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雍州攻略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时候,大家可能要问了,杨奉是用什么办法竟然能够如此轻松使得士兵冲到了潼关的关头,难道是杨奉发明了简式飞机不成。呵呵,当然不是,就算杨奉想造出飞机了,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而且还能承载这么多士兵。

    杨奉用的就是这地上的白雪。

    杨奉想到这个计策之后,便命令大军的后勤部在天黑之前赶制出来一万套白色大衣,一万顶白色的帽子以及无数个白色的袋子。然后,杨奉从大军中选出了一万个身强体壮的士兵,将这一万套大衣分发给这一万个士兵,让其将大衣穿在外面。

    杨奉又给每一个士兵都发了两个袋子,命令这些士兵要将这两个袋子全部装满雪,而且要塞得厚厚实实的,然后囤积起来。人多力量大,很快,五十多万个装满雪的袋子被堆成了一个高高的小丘,潼关派出的暗探因为距离远,看不清,误以为是杨奉的粮草到了,并没有在意。

    待到晚上两更之后,杨奉命令这一万个士兵披上大衣,戴上帽子,开始搬运这些雪袋,将这些雪袋全部仍在潼关的墙脚下。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nbsp;说到这里,恐怕很多读者都明白了,杨奉是准bèi

    使用历史上成吉思汗攻城的时候用过的计策,只不过成吉思汗用的是装满土的袋子,杨奉却是就地取材,选用了雪袋。而且,当时成吉思汗用此计的时候,是在白天,是冒着城头的乱箭,死伤不少,而杨奉却是在晚上悄悄进行着,城头没有丝毫知觉,是以没有任何损伤。

    可能是夜间气温太低的缘故,关头的守夜士兵并不多,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是三五成群的围坐在火堆旁取暖,只有个别责任心比较强的士兵还每隔一段时间便来到垛口看看城下有没有异常。

    因为这一万士兵都是身穿白大衣,头戴白帽,加之潼关极高,关头又有火把的影响,是以关上的元军根本看不到关下这一万晋军的行动。待到天色刚刚灰蒙蒙亮的时候,晋军已经将这五十多万个雪袋全部堆积在了潼关之下,形成了一个高坡,从坡下可以一直冲到关上。

    拿下潼关之后,杨奉一解半年以来心头的焦虑和烦躁,心情大好,一面让张宁、曹芸、韩凤、韩莺、韩鹂、甘玲六人留在潼关安抚百姓,收编投降的元军,一面亲率二十万大军向长安方向挺进。

    当然,在杨奉刚刚出发没几天的时候,袁绍便得知了潼关失守的消息,向他汇报此事的人正是在潼关死里逃生的高干。

    袁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便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半晌,在众人的一阵忙碌救治下,袁绍渐渐苏醒过来,看到高干依旧跪在那里,袁绍软绵绵地抬起右手,有气无力道:“你下去吧,这事情不能怪你,实在是杨奉太过于狡诈,即便是朕在潼关,也难保潼关不失。”

    这倒不能说明是袁绍大度,只是这败军之人是袁绍唯一的外甥,所以袁绍才会如此“大度”。倘若鞠仪和高干换一换,高干被俘,鞠仪逃了回来,那么鞠仪即便能够逃过一死,也必然会受到重惩。

    待高干下去之后,袁绍将毫无神采的双眼瞄向了沮授,道:“潼关失守,雍州便是一马平川,再也无险可守,晋军便可长驱直入,到达长安城下,如今情势危机,不知仲平可有什么良策?”

    沮授沉吟一会,道:“陛下,虽然潼关已破,晋军可以长驱直入,来到长安城下,但长安城乃是汉朝二百年之都城,城高墙厚,易守难攻,且城内尚有大军二十万,足可与杨奉一战,万勿再退,否则我军再无士气。”

    郭图岂能让袁绍听从沮授的建议,闻言急忙道:“陛下不可,长安城虽然易守难攻,却也只是孤城一座,倘若陛下准bèi

    死守此城,必为杨奉所知。杨奉正欲得陛下而甘心,既得此消息,必然会从七州之内抽调大军,围困长安,则陛下将再无生路也。”

    郭图不愧是善于揣摩主子心思的小人,知dào

    袁绍最是贪生怕死,便用此言想激。

    果然,袁绍在听了郭图的这一句话之后,刚刚树立起来的一点坚守长安的决心立即荡然无存了,随之想到的念头便是弃长安而退到凉州。

    沮授见郭图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故yì

    和自己唱反调,心中勃然大怒,指着郭图的鼻子骂道:“郭公则,你这个小人,陛下的基业便是败在你这个小人的手中,如今在这大元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你不但不劝陛下坚守长安,反而鼓动陛下再次放qì

    雍州,你……你到底居心何在?”

    郭图见到沮授怒发冲冠的样子,心中有鬼,不自主退了一步,道:“你……你想干什么,图也是为陛下打算,如果陛下留在此地,杨奉必然会尽调其国内大军围困长安城,长安乃是孤城一座,即使你沮授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能挽回长安城早晚必破的结局,到时候陛下岂不是束手就擒、任由杨奉凌辱乎。”

    沮授闻言,心中怒火更盛,上前一步,左右开弓,打了郭图两个巴掌。沮授正在怒中,这两个耳光下手可是相当重,直打得郭图门牙掉了一个,嘴角溢出了鲜血,郭图也没想到沮授这平素自命清高的人竟然会像小人一样,然下黑手,捂着嘴巴惊恐地看着沮授,半天说不出话来。

    袁绍也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了一呆,随即便反应过来,急忙劝道:“二位爱卿都是朕的肱骨之臣,齐为朕出谋划策,虽然观点不同,也毋须激动,仲平出手打人更是不对,还不快快向公则道歉,此事便就此撩过,公则也不要过于记恨。”

    没想到沮授并没有听从袁绍的安排,更是“呸”了一口浓痰在郭图的脸上,怒气冲冲道:“陛下,此人分明是故yì

    让陛下将雍州拱手送给杨奉,其心可诛,陛下万勿受到此人小人之蒙骗,一定要固守长安,南联袁术、刘备、孙策等人,才能有所转机,否则必为杨奉所灭,望陛下三思。”

    郭图刚受了两个耳光,此刻仍是隐隐作痛,又遭到沮授一口浓痰的飞袭,心中对沮授更是恨到了极点,听到沮授此言之后,急忙反驳道:“陛下,沮仲平为人居心叵测,当初在洛阳的时候,沮仲平便力劝陛下放qì

    司州,如今微臣也是一心为陛下,让陛下放qì

    无险可守的长安,退守凉州,便成了佞臣。如此看来,只有沮仲平所做才是忠臣之举,微臣等皆是奸臣,看来陛下有一沮授足矣,微臣等皆可告老还乡也。”

    郭图素以辩才有名,沮授的口才岂能是他的对手,闻言不禁气极,沮授怒道:“无耻小人,当初授之所以劝陛下放qì

    洛阳,乃是因为杨奉的三路大军即将合围洛阳,倘若固守,终必为杨奉所破,且陛下尚有雍凉二州为之本,足可以与杨奉一搏。如今形势非同往日,司州已失,大军士气不高,若不能背水一战,一旦长安再落入杨奉手中,陛下单凭一民心未顺的凉州岂能再东山再起?”

    郭图闻言,冷然一笑道:“放qì

    雍州也好过困守此地失掉性命,况且,即便雍州不失,大元也不能抵抗占据七州之地的晋国。如今天下形势,杨奉一家独大,已经威胁到了所有的诸侯国家,陛下只需振臂一呼,便可再次形成当年十三路诸侯讨董之势,杨奉不足为虑也。且,汝方才所言困守长安,背水一战,若是成功了还好,若失一旦失败,岂非陛下的生命便要掌握在杨奉手中,陛下乃是九五之尊,岂能屈尊冒此风险。而且,一旦大元覆灭,试问其他诸人还有何人敢与杨奉抗争。陛下昔日乃是关东盟军的盟主,在其他诸侯心中依然是主心骨,大元若在,其他诸侯国家势必会与我大元联合,共抵杨奉。大元若亡,只怕天下再无人能有陛下的威望领袖群雄了。图以为,可让沮仲平率军死守长安,陛下先行退回凉州,一面重组兵马,一面号令天下诸侯共同□□杨奉,此二者也不失也,请陛下斟酌。”

    郭图的这一句话无疑是将沮授退向了死亡的边缘,此计看似两面兼顾,其实是将袁绍退向火坑。袁绍手下最负盛名的便是许攸和沮授,许攸已死,沮授刚受重用。如果让沮授死守长安,或许可以将杨奉的大军在长安城下阻挡一段时间,但终究还是挡不住晋军西进的步伐,沮授刚烈,即便遭擒,也不会投降,只有死路一条,沮授一死,袁绍手下再没有真zhèng

    能为其出谋划策之人,自然也难逃兵败身死的结局,此乃一石二鸟之计,实在是歹毒之极。

    沮授正要出言反对,但是忽然瞥见袁绍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沮授知dào

    袁绍心中必定是认可了郭图之计,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沮授长叹一声,心道,也罢,如今败局已定,早晚一死,不如就让用我的死为陛下换取更多的准bèi

    时间吧。

    想到这里,沮授心下反而平和下来,对袁绍道:“陛下,既然如此,授愿为陛下死守长安,以为陛下西退和联络南方诸侯换得时间。”

    袁绍见沮授竟然自动请缨,心下大喜,却又不得不装出心情万分沉重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如此便难为仲平了,朕便留军五万,助仲平镇守长安,朕再命焦触、张南、马延、张G四将相助。此战能战则战,若失不敌仲平莫要死战,可退到凉州,再从长计议。”

    袁绍说的话简直就是放屁,只给沮授留军五万,杨奉势必要四面围困长安,那里还能逃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