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血染古桥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二有道云篆讲到古桥中,本来吊然古朴。表面却如如普丽的石头桥的古桥表面,顿时泛出光芒,古桥的本来面目在光芒中一寸寸的呈现出来。

    雪白!!

    古桥恢复本来面目,其颜色竟是一片雪白,好像冬天降下的雪花一样,白的让人有种不忍心破坏。有好似天上的浮云,散发出一股超脱凡尘的神秘气息。无可琢磨,无数云篆进到桥中,就仿佛化为了一朵朵洁白的浮云。

    看起来,这反倒是像一座云桥!!

    洁白,圣洁的让人根本不忍心在上面留下半点瑕疵,仿佛那是一种罪恶一样。

    通天阴阳桥,巨大无比,好像一条白色的彩虹一样,横在整个虚空中,连接着那不可预测的神秘之地。桥下,数巍黄泉滴滔不绝,循环不休,河中的无穷灵魂告诉所有人,这条看似平静,波澜不起的长河,是何等的凶邪之炮

    黄泉分割虚空,横在身前,惟有黄泉上横着的那座云桥才是跨越黄泉的唯一道路,云桥十分巨大,宽到可以容纳百人排成一列,同时走上去,都不会觉得拥挤。

    壮观,绚丽!!

    这几乎无法看成是一座桥,真正看来,件艺术品还差不多。不亲眼目睹,实在难以相信,在这今天地间,还有如此神奇的古桥。“轰轰轰!”。

    古桥在无数云篆不断的融入下,正在一寸寸的发生锐变,还原本来面目。不管是人族修士还是妖族,都一个个大气都不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在古桥上,生怕错过哪怕一个画面。看情形,这古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物品,只怕还是一件上古流传下来的瑰宝。

    随着古桥的渐渐呈现,隔绝人、妖两座岛屿的禁制也在慢慢的消减,看情形,只等古桥的锐变彻底的完成。所有的禁制都会瞬间消逝,可以踏上古桥,走上通天之路。

    帝释天等在静静的等待着那万众期待的一刻到来的时候。每一个身上流露出的气息都不自觉的变的异常的凝重,妖族这边,有兵器的。纷纷将自己的随身神兵紧紧的握在手中。做着拼杀血战的最后准备。

    帝释天反手轻轻的拍了拍依旧斜插在背后刀鞘中的虎魄,并没有立即拨出,目光向身边扫去,看向银发他们。身为妖王,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没有属于自己的趁手兵刃。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看到过银发他们的兵器,唯一见过的,就是碧紫妍手中的那根古怪的碧玉竹杖。

    碧玉竹杖在她手中,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手,而且,还不断的画出一道道符篆。烙印到碧竹中,培养增强其威力。可见,对这根碧竹,她内心中何等的珍爱。

    而不知道何时,银发的双手上,泛出丝丝银白光芒,一双银白色的古怪手套,覆盖在两只修长的双手上,这手套根本就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像是丝,又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丝,通体银白色,一戴,竟薄若蝉翼,缓缓的融入到皮肤下,与手完美的结合在一点银光泛出,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手上还带有手套。

    “略!!”

    轻轻挥手,手掌下的空气中发出丝丝清脆的撕裂声,俨然是锋利无比,手掌四周,有一层冰晶覆盖。

    “老梦,你的这双银丝玄晶手套竟然真被你给炼制成了,我的乖乖,这双银丝手套配合你的八大散手,这次看样子,没谁能挡的住你,十个名额中你的那个肯定是跑不了的。”血蛟王抽眼看到银发手中的那双手套,竟罕见的倒吸一口气,一脸惊骇的说道。

    而在血蛟王的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根玄色的狼牙棒,在棒身上一狠狠锋利的倒刺,让其竟显狰狞之气,这一棒要是砸在身上,只怕瞬间就要扎出百十个,血窟窿。散发出一股凶煞气息,绝对不是一件正常的兵器。

    金翅蝠王的兵器,也相当古怪,竟是一只血色的血手,只有一尺来长,通体好似一只玉制的血手,仿佛是用血色晶体铸就而成,在血手中,竟流露出丝丝嗜血的光芒。也不是一件正经神兵。

    一个个都拿出各自的兵刃,显然,谁都没有半点大意的心理。

    一踏上桥,任你有多高的修为,都要瞬间消失,能依靠的,就是手中的兵刃,自己的身体,谁要大意,谁就是在找死。

    南蛮中

    万妖谷四周,早已经被层层迷雾所覆盖,在谷中,能看的到外面的情景,可在外面,却丝毫看不到半点谷中的事物,其情景,端的是异常的诡异。

    在山谷外,一座巨大的灵舟正凶悍的停驻在半空中,船上,杨轩冷眼看着那层层云雾,眼中满是一种冰冷与愤怒,愤恨的吐出一句话:“该死,是阵图,竟然是阵图,南蛮妖族中怎么会有阵图呢,这样的瑰,宝,应该由我来掌管才对,怎么会让一群妖孽得到。”

    眼中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丝丝贪婪的神色,狠狠…右…具前的沫雾,各种神情不断的在双眸中交替变幻着!威力太大,图中自成天地,接连三批弟子进去,竟然没有一批能坚持一柱香,就连将里面是什么情况的幻晶都没办法送出来。可恶!!”

    杨轩一挥手,四周天地灵气凝聚,在半空形成一只五颜六色的巨大手掌,拍向下方的云雾,可落在上面,仿佛打在棉花上一样,云雾翻滚,生生的将那只手掌吞了进去,与他的联系也跟着断绝掉,根本撼动不了下方的阵图。

    脸上剧烈的抽蓄了几次,变的刹是凌厉:“我手中的镇妖宝塔威力还在阵图之上,若我能发挥其十分之一,不,哪怕是百分之一,这座阵图我都有办法轰的粉碎。可现在”眼中浮现出一丝不甘的神色。

    “仲卿!!”

    “徒儿在。”

    杨轩一声呼喊,一直恭敬的守侯在身侧的仲卿当即走上前来,恭声答应高

    “南蛮这帮妖孽用阵图死守,要破开,非一时半日能凑功,你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宗门,面见你掌教师伯。将这里的事悄如实交代,就说阵图防御太强,非本座一人可破,请掌教亲自带领门中精锐前来。想办法破开阵图。若能灭掉南蛮这群妖族余孽,不单可清除隐患,还能为宗门夺得一副阵图。大涨宗门实力。”杨轩抬头看看虚空,眼中露出一丝不甘。

    如果他能独立破开阵图的话,那最终的战利品,就几乎全部都是他的。阵图也能占为己有,根本不需要交予他人,可一请宗门的话,别的不敢说,但阵图肯定不会让他占有。这么大的好处就这么让出去,试问他如何能甘心。

    “谨尊师尊之命。”仲卿也是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恭敬的答应下来。

    没有迟疑,稍微准备一下,当即就驾起飞剑,向远方掠去。

    谷中

    晨曦怀中正抱着一只小白虎,肩膀上站着一只朱红色的小鸟,身后,块头硕大的黑猿王,黄金狮王,乃至是赤火,拜月他们,都一起站在谷中的空地上,后面,还有南蛮中一起跟来的不下数百名普通妖兽,大量精怪,加上万妖谷中本身的妖族,此时谷中,俨然聚集着不下数万妖族,当然,这数量是将那些网诞生灵性的灵兽一起算计在其中。

    看这情形,谷中显然是以晨曦为尊。

    “曦姐,看样子,他们是要去请强者前来。他们不会真的有办法攻破谷中的阵图吧。”丹顶鹤王目光犀利,早就看到有人离开,看样子,不出意外肯定是去请强者前来援助。不禁有些担心的说道。

    “娘娘无须担心。”赤火上前一步,向着晨曦恭敬的道:“王在离开前曾说过,只要阵图开启,与天地相通,万妖谷内外就是固若金汤,哪怕是渡劫强者过来,手中没有厉害的宝物,都难以破开阵图,在阵图中,八位白骨君王,每一个都有着不下于元婴后期接近出窍期的强悍战力,中央的白骨至尊,可与渡劫强者拼杀。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请娘娘在谷中放心住下。”

    在他心中,暗自想到当初帝释天离开前,慎重交代,只要晨曦到来,就要像对待他一样看待,不容许有半点怠慢。在心中也不禁有过猜测:莫非这是主母?

    这个想法一出,立即就被他抛开,不敢往平想去。

    “是啊,晨曦姐姐,你别担心,等我哥哥回来小白让哥哥帮忙打他们。

    哥哥肯定能赶走他们的。小白躺在晨曦怀中,将脑袋在晨曦胸前柔软出噌了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口中发出稚嫩的声音说道。两只眼睛中,闪出点点星光。在她心中,哥哥就是最强大的,只要愿意,这个世界上没有哥哥办不到的事情。

    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保留的信任与崇拜。

    “小白,有些事情你不懂。”晨曦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素手轻轻的在小白脑袋上抚摩着,叹道:“虽然有阵图在,可保暂时无忧,但想要令这群修仙者退走,除非是早就成名的八大妖王两位以上连襟前来,否则,难”

    帝释天虽然强,可她并不认为,在短短时间中,他能有多大的进步。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非一朝一夕能取得成就。凝结内丹之前,都可以取巧,快速增长修为,但在凝结内丹之后每前进一步,都需要用成百上千年的时光来打磨。不可能再出现一年中修为爆涨几个层次的事。

    所以,就算帝释天能在短时间中回来,她也不是太过看好。

    “小白,姐姐要在你这里闭关一些时日。有没有僻静的洞府。”晨曦神色变幻了几下,对着怀中的小白询问道。

    “有啊。小白毫不迟疑的点点头。

    晨曦抬头看向虚空,心中喃喃自语:看来,要想帮南蛮解围。就必须要修炼百花宝鉴中的一些秘术了,凭借我体内还残余的一半神元,应该可以在短时间中将实力往上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若不旧二圭我半神方我早就可以修炼宝蔡中的最强功法神色间,淡雅不语!!

    “轰隆隆!!”

    横跨在黄泉上的古桥发出阵阵轰鸣,桥上泛出阵阵神光诡异的收敛不见,所有的异相纷纷消散,只剩下一座巍巍云桥横在虚空中。之前的禁制,徒然间好似泡沫一样,彻底破灭掉。云桥就真实的呈现在所有的修仙者与妖族面前。

    “哈哈,通天阴阳桥没有禁制了,冲啊,冲过去,那个十个名额是我的。”

    “还等什么,冲上去,过了桥就能得到天妖的藏宝,飞升成仙不是做梦。看谁敢挡我的仙缘。”

    “门中弟子不要乱,聚集起来,相互依靠,一起上桥。集中力量,应对拼毛”

    “一上古桥身上修为就会被禁锢住,先将法宝,兵器个出来,还有灵符,在桥上,灵符最为有用,不要放在储物袋中,没有真元是拿不出来的,要带在身上。”

    “本命法宝,这个时候只有本命法宝才能发挥出威力,其他法宝使不出多少力量。将本命法宝全部拿出来。通天阴阳桥可以禁锢真元,但禁锢不了血脉之间的联系。用本命法宝跟妖族战斗,不要怕他们。”

    古桥上之前阻挡所有生灵的禁制在一瞬间消失不见,这一消失,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可言,冲上古桥,从古桥上跑到另外一头,夺取那珍贵的十个名额就是唯一的目的,所有站在靠近古桥位置的修仙者一个个神情激奋的冲上古桥。

    然而,在一踏上古桥时,就纷纷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在瞬间禁锢掉,连半丝都感觉不到,身体中空荡荡的。修炼无数年得到的修为再也没办法察觉到,使用的出来。这种从云端一下子掉落到凡尘的反差。立即让不少人吃到了苦头。

    网一开始还有人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腾空从桥上飞过去。再不济也可以冲出一段距离,占据领先位置。

    可惜,这种心理当场让他们变成悲剧鸟,一到古桥上空,立即跟秤驼一样掉下来,没有真元护体,这一砸,直接让体内气血翻滚,五脏六腑都摔的移个掉。

    当然,这只部分不信邪的“勇士。

    大部分修士呼朋唤友,聚集成团,簇拥着踏上古桥。手中纷纷拿出各种各样的宝贝。其中本命法宝是修士们唯一不被限制的手段,它们可以靠血脉来驱使驾御,但手里拿的最多的,却是各种各样的灵符,灵符只要捏碎就能触动符中的力量,化为攻击。

    还有拿着各种各样兵器的,修士的身体没有真元下,确实变的很赢弱,但比起普通的江湖人士还是要强大不知道多少,一些武艺都懂得一些,施展起来,到也是一种手段。

    “哈哈,诸位兄弟,古桥开启,上到桥上,大家都不需要有任何顾忌,杀,杀,杀!!”银发高笑一声,身上银袍随风飘舞。满是一种洒脱,拍了拍身边的玉儿,道:“玉儿,我妖族在上古时,就是与天斗,与地斗,在艰难的环境中开辟出一片生存之地,要想成长,就要去经历外界的风雨,叔父这次不会照顾你,去,去古桥上,用你的能力存活下去。”

    说完,真的头也不回,跟随妖族潮流。向古桥冲去。

    玉儿粉雕玉琢一样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丝坚毅,两只小手握起,用一种微不可查的声音道:“叔父,你放心,玉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哈哈,痛快,好久没有碰到这样的场面了,今天我老蛟要大开杀戒了。”血蛟王邪异一笑,提着狼牙棒,就大步向前走去。

    其他妖王都纷纷毫不迟疑的向古桥冲上去。

    古桥,一边是修仙者,一边是妖族。这一碰在一起,就好像是水与火一样,当场发出惊天杀戮。

    许多妖族根本就不用兵器,身体一转,发出阵阵咆哮声,竟变成本体,一个个。现出自身的本体妖躯,体型都在数十丈巨大,妖躯之强悍,普通的法器砸在身上,连皮毛都伤不到,差一点的法宝,也是伤不到筋骨。

    反而,诸妖爪子一挥,爪下的修仙者跟切豆腐一样,一下子撕的粉碎。

    血腥,浓郁的血腥味冲天而起。鲜血洒在云桥上,本来雪白的云桥上当即染出一片血色。

    “男儿当杀人,此时此景,又怎么能少了我帝释天。”

    帝释天看到两边岛屿上,人族修仙者,妖族的诸妖纷纷冲上古桥,撕杀在顷匆就出现在眼拜那情景,一时间,令他体内也不由涌起阵阵沸腾的热血。

    “十个名额丰,其中一个,我要了。口中豪迈大笑一声,一步步向前踏出,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变的更加的凝重一分,强大一分,自身惟我的气息冲天而起。霸道之气,没有丝毫遮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