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郭许之争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主公,如今汉室已亡,杨奉、袁术、孙策、刘备尽皆称帝,所谓名不正言不顺,主公也该称帝了,否则难安主公治下百姓和跟随主公多年的一众文武之心,请主公早日登基,以正名分。”郭图善于揣摩袁绍之意,在这时候向袁绍进言登基之事。

    本来袁绍应该像杨奉一样来回推诿一番,但是现在杨奉吞并了并州,实力空前强dà

    ,给袁绍和曹操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再者现在的天下诸侯当中,只有曹操、张绣、张任等几个小诸侯没有称帝之外,其他诸如杨奉、袁术、孙策、刘备等人皆已称帝,是以袁绍也用不着再谦让了。

    袁绍点了点头,表示甚是同意郭图之言,道:“孤本来想,汉皇新丧,孤此时登基颇为不合时宜,但是现在天下形势大乱,众诸侯逐一登基称帝,孤若不顺天承意,恐有失民心,更使众将士心寒,孤决定择日登基,以正名分。”

    沮授道:“主公,如今称帝一事倒是不急,可现放一放,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联合各地诸侯,共讨杨奉。否则,一旦并州安定,杨奉必然要回师南下,则天下诸侯将会被杨奉一一击破也。”

    *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袁绍听了,弗然不悦,道:“仲平此言差矣,孤新占凉州,得骑兵十数万,足以和杨奉中原争锋,且曹孟德与杨奉更是有诈死之辱和夺州之恨,孤只需与曹孟德联盟,何惧那杨奉耳,仲平多虑了。”

    沮授一愣,袁绍对沮授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没想到这次竟然丝毫不给沮授面子,沮授此人忠心无二,虽然碰了钉子,仍然继xù

    谏道:“主公,若是主公尚未登基称帝,与曹操联盟自可同心抵挡杨奉,倘若主公一旦称帝,曹操必有异心。若是曹操跟随主公,也向南称帝,则天下形势势必与战国无异,杨奉若是运用远交近攻之策,必可一一分化各国,各个击破,主公三思呀。”

    许攸也道:“主公,仲平所言甚至,主公此时登基确实不合时宜,若是主公联合曹操打败了杨奉,尽得其地,再登基不迟。”许攸在袁绍手下的谋士中素来排名第二,但其实其谋略丝毫不亚于沮授,自然能够看出这其中的细微关键所在。

    袁绍当日既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了治帝,便是想登基称帝,现在天下称帝之人早已非袁术一人,没想到自己却又不能称帝,这如何能不让袁绍恼怒,尤其是袁绍手下最为倚重的两大谋士异口同声地反对。

    袁绍微怒道:“如今杨奉占据六州之地,而孤与曹孟德则占据五州之地,实力相若,况且曹孟德岂能不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即便孤与曹孟德称帝与否,双方的同盟必然不会有任何损害,又有何担心之有?”

    沮授和许攸对望了一眼,彼此均是心想,没想到主公竟然只是一味心思称帝,竟然连眼前的危险看不到丝毫。沮授道:“主公,江北的诸侯,自公孙瓒、韩遂、丁行被一一灭掉之外,仅剩杨奉、曹操与主公三人,其中杨奉最强占据六州之地,人口三千万有余,带甲更是百万之上,且又有北方骑兵为辅,实力为最;其次便是主公,占据三州半之地,人口一千二百万,带甲六十万,且主公新得凉州,解决了骑兵短缺的问题,在骑兵上不逊于杨奉;曹操仅占有衮徐两州之地,人口仅有三百多万,带甲只有二十万,且衮徐两地经过连年混战,人口凋零,粮草更是奇缺,更有骑兵相辅,实力最弱。”

    袁绍听沮授说了一大堆,心下不禁奇怪,问道:“仲平的这番分析,孤早就知dào

    ,这与孤登基与否有何关联?”

    沮授咽了一口吐沫,不理袁绍的问题,继xù

    道:“曹操乃是一代奸雄,其实力最弱,夹在主公和杨奉之间,若是曹操与主公联盟,则可与杨奉一战,决定中原归属,若是曹操一旦投靠杨奉,主公又怎能与丁曹两家争锋?”

    袁绍似乎从来没有想过曹操投靠杨奉的可能,闻言不禁一怔。

    郭图见袁绍一下子呆住了,连忙抢过话柄,反驳道:“仲平此言差矣,方才图说过,丁曹之间有着诈死之辱和夺州之恨,杨奉恨不得能立斩曹操为快,曹操更是担心杨奉大军一旦南下,其孤军不可抗衡,怎会有两人联合之说,实乃谬论也。”

    许攸素与郭图不合,闻言不禁冷笑数声道:“主公素有善用贤才之名,怎会用到你这个废物。丁曹之间表面上看,虽然有着诈死之辱和夺州之恨,但其实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恩怨,即便有,也只是各为争霸而产生的摩擦,算不得什么深仇大恨,而且杨奉和曹操皆是世之枭雄,此种道理岂能不懂,必然不会过于仇恨。”

    许攸的这番话本来是骂郭图的,但是没想到却连袁绍也骂上了,袁绍当时的脸色就已经变了,只是隐忍住没有当庭发怒而已。许攸说完这句话也明白自己的话说的有问题,心中不禁惴惴不安,见袁绍没有发作这才放下心来。

    郭图则是心中暗喜,你许攸平素不是看不起我吗,这次我就故yì

    气你,引得你说出让主公恼怒的话来,看主公以后还会不会再器重于你。当下,郭图继xù

    道:“子远所言甚是,正是因为杨奉和曹操都是世之枭雄,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人都有一统全国之念,这才会有丁曹衮徐之争,曹操又岂肯向杨奉屈膝哉。”

    许攸被郭图一激,立即反唇还击道:“嘿嘿,曹操不是傻瓜,如今江北之势,由于吕布投奔主公之弟袁术,使得袁术实力大增,如今主公和袁术的实力足以和杨奉抗衡,曹操正好夹在主公与杨奉之间,为主公与杨奉争霸之关键,此等如此简单之问题都看不出,汝还有何面目在主公面前指手画脚?”

    郭图道:“曹操与主公乃是发小,后来更是同在何进帐下,关系一直非同寻常。而且,曹操的选择将会决定其生死存亡,试问,曹操会相信自小为玩伴的主公,还是会相信对其一无所知、且有深仇的杨奉?”

    许攸冷冷一笑,道:“深仇,不知曹操与杨奉之间有何深仇?汝说来说去,就是所谓的诈死之辱和夺州之恨,曹操虽然从杨奉手中夺得衮徐两州,却将俘虏的杨奉手下大将太史慈依然送还杨奉,是以杨奉虽然损失了衮徐两地,却并没有什么真zhèng

    的损失,又怎么对曹操恨入骨髓。反过来看,曹操诈死之时,曹操手下大将谋士诸如程立、荀、夏侯⒉苋实热私酝侗剂酥鞴罄慈从纸苑倒椴懿伲蚁暮筒苋饰讼煊Σ懿伲阶源咧鞴耐虼缶热舨懿俟榭恐鞴晕剩懿倨衲懿豢糽ǜ

    其手下这些人日后在主故下如何立足致??br

    />

    许攸的最后这句话虽然说的相当隐讳,但是袁绍还是听出了许攸之意,心中不禁勃然大怒,道:“子远之意,我袁本初乃是小肚鸡肠之人,若是这些人再次投靠于孤,孤便会与之一一清算旧账不成?”

    沮授在一旁听得许攸和郭图二人的争论,心中暗叹,郭图素以辩才有名,许攸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岂能辩得过郭图。若是再让两人继xù

    如此下去,恐怕只会越来越让主公恼怒,事情反而变得更加不妙。

    沮授急忙对袁绍解释道:“主公息怒,子远并非此意。”

    袁绍此刻虽然正在气头上,却是不能不给沮授一个面子,闻言不禁道:“哦,既然不是此意,那是何意?”

    就在沮授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忽然见审配拿着一封书信急匆匆走进殿堂,来到袁绍跟前,小声说了几句话,便将书信递到袁绍的手中。

    袁绍打开书信,越看脸色越是难看,看到最后的时候,袁绍的脸色已然变得铁青。看罢书信,袁绍将其团成一团,奋力掷到沮授和许攸的跟前,怒道:“既然不是方才所说之意,便是这书信上所写之意了?”

    沮授和许攸听到袁绍此言,均是感到不妙,沮授弯腰捡起纸团,展开一看,脸色大变,越看沮授的手抖动的越厉害。沮授看毕,便将书信交到许攸的手上,沮授道:“主公,此信必为他人所为,意在诬陷子远,离间主公与臣等之关系,主公不可相信呀。”

    这时候,许攸也看完了书信的内容,一张脸变得刷白,立在当地,久久无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