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刀山火海

作者:孤独漂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不死。就有希望只要不是赢家!!儿

    上古的大灾难,大天倾,一朝令妖族强者尽没。又有人族在天倾之后,反戈一击,奠定人族主角的一战,却是妖族几乎灭族的一亥。那是,对妖族而言,本身就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血战,惟有在最后,选出各族精锐。遁入秘境中。

    保留住妖族那最后的一点元气。最后的一丝崛起的希望。只要能保住天妖秘境,对那时的妖族而言,就是一种无形中的胜利。因为他们赢到了最后一道翻本的资本。就等后人前来取出这崛起的大机缘。

    可惜,天妖当年的谋戈确实是那时唯一可行,可以保存种子不灭的方法,在秘境俨然自成一小天地。更有紫雷甘霜普度,令万物诞生灵智。源源不断的蜕变成妖族,为妖族休养生息,积攒着实力。

    可谓是用心良苦。

    然则,天妖只想到休养生息,可却没有预料到,他所开辟出的秘境。竟然自此之后,接连开启,却没有一位妖族后裔能得到他的传承,能重新打开这秘境,带领秘境中数量庞大的妖族重新踏进那片世代生存过的大陆。

    实在是当年妖族的损耗,实存是太大了,大到数万年来,又在人族不断杀妖取丹,服妖族内丹助长修为下。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的妖族先辈因此而陨落,妖族更加没落。实到今日,依旧没有任何一位妖族能得到他的传承。

    乃至是弄成如今的情景。

    “天妖大人啊,您可知道。我们这些后辈,在这里一代代的等待。可却因为寿元,不得不黯然踏进妖冢中,等待寂灭。多少先辈,多少妖族英杰,就那样白白的葬送了呀。若是天妖大人您还活着的话。恐怕也要落泪。”

    狐老仰望紫月,看着自紫月上不断洒落下的甘霜,眼中流露出丝丝悲凉的神色。

    “若是再不能得到传承,我也要去妖集中与先祖为伴了。”

    听到他这话,四周的许多妖族都一起浮现出同样的悲伤。显然是感同身受。

    秘境中是有大机缘,可对于他们这些退进秘境中的上古妖族后裔而言,却是一种难言的悲哀,当年,天妖为了保存这些妖族火种。在他们撤离到秘境中后,更是直接封锁住了整个秘境的通道,除非修为比他还要高的盖世强者,否则,无人可以强行打开通道。惟有等这数千年才有一次的自然开启。才能接通秘境与紫金大陆的联系。

    可小天地终归是小天地,而且是当年天妖被逼迫的无奈之下,仓促开辟出来的小秘境,又要在这里立下传承之地。自然,令这小天地无法跟外面的紫金大陆相比。天地灵气实为稀薄,当年网开辟时还好,可是这无数年下来,这里的灵气亦变的远远无法跟当年相比。

    而且,这秘境中更有一限制。

    那就是。在这片天地中,无法凝结出内丹。

    在这里狐老等妖族,虽然一个个都是化形的模样,可体内却没有内丹存在。就是因为被天地所限制。不结内丹,哪怕以妖族的寿元悠长。一样会枯竭,会陨落。这就是代价。可悲兮,可叹兮!!

    “祈求这次能有族人通过传承

    “祈求让我等有生之年能返回祖地,为妖族崛起而身陨,纵死无悔”

    “让我等再见一眼祖地

    无数妖族,纷纷对着紫月跪拜祈求。在祈求中,更是蕴涵着一种上古之古韵。

    “这里是

    这些秘境中的上古妖族后育的祈求。帝释天自然不会知晓,秘境分两重,一重在地,一重在天,两重天地,一为供生灵休养生息,一为传承之地。

    就拿帝释天他们来讲,所有外面进到秘境中来的妖族与人族,一般而言,根本就不会出现在那要供妖族后裔修养生息的生存之地上。都是一起出现在传承之地上。经受天妖考验。不出意外,根本就不会知道秘境还另有一番天地。

    帝释天却是莫名奇妙的在秘境中的另外一重中短暂的停留了一番,只停留片玄间,所见到,所揣摩到的。都是从未出现过的大隐秘。

    可惜,就在他想要探察一番的时候,秘境自行将他重新传到了其他地方。

    被神光所摄,只一眨眼间,眼前的景色陡然变幻,眼中不禁浮现出一丝骇然。

    “杀!杀!杀!!。

    一声声震破苍穹,荡破九幽的冷厉杀声,猛的灌进帝释天的耳中。那杀气,那杀力,不是一人,百人。而是千万,亿万生灵同时的呐喊。发自体内的杀戮之音。

    帝释天手中紧紧握着与自身血脉相连的虎魄,饶是以他的心志,在这一刻,也不禁剧烈的颤动,神色接连变幻,脸上满是一种骇然与难以置信的神色。

    眼前,是一片远古星空。他就屹立在这远古星辰空间中,四周,有数不清的高大身影,无边妖气震荡星空,无穷杀气,破开苍穹,妖气充斥在整个。星空当中,占据半个星空世界,无数晏辰上,有身高数百丈。上千丈的大妖,妖圣直接踏在脚下

    惨烈的杀气,自他们体内迸发而出,强盛的令星空都在颤抖,无数星辰堕落。无数单单凭气息,就能破碎星辰的妖族强者,密密麻麻的遍布在星空中,细数之下。只怕不下千万之下,其他妖王大妖形成的妖族大军。足有亿万之多。

    无数妖族更是显现出本体,或是在身上张开一张张巨大的翅膀。手中拿着一柄柄犀利的战刃。身上皆洋溢出一种一往无前的惨烈气息。

    “杀!杀!杀!!”

    同一个心声,汇聚如流,一声吼出,就是星空破灭,星辰坠落。

    “啧啧!!”

    在无穷妖族大军前,是无数密密麻麻,好似蝗虫一样的魔神,这些魔神,身上爆发出的魔气,丝毫不在妖族之下,充斥在星空中,与妖气平分秋色,当真可怕。这些魔神,每一个都有着数百丈。上千丈的庞大魔躯。

    长的端的恐怖,千奇百怪,各不相同,有长着三头六臂。有身后拖着巨大的蝎尾,等等,每一个都有着魔神样貌,看起来,比妖族更可怕。当然,亦有显现出完整的道体模样。这样的魔神,每一个散发出的气息,都能令身边的星空迸碎掉。

    “杀!杀!杀!!”

    星空中的妖族与魔神没有任何话语,在一声声杀声中,挥舞着战刃,不顾一切的向前冲杀过去,亿万妖族,魔神,如雨般陨落,片片血雨在战场飘扬。

    星空中,无数逆天神通贯穿古今。纹灭星空!!

    无数星辰,无声无息湮灭。

    妖气,魔气,惨烈碰撞!!

    星空被打的破碎,日月倾斜。星河倒转!!

    妖族,勇往直前。有我无敌。拼杀中,妖血挥洒。其中豪情无限。纵身陨不退。

    魔神,魔气横空,破灭苍穹,只掌捏拿日月,驱使星辰。所过之处。万物湮灭。魔威之盛,犹如浩瀚星河。

    战场中。每一击,都有着破灭晏辰的可怕伟力。

    “杀!杀!杀!!”

    无穷妖族义无返顾,前赴后继的向前涌去。一个个眼神无比坚毅。有着慷慨赴死之大决绝。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帝释天就这样站在这片星空战场中。看着这幅由亿万妖族血,谱写的玄黄泣血。体内。有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在汹涌的喷涌出来。在胸膛

    聚。

    脑海中,有一种想要挥舞虎魄,与群妖并肩作战的强烈冲动。体内有无穷的热血在疯狂的翻滚,血液都在兴奋。虎魄发出阵阵虎啸,它在渴望拼杀,渴望战场。

    不过,眼前的战斗,早已经超出他的修为界限,不管是魔神亦或是妖族,随便一击,都能将他轰成备粉。稍微卷入战场中,那战斗的余波。足以将他整个妖躯撕扯的粉碎。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加入进去,就是死!!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势均力敌的战斗,冲上去拼杀,那是杀敌,敌人轻易就能一指头戳死自己,冲上去。有价值吗?

    被战场中那万丈豪情,无边的血性,纵死不悔的赴死之心。激荡的帝释天体内热血沸腾,难以自控。可内心中对冲上去拼杀的结果有着充分了解的那种理智,又让他强行将这种想要跟随妖族大军拼杀的念头强自按捺下去。

    一时间,内心中在不断的徘徊,挣扎,左右摇摆。

    生死之间的选择。堪称是最难抉择的事。何况,这又是必死的局面。

    冲上战场,是愚蠢,还是豪迈,是大勇。还是蠢笨?

    “以我身。阻魔神。纵坠九幽,万死无悔!!”

    “以我血,唤苍生,惟我妖神,其血玄黄!!

    “悲苍天”

    正在帝释天迟疑不定,在热血与理智之间不断徘徊之即,阵阵悲歌响彻天穹,无数妖神陨落星空,奋血拼杀。有的只是一腔热血,有的只是一身胆气。纵死无悔。其血玄黄。

    “嗷!!”

    闻听悲歌。帝释天整个身体徒然变的庞大无比,高达百丈,仰天发出一声充满决然的虎啸。体内热血在沸腾,虎魄在长吟。眼中神光江烁。变幻不定,最终,一没难言的坚定在眼中凝出。

    “砰砰砰!!”

    一步一踏,脚下星光铺路,泛出星晕。虎魄横空

    不说帝释天莫名的被送到一处星空战场,身处在无穷杀戮中,却说。人族数十万修士,在北冥岛上。受到神光接引,几乎大部分的修士。都没有任何犹豫,纷纷顺着神光的牵引,投进了那道巨大的旋涡中。

    这一进去,只一转眼的功夫,他们眼前的景色徒然逆转。

    “啊!!”

    “噗!噗!噗!!”

    只一瞬间,就有大片大片凄厉的惨叫声,接连响起,同时,伴随着刀刃刺进身体的破体声。一道道血光迸射。血溅长空。

    “救我。谁来救救我”

    “刀,全都是刀。快拉我出去”

    “师傅”

    无数声杂乱的呼喊声接连响起。

    公儿,你们小心,全部都到我这边里如果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刀名儒生打扮嘛丁寸人,手中拿着一只碧萧,眼中流露出丝丝淡雅之气,凭空站立在虚空中,手中碧萧一挥,数团碧光,立即就将不远处的两名少女迅速的拉扯到自己身边。

    这两少女,一蒙着轻纱,另一则是一副娇山少女。带着浓郁的青春气息。赫然就是琴心与小蝶。

    “三叔!!”琴心对着那中年儒生点头颌首,有些惊疑的扫向四周:“这里就是刀狱吗?”

    “嗯,没错,当年你三叔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听你爷爷讲过。”中年儒生一身儒雅之气,一挥长袖,扫视四周,眼中满是沉稳。徐徐道来:“这天妖秘境可不简单,进来容易,出去却难,每次进入时,是数十万,可能出去的,只怕连区区一万都难以达到。在这里。天妖秘境就是彻底的杀局。我也只记得你爷爷提过,秘境中,有好几道关卡,都是要用命,用血肉之躯去填的。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刀山火海

    “刀山火海?。琴心眼神微微一凝,手中轻抚古琴,神色已经恢复以往的平淡,脸上一片冰清,心神渐渐宁静。这就体现出她的心境修为,绝非一般,能在如此快的时间中恢复冷静。这份心气,是需要靠养出来的。

    如何养?

    琴棋书画都可修心养性。

    “刀山就这片刀狱。”中年儒生淡然的叙述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刀狱,现在并没有发动,根据我所知,一旦发动,刀狱刀气纵横,所过之处,能令万千生灵瞬间切割成千万块。真正千刀万剐,陨落在这里。就是永不超升。更诡异的是。陨落的生灵的神魂,会在刀狱中化为一柄柄嗜血妖刀。十分的可怕。每次进来的修士,在刀狱中,要陨落不下三成。”

    “什么,化神魂为嗜血妖刀?这么恐怖小蝶跟随在身边,竖起耳朵听起来,一听到这里,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扫向身下。

    只见,在四周,有着一柄柄血色的战刀,在刀身上,泛出阵阵妖异的血光,血光中,带着嗜血的气息。这些血刀,全部都是刀尖向上。妇旦落下去,当场就会将你插出无数个刀孔。吸你鲜血,吞你神魂。

    一柄柄血刀,几乎数不胜数。一眼望去,几乎到处都是这样可怕的血刀,连绵过去,看身处的位置。似乎处大山脚下。

    江是刀山。

    无数血刀堆积而起,倾斜而上。耸立而起,只怕有不下千丈之高。俨然间,就仿佛是一柄由无数血刀组合而成的破天妖刀。冲天刀气,直接贯穿这片天地。挡在所有修士的面前。不穿过刀山,就见不到前路。

    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有跨越,就必须自这刀山上走过去,到看刀山上,刀气不断的肆掠。发出无数犀利的破空声,就能感受得到,这刀山,绝对不是那么好过的,想要跨越,行,拿命来填。

    “这就是刀狱中的刀山,我们现在只是在刀山的山脚下而已,要是想要过去,就必须从这里,一路攀高,可这刀山,越高,其中刀气就越加的强横,越加的可怕,抵达顶峰的时候,刀气之强,足以将结丹修士轻而易举的绞成粉碎。所以,过刀山,又有一寸刀山,一寸血的说法。千万不能大意。”中年儒生看向刀山的神情。却是满是平静,轻轻吐出一口气,道:“而且。刀山上,千万不可飞空。”

    “要是飞空会怎样?”小蝶满是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想知道,你怎么自己看就走了。”中年儒生淡笑不语。示意她们向前看去。

    只见,此时,刀狱中,已经有大量的修士站立在山脚下。而且,数量越来越多,转眼间,就多达十几万。之前那些落进无数血刀中,被当场插出无数刀孔的修士,都是不清楚秘境中情形的,一下子就落在刀刃上,死的可谓冤枉之极。

    现在还能看到他们的尸体凄惨的模样,这样的尸体,足足有上千具。

    不过,现在有修士站住了脚。后来的修士,都能相互帮衬一下,到没有哪个到霉孩子再落进血刀当中。

    大量修士云集在刀山下,看着那千丈刀山。

    一时间,都举足不前,显然,不敢轻举妄动。

    但就在这时,一位还算英俊的青年修士,仿佛要在诸修前表现一下一样,大叫道:“不过是一座区区刀山而已。我轻易的就能飞过去。看我汪矩为大家开路

    说完,一挥手,一只灵舟出现在身前,快速的冲上灵舟,接着,脸色兴奋的驾御着灵舟,冲天而起。向要直接自刀止。上空飞过,跨越刀山。

    这一举动,确实吸引了不少修士的眼光。

    眼见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汪矩心中振奋不已,有心想要露脸。将灵舟催动到极限。化为一道灵光,就冲了出去。

    倒了大剧情我要仔细的思考一下理下思路随意码字有点慢,明天恢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