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论罪当斩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许褚的府中。

    冯方女对许褚感谢道:“此次小女子多蒙将军搭救,感激不尽,若是不然,小女子只能嫁给那个田跃了。”许褚带着冯方女在外面绕了一圈,最后趁着天黑才又偷偷潜回到了许褚的府中,将二女暂时安顿下来,这已是第二日了。

    许褚“嘿嘿”一笑,对冯方女道:“冯姑娘客气了,冯姑娘的遭遇褚本不知dào

    ,后得青烟相告,才知姑娘之情况。以姑娘的绝世容貌若是真的嫁给了田跃那小子,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许褚看不过去自然要出手相助,此事算不得什么?”

    冯方女听了,心中不无担忧道:“可是,小女子听说信都王治军甚严,尤其严禁军队无端插手地方百姓的生活,此次将军率军强行插手民事,若是被信都王知dào

    了,恐怕不会轻饶了将军,将军是信都王之心腹大将,若是因此有什么闪失,小女子万死难安。”

    冯方女说的正是许褚担心的,当时许褚色迷心窍,被青烟忽悠了一回,冒险干下了这件事情,可是现在仔细想想,许褚的脊梁都是汗水,如果事情再重来一次的话,许褚一定不会答yīng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青烟的请求,无论她再怎么施加诱惑。许褚跟随杨奉多年,知dào

    杨奉的脾气,奖罚分明,对于违反军规的,即便之前有天大的功劳,也难逃军法制裁。”

    许褚虽然心中害pà

    ,但看到青烟感激的眼神,不觉又气壮,拍了拍胸脯,满脸不在乎道:“冯姑娘不需担心,此次行动,褚用的都是自己宗族的人,不会有人将此事外传,而且昨日我们都是蒙着脸,主公又怎会知dào

    这件事情。”

    许褚的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喊了一句:“信都王驾到。”

    这几个字不当紧,可把许褚吓了个半死,当即便脸色发白,双腿打颤,差点跪在地上。冯方女见到许褚吓成这个样子,也知dào

    事情不妙,必然是杨奉得知了消息,兴师问罪来了,没想到在战场上有万夫不当之勇的许褚竟然对杨奉如此害pà

    ,冯方女不禁对杨奉又多了几分向往。

    杨奉这次确是听说了许褚派人拦截田跃的迎亲队伍,并将冯方女抢回府中,初闻之下,杨奉勃然大怒,立即带了典韦、赵云、张A、郭嘉、徐庶等人气势汹汹地来到许褚的府上问罪,杨奉一进许府,便吩咐门官不得通报,问明了许褚所在,杨奉带着众人直接闯了进去,恰在杨奉即将进屋的时候,闻讯赶至的许安高喊了一声。不过,这一声也有点太晚了,冯方女已经来不及藏起来。

    话音刚落,只见杨奉满面怒容地大步走了进来,先是狠狠地瞪了许褚一眼,许褚更是吓得不知怎样才好,只是跪在地上道:“许褚参加主公。”然后,杨奉便看到了刚刚站起的冯方女,只是惊呆了一下,便随即恢复镇定。

    冯方女还没有来得及上前参礼,杨奉已经冷冷地回了许褚一句:“主公?你眼中还有孤这个主公吗?”

    许褚吓坏了,急忙道:“许褚自知有罪,请主公降罪,许褚决无二言。”

    冯方女见到许褚并没有分辨,直接就要认罪,知dào

    事情不妙,趁着杨奉还没有开口定罪,急忙上前参礼道:“民女冯方女见过信都王千岁。”

    杨奉虽然对许褚发火,但是冯方女并没有得罪杨奉,杨奉也不好说什么,忙道:“冯姑娘请起,孤正在处理军务,不便外人在此,请冯姑娘先行回避,午后孤便派人将姑娘送到田府之上,姑娘受惊了。”

    冯方女急忙道:“王爷此言差矣,民女也是当事人之一,并且可做旁证,岂能回避,再者,王爷是否先了解清楚此事的前后经过再做决断不迟,否则定会使得许将军含冤莫白,还请王爷三思。”

    “哦”,杨奉没想到这个女子如此胆大,不禁觉得有意思,便道,“难不成许褚此次抢亲还抢对了不成?”

    “正是。”冯方女知dào

    若是现在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个清楚明白,恐怕许褚难逃一死,“至少民女认为许将军此次抢亲绝对是正确的,青烟,你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字不差地给王爷讲一遍。”

    因为此中牵涉到冯方女的羞人的想法,冯方女不便启口,只得通过青烟的嘴将这件事情讲给杨奉听。

    小丫头口齿伶俐,一会功夫便将此事的前因后果一字不差的讲了出来,讲的是清清楚楚,只是隐去了许褚和青烟约定的那一段,更将田跃说的极为不堪。小丫头心里也清楚,若是将与许褚的那一段对白讲了出来,必然会害了许褚的性命。

    听完了青烟的讲述,杨奉没想到这件事情还扯到了自己的身上,毕竟原因不是许褚见色起意,杨奉的脸色不禁稍稍缓和了许多。一旁的众人也都没想到事情的经过竟然是这个样子,这样看来,许褚非但没罪,而且还有功,只是不容于军法。

    待到青烟说完之后,冯方女最后道:“此事的经过正是如此,本来此事乃是羞于对人言,但毕竟牵连到许将军的性命,小女子才厚颜说起,还请王爷能够明鉴,切莫将小女子推向火坑,更不要为难许将军。”

    杨奉长叹一声,对冯方女道:“姑娘之言虽有几分道理,但毕竟军法非同儿戏,且军法中有明文规定,我军任何将领、士兵不得参与民事纠纷,违抗者必斩,当初在青州,因为韩烈手下之人违反军纪,被杨奉当场赐死,韩烈也被一并惩处,当日仲康也在。虽说仲康此番所为,是救了姑娘,却也违抗了军法,不斩不能服众呀。仲康,你所犯之罪,论罪当斩,你可心服?”

    许褚一听,眼前一黑,万念俱灭,垂头丧气道:“末将无话可说,只是请主公万万不可将冯姑娘再送回田家,末将死而无憾。”

    冯方女没想到杨奉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子愣住了。

    平日里,典韦和许褚的关系最好,此时听到主公要杀许褚,典韦赶紧“扑通”一声跪下,为许褚求情道:“主公,仲康此次虽然有违军法,但请主公念在其往日的功劳上,饶其不死,戴罪立功。”

    典韦这一跪下,赵云、张A、郭嘉、徐庶也纷纷赶紧跪下,齐声道:“请主公饶其不死,戴罪立功。”

    杨奉勃然大怒,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是要要挟孤不成?若是所有的将领都像许褚一样,持功自傲,视军法如儿戏,我军的军纪岂非大乱,这样的军队又怎能上场杀敌,这个道理你们难道都不知dào

    么?”

    郭嘉眼珠一转,上前献计道:“主公,仲康此次虽然犯下大错,但确是救人心切,方式不对,而且他们在抢亲的时候全是以黑布蒙面,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是以田家必然不会想到此事乃是仲康所为,会以为是冯家之举,若是再使人通知冯家,让其到田家要人,必然能让田恒心神大乱,无以交代。故,以嘉之见,仲康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不如责以军杖四十,以儆效尤,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杨奉斜眼看了郭嘉一眼,直看得郭嘉心中直发毛,杨奉点了点头道:“奉孝之计果然妙哉,如此一来,田家势必会在信都城内到处找人,却是遍寻不得结果,更会被冯家催得焦头烂额,甚至于会吃上官司,孤也正好能够趁机除去田家这个隐患。”

    大家听到杨奉的口气一松,均是松了一口气,暗想,许褚这次总算是保得了一条性命。冯方女甚至于想道,久闻杨奉此人治军之严,天下有名,并且向来以身作则,没想到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以前是我高看他了。

    就在这时,杨奉忽然脸一板,呵斥道:“郭奉孝,你身为孤的第一谋士,竟然怂恿孤首开其例,违反军纪,你可知罪。既然你提出军杖四十便可解决问题,这四十军杖用在许褚身上过轻,在你身上正合适,来人,将郭嘉拉出去杖责四十。”

    郭嘉吓了一跳,知dào

    杨奉不是在开玩笑,急忙苦着脸道:“主公,郭嘉知罪,但若是真打了四十军杖,恐怕嘉的这条小命就完了,还请主公手下留情。”

    杨奉虎着脸道:“也罢,既然如此,就将郭嘉杖责二十军杖,以儆效尤,另外,再有人为许褚求情者,一律四十军杖。许褚明知我军军纪,却仍然敢以身试法,罪不容赦,来人呀,将许褚拿下,立即斩首示众。子龙,你立即将冯方女送往田府,并代表孤向田恒赔礼道歉,并告之以许褚的下场,此事就此作罢,任何人不得再提。”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众人都没想到杨奉竟然真要杀了许褚,而且还要杖责首席谋士郭嘉二十军杖,一时间,众人没有一个人敢再开口为许褚或者郭嘉求情,但是,门外听到杨奉的命令而至的亲卫进来之后,也愣住了,不知dào

    该不该执行杨奉的命令。

    杨奉见那四个亲卫愣在了当场,怒骂道:“你们傻了不成,孤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是不是需yào

    孤再重复一遍?”

    这四个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躬身应了一声,这就要去拿下许褚和郭嘉,眼见许褚就要脑袋落地,郭嘉就要受到军杖之刑。这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啊”的一声,众人一看,原来是冯方女急得晕了过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