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沮授助逃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袁绍看到许攸的状态,更是相信信中所说是真,冷冷一笑道:“杨奉的字迹,孤还是认得的,究竟许攸和杨奉之前有没有勾结,恐怕只有子远自己最清楚。来人,将许攸押入大牢,待查清事情真相之后再行处置。”

    许攸见袁绍仅仅凭借这一封书信,就将自己关入大牢,如此的翻脸无情,脸色不由大变,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任由士兵将其拖走。

    待走到殿门口的时候,许攸突然喊了一句:“主公,许攸冤枉,请主公将此事交给仲平去查,万万不可交给郭图和审配去查,此二人与许攸素有仇怨。”

    沮授暗叹一声,这许攸怎地如此不明智,这个时候提出要求,袁绍岂能答yīng

    ,而且很可能会让郭图和审配去彻查此事,此二人与许攸素有矛盾,若是去查此事,许攸岂能还有活路,看开主公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主公了。

    果然,袁绍见许攸在这个时候还会这样提要求,心中更是恼怒,大声喝道:“究竟该派何人查清此事,孤心中岂能不知,用不着汝来教孤怎么做。如此小事勿须烦劳仲平了,就由公则和正〖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南二人共同彻查吧,所谓一人为私二人为公。”

    许攸闻言脸色大变,呆了一呆,忽然“哈哈”大笑数声,歇斯底里道:“袁绍,我许攸在授你之命杀害治帝的那一天便知dào

    会有今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竟然是这样快,如今你自毁长城,你拿什么和杨奉争夺天下,袁绍,许攸死不足惜,只怕你灭亡之日亦不远矣,攸且在前面等你,哈哈哈哈。”

    袁绍见许攸竟然将杀害治帝之事当众提起,顿时恼羞成怒,咆哮道:“快,将此人拉下去,先掌嘴二十,看他还会不会胡言乱语。”许攸在袁绍的称霸道路上可谓是屡出奇谋,建功甚伟,却也落了这样一个下场,众人皆惊怕,自此之后,沮授也渐渐有了退意。

    许攸被袁绍下狱,使得袁绍手下一众谋士皆是心惊胆战,不敢多言,均是低头不语。

    良久,袁绍才渐渐平复心头的怒火,看到一众谋士的形态,急忙道:“诸位不必害pà

    ,许攸之所以由此下场,乃是其平素持才自傲,屡不听孤之劝言。如今与杨奉大战在即,许攸竟然背主与敌私通,孤岂能容他。”

    郭图急忙顺着袁绍的话道:“主公所言甚是,这许攸平素持才自傲,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也就罢了,竟然连主公也不放在眼里,实在可恶。而且,主公及时查出许攸与杨奉私通,否则一旦两军开战,我方部署均为杨奉所知,何以制胜,主公此举乃是英明之举。”

    郭图看着袁绍的脸色稍稍转霁,更是趁势又道:“主公,如今汉室已亡,天下已生众国,杨奉等人皆已称帝,汉室所封之王已然作废,还请主公早日登基。”如今许攸已经下狱,沮授一人必然难以阻拦此事。

    果然,沮授听了郭图之言,丝毫没有开口再出言阻拦之意,只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袁绍听了郭图的再次进言,仍是习惯性地看了看沮授的脸色,见其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袁绍心中大喜,看来许攸之事已经使得沮授心怀惧意,袁绍首次尝到了高高在上的好处,这也使得袁绍由之前的听纳忠言慢慢地向刚愎自用转变,也导致了其最后的灭亡。

    袁绍压抑住心中的高兴,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孤就顺天成意,登基称帝,建国号为元。公则,这登基大典之事,就有你全权负责,记住,此事一定要办的隆重,同时将此事昭告天下,以正朕之名分。”

    看来袁绍早就想登基称帝了,竟然连国号都已经想好了,沮授听了心中更是暗叹,看来主公的基业要毁在郭图这般人的手上了。

    沮授想着想着,忽然上前一步,说道:“主公,既然主公决定登基,按照惯例,须得大赦天下,以显主公仁慈之心。”

    袁绍原以为沮授会继xù

    刁难呢,原来竟是这样一件小事,不禁微笑道:“仲平所言甚是,孤登基之日自然要大赦天下,除了穷凶极恶之辈,余等皆可获释。”袁绍并没有多想,随口便答yīng

    了此事。

    郭图奸诈,早已猜到了沮授之意乃是想给许攸一条活路,郭图好不容易才将许攸扳倒,岂能再放其出来,否则许攸必然会对郭图展开一系列的报复,以郭图的脑子和许攸作对,必然是斗不过许攸的。

    郭图急忙道:“仲平真是仁慈,现在还想为许攸开脱,图知仲平平素与许攸关系甚密,不忍看其死去,但是仲平可曾想过,许攸掌握了我军的大量情报,又与杨奉私通,如此一来便会将我军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郭图的这句话确实高明之极,不但提醒袁绍刚才沮授天下大赦的建议其实是为了给许攸找一个不死的理由,而且还暗暗抨击了沮授一下,刻意说出平素许攸和沮授的关系不一般,想离间袁绍和沮授的关系。

    果然,袁绍听后大悟,心下不快,淡淡道:“若是仲平欲为许攸开脱就不必再废唇舌了,许攸私通杨奉,卖主求荣,实乃十恶不赦之罪,一旦公则和正南查得证据,便是许攸丧命之时,若是查无实据,不用仲平说,孤也会放了许攸,向其赔罪的。”

    袁绍的这句话不啻是判了许攸的死刑。

    就算是真的没有查到什么证据,以郭图的为人,岂能揣摩不出袁绍的意思,必然会弄一些伪证。而且,审配此人素来心狠手辣,许攸落到此人手中,必然会被严刑拷问,许攸是一书生,能不能受得了审配的一些手段还是问题。而且,即便是最终查无实据,以袁绍的刻薄寡恩,更不可能会向许攸赔礼道歉,何况许攸参与了杀害治帝之事,袁绍早晚都要对许攸下手,这次正是最好的机会,只是这样以来,日后和杨奉争霸中原的时候,袁绍就少了一个极佳的谋士。

    沮授张了张嘴,本想再为许攸的家人求情,但转而一想,若是自己一旦开口,恐怕许攸的家人还是难逃郭图的毒手,不如自己暗中找机会将许攸的家人安顿在其他地方,待风声过去之后,再想办法见许攸家人送出司州,想到这里沮授心下安然,不再多言。

    这次议事之后,袁绍便开始了准bèi

    登基大典,将许攸之事暂且放到了一边。沮授也趁袁绍和郭图暂时没有想到许攸家人的时候,进入了许府。

    许攸此人虽然好财,却不太好色,家中只有一妻一妾。三子五女皆已成人,其中大女儿嫁给了袁绍的长子袁谭为妻,二女儿嫁给了洛阳城内的一个富商,三女儿许酢⑺呐硗窈臀迮硌薅允谴止胫校碡某ぷ有硎堑H温逖舳哦嘉荆巫有砩淘谖某笳氏挛有砝挠心烁钢纾孕《嗄保蚰炅渲挥惺逅辏姑挥写诱性诩抑泄ザ痢

    当沮授带了这个噩耗之后,许家登时举家大乱,许攸之妻何氏和许攸之妾如氏更是只知dào

    痛哭,举足无措。

    沮授见状,急忙劝住两人,劝道:“夫人,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如今子远获罪,主公和郭图尚未顾及汝等,可趁机外逃,方可保全性命,何况伯玉是东门都尉,正可方面行事,夫人还是秘密将伯玉召回,赶紧商议才是。”

    何氏和如氏这才止住了哭声,急忙齐齐跪在沮授跟前,哀求道:“沮先生,您素与我家老爷交好,如今我家老爷无故获罪,子远的这些孩子能不能逃出生天,可全仰仗先生了,妾身给沮先生磕头了。”

    沮授慌忙将二人扶起,叹道:“夫人请起,授未能从主公手中救得子远,心下已是愧对夫人,如今事态紧急,授怎能袖手旁观,还是先派出心腹将伯玉换回才是。”

    何氏起身后,思虑好久,觉得谁都不可信,只得派三子许励前往。

    在许是来到之前,沮授也想好了许家出逃的计划。

    当然就在今夜了,许是偷偷打开东门,让许家暗中逃走,投奔徐庶。

    为何要投奔徐庶呢,那是因为许攸和徐庶乃是堂兄弟,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说了,杨老三,你胡扯八道吧。徐庶是豫州颍川郡人氏,而许攸却是荆州南阳郡人,怎么能扯到一起呢,而且许攸姓许,徐庶姓徐,根本不是一家嘛。

    呵呵,写书嘛,自然是要胡扯一番了,杨老三也少不了,不然怎能写成书呢,本书本身就按杨老三胡扯的情节发展的,多一个徐庶和许攸是堂兄弟的情节也不多也,当然也是为了增加此书的趣味性和可读性。

    徐庶的父亲徐良和许攸的父亲徐贸原是亲兄弟,都是荆州南阳人。在灵帝即位那年,也就是168年,南阳大旱,很多人都迫于生计向外逃荒,徐良也是其中之一,带着一家老小,随着难民逃到了比较富庶的豫州,安顿下来。

    而徐贸的岳父许岩是当时南阳的豪族,自然不需yào

    向外逃荒,是以徐贸便继xù

    留在了南阳。一年后,徐贸去世,许氏却也没有再找,便将徐攸更名为了许攸,这也就是许攸为何姓许的由来。

    是夜,许是悄悄打开洛阳东门,将化装成斥候的何氏、如氏、许励、许酢⑿硗窈托硌尥低捣帕顺鋈ァS捎谑绿艏保床患巴ㄖ砩毯托碡牧硗饬礁雠砑业募胰艘捕际歉龈龊敛恢椋巳煤问系热说某鎏硬槐辉芎凸挤?iàn

    m是并没有逃走G留在许冈定众人帜?br

    />

    五天后,许家出逃的消息终于还是被袁绍和郭图得知,袁绍勃然大怒,当即便派郭图到狱中将许攸赐死,同时命文丑斩杀许商,命郭图亲自监斩了许是,更将许家满门抄斩。但是,已经逃走的这六人却是已经逃进了杨奉的冀州境界,袁绍虽然也派淳于琼带人急追,终是没有追上。

    袁绍也怀疑是沮授偷偷放走了许家之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便只得作罢。

    同真实的三国历史相比,许攸这次的下场算是好的了,至少保全了一妻一妾一子和三个女儿的性命。历史上的许攸,独身投奔曹操,家人全都惨死,后来他也死在了虎痴许褚的刀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