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城破之前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韩遂岂能是袁绍的对手,虽然韩遂也带兵及时领大军来到,对抗着袁军,但在沮授和许攸二人联手的智谋下,屡战屡败,三个月之后终于被袁绍逼回了姑臧,与此同时,马超在继xù

    攻城无效的情况,也放qì

    了对显美的攻打,准bèi

    绕过显美与袁绍合围姑臧。

    阎行听到了这一消息,不觉陷入矛盾之中。

    如今马超放qì

    显美,绕道姑臧,在袁绍和马超的合攻之下,韩遂必然凶多吉少,说起来,自己是应该去救援韩遂的,毕竟韩遂是自己的岳父。但是,阎行又不得不为他自己打算,就算是能够进入姑臧,与韩遂合兵一处,此战也是败多胜少,最后也难免会性命不保。

    想了半天,阎行一咬牙,决定弃韩遂于不顾,率军投往西北的酒泉郡,敦煌郡、青海郡和酒泉郡本是大汉的领土,但多年来大汉和羌族在这三郡的争夺之上尤为激烈,后来汉朝内乱,韩遂和马腾为了收缩兵力防御袁绍,便干脆放qì

    了这三郡。

    马超之所以放qì

    显美,绕道姑臧,其实是出自马铁的计谋。马铁原本想着,这样一来,阎行必然会担心韩遂的安危*{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而去救援韩遂,而马超则在阎行前往姑臧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埋伏,等着阎行。但是,一连等了半个月都不见阎行的一兵一卒,马铁甚是疑惑,便派斥候前去打探,得到的消息便是显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马超等人大惊,难道这阎行就此凭空消失了不成,面对着空空如也的显美城,马铁也搞不清阎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担心中了阎行的埋伏,马超没敢进入城内。

    直到十日后,探马送来消息,阎行十日前突然挥兵北向,奇袭了屋兰,阎行在将屋兰洗劫一空之后便再向北投靠了羌族。

    马超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问道:“屋兰现状如何?”

    探马回道:“据说,几乎所有的中轻年男子都被韩遂强行驱逐到了羌族,年轻的女子也基本上都被强抢到了羌族,屋兰只剩下了老弱妇孺。”

    马超听了,钢牙紧咬,双拳紧握,恨声道:“没想到阎行这厮竟然如此可恶,且不说不去救即将有生命危险的岳父,竟然还残害同胞,投靠异族,若是有一天能够手刃此贼,我马超不负此生矣。”

    随后,马超又想到,若非是为了向袁绍表示诚意,将马氏一门二百多人尽数送往洛阳,恐怕这次也难逃阎行的毒手,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于是,马超心下稍安,不再理会阎行,命令大军全速向姑臧开去,准bèi

    与袁绍合攻姑臧。

    阎行率军离去北投羌族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韩遂的耳中,韩遂心中懊悔不已,本来凉州一片大好的形势被阎行破坏的一览无余。马腾死了,阎行也投靠外族了,自己如今处在袁绍和马超的两面夹攻之下,一旦城破,马超又岂能饶得过自己,韩遂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悲惨结局。

    韩遂派往杨秋、程银、马玩、梁兴、成宜、侯选、李堪、张横等八部人马的八封求救信已经发出去了一个多月了,但是,至今还没有得到一封回复,看来这些人是准bèi

    坐山观虎斗,是不可能出兵救自己了。

    这一日,韩遂再次来到城头,又看到了马超赤红的双眼,想起以前马超折磨人的手段,韩遂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冷突。

    马超也看到了韩遂出现在城头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马超大呼:“韩遂老贼,当初你害我父之时,可曾想到今日。城破之日,便是你老贼授首之时,你若聪明,可赶紧出城投降,可保你城内士兵的性命,否则吾等定然血洗姑臧。”

    韩遂听了,甚是无奈,只得强打精神,对阵城下的马超喊道:“马超贤侄,你切莫冲动,令尊之死乃是阎行一人所为,伯父我之前并不知情,而且如今阎行已经出卖大汉,率军投靠了北羌。贤侄若是能够相信伯父,伯父当提兵为贤侄将阎行捉来,任由贤侄发落,如何?”韩遂现在也是有病乱投医,虽然知dào

    马超不会相信他的话,但说出来总比没说出来要好一些,最起码心里有了一丝安慰,何况,韩遂当时确实没有任何要杀死马腾的念头。

    马超冷笑一声,手持长枪,遥指城头的韩遂,大声骂道:“老贼,休得在此强词狡辩,阎行是你女婿,没有你的命令,岂敢杀害我父。老贼,如今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了,城破之日便是你授首之时。”

    说完之后,马超下令大军攻城。

    韩遂听了,黯然无语,长叹一声,指挥士兵抵挡马超大军的攻城。

    西凉兵不善攻城,韩遂在城头待了一会,看到马超的士兵根本不可能攻上城头,便回府中去了。既然姑臧早晚不保,韩遂自然要先做打算了,自己纵然是难逃一死,但是韩遂要先行安顿好家人的安全。

    看着眼前的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大儿子韩兴,二十二岁,是个文人,不懂武艺;二儿子韩圂,二十岁,平日虽然也舞刀弄棒,但是因为资质问题,虽然平时也很刻苦,但武艺却不高,上不得战场;三儿子韩冉,十五岁,文武双全,是韩遂最喜爱的儿子。大女儿韩馨,今年二十有四,六年前嫁给了阎行,此次阎行率军北投羌族,并没有带韩馨同往;二女儿韩繠,年方二八,长得如花似玉,向来有凉州第一美女之称,而且知书达理,孝敬父母,本已许给了马腾三子马休为妻,如今这也已经不可能了;三女儿韩妍,今年只有十四岁,长相与韩繠有九分相似,日后定然也是美人一个。

    三子三女,韩遂一一扫过,暗叹一声,造孽呀,只是苦了这些孩子,不知日后将会是何结局。在六个子女之中,韩遂最担心的便是韩繠和韩冉二人,一个是最有出息的儿子,一个是长得最漂亮、最懂事的女儿。

    韩遂又叹了一口气,道:“为父一时不察,误信了阎行这个贼子,不但葬送了馨儿一生的幸福,更是祸及全家,如今马超投靠了袁绍,与袁绍合兵将姑臧城团团围困,为父估计不出两三月,姑臧便守不住了,到时候为父虽然难逃一死,却也可以对得起你马叔叔,只是你们……唉,你们又怎能逃出这姑臧城呢?”当初韩遂看中了阎行的武艺,便将正在和马超情意相投的大女儿韩馨嫁给了阎行,以拉拢其心,马超和阎行二人的矛盾也由此根源而来,如今阎行的这一系列恶行使得韩遂更加觉得对不住韩馨。

    韩馨听到此言,心中最是难受,与自己同床共枕六年的夫君竟然是一只豺狼,使得自己全家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双眼已是泪水涟涟,韩馨泣声道:“父亲何不将事情的真相相告,说不定孟起看在以往父亲和马叔叔八拜之交的情面上,放过我们全家呢。”

    韩遂看着这最苦命的大女儿,黯然道:“汝等有所不知,为父与马腾虽然有八拜之交,但只是因为凉州的形势,我二人实力相当,不分上下。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为父这才想出了义结金兰的策略,以马腾的性格,在与为父结拜之后,必然以为父马首是瞻,唯有这样才能使得杨秋、程银等八人不敢心存反逆之心。为父的想法,马腾岂能不知,只是碍于面子,不得不这样。马腾此人论武艺、谋略,无一不在为父之上,岂能安心听命于为父之调遣,是以我二人表面上虽是兄弟,其实是各自为政,面和心不和。马超身为马腾长子,自然明白这其中之事,又何谈情面二字。”

    “而且,当年为父将你与马超活活拆散,马超因为此事,早就将为父恨之入骨,此番其父又死于阎行之手,马超岂能容我。为父死不足惜,只是尔等尚还年轻,况且为父与马超的恩怨岂能再涉及尔等。以为父之意,趁现在城池未破,你们简单收拾行装,化装成平民百姓,各自逃命去吧。”韩遂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是老泪纵横,哽咽难语。

    韩圂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见父亲与大姐哭哭啼啼,早已经不耐烦了,道:“父亲大人何须如此,那马超何足惧哉,孩儿这就出城迎战,定将那马超活捉过来,任凭父亲发落。”韩圂真是从未出井的青蛙,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想将马超生擒。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