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冯家嫁女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信都城内的田府的大门口张灯结彩,高挂着红布,张贴着一个个斗大的“帧弊郑械南氯烁墙龀觯荚诮粽诺孛β底拧S氪送保敫彩且谎皇翘亩际恰跋病弊郑蠢词翘锛胰⑾保爰壹夼

    这田家和冯家是何许人家,前文也有过提到。

    田家的家主叫做田恒,正是在濮阳之战假降曹操之人,若不是曹操长了一个心眼,派了自己的替身进城,那么当日自杀身死的便会是真zhèng

    的曹操了。本来田氏立了这么大一功,杨奉便命其为濮阳太守,后来由于太史慈的失误,丢失了衮州,田氏担心遭到曹操的报复,不得不舍弃了濮阳的家当跟着来到了信都。

    而冯家的家主冯翼便是历史上大仲王朝的皇后冯方女的父亲,当年杨奉为解徐州之危,远袭寿春,在得到袁术回军自救的时候,将寿春城几乎席卷一空,冯家也是那时随着杨奉来到了信都城居住,不觉也已经数年过去了。

    当年冯方女只有十六岁,如今却已经有二十一岁了,在那个时代,女子一般十五六岁就要出嫁了,到了二十一岁依然不出嫁必然会遭人指责。只是,冯方女生的是天姿国色,远近有名,〖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虽然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几乎将冯家的门槛踏破了好几个,但却都被冯方女一一拒绝,是以一拖再拖,冯方女到了二十一岁的年龄却依然是云英待嫁之身,冯翼这些年为此事愁不堪言,却又不知dào

    女儿心中的想法。

    终于,在一个月前,田家派人下礼为其次子田跃提亲,冯翼便不假思索,当场便答yīng

    了这场婚事,并约定一个月后,田家派人迎娶冯方女过门,正是今天。

    冯方女的闺房之内。

    “女儿呀,娘也知dào

    你对这门婚事不乐意,可是你也想想,你今年虚岁已经二十二了,换成一般的女子早就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可你却依然待字闺中,外面的人每天都在说三道四,你爹为此整日闷闷不乐,都快急出病来了。”冯方女的母亲陈氏拉住女儿的手,耐心的劝说,冯方女的贴身丫鬟青烟则双手捧着大红的喜服站在一旁。这句话陈氏在这一月当中不知说了多少遍,可说了等于白说,始终都无法劝动冯方女。

    “娘啊,可是您也知dào

    ,女儿根本看不上那个什么田跃,那人简直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每天都是不求上进,不务正业,花天酒地,而且那人长得更是一脸麻子,爹爹怎能将女儿嫁给那种人。”冯方女心中对这门婚事万分不愿意。

    “瞧你说的,那田跃娘也见过两次,哪有你说得这样夸张,人家脸上是有几个麻点,可正是富贵之相。而且,田跃年纪轻轻便已经被举为孝廉了,他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更何况这田家家财万贯,是天下有名的富豪,我儿嫁过去之后还少得了荣华富贵么?”陈氏倒是对这门亲事极力赞成。

    “哼”,冯方女重重哼了一声,道,“什么孝廉,就他那点本事还能当上孝廉,若不是他爹花了一万两银子,那个熊包田跃又怎能成为孝廉。而且,爹爹应允这门亲事根本就不是为女儿考lǜ

    的,他只是考lǜ

    自己的生意。”

    “不许这么说你爹。”陈氏见女儿如此难劝,心中也有点着急,说话的语气不觉重了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们冯家提亲的人不下百人,可你横竖是一个都看不上眼,你爹这些年为此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这一次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再也不能由得你胡来了。”

    冯方女呆了呆,没想到自小对自己疼爱无比的娘亲此时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冯方女心中更急,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轻轻抽泣起来。

    陈氏见女儿哭了起来,心中便不忍,道:“我儿,娘也知dào

    你心中难过,可是女人嘛,嫁什么样的男人不是嫁,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你外公将我嫁给你爹,便是看重了你爹家里的财产,当初娘也是死活不同意,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也过的好好的么。再说了,你挑了这么多年,娘也不知dào

    你究竟想嫁给什么样的人?”

    冯方女擦干眼泪,脱口道:“女儿要嫁就嫁信都王那样的英雄。”说完之后,冯方女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却也追不回了,脸上更是一红,低下头来,再不敢看陈氏一眼,双手在摆弄着手中的绢帕。

    陈氏一呆,没想到女儿心中之人竟然是那高高在上的信都王杨奉,一时竟然没了话语。

    冯方女说了心中秘密,本来是惶恐不安,只等着母亲骂自己痴心妄想,但半天不见动静,不由抬头一看,见母亲竟然是呆呆地看着墙壁。

    冯方女不知是怎的回事,摇了摇母亲的手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女儿也知dào

    这是痴心妄想,只是女儿觉得天下间的男子都不如信都王那样的英雄气概,但是女儿也知dào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氏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女儿姣美的面容,爱怜道:“我的儿,你怎么没早说此事,否则你爹和娘无论花多少银子,也会如了你的意的,只是,此时已经太晚了,你爹已经答yīng

    了田家,再过一个时辰,田家的花轿就要来到咱家门口了。”

    冯方女听了这句话,心中悔恨交加,当初爹娘不止一次地问她心中到底想嫁什么样的人,但是冯方女脸皮薄,始终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来,这才造成了这样的晴天弥恨,冯方女越想越后悔,泪流满面,扑到了陈氏怀中痛哭起来:“娘,女儿真傻,女儿真的好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没向爹娘说明了呢。”

    一旁站立的青烟看到这样的情况,将喜服轻轻放在了桌上,悄悄退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青烟来到了许褚的府中。

    看到这里,众位看官必然会觉得奇怪,这青烟只是冯府的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会能到得许褚的府上,须知,许褚可是杨奉最为信赖的大将之一,地位之高,除了典韦之外,杨奉最信任的人便是许褚了。

    其实也没什么,这青烟的表姐正是许褚的第四房妾,是以青烟能轻松来到许褚的府上,并见到了许褚,而且将此事相告。

    听完了青烟的描述,许褚不禁陷入了沉思,一刻钟过去了,许褚一个字也没说。

    青烟心中可急死了,这迎亲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再晚了恐怕冯方女真的被田家迎了过去。青烟急声道:“姐夫,究竟该怎么办,你倒是说话呀,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家小姐往火坑里跳呀。”

    青烟的表姐文氏也在一旁促催:“老爷,这冯家之女若是嫁给了田跃,可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多可惜呀。再说,主公生性风流,那冯家女长得又是天姿国色,实在不行就把她抢过来献给主公,主公若是见了冯家女的长相,自然不舍得再将其白白便宜了那个叫什么田跃的了。”

    文氏是许褚最宠爱的妾,平日也是在许褚跟前最能说得上话的,这句话也只是文氏敢说,换成许褚其他的妻妾是绝对不敢出这样的主意的。本来,文氏也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却无意中提醒了许褚。

    许褚一拍脑子,道:“对呀,抢亲,咱们不明抢,暗中将其抢回来,待过了这场风波之后,再将冯方女献给主公,到时候主公也必然不会再说什么,对,就这么办。”许褚竟然真的采用了抢亲的办法。

    但是,文氏可吓了一跳,忙道:“老爷,这样行吗,妾身只是随便说说,主公的脾气你可是知dào

    的,上一次典将军差一点被主公一脚踢死。”

    许褚听了,不觉有点犹豫起来,青烟一见,急忙道:“姐夫,要是你不救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可就真的毁了,姐夫,你可一定要想办法。”说完,青烟双手搂住许褚的胳膊,使劲地摇,其实一点都摇不动。

    青烟今年十七岁,自十二岁起便开始跟着冯方女,冯方女待之如亲姐妹一样。而且,青烟长相也是娇艳如花,在冯家除了冯方女之外,便数青烟长得好kàn

    了,青烟经常往来许褚府中,许褚早就对其垂涎三尺了,如今美人相求,加上青烟的两个□□在其胳膊上来回磨来磨去,许褚感受着这别样的刺激,也是脑子一热,竟然脱口道:“没问题,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文氏早就知dào

    许褚对自己的这个表妹垂涎三尺了,此时一见许褚的熊样,便知dào

    许褚的想法,便一赌气,甩手回屋去了。这正是许褚求之不得的事情,见四下无人,便一把搂过青烟,笑道:“我的好烟儿,我这次帮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感谢我?”

    青烟早就知dào

    许褚的想法,其实对许褚也早是芳心暗许,否则也不会经常出入许褚府中了,此刻经许褚这样一搂,更是心乱神迷,连忙低头道:“若是真能救得了我家小姐,到时候一切随你。”

    许褚大喜,张嘴就要亲青烟,青烟急忙一闪,向下一钻,竟然钻出了许褚的怀抱,一边向外跑,一边笑道:“现在可不行,一切要等到你将我家小姐救出来再说。”说完,青烟便一溜烟地回去向冯方女汇报此事去了。

    望着青烟地影子,许褚强捺下心头的欲火,无奈地摇了摇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