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韩遂身死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韩遂急忙呵斥道:“圂儿不可胡闹,那马超的武艺凉州无有敌手,就连阎行也要稍逊一筹,你怎能是其对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韩圂遭了韩遂的一阵训斥,虽然不敢再言,但心中却对马超产生了更大的恨意,这一念之差,使得韩圂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后,率领五千兵马出城向马超单挑去了,结果当然是死在了马超的枪下,这里便不做细表了。

    韩兴是韩遂的长子,虽然是文人,但却甚有骨气,见状道:“父亲,如今姑臧城四面皆被袁绍和马超的大军团团围困,又怎能逃得出去。再说,即便能够侥幸逃脱,一旦马超发xiàn

    府内只有父亲一人,必然会率军追杀,我兄弟等依然是死路一条。”

    韩遂刚才只是想让众子女能够逃得性命,却忽略了这一点,此刻听得韩兴提醒,顿悟,额头登时出现了斗大的汗珠。

    韩兴继xù

    道:“孩儿倒有一计,可以骗过马超。”

    韩遂听到韩兴说有妙计可以脱身,大喜,急忙道:“兴儿既有妙计,可速速讲来。”〖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

    韩兴道:“父亲可知当年杨奉大败公孙瓒,将其围困在蓟县之后,公孙瓒担心妻女受辱,是如何做得?”

    韩遂脸色一变,颤声道:“兴儿莫非是要为父将尔等一一……,不不不,为父不是公孙瓒,而且现在姑臧虽然是四面被围,但终究还未破城,尔等此时逃命尚有一丝之机,如果即将被俘之时,尔等再选择自尽方为不迟,若然是让为父动手,为父岂能忍心?”

    韩兴见韩遂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忙道:“孩儿不是这个意思。”

    韩遂一怔,道:“那,我儿之意是……”

    韩兴道:“城破之日,父亲可不必在城头,若是马超看不到父亲,必然会率军来此,那时父亲便可事先使人装扮成韩圂、韩冉、韩馨、韩繠、韩妍的模样,在马超率军入府之时,父亲可将这五个人从楼上一一推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韩遂似乎明白了韩兴之意,脱口道:“李代桃僵?”

    韩兴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即便如此也难以逃过马超之眼,在这五人一一被推下楼摔死,马超还没有来得及上前辨认之时,父亲便可从楼上跳下,然后,孩儿再从一楼房间内纵出,以冤冤相报何时了为由指骂马超,然后再撞柱自尽,以马超的性格,看到父亲与孩儿之死,必然不会再上前一一辨认,如此一来,可保诸弟妹得逃性命,以为日后为父亲和我复仇也。”

    韩遂神色大变,看着韩兴,道:“兴儿你……”

    韩兴微微一笑道:“父亲,今次我韩家遭逢大劫,若是能够得保性命,日后定要找马超报仇,但孩儿乃是一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无大作用,不似我两个弟弟。而大姐和两个妹妹又都是女流之辈,若是落入马超手中,必会遭受非人待遇。孩儿能做的,也只是骗过马超的眼睛,使得弟妹们能够成功逃离此地,以为日后复仇。”

    韩遂知dào

    韩兴颇有智谋,此计定然能够成功,但毕竟也要了韩兴的性命,虽然于心不忍,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采用这个计策来换取韩馨等五人生还的可能,韩遂叹了一口气道:“兴儿,你不害pà

    ?”

    韩兴惨然一笑,道:“孩儿自然害pà

    ,但孩儿更害pà

    的是将来无人为我韩家报仇。”

    韩遂点了点头道:“也罢,就依兴儿此计。馨儿你们听好,逃出姑臧之后,你们要在令居汇合,然后去找成宜,在那八人之中,只有成宜为人还算忠厚,而且当年为父曾经救过其一命,你们前去投靠,成宜定然会收留你们。”

    一直没有说话的韩冉这时突然开口道:“父亲,您的意思是通过成宜将军将我们送出凉州,可天下之大,我们兄妹又势单力孤,又该到那里才能起兵为父亲报仇呢?”

    韩遂赞许地看了三个二子中最为聪明的韩冉一眼,道:“冉儿说的不错,成宜虽然能收留你们,但毕竟只是暂时,因为袁绍很快就要吞并凉州,成宜绝对不敢一直将你们藏在他那里,而且单凭成宜的实力又怎能和袁绍抗衡,又怎能杀得了马超。”

    韩冉这时候突然喊了一声:“杨奉,莫非父亲是要我们去投靠杨奉?”

    韩遂心中暗暗点头,这孩子果然聪明异常,道:“冉儿说的不错,正是。如天下形势,比袁绍势力更加强dà

    的只有杨奉一人,杨奉此人志在天下,早晚要和袁绍一决雌雄,故唯有投靠杨奉才能替为父报仇。”

    韩冉有点迟疑,道:“父亲,孩儿也曾听说过杨奉此人,乃是雄才大略之人,而且手下谋臣武将多如牛毛,袁绍虽然暂时能与之抗衡,但最终必然不是此人的对手,只是我们前去投奔,杨奉岂会轻易相信我们,而且即便杨奉收留我们,一旦杨袁开战,杨奉必然会爱惜马超之勇力而欲使其归降,孩儿又怎能得保大仇。”

    韩遂微一沉吟,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杨奉爱才是出了名的,马超兄弟个个武艺不凡,说不定还真的像韩冉所说,杨奉爱才而欲使其归降呢。但是,当韩遂的目光无意间扫过韩繠和韩妍的面容时,心中不禁一动,目光也不禁停滞了数秒。

    韩繠原本是冰雪聪明之人,看到父亲的异样,自然猜得出父亲心中的想法,于是韩繠微一思索,启口道:“父亲毋须过滤,孩儿明白父亲的想法,韩家遭逢此大劫,孩儿和小妹虽然身为女流之辈,不如哥哥弟弟们,却也能一尽绵薄之力。孩儿和小妹的相貌自觉不差,一旦到达冀州之后,孩儿和小妹自会想尽办法靠近杨奉,若是万一得到杨奉的垂怜,我韩家的复仇之机则指日可待也。”

    韩遂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半晌无语,最后只说了一句:“孩子们,你们都是很懂事的孩子,是为父对不起你们,其实这些仇恨是不应该由你们来承担的,是我害了你们,为父对不起你们呀。”

    一个月后。

    “老贼,你可想会有今日,看你今天还向那里逃?”马超和袁绍的大军经过日夜攻城,终于在一个月之后打开了姑臧城的大门,马超在城破之后没有在城头上找到韩遂的身影,便立即带兵来到了韩遂的府上,将之团团围住。

    韩遂明知必死,在这一刻表现得甚是平静,看着下面咬牙切齿的马超,叹然道:“贤侄,当初你父遇害,虽然不是我之本意,但阎行毕竟是我的女婿,伯父我也有难辞其咎的责任,今日伯父便与你做个了断,将我韩家的数条任命尽皆还给你。”

    说完之后,韩遂便按照韩兴的安排,将事先装扮成韩馨、韩繠、韩妍、韩冉四人的下人一一杀死,推下楼。本来应该还有韩圂,但韩圂在一个月之前因为不服气马超,私自带兵出城向马超挑zhàn

    ,结果被马超两个回合便挑于马下。

    韩圂之所以能养成夜郎自大的性格是和其家世是分不开的,韩圂的武艺不高,但是因为他是韩遂的儿子,韩遂手下的将领全部都让着他,在与其比试武艺的时候,都是假装三个回合不到便败下阵来,阎行也是如此,每次都装成与之大战二百回合不分胜负,这便助长了韩圂目空一切的性格,终于造成了最终的悲剧。

    马超没想到韩遂会这样做,在一愣之下,也想到韩遂会不会找几个人冒充,正好上前查看。这时,韩遂忽然高喊一声:“马腾贤弟,为兄对不起你,为兄没有看出阎行此贼之心,这才使得贤弟平白丧命,现在为兄陪你来了。”

    说完之后,韩遂横剑自刎,向前一扑,摔下楼来。

    马超刚刚向前跨出一步的右脚不由自主收了回来,看着韩遂摔得血肉模糊的躯体,马超心中的仇恨似乎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马超正在发愣的时候,韩兴忽然从屋内冲了出来,一下子扑在了韩遂的尸体上,泣声呼喊着:“父亲。”

    马超看着眼前这一幕,默声无语,欲将韩氏满门尽诛的复仇之心在这一刻也荡然无存了。

    就在马超黯然叹了一口气,准本转身离开的时候,韩兴忽然一转头,望向马超,眼中尽是狠毒的目光。

    “嚯”地一下站起,韩兴指着马超,怒斥道:“马孟起,我韩家数条任命尽皆在此,你终于得报大仇,如愿以偿了吧。我父多次解释,当初杀害马叔父乃是阎行一人之主张,我父根本不知其中之事,你却刚愎自用,不听人言,如今可好,韩家满门已绝,凉州也落入他人之手,这样的结果是不是正是你想要的?”

    马超心中已经颇为后悔,闻言更是浑身一颤,张口道:“兴哥,我……”

    韩兴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不等马超说完,又凄然道:“如今我韩家满门已绝,只剩我韩兴一人,手无缚鸡之力,更无复仇之心,我还有何面目再活在这世上,不如随了父亲和一众弟妹而去。”

    马超一听,急忙上前一步,道:“兴哥不可……”

    但是,韩兴早存了必死之心,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便已经低头向柱子上撞去,立即血溅当场。

    愣了好大一会,马超才木然地举步向外走去,临走时抛下了一句话:“将他们一一敛尸厚葬。”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