在朱雀身上,立即就抽刀断开,再自另外一处斩出。一刀接一刀,身形移动之时。简直快如闪电。竟不可思议的块地方生生的形成一道道诡异的残影。无数柄虎魄斩在朱雀身上。

    快!!

    这一出手,只有一个快字能形容,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帝释天就已经劈出数百刀,而且,都刀刀斩在朱雀身上。

    天月玉符中的法术叫做“朱雀焚天”捏碎后,可以媲美元婴期的强悍实力。

    然则,朱雀这一扑,在帝释天的眼中,却全是破绽,一来禁锢住修为的天具,根本没办法控制朱雀攻击,只能由这法术本身攻击。这一来。自然,朱雀的运转就变的呆板,没有灵性。根本无法发挥出这道法术本身的威力。

    一眼看穿,帝释天立即就有了应对之法,在顷刻间,凭借犀利的目光。自身强悍的肉身,在转眼的功夫中。以无法想象的速度,接连数百刀。劈在朱雀的周身每一寸身躯上。虎魄的锋芒,在这一复。展现到了极至。

    “嗥!!”

    顿时,就看到朱雀在无数虎魄刀光下,硬生生的半空中停顿下来。其情形,十分的诡异,接着,就看到,朱雀体内的朱雀之火突然剧烈的波动起来,“轰。的一声,整只朱雀一声轰鸣,化为无数火焰,向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砸了出去。

    “啊!!”

    “谁乱扔法术?”

    “我的衣服”

    一时间,四周的修士彻底的狼狈起来,一个个大声咒骂起来,愤怒的看着漫天的火焰。

    “杀!!”

    帝释天脚下重重的向前一踏,看着天月,冰冷的杀过去,眼中带着丝丝冷酷,以及浓郁的杀意,刚刚他口中说起的诅咒禁制,已然让他起了元,穷的杀机。

    别的不说,这诅咒禁制他恰恰就在百花谷中观看那些妖族典籍的时候看到过,对于其中的邪恶与可怕,了然于胸。

    先不是诅咒禁制,就说朔咒。在这天地间,诅咒就是一项最为神秘。邪门恐怖的力量,这种力量邪门到哪怕是盖世强者都不敢轻易的去碰触,真要中了诅咒,件极为恐怖的事情,因为,诅咒的种类,实在是太多。而且。每一种都相当的邪门。

    比如,诅咒可以令你在一年时间中,老去十岁,百岁,这不是表面的老去,而是真正生命的消耗,寿元的流逝。

    可以让你年轻的身躯,年轻的生命。可外面却在顷刻间变的苍老无比。可以让你身体不受支配,可以让你瞬间瘫痪,可以让你双眼失明。这些还是轻的,一些更加可怕邪异的诅咒,说出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绝对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存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