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终得益州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除了张松、张肃二人身死之外,益州的形势基本上都在张任等人的掌控之中,法正到张任大营走上一遭,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

    十日后,从张任大营转了一圈回来的法正为刘璋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便是张任已经请示了杨奉,杨奉也答yīng

    下来,只要刘璋肯投降,不但全族无罪,而且依然为名义上的益州牧,只不过办公地点却不能在雒县了,而是搬到了冀州的信都城内,也就是杨奉的眼皮子底下。

    这时候,刘璋才明白原来这次入侵益州的主谋竟然是远在冀州的杨奉,而张任、阎圃等人只不过是杨奉布在汉中已久的棋子而已。但,刘璋心中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情绪,这倒不是说刘璋不想,而是不敢再想,刘璋自知自己的能力,岂能和威震天下的杨奉抗衡,能有这样的结局已经是大大出乎刘璋的意料之外了,刘璋岂能再敢有其他的念头和想法呢。

    前方的冷苞是在十日后才知dào

    刘璋投降的消息的,因为法正送来了刘璋亲笔写的一封劝降书,劝冷苞为了西蜀百姓着想,开城投降。

    看完了刘璋的书信,冷苞心中感慨万千,螳螂*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捕蝉岂知黄雀在后,没想到自己在前方浴血奋战多场,自己的主公竟然已经投降了。

    法正一直观察着冷苞的脸色,见其看完书信之后,脸色变了数变,知dào

    其心中矛盾之极,不知是战还是降,于是便道:“巡兴,你我昔日同以刘璋为主,但刘璋此人生性暗弱,不要说向外进取,就连守成益州也做不到,益州落入他人之手早在意料之中。而且,眼下西蜀之地,五中有四已经落在了杨奉的手中,就凭将军的这点人马如何能够与杨奉争锋益州呢?主公说得对,为了西蜀百姓免遭战火,将军不如开城投降。”

    冷苞叹了口气,将书信轻轻放在了桌上,苦笑道:“孝直之言,苞岂能不知,只是这一切来的太快了些,汝与李严、孟达、霍峻早已投靠杨奉,只有苞还被蒙在鼓里,莫非孝直认为苞乃是一庸夫不成?”

    法正忙道:“巡兴误会了,益州大将之中,巡兴乃是当之无愧之第一位,平时亦算是颇得刘璋重视,我等不知巡兴心中究竟是何想法,是以不敢将此事与巡兴齐谋。但,以巡兴之才,新主必然甚为欣赏,加以重用,日后必然会远远在我等之上。”

    冷苞想了想,道:“昔日吾曾同杨奉有过一战,而且还曾口出不逊,得罪过此人,其安能容我。但,如今益州大局已定,冷苞降与不降都无法扭转益州局面,苞又岂能以一己之私妄动干戈,使得百姓生灵涂炭,士兵丧命,吾唯有步邓伯良之后尘也。”

    法正一听,没想到冷苞竟然有求死之心,急忙道:“巡兴此言差矣,今我等喜逢明主,正是建功立业之大好机会,岂能糊涂求死。俗话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倘若杨献之无有容忍之度,岂能称得上明主。巡兴旦可放心,若是杨献之无辜问责与你,正也不敢独生。”

    冷苞听了,心中不禁一动,默然不语。

    法正见状,继xù

    劝道:“如今天下大势已明,汉皇为袁绍所害,但天下诸侯却无一人敢兴兵□□,而是各自忙碌,准bèi

    日后称帝。纵观天下诸侯,袁绍、袁术兄弟空有四世三公家世之荣耀,却无治国领将之才,眼光之短浅,更是不为他人看好。曹操虽说胸有伟略,却为形势所局限,仅能占据徐衮二州,不得向外扩张,是为死地也。而江南刘备、孙策之流,虽然目下无忧,且有长江天险,但已经再无外扩之力,灭亡只是早晚。只有吾主杨奉雄才大略,不但心系中原,更是奇兵突起,收服海外各邦,为我大汉开疆扩土。因此,正劝巡兴万万不可轻生,既遇百年难遇之明主,自是跟随其建立不世之功业,扬我国威,使海外一一臣服,此方不负我等胸中所学。”

    法正的这番话不但自己热血澎湃,更是让冷苞听得怦然心动,求死之念就此绝断,冷苞心中再无疑虑,道:“听孝直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苞实在惭愧之极,自今日起,冷苞的这条性命便卖给了主公,日后必当为主公开疆扩土,扬我大汉天威。”

    法正喜道:“如此甚好。”

    当下,二人更是定下了如何大败张卫的计策。

    张卫现在浑然不知益州发生的一切,虽然感到张任和严颜的不辞而别不太对劲,却也没去多想,只是认为张任和严颜发觉了自己将对其二人不利,是以不告而别。并且由于张任、严颜二人的不告而别,张卫甚至于产生了退兵的念头,毕竟他知dào

    自己不是冷苞的对手,只是张鲁的回复还没有到来,张卫暂时不敢随便撤兵。

    是夜,张卫的大营之内。

    营内一片宁静,除了负责巡逻的一对对士兵发出了整齐有节奏的脚步声之外,其他再无任何声音。

    这时候,一大队人马悄悄地从远处而来,人衔枚,马裹罩,整支军队几乎没有发出任何行军应该有的声音,而且,这支军队虽然是在黑夜行军,却没有点燃一根火把,不用说,肯定是去偷营的,而其方向正是张卫的大营。

    难道是冷苞不成,不会,自从刘璋分兵把守南坪、文县和宁强三地,从冷苞的大军中抽调了相当的兵力,以至于冷苞手下现在仅剩三万多人,根本没有偷袭张卫大营的能力,所以张卫才会这么放心。

    这支军队的领军大将不是别人,正是张任和严颜二将。

    原来,二人自从徐荣领军向宁强进军的时候,便不敢再在张卫营中逗留,以免遭了张卫的毒手,逃回了汉中,便在汉中整顿了五万兵马。

    如今,邓贤身死,冷苞归降,益州战事只剩下张卫一处,张任便想出了这奇袭张卫大军,同冷苞两军夹击张卫的妙计。张任的五万兵马只是先头军,待两军交战之后,冷苞会马上率军从遂宁城内杀出,同张任夹击张卫,此时冷苞早将军队集结完毕,只等张任发出信号了。

    张任和严颜很顺利的便率领大军杀入了张卫的大营之内,巴郡士兵也没想到会有大队人马从背后杀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准bèi

    。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张卫的士兵很多都来不及做任何抵挡而被就地杀死,张卫也从梦中惊醒,以为是冷苞率军劫营,急忙指挥士兵进行抵挡。虽然汉中兵精,又占据了偷袭的优势,但毕竟张卫的兵多,虽然开始不占优势,还是慢慢抵挡住了张任和严颜大军的进攻,两军势均力敌,开始胶着起来。

    一时间,残肢断臂乱飞,脚下尽是圆溜溜的脑袋,一个踩不准便会摔倒在地,然后迎来的便是乱刀分尸,其情形惨不忍睹。双方的大军足足厮杀了半个时辰,鲜血染红了这方大地,尸体遍洒满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南方杀来了无数兵马。

    是冷苞的大军到了,张任和严颜不觉精神更振,只见张任提枪大呼:“兄弟们,是遂宁的援兵到了,杀呀,莫要走脱了张卫,生擒张卫者赏金一千,官升三级。”张任的这一声大喝可不得了,汉中大军士气大振,个个都是不要命一样向张卫所在的地方冲去。

    张卫这时候才明白冷苞已经投降了汉中,心中大急,不敢恋战,回马便向外冲去,希望能杀得一条生路。但是,现在汉中军已经完全占据了这场战斗的主动性,张卫想要突围又谈何容易。

    张卫在营内左冲右突,厮杀了半日,始终冲不出去。张卫越冲不出去心中越急,死在他枪下的汉中士兵不知有多少,但是仍然有无数的士兵向其涌来,张卫直杀得两臂发麻,却总也杀不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张任发xiàn

    了张卫,挺抢向张卫冲来。张任乃是赵云的二师兄,武艺仅比赵云略逊一筹,岂是张卫所能抵挡的。只见两人交手不到五个回合,张任大喝一声,一枪将张卫挑下马来,复一枪,将其刺死。

    张任枪挑了张卫之后,大喝一声:“张卫已死,降者不杀。”

    本来处在两面夹击中的张卫的军队已经开始混乱,此时再听到张卫已死的消息,更是无心抵抗,纷纷抛下兵器,跪地请降。

    破了张卫之后,张任与冷苞合兵一处,乘胜将战线推进到巴郡之内,一路之上几乎毫无任何阻拦,四日后,张任的大军便到达了巴郡的治所江州城下。

    此时,张鲁早就得到张卫兵败身亡的消息,虽然对张任恨之入骨,却已经毫无抵抗之力。在听到张任大军到达城下的消息,张鲁长叹一声,自缢身亡,张任没费一兵一卒便轻轻松松占领了江州城,巴郡自此又重新回到了益州的治下,只是益州之主不再是刘璋而是杨奉了。

    得到益州大捷的消息,杨奉大喜,任命张任为益州牧,阎圃为益州别驾,法正为治中从事,严颜为巴郡太守,霍峻为犍为郡太守,冷苞为江阳郡太守,高顺为汉嘉郡太守,孟达为汶山郡太守。将阴平郡、武都郡和汉中郡合并成一郡,为汉中郡,以徐荣为太守。将蜀郡和广汉郡合并为一郡,为蜀郡,以庞德为太守,治所从雒县迁到成都。

    自此,益州便归了杨奉所有,更为日后杨奉出兵荆州提供了一个江南的平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